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春树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40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春树简介

(阅读:754 次)

春树,女,1983年出生于北京,当代女作家、女诗人。2000年,开始自由写作。至今已出版小说《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抬头望见北斗星》等,主编过《80后诗选》。2004年,春树获得第五届网络金手指的网络文化先锋奖。2004年,春树成为美国《时代周刊》杂志封面人物,美国人称春树为“新激进份子”。

春树的诗

(17 首)

身体诗

想跪下吻他
想抱着他喃喃自语
想倾诉衷肠
想说说这些年来是多么不容易
真的太他妈的不容易了
想紧紧抱着他欲哭无泪或者泪流满面
我每隔几年就会碰到一个人
让我有如上这种不切实际的愿望
但没有一个真的行的
我绝对不会跪下来吻一个人
哪怕他是上帝都不行

所以我的身体紧闭
是的,你也一样
你也没办法让我彻底
于是我向我自己跪下
亲吻我自己的脚


变异

我捋了捋
手里多了一根头发
是根白发
心一惊
不会吧?
再仔细端详
是金色
确切地说是金褐色
跟我儿子头上的
一模一样


花瓶

一个花瓶
立在院中
接雨水
此时
雨水越大越好


仪式感

在我妈来到柏林
照顾我生孩子、坐月子
整整三个月以后
她回北京的第一天
我系上围裙
像她说的
不套头
折叠一下
把带子从腰后
绕一圈
系在前面
我系着围裙做饭
又系着围裙
站着吃完了
刚刚做好的炒米饭
顺手把案板上的菜叶子
倒进了垃圾桶
我发现我是在模仿她
这一发现让我很温暖


红色高跟鞋

在奶奶家院里
一双红高跟鞋映入我眼帘
在农村零下十几度的夜晚
在送葬的关头

奶奶的外孙女
穿着一双红色的
高跟鞋
足有十厘米的根
亮红色的

所有人都披麻戴孝
一双红色高跟鞋
在昏黄的灯光下
若隐若现
那么耀眼

奶奶如果在
会说什么
她被关在一床花被面下
看不见
 
我们排队去
村头地里
烧纸马
那双红色高跟鞋走在我前面
轻松地把寒冬泥地
扎出一个个圆形的坑
让我迷恋


冲撞

我发现我喜欢的
还都是少年
是高中生
初中生
是还未彻底成熟之前的生命
是还没到终点的
还有许多可能性的
是不管不顾的
是自以为是的
是热爱运动的
是强健的
是带着天真的残忍的
这残忍只是因为太相信自己
直到很久以后
我才学会谨慎地喜欢上
一两个成年人
我会被那无私的
笃定的
有较高的艺术审美的
愿意花钱的
同样爱运动的人
所吸引
有时候甚至会带着仰慕
直到今天下午
我在操场上
见到一个独自打篮球的金发少年
所有关于成年人的想象土崩瓦解
所有青春记忆重新涌现
像喝了一大桶可乐
躁动不安


幼儿园

隔壁幼儿园的男老师正在和小朋友们说话
用我听不懂的语言
和善、包容、温柔
这一定体现出了德国最好的一面
我坐在室内
就像听他与童年的我讲话


伤疤

一个女人正在桑拿室
躺着蒸桑拿
我铺开浴巾
也躺了下来
听到那个女人发出沉沉的呼吸声
像是睡着了
她躺着
丰满结实的乳房和壮硕的身体
蜜糖般的肤色
像大地之母
我把手轻轻盖在
自己那道
剖腹产伤疤上
又轻轻挪开
我也闭上双眼
享受着温暖和舒适
让自己尽量
什么也不想
第三个女人推门进来
向我们打招呼
“你好”
我蜷起双腿
给她让了点地方
我们赤身裸体而躺
三种肤色
同样静默
第一个女人离开时
我睁开双眼
一眼看到那个后来进来的女人
漂亮的乳房
而左乳是一道扭曲的伤疤
她都经历了什么?
我们继续躺下
我们的身体
就是我们的经历
写满我们的故事
我们避而不谈
我们非常满足
此时此刻
我们享受着蒸桑拿


诗人

两个诗人
咖啡馆对座
窗外飘着小雨
他们谈到写作、
焦虑
不知是谁
首先想到了农民

写作如同种地
每年你刨去化肥、农药、种子费
人力
满打满算
一年就能出这么多粮食
一年挣个万八千块钱吧
但是不种地
我们又能干吗呢
他们一个说要学油画
一个说要学网页设计
好在他们本身
也不会种地


