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十品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1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十品简介

(阅读:430 次)

十品,本名叶江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文学创作二级。写作三十余年,发表作品约300余万字。有诗作被译成英文交流到国外。作品入选《中国新诗年鉴》《中国散文诗九十年》《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10年诗歌卷》《江苏百年新诗选》等60多种作品选本。出版诗文集有《热爱生命》《九月的橡树》《十品诗选》《一个人拥抱天空》《阳光涌出》《蝴蝶飞起》《世纪悲歌》《穿过时间的河流》等11种。曾获“诗神杯”全国新诗大奖赛一等奖及“十佳诗人”称号。主编《江苏青年诗选》。现居江苏淮安。

十品的诗

(14 首)

安徒生童话

安徒生本身就是一个童话
童年的阳光和风被童话包裹着
从丹麦的一个小镇飞出
飞到世界各地  飞到
小朋友的梦里  童话就成了
面包和粮食  也成了
大朋友的奋斗理想

安徒生贫苦的童年一直在下雨
潮湿的大树下有松鼠和兔子跳舞
他们流着泪  丑小鸭和野天鹅
历经千辛万苦  获得人的尊严
只是 一个梦吹散了许多泡泡
《海的女儿》  《卖火柴的小女孩》
豌豆上的公主  拇指姑娘
每一个远去的身影
都是那么难以忘怀

安徒生为我保住了小小的童年
美丽多彩  天真纯洁
长大后也不想玷污它打扰它
常常门窗打开  拂去尘埃
跟他讲一段很老的
安徒生与国王打赌的故事


眼睛

那是一个窗口  窥视世界
又被世界窥视的窗口  在上
有眉毛招引无数蝴蝶飞舞
在下有一群睫毛坚守  如坚守着
一位有情人  看着他喜上眉梢
看着他泪眼朦胧  泪如雨下
只因眼睛珍贵  舍去手脚
也不会舍去光明  舍去衣裳也不会舍去爱情
瞳仁  晶体  虹膜  房水  角膜
眼睛与不相干的名词相遇
和谐一个民族的人伦纲常  一个姑娘的
风情万种  窥视世界的表演已是一种荣耀
还要窥视家园的变迁  窥视灵魂的丑陋
山川的吟哦  只因眼睛看到的一切与那些
看不到的故事成为对比  深不可测
模糊不清  从近视到老花
将一辈子都赋予眼睛的开合与定格之中


洗手套

早晨 大雾黄色预警
太阳一直在沉睡
盐河上的驳船不停地走过
梦中的白马驹踏浪而来
谁是画眉 谁是叫响寒冬
从手上撕下的皮没有疼痛
在大雾退去之前 洗手套
五个手指张开 五个手指
一个一个地洗 洗下最黑的
阴谋 洗下最脏的病菌
还有看不见的无奈
洗完手套就不用再洗灵魂


一天

一天就是一天的样子
太阳出来  新的一天开始
新鲜的空气缓缓而来
带着新的信息  也带着
许多杂质  进入每一个房间
进入每一个人心中
一天来了 把前一天的事
封存起来 只记下编号
只在记忆的叙述里种下
前一天的前一天 向前推去
渐渐长成故事 长成传统
长成白纸黑字的历史
一天过去还有一天
到了第二天 太阳又是新的
新的一天开始了


头发不说话

什么都在变  尤其头发变得面目全非
头发的变是从外向内的变  是形象的变
而变的依据却是岁月与风月的凄凉
发型可以高一点再高一点  然后
低一点再低一点  低到头发中间
向左或者向右的情趣感受着情绪的落差
多一些发胶  营造着青春挥洒
若是长发飘飘  撩拨着少男少女的激情
时尚与荷尔蒙的爆炸  飘扬的旗帜
是穿越时空穿越地域的最美行动

