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甲悬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5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甲悬简介

(阅读:417 次)

甲悬,原名江恩喜,男,99年生,安徽合肥人。18年8月开始写诗,19年7月开始在诗人、作家巫昂主理的“宿写作中心”以新人身份出道,发表诗作合集。作品曾多次刊于《宿写作中心》《湖北文学季刊》《新湖畔诗选》及《读诗》等,自印诗集《在毁灭的田野上》《乌有的旗帜》两部。

甲悬的诗

(13 首)

酒前对谈

“肥胖是一种行为
而不是结果”

“真的吗,依我看”,A说
“压根不存在什么胖和瘦......”

桌上是两听啤酒
还没打开
从去年开始
两人其中的一个体重暴增
就像充了气的木桶

“这听起来有点夸张
木桶怎么能充气?
开玩笑……”

“你得锻炼
跑步打球什么的”,B说

窗户外面鸟群散落
时不时鼓起一阵乱风

“也差不多很久没吃烤鱼了”,A说
“现在人基本都待家里
‘胖子’也越来越多吧”

“不是说,没有胖和瘦吗?”

“对啊,什么都是暂时的
暂时的‘胖子’和暂时的‘瘦子’
懂我意思吧?
你现在脂肪多或者少
到老了还是会不同”

“大不了死了以后”,A补充道
“推进炉子里烧成一把灰
谁还能看出来谁是胖子,是瘦子吗?”

“原来你他妈信来世和永恒啊”,B笑着说

“呵呵”,“不是,我就是怀疑现在”
A点上一支
望着地板出神

“第一个胖子
和最后一个瘦子”
拿起一听啤酒
“还挺有意思......”,A说

“想那么多,还不如写写诗呢”

“干杯吧”
“好,干杯”,B抬起手


你愿不愿意被傍晚戏弄

狗已经被拴了整天
不耐烦

猫爬上柴堆
过后躺在盒子里
闭眼睡觉

鸡鸭放出栅栏
到处都是熏人的粪便

下午吊了一斤三两的野蜂蜜
顺带买了支新调羹

“挺好的”,我说

“哦,那你愿不愿意被傍晚戏弄?”

(提到这个
谁第一反应
是不都应该是矫情)

我走在田埂上
一言不发
像个穿鞋插秧的蠢货

“这世界,不就是
画蛇添足。”


手提箱

手提箱里装了钱
手提箱里大部分是衣服
也有几本书 了不起的哲学
手提箱里塞不下一只宠物狗
更别提那个恶毒的胖女人
手提箱撑得满满当当
他拎起来又放下 停顿几秒
思索还有什么东西忘了
哦 他想起来前几天
喉咙疼的时候 买过一袋红糖
胖女人笑他
喝这玩意儿真像个婆娘
他装作什么也没听到 干吗要较真
干吗非得和自由过不去
两耳不闻 六根清净
现在他走到柜子旁 打开橱门
拿出那袋用夹子夹住开口的红糖
扫了一眼保质期 又抬头看了看
柜子里余下的瓶瓶罐罐
他手提着红糖
把它放进箱子一侧的口袋
赌气似的 使劲一拉拉链
忽然间感到羞耻和沮丧来
为什么男人总要用自己
可怜来可怜去的自尊 和女人过不去
为什么女人总要用恐惧
恸哭 直到挖苦来为难男人
他又缓缓地将那袋(3/4袋)红糖
从箱子里抽了出来 橱门没关
他同时松了口气


黄昏为什么也叫做夕阳

大部分
黄昏是黄昏
夕阳是夕阳
好比方说阴雨天吧
阴了天过后下雨
和下了雨过后天阴
也是两码子事
黄昏为什么也叫做夕阳
那是因为一整个白天
太阳都不厉害
(这也因为清晨那点小雨)
到了四五点钟的时候
厚厚的云朵里
突然钻出一个光球
意识到
哦,这是傍晚了
它的颜色红而亮
连四周的天空也陡然神圣起来
我掀开帘子
让这个光球带来的热气
和所谓的夕阳
淡淡洒在
午睡后还没来得及铺好
凌乱的床上


家和万事兴

不止中国人讲究这个
老外也差不多
据说
唯一的差别是
他们大多
只养孩子到十八
就算这样
也没能让他们真正独立
社会上多的是混子
瘾君子以及红灯女
和而不同病相怜


这渐长又坚固的树

父亲教我用剃刀刮胡子
难道就这样默认
我是一个男人了吗
想起在数不尽的
那些黑夜中
借着床头闪烁的
微弱的光亮
边听断断续续的鼾声
边望他背过我去的身体
和上面沉重结实
却仍余浮肿的皮肉
甚至连他在年青时
右臂刺的那只狼
都让我失神好久
好久哽住喘不过气
同样有那么一天
我想着
得教他出门小心翼翼
防止跌倒
天冷就要穿起毛衣
皮夹克先放放
要早起锻炼
少生些气
但当这么个时候到来
也算默认了
他是一个需要我的老头儿


