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赵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1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赵野简介

(阅读:680 次)

赵 野,1964年生于四川,毕业于四川大学外文系。1982年联合发起“第三代人”诗歌运动;1983年组织成都市大学生诗歌联合会,主编《第三代人》诗歌民刊;1985年参加四川省青年诗人协会,合编《现代诗内部交流资料》;1989年参与创办民刊《象罔》;2000年获《作家》杂志诗歌奖;2011年获第三届天问诗人奖,并入选现代传媒“中国力量百人榜”。出版诗集《逝者如斯》(2003)、《水银泻地的时候》(2011)、Zuruck in die G•rten(2012,德译顾彬)。

赵野的诗

(17 首)

春天

我的想象枯竭,手臂低垂
无力承受春天的轻柔
我看到一本书,封面发黑
让我想起历史的腐朽
我记忆中的每棵树都被风吹动
沙沙作响:我的工作多么徒劳
我的言词,质朴或坚定
我的生命里唯一真实的栗子
我经历的黎明或黄昏的火焰
我梦中呼啸的长剑和宫阙
已被另外的力量废黜
我已退出春天,退到最后的边缘
我还要退出光亮,像一条细长的虫子
我知道有些事一定会发生,我会在
腐朽的树叶里,诅咒、哭泣和激动


剩山

1

这片云有我的天下忧
它飘过苍山,万木枯索
十九座峰峦一阵缄默
二十个世纪悲伤依旧
大地不仁,人民为刍狗
我一直低估了汉族的恶
现实还能独自成立吗
湛湛青天,请示我玄珠

2

故园不堪道统的重负
东南起嘉气,驱转星斗
此时念想自彼时眼泪
菊花每开出两地乡愁
更远的溪谷,文字合物事
一个神秘的黄金年代
修辞把春风,漫天的绿
与圣人气息,诗一样归来

3

那是我梦寐的清明厚土
日月山川仿佛醇酒
君子知耻,花开在节气
玄学被放逐,另一种气候
湿润,明朗,带转世之美
素颜的知识成为人间法
松风传来击壤歌,噫吁嚱
桃花流水悠悠,吾从周

4

自然有方法论,朔鸟啾啾
应和着庙堂上礼乐一片
飞矢射隐喻,春风秋雨
让说不出的东西失去勾连
教条皆歧义,我孤诣苦心
誓要词与物彼此唤醒
深入一种暧昧,酸性的
阴与阳之间的氤氲

5

文明会选择托命之子
谁是那仗剑佩玉的人
受惠于一次秘密的邂逅
他登高必赋,代天立言
凤凰三月至,他九月出走
留众生无数流言与传说
薄雾清晨修来封远书
山水迢递,泛月亮的青色

6

我的梦寐即天下的梦寐
而你,夕光中自负的君主
一个好事者,闪亮登场
此夜江山彻骨寒冷
阡陌连阡陌,你两手空空
西风的尽头六经如谶
城墙上站满历史谪迁户
长空深闱幽幽,吾从宋

7

而当下配不上一首哀歌
我迎风拨弄万种闲愁
光敲开睡眠,蝴蝶翩翩
一点余绪成帝国高度
锦瑟无端翻往世声
明月沧海的高蹈脚步
在时间里踏过,群峰回响
好一个迷离的有情人世
 
8

斑驳的断崖上遍布爻辞
美乃公器,天下共逐之
天堂与地狱邈不可及
汉语如我,有自己的命运
和牵挂,知白守黑中
我反复写作同一首诗
苍山的花色为此开明白
我原是一个词语造就的人