可是头发在变  变得不再是发型了
变得是发色  黑色的出现白色语言
黑色的被白色一点一点地侵占
从发梢开始的侵吞向发根的推进
使满头青丝有了本质的退却  没有风快
却比风更坚定  比风更无情
亲爱的黑色  没有任何抵抗力  一天一天地
向后方退去  退到花白  退到银白
退到没有了退路  只能以命相搏
头发这样陪伴一生  从黑色陪伴到白色


只有刮大风

只有刮大风  我才能看到你沧桑的脸
你一言不发  仿佛演讲的高潮
激流滚滚  浪涛拍岸  旗帜飞扬
历史的惊心动魄就在打开的页面上
刀光一闪  溅出鲜血
你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大声说
“停止”  挥起的宝剑放下
皇帝死了  今天也结束了
大风从大门的左角处渐渐平息
一切狰狞恢复原状  一切平静
沉入更深的平静  你说我这辈子
最服的两个人  一个是王阳明
另一个也是王阳明  一个平地抠饼
从无中生有的学术中硬是创立了心学
不服不行  你沧桑的脸上刻着你认真
或许你并不善良  或许你龌龊之极
只有一点闪光  在刮大风的时候显露出来
这就罢了  皇帝死了  历史却没停止
刀光  鲜血  生命  饥饿  杀戮  奸笑
无处隐藏的天象在你心里汇聚成结
只有刮大风  你一言不发  脸色沧桑
长发飞扬  乱云翻滚  呼啸疾走


牙齿

你说  每一颗牙齿都会说话
你不惜打开大门  让寒风吹进来
你还想说  记住那个送棉衣的人
一脸的灿烂  遮住了
初唐三杰的晚霞

你说的是秋天  满腹狐疑
若有所思  用牙齿打碎瓷器
和瓷器上不寻常的一天
你并不后悔  也不哀怨
当下的心平如水才会聚集力量
爆发时  冲破高堤
冲向天空  不可遏制不可挽留

你说  回不去了
天就真的黑了下来
只有牙齿熠熠生辉  正在照亮后半生


七个月以后

七个月以后  我一定把你安葬
琢石为棺  立碑于前  用你擅长的草书
刻上你尚未走远的灵魂  和你
微笑到极致的脸庞  七个月以后
我会在夜里与你相见  我看见的你
总比先前瘦了许多  就剩了一双眼睛
还如先前一般明亮  还如先前一般
摄人魂魄  七个月以后就不是时间概念了
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  刀带着寒光斜下来
大地上会落下怎样的伤痕  一声呐喊
日子翻过去  明天一样是崭新的
只有我不再提及先前的事  你是人中龙
龙中凤都与我无关  我认识你的仅是你
在我门前插下的那棵柳树  然后
长出的柳树  再然后长成一片柳林

柳枝用七个月证明柳树  那我用七个月
证明灵魂  我把七个月里的每一天
都刻成印信  小心地盖在你趟过的流水上
每一朵红都会开成花  每一朵花都散发着
你阅读百遍的书香  无论你漂洋过海
在异国他乡淘金  还是旅途中为亲人焚香
挥起的手掌就是旗帜  砸下的拳头就是铁锤
七个月以后  我一定把你安葬在我能看到的
山岗上  春天万物复苏的时候你也会复苏
挥一下手  我就给你一个拥抱  当冬天来临
大雪被子一样铺满山岗  我还会用你熟悉的声音
读一首为你写的诗  让眼泪流进诗行
流成  为山冈为大地  为生灵祈福的祝祷
七个月以后  风雨无阻的你依然会出现
比如天空  比如梦里  你的自由之路依然熠熠生辉


黑夜是一张皮

黑夜是一张皮   黑夜披到狼身上
狼就变成羊了  泛着绿光的眼睛里
时常有泪奔腾而出  白天变成黑夜
夜就成了更黑的夜  一切都是那么冰凉凉
包括原本温暖的怀抱  当嗅出一点人味的时候
一张血盆大口正在张开  黑夜没有显示出
任何危险  如豆的绿光在不停地移动
贪婪  嗜血  一点一点逼近
无声  喘息  一步一步走来
黑夜下的无规则潜规则暗规则
早在那个冬天的夜晚就出笼了
披着黑夜的狼随处可见
恐怖的绿光遍布世界

