新诗馆:覃子豪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85 位诗人, 12428 首诗歌,总阅读 904151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覃子豪简介

(阅读:1953 次)

覃子豪(1912年10月 — 1963年10月10日),学名覃基,四川广汉人。现代诗人、诗歌评论家。1932年到北平就读于中法大学。1935年东渡日本入东京中央大学,两年后回国,曾在浙江永嘉县县政府、国民政府军委政治部任职,在浙江、福建编辑或主编过报纸副刊。1947年到台湾,曾主编《自立晚报》的《新诗周刊》。1954年参加创办蓝星诗社,任社长,主编《蓝星诗周刊》、《蓝星诗季刊》等。他还担任台湾中华文艺函授学校诗歌班班主任,培养了不少青年诗人。他与纪弦就新诗创作问题展开论战,批判台湾新诗西化的主张,主张中国新诗应坚持民族主义精神。

覃子豪的诗

(17 首)

我的梦

我的梦
在破碎的石子路上
有村女的笑声
有田中的稻香

我的梦
在静静的海滨
有海藻的香味
有星有月有白云

我的梦
在我破旧的笔杆上
有单恋的情味
有泪珠的辉芒


慰问

我们带着一颗同情的心
往受难的人家去慰问

一个老婆子向我说她的儿子炸死了
一个年青人告诉我火烧死他的母亲

一个人告诉我他险些儿炸死
一个人告诉我他怎样逃出险境

一个人告诉我他的财产全部炸毁
一个人告诉我他的家园全部烧尽

我们带去的是一颗同情的心
带回来是无限的悲哀与仇恨


埋下的是种子

他们生活在这土地上
如今死在这土地上
永结的伴友
同埋在一个地方

有的虽然残缺了肢体
但还有一个完整的心
有的虽然停止了呼吸
但还张开一对发火的眼睛

他们有不同的职业
不同的姓名
死在残酷的屠杀中
有一样的仇恨

死的死了
他们还能说些什么
他们要告诉生者
在这有信念的土地上
会怒放出仇恨的花朵


在省立医院门口

无数的受伤者
睡在省立医院门口
他们像候诊的病人
排立在门口等候

他们的脸色是那样苍白
血是快流完了
但是呀
他们还是在那儿等候

有的痛苦地呼嚎着
有的已经断气了
但是呀
他们还是在那儿等候


废墟

废墟在灰暗的天空下
他静静地在做着梦
没有一个人来扰乱他的安宁
他梦见昨日的繁荣

废墟在静寂的夜里
他不曾有过哭泣
他在盼望着他的主人
使他的面目再新


毒火

在恐怖的夜里
在凄惨的夜里
火把黑色的烟照明
在风呼啸着的原野中
像有无数的幽灵
往天上驰奔

一切都是沉默的
只有火是可怕的猖獗
燃烧的声音像河流的巨响
山和山互相凝视着
失了声音,失了颜色

树在风中战栗着
从火巢里飞出许多老鹰
它饥饿地在寻找
寻找从火里逃出的人民


吹箫者

吹箫者木立酒肆中

他脸上累集着太平洋上落日的余晖
而眼睛却储藏着黑森森的阴暗
神情是凝定而冷肃
他欲自长长的管中吹出
山地的橙花香

他有弄蛇者的姿态
尺八是一蛇窟
七头小小的蛇潜出
自玲珑的孔中
缠绕在他的指间
昂着头,饥饿的呻吟

是饥饿的呻吟,亦是悠然的吟哦
悠然的吟哦是为忘怀疲倦
柔软而圆熟的音调
混合着夜的凄凉与颤栗

是酩酊的时刻
所有的意志都在醉中
吹箫者木立
踩自己从不呻吟的影子于水门汀上
象一颗钉,把自己钉牢于十字架上
以七蛇吞噬要吞噬他灵魂的欲望
且欲饮尽酒肆欲埋葬他的喧哗
他以不茫然的茫然一瞥
从一局棋的开始到另一局棋的终结
所有的饮者鼓动着油腻的舌头
喧哗着,如众卒过河

一个不曾过河的卒子
是喧哗不能否定的存在
每个夜晚,以不茫然的茫然
向哓哓不休的夸示胜利的卒子们
吹一阕镇魂曲


画廊

野花在画廊的窗外接着粉白的头
秋随落叶落下一曲挽歌
追思夏日残酷的午时
月球如一把黑团扇遮尽了太阳的光灿
而你此时亦隐没于画廊里黑色的帷幕

火柴的黄焰,染黄了黑暗
烧尽了生命,亦不见你的回光
你的未完成的半身像
毁于幽暗中错误的笔触
摩娜丽莎的微笑,我没有留着
留着了满廊的神秘
维娜斯的胴体仍然放射光华
贝多芬的死面,有死不去的苦恼