在大理

放眼望去几道山林
树木葱郁,有古老的善意
云在山腰飘过
一只鸟逐云而去
我的目光随鸟飞走
万物皆知我的心思
天空清澈如先秦诸子
流淌出词语,一派光明


天命之诗

春天,忽然想写一首诗
就像池塘生青草
杨树和柳树的飞絮
打开没有选择的记忆

鱼搅动池水,鸟搅动风
蜜蜂固执盘旋眼前
一生辜负的人与事
我必须说出我的亏欠

然则秦朝的一片月光
或宋朝的一个亡灵
也许在今天不期而来
它们都有我的地址

它们让我觉得这个世界
还值得留恋,此刻
阳光抵过万卷书
往昔已去,来日风生水起


雪夜访戴

兄弟,我终于到了你的门前,晨光熹微
兄弟,我穿越了整夜的风雪

昨夜我被大雪惊醒
天空满是尖叫的狐狸
我彷徨,温酒,读左思
忧从中来,心一片死寂

四周站立白色,惟有河水
在流动,有人的暖息
世道险恶行路难,兄弟
我怀念明净的剡溪

岁月苦短,好多愿望都蹉跎
每一瞬都在成为过去
于是我穿越了整夜风雪
只为胸中一场快意

此刻雾还没散尽,露水欣然
草木在阳光下渐渐苏醒
我打开了整个身驱
应和每一寸天地

“情之所钟正在吾辈”
我终要与这山川融一体
兄弟,我突然觉得可以回了
遂调转船头,酣畅淋漓

如果你醒了,请打开那册书
如果还睡着,继续做只蝴蝶
生命倏忽即逝,悲风遗响
我要走向另一种记忆


1998 • 中秋• 西安



这座城市,这个季节
表明一切很难真实
天气萧瑟,街道清冷
一如某次阴谋的前夜
太多的往事不免忧伤
太深的心思难逃浮躁
像此刻,我就渴望烽火
期盼有谁兵发咸阳



闲在西安,看几本旧书
和一部伤感的电影
浏览一些古迹,也很想
就此写出几行诗句
这种冲动已有点异样
仿佛故乡遍插茱萸
但在西安,恍若隔世中
总有声音磨砺神经


汉水



击鼓的人远去了
歌唱的人才来
从秋天到春天
利刃长满了青苔
逃过谋杀的君王
谋杀了整个北方
而树木青青,又青青
已把一切掩埋



很多的声音,很多的树
涉过汉水的波澜
铁甲沉没,种子生长
不分白昼和夜晚
那些命定的场景,如浮云
任我们世代穿行
羌笛却破空而来
从长城直到衡山


1982年10月,第三代人

平静的江水,激情的石头
秋天高远,一切都是真的
他们脸色红润,口齿因为
发现而不清,这是黄昏或黎明
天空飞动渴望独立的蝙蝠
和他们幸福的话语,仿佛
一切都是真的,没有怀疑
没有犹豫,树叶就落下来
这就是他们,胡冬、万夏或赵野们
铁路和长途汽车的革命者
诗歌阴谋家,生活的螺丝钉
还要整整十年,才接受命运
习惯卑微,被机器传送
为五谷的生长感恩吟唱
并在每个午夜,扪心自问
那一切都是真的?真的!


水银泻地的时候

水银泻地的时候
忧愁穿过墙壁
又和着嘶哑的音乐
使我羞惭、灰心

整个夏季,仿佛一场
没有主题的游戏
不知不觉,就沉沦
变成另一个父亲

在准确的时间里奔走
为简单的日期眩晕
却忘掉了山崖上
滔滔号叫的孩子

而当睡眠浸透了肉体
像水漫进树林
一生的理想,在窗外
冻成了一颗霜粒


自我慰藉之诗

我不是一个可以把语言
当成空气和食粮的人
我也不会翻云弄雨,让天空
充满雷电的气息
二十个世纪,很多事发生了
更多的已被忘记
因此,我学会了用沉默
来证明自己的狂野
像那些先辈,每个雨季
都倚窗写下一些诗句
不是为了被记忆,而仅仅
因为雨水使他们感动
这雨水也使我感动,此刻
河流流淌,光明停在山顶