早安,北京

早安,北京
早安,一夜未眠的和我一样的网友
又是新的一天
今天北京是晴朗还是有霾?
让我们一起来关注一下
在此之前
我想喝杯咖啡
为避免打扰到
客居在客厅沙发上
闺蜜的睡眠
我躲到另一个房间
磨好咖啡粉
在厨房烧好开水
一边喝着咖啡
一边想着你们
顺便进了卧室
发现凌乱的床上

被梦的体积占满


天鹅绒革命

他坐在暗处
脸上布满阴影
从远处跑来几个孩子
冲过来想要和他握手
我无意中看到他的表情
吓了一跳
打消了想要与他
认识的念头


一个理想主义者应该做的心理准备

那天半夜,接到电话
布.贝托遇刺
人体炸弹
她刚说不怕自杀袭击
自杀袭击就来了

成功死亡
如预想的那样
死在敌人手里
算是死得其所
半夜得知此消息
有点睡不着
又有点催眠效果
由此想到
死是很容易的
人们大都会按料想到那样死去
比如你觉得你的生意伙伴有可能会杀了你
他就有可能会杀了你
比如你觉得你的情敌会杀了你
他就有可能会杀了你
比如说你觉得暗处有双手要杀了你
你就真有可能会死在它手里
……
以此类推
不设上限
……
那些理想主义者
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你们是否已经接受
有可能这样死去的结果


他说去

他说去
去你妈的去 
我就走
孤身走我路的走 
其实不是 
他说的去
是你快回家吧的去 
我走的走
是我这就家走的走 


读狗子随笔有感

从前我们是亲密战友
在饭桌上打仗
分析爱情、现实的形势
分工,不是太不相同
我是你的红颜知己
听你偶尔的斗志昂扬和偶尔的痛哭流涕
更多的时候,是我们各自守住一棵树
守住一个坑,向里面狂吐
你的酒后箴言我都听进去了,包括你白天的
穿着带着窟窿的裤子,一副老逼的样子
蹒跚而行
我成长得这么快,你没有想到吧
我也带着一副牛逼烘烘的样子了,来和你讨论诗歌和人际关系
脸上皱纹没你的多,我也要变成
一个老逼了
此时,我们无法再谈论战事,我突然,或
不知不觉间,站在了我们曾经反对的东西的那一面
对此,我们还不能接受
我的眼里还充满着对旧日战友的深情
让你疾恶如仇但下不了手


没有行动的信仰是死的信仰

在一个男人面前
我变得像一个女人一样
这很不正常
多年来 我已忘记自己的性别
在日复一日的成长中
毒太阳就挂在天上
每一次离开就像最后一次出现
每一次离开前都不知道要离开
走到河边。草还没绿
还没长出来
河水倒是波动的
整个冬天都没有结冰
此时
点不点上一支烟成为唯一的思考
点还是不点。
要不要拉身边男人的手
天还是暗的 风凉了。
你心如明镜


黑客帝国

昨天我非常想再看一遍黑客帝国三
当时我和苏卡卡在木偶剧场边上
一个饭店吃饭
那天请客的是一个编辑
我觉得他挺讨厌
他已经连续给我打了一年的电话了
基本上是一个月打一次
每次我都在五分钟内挂掉他的电话
我叫他出来
就是想问清楚他到底想干嘛
他今天给我打电话说
他喜欢我
昨天我说出我想再看一遍黑客帝国三时
他们都没有反应
过了一会儿
苏卡卡说,咱们别看了,这电影看得人太晕了。
我一个朋友说,看这电影时有种他抽叶子时的感觉
咱还是去上网吧。
我想起我家电脑还不能上网,顿时一阵郁闷涌上心头
我说,我的黑客帝国三啊!
男编辑坐在对面,他说,我特讨厌看电影
他还说,我觉得你不如以前好看了。这要是大街上,
我还真不一定能认出你来


情丝

我们迅速做了第一次爱以后我发现我们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你像是来自另外一个国家的人说着地方主义的语言
你来自另外一个国家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个星球
你像一盒白万宝路一样让我激动及平平静静

今夜星光灿烂 我有特别要求!
在点了一首罗大佑的歌和吸了一包烟以后
我需要到外面找酒
你穿着蓝色的上衣白色裤子运动的鞋
你的这般的不带痕迹 优雅且沉迷
那副难忘的唇
它们是我幻想中的宝贝

当你坐计程车的时候我去坐52路
步行到家
这没什么
五十公里以内没有车时我都是走着
你叫我老婆却还不知道我真名叫什么
让我的房间充满香味
直到我变得憔悴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