海伦噙着泪水回希腊去了
我不曾死于斯巴达土的利剑下
被赦免的留着
服永恒的苦役

在面廊里,无论我卧着,蹲着,立着
心神分裂过的躯体
苍白如一尊古希腊的石像
发怒而目盲


独语

我向海洋说:我怀念你
海洋应我
以柔和的潮声

我向森林说:我怀念你
森林回我
以悦耳的鸟鸣

我向星空说:我怀念你
星空应我
以静夜的幽声

我向山谷说:我怀念你
山谷回我
以溪水的淙鸣

我向你倾吐思念
你如石像
沉默不应

如果沉默是你的悲抑
你知道这悲抑
最伤我心


最后的秋日

深红色的地毯房间里,工作的气氛
在午休后重新来临。我的目光
却朝向大街上,风正以扫帚的方式刮过,
发黄的落叶飘起,一些被卷到街角,
一些像闪光的徽章粘上了行人的衣裳。
我揣测就在此时,天空中的冰,
正像灵猫一样活跃,而我在南方的
亲戚们,会庆幸他们的不在。一种分离的
生活给予了生活新的意义。使我
比过去更了解祖国的内涵。一条名叫
天安门的大街,从这里我看见了
整个国家:女人们不礼貌的声音。
定时供应的热水。突然鸣叫的汽车喇叭。
由于太多的经济问题,如果
我要到另外的街区,只能登上拥挤
的公共汽车,像沙丁鱼一样,
一边忍受着摇晃,一边使劲地大口喘气。


仇恨的花朵

在生满着野草的路边
死者纵横地躺着
尸体是支离破碎
他们都张开胸膛
把血流在地上

他们都张开胸膛
把血流在地上
用殷红的血
培植殷红的花朵
用腥味的血
去换花朵的芳香


域外

域外的风景展示于
城市之外、陆地之外、海洋之外、
虹之外、云之外、青空之外
人们的视觉之外
超Vision和Vision
域外人的Vision

域外的人是一款步者
他来自域内
却常款步于地平线上
虽然那里无一株树、一匹草
而他总爱欣赏域外的风景


距离

即使地球和月亮
有着不可衡量的距离
而地球能够亲睹月亮的光辉
他们有无数定期的约会

两岸的山峰,终日凝望
他们虽曾面对长河叹息
而有时也在空间露出会心的微笑
他们似满足于永恒的遥远相对
我的梦想最绮丽
而我的现实最寂寞
是你,把它划开一个距离
失却了永恒的联系

假如,我有五千魔指
我将世界缩成一个地球仪
我寻你,如寻巴黎和伦敦
在一回转动中,就能寻着你


造访

夜,梦一样的辽阔,梦一样的轻柔
梦,夜一样的甘美,夜一样的迷茫
我不知道,是在梦中,还是在夜里
走向一个陌生的地方,殷殷地寻访

雨底街,是夜的点彩
雾里的树,是夜的印象
穿过未来派色彩的图案
溶入一幅古老而单调的水墨画里

无数发光的窗瞪著我,老远的
像藏匿在林中野猫的眼睛在闪烁
发著油光的石子路是鳄鱼的脊梁
我是蓦然的从鳄鱼的脊梁上走来

围墙里的花园是一个深邃的画苑
我茫然探索,深入又深入
在一个陌生的小门前停了足步
像是来过,因为我确知你曾在这里等我


雪中

感谢上帝呀,画出来这样的图画,
在这寂寞的路旁,画上了我们两个;
雪花儿是梦一样地缤纷,
中间更添上一道僵冻的小河。

我怀里是灰色的、岁暮的感伤,
你面上却浮荡着绯色的春光——
我暗自思量啊,如果画图中也有声音
我心里一定要迸出来:“亲爱的姑娘!”

你是深深地懂得我的深意,
你却淡淡地没有一言半语;
一任远远近近的有情无情,
都无主地飘蓬的风里雪里。

最后我再也忍不住这样的静默,
用我心里惟一的声音把画图撕破。
雪花儿还是梦一样的迷朦,
在迷朦中再也分不清楚你我。
 


追求

大海中的落日
悲壮得像英雄的感叹
一颗心追过去
向遥远的天边

黑夜的海风
刮起了黄沙
在苍茫的夜里
一个健伟的灵魂
跨上了时间的骏马


过黑发桥

佩腰的山地人走过黑发桥
海风吹乱他长长的黑发
黑色的闪烁
如蝙蝠窜入黄昏
黑发的山地人归去
白头的鹭鸶,满天飞翔
一片纯白的羽毛落下
我的一茎白发
落入古铜色的镜中
而黄昏是桥上的理发匠
以火焰烧我的青丝
我的一茎白发
溶入古铜色的镜中
而我独行
于山与海之间的无人之境

港在山外
春天系在黑发的林里
当蝙蝠目盲的时刻
黎明的海就飘动着
载满爱情的船舶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译诗请关注“车邻译馆”公号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在诗歌上,我们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