诗的隐喻

趟过冰冷的河水,我走向
一棵树,观察它的生长

这树干沐浴过前朝的阳光
树叶刚刚发绿,态度恳切

像要说明什么,这时一只鸟
顺着风,吐出准确的重音

这声音没有使空气震颤
却消失在空气里,并且动听


旗杆上的黄雀

同样的气流包围着我们
它的惊悸像我的食指
和名字,在发热的季节
在三世纪,充满睡眠和金属

风宽阔,它的翅膀轻轻抖动
我的眼前,长江水往上涌
我驱车直奔江边,谁是英雄
谁能让植物停止迁徙

或者遏制言辞的疼痛
改变我的角色,让别人充数
让他骑马踏过薄冰
让我眺望山川,放声大哭

我的余生只能拥有回忆,我知道
我会死于闲散、风景或酒
或者如对面的黄雀
成为另一个人心爱的一页书


局限

我不会再在有风的夜晚,苦思
那行永远写不出来的诗句
我会忍受一个暴君,像忍受
一种习惯和我自己
我从未踏过的街道多么虚幻
仿佛臆想中的一次革命
我从未品尝的热血,多么
丰盈,使夏天不再来临
在那些废弃的书页里,我的名字
比数学更深入死亡
有如树木落过我的手指
鸟儿平息我的内心
早晨醒来,雪积满庭院
我已逼近另一种梦境


汉语



在这些矜持而没有重量的符号里
我发现了自己的来历
在这些秩序而威严的方块中
我看到了汉族的命运
节制、彬彬有礼,仿佛
雾中的楼台,霜上的人迹
使我们不致远行千里
或者死于异地的疾病



祖先的语言,载着一代代歌舞华筵
值得我们青丝白发
每个词都被锤炼千年,犹如
每片树叶每天改变质地
它们在笔下,在火焰和纸上
仿佛刀锋在孩子的手中
鱼倒挂树梢,鸟儿坠入枯井
人头雨季落地,悄无声息


无题

树木落尽了叶子,仍在
空旷的大地上发狂
铁骑越过黄河,颓败
蔓延到整个南方
我看见一种约定,像一次
必然到来的疾病
你的菊花前院枯萎
我的祖国痛哭诗章


春秋来信

号角又一次响起,王的颂辞已完成
吾爱,这一刻是留给你的
阳光清朗、温馨而又严肃
雪白的鸦群布满天空

年年烽火,我已倦于豪情
我的诗歌日渐清瘦
这小小的技艺,日渐琐屑
我拼死一战了,只有如此吧

我拼死一战了,在这明净的日子里
你的梨树开花的时候,吾爱
那么多热烈的肉体就要
变成尘埃,像点燃的金属

而我会目睹这壮丽的一幕
比得上王的腥红的地毯
王啊,他一挥手树木就发疯
而大地对疯狂总是能承受

我还要记录这一幕,像我曾经
记录过你的烛花和云鬓
在你的发丝里暖香流淌
我畅饮了碧空的芬芳

那些秘密的欢乐,我梦中的梅子和薄荷
玉洁风清,舒卷这洁白的绢帛
而我并非沉溺伤感,我只是
期盼一次和解,像周围的马匹

在一生的惊悸中渴求安全
在消失的岁月里忍受北风
在最后时刻,宽恕季节
风暴、战士以及可能理解的事物

还能活,就活下去
还能遗忘,就砸碎你的镜子
再种下一棵树,仿佛头颅
植根沃土,守候复活

吾爱,有些事是说不清楚的
还有一些,根本不能说
一只鸟,夜夜会飞上你的屋檐
一片月光,洒在墙上就不再脱落

因此再见了,我就寄给你这一瞬
我听见大军已开出了函谷
生命是如此不容置疑
我的命运惟有天助


有所赠

难得一次相逢,落叶时节
庭院里野草深深
扇子搁在一旁,椅子们
促膝交谈,直到风有凉意
我割开水果,想到了诗的生成
无数黄叶在空中翻飞

酒杯玲珑,互相说着平安
和即将到来的节日
你瘦削、挺拔,衣袖飘飘
我知道了风波的险恶
白马越过冰河,你还要走
你还回不回来,再论英雄

月光清澈,星辰隐去
风暴从北方来,鸟儿飞向南方
你抬起左手,清风阵阵激荡
多年的心事一泻无遗
唉,长剑,长剑,锈蚀了墙壁
甚至斩不断一根稻草

好朋友,我为你放歌一曲
我为你宽怀而激越
明月皎皎,言辞上了路
我知道你的胸怀,铁马金戈
明月朗朗,言辞上了山
你知道我的一生,悄然将虚度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