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秀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837 位诗人, 11592 首诗歌,总阅读 695536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助支持

所得赞助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荐稿: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秀国简介

(阅读:1344 次)

李秀国,湖北潜江人,湖北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先后在《诗潮》《花溪》《 鸭绿江杂志》《文学欣赏》《时代教育家》《 中国诗歌网》《 时代作家》《 青年文学家》等报刊及网络文学上多次发表诗歌作品。作品入选多种文集,多次获奖。现自办潜江唯爱文化传媒公司。

李秀国的诗

(16 首)

某一天

河对岸的那片云朵
寂静,有时候如我一样
就像我不清楚
一些事物如何围绕你的生活
那些植物,那些树林
在想象中几乎如此完美
如你内心转瞬间点燃
走过的草地,你的欢笑
像丰富的雨水积聚而成
难以发觉,白鹭从头顶飞过
或深或浅的声音,唤醒
光阴的脚步,眼前的春天
一定能找到一个合适理由
让河水能带走所有记忆
唯有时光留给我们感动
被春风吹过的花草,和不止
此岸和彼岸的树木,直到某一天
就像你我站在暮色中,只有心跳


落下

如果没大树也没有老屋
我还会想念故乡吗
这并不重要,那些美好的事物
一直不曾远去
奇形怪状的云朵,所有的雨滴
又降落在草丛中,直到黄昏将尽
风永远在回来的途中
而且把远方唤不回来
还有那条河流,又从不枯竭
未知的那一部分,如天地
不一样的呼吸
没有远去的事物
顺着想象滑落,他能感爱到
自己犹如故乡落寂的老屋
为何留意,那雨滴从屋檐落下
更长久地活在自己的心里


面对镜子

面对镜子,连续不断想象
有时也会紧张,无形的安静
没有多余的浮夸
会误把它当成虚无的对手
面对面的人就是你
尽管你曾经是的我生命
那些无数细碎的小花
必有一朵是你的
而我还在镜面里
守着自己的呼吸,这时候
我们需要在一条裂缝突破
是对一件没事完成的事情
时间久了,也成了一件习惯
习惯更多时候也许不正常
那些似乎要躲避自己的光影
没想到,它隐退时依然美丽
不会有人留意,额头上的皱纹
不如在镜子面前重新看清自己


那些花草

数也数不清的花草
像星星落下的影子
还在绽放,它们的出身
被人误解,超出我们的想象
不经意间它们微妙的美
错过了我们的过往
一切执念,不会轻易辜负
风中颤抖的绿叶,离得很近
它们带给我的,那些内疚
和随之而来的惦记
甚至不敢轻错过
它们曾经带给我的温度
是一些不可替代的力量
和它们一样呼吸,说话
这样就够了,我再也不害怕
找不到回故乡的路,和我
说过话的人,只不过是
春天重新开始,被思念隔着
令人茫然,令人想哭


远去的夕阳

远去的夕阳,已无法
坚持它的微笑和柔软
对某些事物的变化
我们有多么沉默
瞬间也会看到另一个自己
内心的言语,遗落在夜色中
没有人在意,也不会感受
这一切的存在,来自
它乡的风,它乡的云
提醒我过去的那些旧时光
不要用句号去表达
多么渴望和夕阳,一起
抵达故乡的春天
尽管风把我吹到远方
它们的方向,和我一样
沿着盛开的油菜花走回去


我仍然生活在这个小镇上

我仍然生活在这个小镇上
很快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对我来说,那些难以想象的爱
不断消耗着精力,是的
我将体验到窗外的月亮
用柔光照亮我跳动的心
在黑暗中等待,另一种存在
与那些不相符的事物
持续着沉默,没有任何征兆
此刻,完全释放属于自己的疼痛
或者清晨,河水的声音一闪而过
就像有人来过,把自己完整交出来
只是想说,我们小镇的天空
一朵白云代替另一朵白云
河里的浪花擦亮每一朵星光
像隐约的召唤,不敢轻易说出孤独
所有的炊烟,草木,露珠和鸟鸣
填充寂静的小镇,无法描述它的来历


店里的一盆万年青

店里的一盆万年青
还是店子开业时
一位好友送的
己经有九年了

今天去店里看了下
万年青和年前一样
还是那样的嫩绿
贪梦地向上伸展
不需要查体温
也不需要戴口罩

取了两瓶矿泉水
一瓶给店门口
正在打扫落叶的环卫老人
一瓶浇灌在花盆里的万年青


行走的云

城市的三月
仍然显出它的荒凉
南飞的小鸟
稍作休息
多情的目光
轻轻地雕刻季节的完美

天空的云
在大地之外存在
也在空中流浪
行走的云
不知把什么带来
也不知道把什么带走
在这个三月的桃花里
有谁比天空的云更孤独

我依旧站在荒凉的城市里
望着家乡
眼前这个季节
不知道属于谁的季节
行走的云
把所有的时光占据凝固
只有阳光知道云行走的距离
此刻     我将自己放弃
无论行走和守望
我想等下一个季节


纯朴的乡下人

早晨的微风吹过门前的池塘
带来一股浓郁的清香
空气充满潮湿
纯朴的乡下人   在家门口
整理收小龙虾的虾网
儿和儿媳准备开车
去镇上诺琦服装上班

乌云像闲逛的人
挡住那温暖的阳光
春天的最后迹象也逐渐消失
家门口的菜园和几棵果树
它早日的某种茂繁景象已来临
目光敏锐的乡下人
己觉察出季节变化的征兆
命运藏在田野的角落里
季节迫使纯朴的乡下人劳动
浇水   耕地   除草   施肥