黑夜是一张皮  黑夜在动物身上没有光明
穿过田野  有求偶的鸣叫
撕心裂肺的声音让黑夜的怀抱颤栗不已
青青的灌木丛里有一场血腥的杀戮
黑夜里的阳光一片黑暗
黑夜里的话语充满潮湿
无知的动物们  不停地奔跑
却永远摆脱不了黑夜的追赶
黑夜把河流  山川  森林都覆盖了
善良和光明被撕咬的体无完肤
天边的那一抹曙色什么时候能揭开呀
蠕动着的生命奋力地抗拒着黑夜
披着黑夜的狼正在逃遁


我住的地方

我住的地方离老家很远  离老县委很近
老家的人渐渐模糊不清  走了的人越来越多

我住的地方离潘家园很近  离北京很远
潘家园很普通  很多地方都有这个地名
而且都带有很深的历史包浆
可是北京  我站在她的任何地方总觉得很远
以至于看不到她的脸庞  听不到她的心跳
我日渐愚钝的触角  无法辨别距离的生命

我住的地方离天堂很近  离心脏很远
已经不止一次地接近天堂  又从旁边擦肩而时
天堂的幻境常常落在我必经的路上
可是我的心脏  在不断向前的运动中
承载了地狱的重量  坚强的河流穿越过天地
我的心脏仍在澎湃着热血  越流越远

我住的地方离你很近  离我很远
你在天涯海角你在繁华都市  你推开的门
将美丽幸福端出  带血的花朵不在其中
而我总是在我的身后看我  我的五指伸出
有五缕炊烟升起  五个帝王少年有梦
梦醒时分  天就黑了  你我就永远消失了


冬天已经回到了家园  马的眼睛在穿越
风雨的时候  奔驰的心也已抵达了家园
我们的家园没有高层建筑  我们的家园
土地肥沃  河水青青  马在奔驰千里之后
总想依偎在母亲的怀抱  听一听鸟鸣看一看蝶飞
闻一闻花香  马从梦里离开家园之后就真的  
离开了家园  遥远的路没有尽头  风雨兼程
马的眼里容不得沙子  马的双耳听着前方
在暴风雨来临的时候  勇往直前才是出路
勇往直前的马  身心俱疲但斗志昂扬  一道霞光
刺破云层  照亮前额  四季的景色只在这一时刻
涌入胸怀  有一个声音再被压抑中喊叫着

奔跑奔跑  奔跑的马在原野上掀起风暴
从遥远的大汉骑军  冲向匈奴百万马军
呐喊声震天动地  马蹄急促地敲打着大地
锋利的战刀划出一道道闪电  鲜血渐起的浪花
拍打着历史的河岸  留下的故事渐渐冷却下来
凝成一尊又一尊马的雕像  仿佛唐太宗的六骏
再次复活  仰天长啸时腾起的蓝光映在脸上
穿越云层的嘶鸣  穿越逆风的奔跑  穿越大地的歌唱
穿越烟尘的尸骨  穿越传说  穿越影子  
马语者永远走在最前面  直到太阳西下
灵魂回到栖息地  我们的马依然站在风里
接受着人类世世代代的检阅

火烧云还在天边燃烧  火烧云的火焰里
有一支马队冲出地平线  努尔哈赤的马刀指向中原
无限江山顿时成为无边江山  马的铁蹄扬起烟尘
悄然覆盖了楼宇和森林河流  一个民族的呐喊声
被丢弃在路上  任马队一遍又一遍地踩踏蹂躏
我们从小人书上看见可爱的马  我们又从奶奶的
故事里感受天马行空的姿态和美妙  马的英武
滋润着我们的心田  那些生动鲜活潇洒驰骋的形象啊
马就是这样努力的奔跑  不停地奔跑  将困难与危险
留在身后的烟尘里  马不仅懂得人的语言
马还会展开勇往直前  临危不惧的翅膀
我们爱马与我们的祖先一样  就像爱我们的眼睛


