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万夏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38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万夏简介

(阅读:410 次)

万夏,1962出生于四川,1984年与李亚伟,胡玉,胡冬,马松等共创“莽汉主义”诗歌流派。1990年代初主编,出版《20世纪诗歌编年史--后朦胧诗全集》,并在当年全国图书节获奖。1993年起开始进入文化产业,经营范围涉及电脑制作,多媒体,广告,图书等众多领域。

万夏的诗

(9 首)

樱桃树下

突然想起鸟巢还挂在树上
一些人正在里面平静地死去,顶戴贝壳的女孩子
你是否象我熟知的某人
最甜的地方应该在红色的光芒中掠夺

或亲手杀死一个喜爱水果的皇帝
或者不小心空虚掉一万年
或者想死就死
 
当一棵樱桃树突然开花,吹进某个人的深夜
我就会看见火焰中的气候飘雪
读到你内心的金子
词藻艳丽的女孩子,你去每日的镜中
看一看,死去的脸是否比一群活人

更灿烂,更空洞无语
当满树樱桃突然落地
你可能躲到某张镜子中去流泪
或用气色枪杀我的内心
死,只是一件普通的坏事


农事

一年中坐在树下望风的日子
栗子落进怀里
二月的风景与她无关
仍旧织麻,低头看到自己的乳头

种子浸在井里
花朵开在季节之外
骡子走在前面
四合院围住她,磨着草镰

一钵栗果全是种子,挂在树上招风
或落在房顶上
让花叶长过一段腰肢

她选着一粒一粒的小麦
辨认出它们的模样
等青苗长出来,就成了别的麦子
她也在麦田中豁然生长
她清扫麦粒,骡子在石磨旁边嚼另一部分
花朵此时渐渐开成了樱桃

麦子在播种前仍旧是种子
在种子之前,麦子可以是任何东西
而她只担心收获
担心花朵开成了别人的栗果
拿着镰刀,用衣裳兜住小麦
乳房和果实都裹在布帛两面,都成种子
她居住中间
织布,怀旧,将两乳孕成果实
将周围的日子变得远离岁月
迫使自己在树下守住空空的庭院
感受着枝叶和花朵的生长
成为农事自身

农事是季节中树下拣栗子的姿态
雨中果实飘落手上
她的赤脚在风中浮动
果实高于季节和种子
堆在地里只成为小麦
放在她身边才成为粮食
更纯粹地感受了农事正匆忙于自身
或在香气里听花开成果实的声音
当阴历中的节气接近空气与火焰
风水便造就一个人
麦子长得更像自己

但她在五月和种子无关
她磨着镰刀
又在木盆中漂麻,面临了收获
种子一旦收割
握在手中,才成为事实
她与陶瓷、地主、石磨一起混杂在收获中
农事变成了树下拣栗子的幻象
或将收获的盛景酿在酒中
从她如嫣的微醉中开放出来
并享受她

农事此时远离节气
放弃了空气和水
麦子渗和栗果
栗子又和樱桃的花朵开得遍地都是
而她依旧织布在三月
九月,河水流过腰身


吕布之香

一次突来的杀人冲动,一些香气吹过来
竹子里的衣衫正薄,吕布
君王昨日栽花,今天你爱也爱不完
一杯残酒喝到醉死
想英雄就英雄
一夜的浓睡似醒非醒
帘子外面的秋雨细致又深长

今夜还有另外一些人不能独睡
有的花要醉,有的血想剑
全部美人等侯满壶毒酒
吕布,秋天收割你的头
丝绸上的桑麻遍山乱绿
红藕边的裙据,一种相思
而镜子里的人物一错再错
又在一场江南的大雪中怨恨春晚

去年是雪,今夜仍旧是雨
吃人的马云游不散,悬挂的头难道不是你
吕布,可能的丈夫泪流满面
不可能的英雄到处寂寞
吕布,只要心中的果子结满
那些从深帷中逃出的伤心气流
还有谁不被吹到
吕布,只要最大的敌人日日更新
零乱的芳香肤色正浓