纯朴的乡下人
每天微笑着   枯燥的生活着
手握铁犁   手握着命运   手握着信念
金黄色的田野屈服于铁犁之下
预示着另一种力量开始
黑色的泥土翻转身子
疲惫的迹象得到某种安慰
天边的那一抹署色
覆盖着村庄  田野    河流
纯朴的乡下人
每天准时到愉快的地方看新闻联播
关注明天的天气预报
补充遗忘的细节


逆行的星星

大雁飞翔在黄昏的余晖里
城市的夜    充满了危机
街道便陷入了黑暗
小巷飘过离去的身影
走散的人们也回不了家
盛开的玫瑰已被隔离
野外的小草已停止呼吸

月亮仍然躲藏着
人们的目光寻找它
白色的光芒却发现了星星
沉默的星星     那么多星星
被泪水穿透
无月的夜静静包围着城市
星星与星星眨着眼神
给黑夜以安慰

长江就在那儿    汉江就在那儿
某种行为而被凝固
两江的河水在街道留下条条刻痕
黑暗中看不见夜空
星光却表明它们的位置
只有光线    没有形状
直视黑暗    逼退死亡
逆行的星星
用生命将每一盏街灯点亮
让明日清晨的阳光
从此不再禁足


上街

我喜欢三月的每一个早晨
灿烂的阳光神奇的点缀着春天
住的小区看到了新生枝芽
听到了清脆的鸟鸣
窗台上那一片美丽的海棠花
和爱人走在上街路上
小区新来的保安亲切打着招呼
门口放着许多未取的快递

坐在公交车上
路两边的一棵棵树隐藏期许
环卫老人在自己的区域
像一位庄稼汉忙碌着春耕
不一会来到了水牛城
陪着爱人常去的衣店
试穿新款服装
那位美丽的导购女孩
嘴角上扬着幸福的甜蜜
告诉我们她下个月要当新娘了

午后的街道
风软绵绵的     云暖乎乎的
育才路的发店两小口子等着我们
好久未见的同学正轻松的刮着胡子
隔壁奶茶店传来一阵阵古筝声音
还有花店里随风飘来的馨香
对面茶庄年轻的掌柜
将鲜花泡成漾漾的茶水
稀释一下午的时光
春天的夜色来得早些
拥着爱人找了一家影院
看一部电影    瓦尔登湖


谁的影子

为何    谁的影子
悄然无声
依旧于每个清晨和傍晚出现
我站在你希望看到的地方
背对着你的影子
微笑的仰望阳光
像阳光一样充满着力量和善良

飘过心头的
那一场绵绵小雨
沐浴着一个难忘的春天
不经意淋湿了你的影子
你的纯洁     你的高贵
然后出现     步行而来
你的呼吸开始跳动
一种情不自禁的笑脸
不再那么疲惫

我的生命中有你很幸运了
不管你期不期待
夕阳都会如期而至
美好时光都会定格在那一刻
希望老了、老了
你的影子依然如故不会走失


村庄的小木桥

还是小时候从小木桥走过
那时桥下的河水平静流过
是那么顺其自然
村庄的小木桥
经过岁月无情的洗礼
仍在执着地寻着内心的自由
就像某个人的贪婪目光

或许,有一天
村庄的小木桥
桥下的河水不再流淌
桥边的小草活着的和凋零的
仍然在这个世界上来回折腾

如果春天己在路上
我将一个夜又一个夜等亮
等一场雨和一场雨的声音
等一朵云和一朵云的色彩
沿着村庄的小木桥走一走
体会木桥的孤独和存在
木桥边破土而出的小草
小草旁边经过不曾相识的人


老屋前的桂花树

己是黄昏  村庄寂静
老屋前的桂花树
是一缕抹不去的情愁
而父亲逐渐衰老
还有屋前的麦田
及麦田里的稻草人
隐约中我看到了留下的问候

久违的月光
出现在深冬的夜里
此刻
老屋前的桂花树
一边呼唤春天的到来
一边呼唤远方亲人的归来
这个时候   期待着夜色
只是在今夜
让我想想你
想想生命的力量和死亡
想想世界上一切幸福和悲伤


梦中的鱼

梦中的鱼
你是否还在
冬天和春天之间徘徊
还是在想念故乡的小河
时间失去了踪影
所有的树木都枯了
只有野草还在顽强的绿着

梦中的鱼
用七秒的记忆
游向一条熟悉而陌生的河流
带着生疏和深邃
走到了尽头
或许不是尽头
用它的色彩成就一次旅程

梦中的鱼 在夜色里
没有饥渴也没有温暖
只为看一眼世间繁华
留在原地不动
但思念不会走失
那一晃而过的风景
将你忆起
将你遗忘


故乡的春天

水乡园林的春天
又是一个多情的春天
那片美丽的油菜花开着花结着果
柔风细雨亲吻着土地和村庄
小鸟欢快的叫着    自由自在
天空的云朵飘来飘去
还在思念着远方的大山

故乡的春天
总是在我的背后离去
还有谁知道我要去的方向
老家的亲人们
用慈祥的目光
还在不知疲倦的守望
田野里那金黄色的油菜花

梦里水乡   水乡梦里
我踏着绿色掩去的田埂
小心翼翼寻找你幸福的方向
难眠的夜晚枕着你的微笑入睡
试图寻觅着你的踪迹
不知是否你听到我内心的呼唤
在安静的梦里
远离尘世的喧嚣
隔居一个宁静的世外桃源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