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祥子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1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祥子简介

(阅读:462 次)

祥子,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会理县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选刊》《诗林》《四川文学》《星星》《红豆》《存在》《滇池》《中西诗歌》等刊物。诗作入选《中国现代诗歌精选2015》《四川诗歌地理》《2016自便诗年选》《2007—2017中国诗歌版图》《2018·四川诗歌年鉴》等选本。著有诗集《在烛光下写诗》、《燃烧的修辞》、(合著)《中国诗歌地理凉山九人诗选》(合著)、《2014·暗夜》等。执行主编《中国诗歌地理凉山九人诗选》。

祥子的诗

(18 首)

姚渡

因为饥饿的引领
还是大盖帽一本正经的恶作剧?

鸡鸣三省之地――三分钟就可绕行一周的小镇
连日降下的爆雨,已将你的过往冲刷干净

无奈,但无恶意的“闭门羹”
闯入者花色众多的猜测与喧闹

世事大多如此
身不由己就滑入计划外的叉道

来这个小镇走一遭,然后离开
筹划周密的旅行约等于一次贸然的人生

不仅无法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
也记不住即将过完的一生叫什么名字!


一切都是宿命

真理不可能绕一大圈还是真理
细节拾级而上
顺手将睡莲种在水面
任其荒芜,二月春水含情
喂养白鹳在雾霾中盘旋的舞姿

稀薄的温度每粉刷红楼一次
它的乳晕就被擦去一圈
剩下泛着冷气的泡沫
旁若无人,独自丰满

想要捡回暗影里的喘息
只须左手与右手十指交叉
揽起她坚定又丰膄的小蛮腰
千山万水的阻隔便烟消云散

宿命是宿命,真理归真理
这种双轨制的故事要完全雷同
只能凭借造化之功!


赠于自我

把热闹和激情从身上拿开
露出光秃秃的心,这神奇的领地
还没有被彻底占领并殖民

白痴照例被幸福陶醉
它有闯祸后免予起诉的特权
长了一对耷拉下来的大耳朵
甚至能听到沙堆里传出的风声

作为盲目的证人
它曾指认时间的过错
现在已风平浪静波澜不惊
唯有暗流如一尾青鱼
在表象下面寻找慌不择路的借口

你就旁若无人地转圈吧、循环吧
某一天终于首尾不能相顾
才会深深自责:该缓存的,怎么全清零啦!


壁上观

灜洲园酒店,八楼
再往上一层,就是九重天
落地玻璃窗外面
风窜来窜去
不断喊出撞在玻璃上的疼

没有复眼
如果我被理智欺骗
只需往前迈两小步
一定会融化在蔚蓝之中

仿佛昨日重现
记忆的胶片两端被粘接起来
秒针滴滴答答转一圈
轻飘飘的念头就重播一遍

循环往复
这样的事件会变成新闻
口口相传

另一个我,抽身世外
在玻璃窗的另一面
抱臂于胸前:漠然、冷笑
像一位事不干已的路人
只作壁上观!


哑语

用来发言,用来抗议
都不重要,也无区别
拐一个弯,已经溜到济南府
能见度不足五十米的短视

终有一日
时间会兑现各自的选择
猪啰归圈养,粪土归尘埃
道貌岸然被无耻收入囊中
牺牲自得其所,安于天命

唯有哑语,哽咽在内疚中
释怀和释然都为疼痛层层叠加
远离巡警庇护只剩下死水微澜
在群氓不知所终的漂浮里随波逐流

这浓黑呛人的清算
从最低级的排气管涌出
致猛禽看不清食物藏身之所
致语言享受割喉之最高礼遇

万物归顺。成都,西安,石家庄
哑语的旅途,下一站又是哪来?