就一直这样

就一直这样坚守着海洋里的灯塔
飞翔的翅膀已经倦了  信念只有
那一盏光明还在不停的歌唱
尽管光芒微弱  疼痛覆盖着疼痛
你依然就一直这样坚守
寒风中你会被一丝温暖照亮
棱角分明的脸上  微笑就是一朵盛开的花
灿烂了一年的心情  不解的雨来时
也会让天地模糊不堪  难以分辨
你就一直这样地手握着命运  手握着承诺
手握着自己可以看到的光明   前行着
尽管黑暗包围了所有春天  你依然
相信坚守的力量来自母亲  来自于
饱受凌辱之后的凤凰涅槃




清明

来到清明就来到父母的身旁
干涸的眼睛仍有一丝丝光芒
高山的晨露里有数不清的期望
说出的仅仅是春天的一声呢喃

今年怎么没有燕子飞回
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只有一豆烛光
一点一点地张开  如水仙花一样
从心开始的倾诉  从爱开始的成长

在等待燕子的地方看到了蝴蝶
飞起来的姿态就是梦中形象
寻找那一丝光芒  记住那一刻温暖
离开清明就离开了一座颤巍巍的山岗


自由的旗帜

他早就说了  拼到死也只是一摊鲜血而已
别的你什么也不能留下  金银财宝  锦衣玉食  
还有后宫三千  貌美如花  燕语莺声
你的西湖还会锁在烟笼雨雾中
你的长剑依然插在春秋礼乐的传说里
你不停地数着每一个硬币
每一个硬币都在微笑
每一个硬币都在唱歌
每一个硬币都在穿越诗文
每一个硬币都在睡衣中松开手指
每一个硬币都在暗暗使劲
东南五十州的层楼有神秘灯光在亮着
彻夜未眠的勇士在枕戈待旦
任何一次鸣叫  惊动昆虫  惊动风
都可能有一匹战马跃出战壕
冲向期待已久的目标
他早说了  手上的这枚戒指不是金子
也不是钻石和银子做的
他与金属无关  与鲜血无关
他的出现只会在最后的时刻
只会在柔情似水的眼睛里变得很大很大
金色大厅的廊柱上每一夜都有火光出现
美妙的旋律没有中断地绕梁
曼妙的舞姿没有停歇地旋转
朱笔提起又放下  放下又提起
一个少年和尚从廊下经过
一个少年和尚喃喃自语
没有头的没有尾  没有尾的没有头
没有尾的没有头  没有头的没有尾
没有头的没有尾  没有尾的没有头
没有尾的没有头  没有头的没有尾
直到太阳下山
西湖的景色收起
放入落满尘埃的匣子里
东南五十州的壮丽山河就这么悄悄地
关进了心里  谁也不能阻止冬天的来临
看着冰层一天天增厚  看着吃肉的
狼犬饥饿的眼睛  抽出寒光闪闪的宝剑
这个大地终于要自由了
这个孩子终于要回家了
长长短短的梦境让每一个夜晚都很混乱
每一个夜晚都那么无聊
每一个夜晚都那么仇恨
每一个夜晚都那么焦虑
每一个夜晚都那么荒诞不经
每一个夜晚都可能突然停止
早晨的曙光涌进大门的时候
微笑就会爬上他的眉角
他依然是一个热爱自由的人
他热爱的国家和他热爱的女人
在曙光中站起来  被污辱与被损害的碎片
散落一地  他早就说了
牙齿要保护好  胃要保护好  
尊严和生命也要保护好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