本质

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人终究不尽完善 
太多的机会都留在错误中 
我们却在幸福里得到进步 

说和做并非本质 
喝酒的时候口含一颗樱桃 
我们可能错读一本书 
认识一群内心脆弱的人物 
为那些被粉碎的东西伤心和痛哭
这些也不是本质 

最高最完美的是一些残缺的部分
我们完善的两次事件之间 
这一切又仅仅是过程 
你祈求和得到的 
仅我腐朽的一面 
就够你享用一生


诗人无饭

诗人无饭,请喝汤
折断你蜂细的腰肢,脸就更长了
你仅仅是一把糠壳
女人的谷子一发芽
米就抛弃你,迫使你无饭
迫使你自恋,又无能自食
一头乱发永远没有梳子

你的一生只能是一本翻旧的书
你太瘦弱,不能再喝汤了
你只有死
又死无葬身之地
你只有活着
用一杯酒泼掉一群天才


度光阴的人

活着度过一生
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花开在树上
树下的人在香气中想死

女人在枝末中玩弄细节
拥有了各种衣裳
领袖折断枝头,把结果拿走
那个闻到香气的人
却宽恕了意想不到的错事

香气中有花瓶和琐碎
有人打烂陶瓷
有人活着想逃亡
太阳照耀灰尘
反映他从前的形象
正如他每天喝茶
诗是一生的事情


渡湖

这片湖你要渡过去
抓紧我递给你的书
你要渡湖,在循环的水中死去
或者不死,穿着我的布帛进入我的体内
由我去渡湖
我在自己的表面死去

而这一切都是假设,水还是依你去渡
这片湖水永远等着你
否则你会真正死亡,因干渴而丧生
那时,我在岸上望着你漂浮的四肢
正如你在水中看到的那样
我因过多的水性溺死岸上

水还是依你去渡
轻松如季节中沐泉
渡湖之时,你挽枝于头上,迟迟不渡
水涉过你,你又赴水而去
我的水性终究会使你丧生
你却渡过了自已


彼女

彼女何时有我于你心中的独白
多日的铜皿已无水可盛了
而今你又澡身,以水亲近我
连我的面影也缩在发式里
而许多次哭泣
却与我无关

忧思于昨天的日子
昨夜如此宁静
以至你想死去,成纯粹的表情
再也不能暗伤与自卑
然而哭泣甚今
连我也崇高了

其后,你美貌无比
你的病态使所有的腰身都成了水妖
下雨的日子也正落着杏仁
手势已经用完而暗语不断
准确如默契
如你再次诛杀我

想死的女人永远忧郁而美
君临对岸又不敢正视
你是一簇语言倒影在酒器中
以自己的模式开放成花朵与独白
又使布帛盛满皮肤
我无处可寻


豆子

偏南地区结满了豆子
镰刀割着豆子,脸儿一齐向西移动
西边堆着豆子
东边是她的厢房,她的器官却朝向你
豆子在古代是菽,在南方是小女人
她和豆子都发生在四月
豆子拥有了她

她的厢房在东边,走廊南北结满了豆子
她绕着柱子收割,东方朝向了南北
鸟儿至西而来,飞得无影无踪
豆子都暴满于自己的花丛
或衔在嘴里,或看见她在河里漂洗豆荚
使你想到豆荚空空
豆子的声音就不是她的声音

豆子就不是菽
而所有的豆子在黑暗中变成了一颗豆子
想象中的豆子才是她
但歌声继续朝向你,帮你用石头把豆子打开

镰刀挂在厢房,西边堆满了豆子
她打开门,所有的豆子对应了她
都以她的手势开放出花朵,变成她的豆子
眼睛、乳头、肚脐和脚趾无一不是豆子
豆荚只剩下了空空的庭院
将豆子堆满厢房和西边
她只得居住南方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