它们终于来临……

落日烧灼黄昏
在起伏的山岭和树梢上
那一团即将熄灭的火焰
还在默默用余温发言
企图改写不可预知的旅程

喧嚣的人们和喧嚣的世界
终将寂静下来
唯有一颗坚持的心脏
躲藏在云朵身后的暗影里
继续燃烧,焚心似火

痴迷于这奔驰中的终结
与黑暗中一段一段的消逝
仿佛正把一生的道路
集中在一夜之间复述一遍

拐弯时努力稳住浮躁的内心
以保证左摇右晃的思想
不偏离既定的方向和正直的目标

透过车窗,远处偶尔闪烁的灯影
游移成漆黑波涛中的萤光
提醒深陷悲伤和死寂中的众生
仍旧活在苟延残喘的人间

终于还是降临了,这煎熬十年的苦药
被疼痛提纯为百分之百的酸楚
从泪腺深处上升为两滴最软弱的事物
它们是否能在今夜洗刷我的无能和可耻?


徒劳的旅程

夹竹桃扑面而来,一晃而过
只有黛色的远山静静伫立
危险就暗藏于它们身体之中
皴裂的皮肤暴露了一切:
暗绿的植物之间,隐隐约约
细长带状的灰白岩砂
翻出山脉皮肤下病变的脏腑

等待除了徒劳还是徒劳
漫长之后更久的一次漫长
足以摧毁水的柔软与钢铁的意志

隧道仍旧恬不知耻
企图在光天化日下掩盖恶行
包藏祸心,混淆黑与白的界限

阳光只能凭借速度的优势
从窄窄的裂隙间见缝插针
短暂占领道德的制高点

高架桥伸出纤足试探水的深浅
它们也打算摸着石头过河?
但 马有失蹄 ,人有失足
倾覆之后免不了追悔莫及!

实际上,我们借住的这粒星球
绝大部分时间被夜晚包裏
正如浑沌的宇宙,在黑暗的
漩涡中,疯狂、迷失,却不自知!


出门我只讲普通话

如果我讲普通话
就真的很普通
如果我讲会理话
就非常不普通了
这里靠近云南
隔金沙江与禄劝、巧家为邻
被称为“川滇锁钥”
如果我讲会理话
成都、重庆的朋友就会说:
“你个老云南,还号称川人!”
但我的确生在四川
但我的确属于四川
我们与云南只隔一条
窄窄的浅浅的金沙江
抬腿就可以跨到云南
再走几步已踩上昆明地界
所以我出门只讲普通话
不讲会理话
好让自己显得更普通一些


卷纹彩

卷纹,红色的,刻满沧桑的丝带
在九曲回环中绕过峰峦的腰身

那些深重的、纤细的呼吸
是浮在云朵的表面
还是已经勒进石头的皮肉里面?

搬开隐藏在身子底下
残破的伤口
就能听见金沙江水静静的流淌

五年的时光,并未将一百公里的距离
轻易抹去
柔软的江水也能在记忆中生根!

疼痛不能医治的仍旧是疼痛
在无月之夜写下的文字
反而将回归的路拉得更长!


过河卒

拂去多变的脾性
强加于笑容上的病态
奢望在细雨润无声中
潜入被粗鲁鼾声包围的梦境

一瞬间被击碎的
何止露珠和体香!

要终止迷途羔羊的故事
除非把剪不断理还乱的春天
退回到默片时代
重新放映一次

这黑与白交织的情节
渐渐演变成楚河汉界的对垒
我只是一枚小兵
不能拒绝的过河卒
一步跨过深浅难测的底线
冥冥之中命数已定:
要么杀身成仁
要么火中取栗!


“反骨”

它的脾性很对我胃口
虽然偶尔有点讨厌
但我没打算从身体里剔出它!

已经是手术后第十二天了
医生植入我体内的这第207块
骨头,仍不分白天和黑夜
时时刻刻以炎症和隐痛的
方式,显示它的客观存在:
异类、不合作、甚至反动!

这块反骨,正如我的不合时宜
正如我喜欢在祖国沉浸于
歌舞升平、繁荣富强的虚幻时
提醒这个皮肤与灵魂
都全麻醉的时代
疾病与危险已越积越重!


