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南地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5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南地简介

(阅读:643 次)

南地,本名潘镛,六十年代出生。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江油市作家协会副主席。1994年结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文学系作家进修班。干过工人、当过教师、跑过新闻、做过编辑。在《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剑南文学》《中国青年作家报》《中国石油报》等多家报刊上发表上百篇诗文。有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葵》等诗歌选集。出版个人诗集《逃亡的星空》。

南地的诗

(13 首)

镜像佛爷洞(组诗)

《日月门》

这是进入另一个世界的两扇门
时间把梦想凝结成日光和月华
穿过的人
无法骑着大象和战马
你要空着双手才会收获洞中的美景
佛指引高贵的灵魂
抵达极乐


《三心堂》

此处空间大到装得下整个世界
此处空间小到容不下半点私心
天心在上,洞中的四季,难以阴差阳错
地心那浩然的引力,你无法偏转而行

人心啊!即使蠢蠢欲动
也要在一股清流里把准方向


《水滴声》

清脆,空灵,声声不息
在黑暗中发光的声音
不悲,不喜
单调,重复,以致永恒
每一刻,自身塑造的力量
源于对大海的渴望


《通天暗河》

一旦命名
人们就在这条暗河里增长出通天的本事
划船和泅渡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跃鱼观柳》

透过岁月的火馅
一条被观音圣柳唤醒的鱼
飞跃逸兴,充盈思情,活泼于有水无水之间
这个喀斯特传说中的吉祥物
让人窥探出洞中深藏的秘密


《金蟾驮莲》

谁也不知道是先有金蟾
还是先有莲花
金蟾驮莲,默默修行
蟾和莲,没有海枯石烂的誓言,没有对称的容颜
它们却走到一起
不为别的,只为一生一世
度己,也度人


《有眼无珠》

只因你不忍目睹人世的孽缘
挖去了自己的双眼
但从你身边走过的人
仍然害怕从你那深邃的空洞里
读出惊惧和绝望


《猴子捞月》

这个熟悉而古老的故事
在佛爷洞里演绎出不同的版本
那个,是团队的尾巴
这个,是以一己之力,超长的手臂和感天撼地的耐心
在幽暗的洞中,在看不到月亮的地方
——捞月
透过两层幻想,只因一个愿望


《低头崖》

过低头崖的时候
不思念故乡,就没法过去


云锣山

阳光撒下,时间就醒了,鸟就醒了
雨水飘来,年轮就醒了,树就醒了

雾横岚卧
风在林间笑弯了腰,云傍着峭岩缓缓攀援。神马复活,空谷蹄声辽远
一群东晋的燕子悠然翻飞
山中一日,世上已千年

闪电如锣,雷声如鼓
像似天外之声,却又近在目前
上山的路,隐在密林深处


漂流

要想陶醉,就去漂流
把自己简化成水上的一个浮漂
任由波涛簇拥成一朵浪花
以一滴水的形式融入清江
任何凌驾于水之上的心态,都是一种危险
学学若水的上善之举吧
放眼独钓
那江山的美景
蜿蜒于碧水青山的记忆,让她把尘世看淡、看轻


山中百合

你这银色的酒盏
将黑夜灌醉,将我灌醉,将整个夏天灌醉
在山中,你是我唯一的光亮
 
幸福一日算一日
有谁还敢祈求百年,拥有这样的芬芳,这样的心跳
山中百合,你这夏日丰饶的月色
致命的阴影部分成为我必喝的毒液
 
我要趁暴雨打下之前
使时光停留
趁你明亮的眸子还没被落日唤回
让一首燃烧的颂诗,为你
饮尽自己体内的热血
 
微风朦胧,月光摇晃。你,渐入梦乡
 
当这种火焰燃成灰烬
我盼望天降大雪
将所有往昔的日子一齐掩埋


夜读李贺

嘎吱一声,打开他的诗集
就像打开一座古宅的门……
 
一个人,在夜深人静时分,用忽明忽暗的灯光
小心翼翼地用颤抖的音声放出那些诡异的文字
 
一群蝙蝠,从潮湿阴森的房檐下,扑棱棱,惊叫着飞出
它们唤醒沉睡的风
黑压压的云阵,铺天盖地而来
 
一座愁城
被紧紧地收缩在锦囊里
每一口咯血的绝句,都有玉碎的声音
 
雄鸡啼叫,我一身冷汗,多年的梦游,从此而愈


出租车

它吞吐一座城市的繁华和萧条
流水一样流走时光
来来去去,忙忙碌碌的人群
灯光下,穿越憔悴的斑马线

有名和无名的街道
一些人下去了
一些人上去了
地图上隐匿的名字
被滚滚的车轮一一识破


大暑

谁的声音里窜出的火苗
煮沸了苍穹
树木、草叶以及畜类在日光中发出厉声的尖叫
只有一场雷阵雨才能平息大地的干渴

洪水过后的荒凉
倾入大海


立秋

那只叫窦娥的蝉从夏叫到秋;
明晃晃的声音,
一次次被关进了疯人院。

荷叶上刮起的凉风来自雪山;
气温一降再降,
那是因为文字已燃成了灰烬。

秋色无边,
我们的喜悦从何而来?


倒流香

静下来,沏一壶茶,点上一粒倒流香
熏香烟雾
就会从一层又层荷叶上弥漫流泻而下
        
从没水之处看见水
从没山之处看见山
从没画之处看见画
从没心之处看见心


声音的尽头

沉默。声音的土壤里
野草荒芜
悄悄生长的民间故事
在燃烧的灰烬深处发芽
它的每一个细节都镌刻在岩石精确的纹路上
天空很昏暗
河水在泛滥
彼岸很渺茫
锈蚀的铜镜上升起的云烟笼罩过去
真相,在那声音的尽头


昼与夜

一寸一寸的光阴
就这样滚动向前
我站在一棵树下的阴影中
徘徊。把脚下的石子拾起,扔进河水

我顺着石子飞奔的方向看去——
水花溅起又消逝
那沉入水底的愿望像黑夜的梦
历经千年的磨砺
带泪的明月跃出沧海

当我醒来之时
我的声音在山谷回荡
我不断地上山上山,推着石头
抱定失败的喜悦
将自己的心挂在一棵树上
在风中发出叮咚叮咚的声音

然后风干成忧郁的古埙
让夜晚的鬼火引领我的灵魂
从荒原飘向荒原


铁轨

让身体在铁轨上滚动
轰轰轰的响声
走完明天的路程
快快快的身影
旋转
无限时空
难以辨认的表象
纷繁
目光沉沦

一条铁轨,在回家的路上,去漂泊
一条铁轨,在漂泊的路上,去回家


诱惑

一株写满文字的庄稼
正在抽着美丽的穗
想象明天
饱满,那是一种心灵的感觉
我在语言的粮仓享受幸福

一步之遥
也许,永远的遥远
其实,天堂只是一种诱惑

大旱之年
对雨水的渴望
无法言表
把语言的种子埋在心底吧
让愿望在火中度过无数个劫难

当淬火后的眼睛
沉入海底
她像天空的星星一样
明亮而且遥远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