忘记一个词……

忘记一个词
恰好可以把它安放在
清醒和睡眠之间
夹缝中的机遇
造就了一群愤世嫉俗的人

其实,端正一下自己的脚步
就能够避免误入歧途
星星隐匿,说明黑暗
除了有包裹作用
也会被夜色算计

麻木也就麻木了
糊涂也就糊涂了
何必佯作醉态?
高谈阔论于事无补

这又何必呢?
倒不如趁着还清醒
或者,还有点选择清醒的
小权利
走走路
练练拳
打打坐

把招式比划得更纯熟些
以迎接可能出现的
多云转小雨,甚至
到春寒中的雨夹雪! 


锦鲤

不动声色,躲藏在阳光和柔波之下
仅仅是为了用背鳍把时间划出一道
不用愈合的伤口。再选择在恰当的时候
制造一朵廉价的水花

她低首讲述自己的故事
神情不断黯淡下去
一直低到枯水季节
才迎来欢呼雀跃,活蹦乱跳
(是要用命来换取的)

饲料穿肠过,毒素心中留!
此等丛生乱象,佛祖没有首肯
但不等于他不曾默许
睁只眼闭只眼的把戏谁个不会?

经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借助GDP和发展的烟幕弹
多少人妻离子散,背井离乡
万丈高楼白白就平地起了
只有上访户和钉子户在日益完善的
框架中苦苦挣扎

一尾锦鲤,不过是众多故事中的一个
逍遥于无风不起浪的大好形势下
稍不留神,也会消亡在密不透风的罗网中


暗夜之六十五:软法则

她的花格子衬衣隐现在下午17点30分
的阳光里,与蓝色的心境相辅相成
蓝得多么柔软,蓝得多么心碎
短发迷离,沿着染色的黄昏渐渐逼近

彼岸伫立,它的嚣张埋葬在隔山隔水的烟雨中
梦断楼兰的剧情也在一步一步落空
法则的修订从天而降,像一场暴虐的雨
惊动着草木春秋,惊动着从一而终的理想
但这软弱无力的争辩多么可怕!

轨迹的改变岂是蚁群自己所能掌控?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命运就隐藏在血肉模糊的美味里面
这些看似柔软实则强硬的话语
时时在不经意间,展露它惊心动魄的一面!


暗夜之六十二:穿行

穿行在天与地之间
我有我的大智大勇和少许的卑微
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早已密密地嵌进骨头的缝隙

这一步,我在鹿厂窄窄的街道
丈量蓝天和白云的宽度
下一步,我飞翔的翅膀
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融入八月的蔚蓝

穿行于厚达300页的夜色之中
聆听星光到达耳边
一阵紧似一阵的恶犬狂吠
它们敲开紧闭的门扉,催促你
试着做一次这个时代的鸡鸣狗盗之徒!


暗夜之四十四:是非

“选择生,还是选择死?”
这是哈姆雷特愚蠢的问题
也是莎士比亚睿智的哲学问题

“要做爱!不要革命!”
这是技术问题而非路线斗争问题
也是中国特色的问题!


暗夜之二十八:动物世界

终于停止住晕眩,在加速度的旋转中
三文鱼渐渐清醒过来
大摇大摆踱过虎鲨扁平的吻
它的脚步因为紧张有一点点打滑

这浓缩的轨迹,就躲藏在大海深处
与一只金枪鱼为伴
软绵绵的焦虑注定要溶入海水
加重泪水的咸度

蜘蛛结网、雷达耳背、飞鸟折翅
大猩猩家族绕过腐朽的阳光碎片
在热带雨林中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江山

简单的饥饿面前,百兽之王也无济于事
小小的一粒贝壳即成为王国坍塌的导火线

总统呀、女王呀、首相呀、大臣呀
国王呀、书记呀、主席呀、总理呀
如果潮水懒得为你们洗礼
尘埃归根结底也不过是尘埃!


暗夜之十三:生日庆典

马年,我快马加鞭
在钟表盘的跑马场里
完成又一次时间刻度的对接

由被忽略到自我忽略
我收藏的底气又矮了一截

余下的,就散给众鸟啄食?!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