归来归来胡为斯

夜还没黑 这应该是黄昏
三个男孩站在小卖部门口
熟练而又生硬地将绿色的生殖玩具
塞进彼此口中
远处沼泽上雾气弥漫
能想到孔子临河什么的吗
这时蛇卧在地里 动也不动
我们跳着 躲着 石头压在树冠上
没有法术 走夜路吧
维吾尔族大叔问你
小伙子你这是要去哪儿?
小伙子天快亮了你在走吧
要去哪儿没必要告诉他
何时动身也是 你想
于是闭口不语 一路狂奔
直到血肉模糊翻过了那座土桥


我没有做樵夫的天才

但我可以不动声色地
从劈好的一堆里,最上面那层开始摞
树皮松动,小心翼翼不让灰尘弄脏我的白汗衫
蚂蚁,雏蜈蚣,各种昆虫从缝隙里爬出来
在我面前它们仿佛都是逃兵
小家伙们恐惧着,甚至围绕在我晃悠的脚边
(最安全的地方也即最危险的地方)
一直到我摞走最底层,那只癞蛤蟆定睛望着我
我才觉着,我不仅做不了一个樵夫
柴工,体面的劳动者,不怕天不怕地不怕癞蛤蟆的人
我都没办法胜任


乌有的旗帜

一只麻雀在高速公路中央停下
地面干裂
倒影里的天空满布绿藻
行车插入山脊的伤口
我们接二连三
哀恸的确是可以被控制的
我告诉你了
公爵们马队的回声还没有散去
找不到一首实在的诗
红砖落灰 篱笆陷入困境
墙上人一尊遗像
锦上添花


懂吗这一切务必光荣

你找不到比自言自语更光荣的事情
所以赫然走上街头
成为了一个据说是有智慧的疯子
这里和那里,以及你身边发生的都将成为虚构
你为梦抒情,为爱拉上满弓
正好在一棵苹果树倒塌之前
离开了坐下的那个坑


动物九首

一、苍蝇


导致我喝下去
一只苍蝇
也许是一座行星
谁知道
但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哪怕仅仅是要
陈述:我活过
这个简单的事实
我喝下去它
并且指着我的肚子
指着我的胃和心脏
不假思索地
他们陆续举起了刀

二、马

我总是在想马
马儿
我不该指责你
梦的卫兵
年迈的归隐的肃穆的
都是你
马儿
这些都是真的
我还有想的力气
我还有让你乘上我的愿望
来吧
健美的绅士
慢慢地
含着哭腔向我走来
慢慢地
山回路转不见君

三、松鼠

松鼠柚
也许是一种植物
我把它的名字
创造出来
正如在此之前
我创造过许许多多
本就不存在的东西
七个月大
我是一面湖
十二岁
我就是海
梦被我创造
松鼠
和那些歪歪斜斜的
家乡的老树
也会在一夜之间
全部躲在我身后
平安抵达
它们光荣的陆地

四、野狗

所以那些人的尸体
是时间所造最宝贵的玩意儿
你们会团结起来
和那些人生前一个模样
团结起来
像旱灾来临之前
早早统一关上的井
没有绝望
没有绝对的绝望
你们都会在雾中永生
血腥是死后的房子

五、牛

雷暴才称得上图腾
我吃下你的胃
正如你用胃吃下一座高原
解开头颅四周的封印
我毕竟还是我
仍将吃下你的骨髓
我清楚
吃下的将会是八十年
也还不了的汗水
我同情你
伙计
像我发出你的声音
在女人们的身体上哭
我没有真正抱过你

六、白蚁

没有整个的意义
没有聚居的必要
没有侵略的
没有捍卫的
森林毁于人的垦荒
叶的脉络毁于树本身
再也不会有光
当秋天也开始腐烂
丛丛的扇骨木
为飘荡的风和飘荡的欲望盛开

七、羔羊

你会是最后的启蒙吗
像最开始那样
人说
神领你去可安歇的水边
所以人食你的骨肉
也照样披挂上
安歇你的毛皮
你是启蒙
人是什么呢

八、四不像

人们都跪在你面前
跪在一个杀父仇人的脚下
像忏悔一座山
解释看起来是奇异的
因而一切解释都无足轻重
人们恨起来爱起来
又将在爱之后再次悔恨
并且保留
对这些奇异的一万分忠诚
最后
沼泽都会消失
在野人踱步的时候

九、豹

尽管你是你
我在黑夜里狩猎的仆人
只准放生一种


洗澡

我端起一盆水
一盆说不清是浑浊还是清澈的水
擦拭着自己颤抖的肉体
一具说不清是年青还是苍老的肉体

我颤抖着颤抖着
像是在哀悼窗外仍是夕阳
和黄昏里独有的诗歌和人民
此时此刻

我知道还缺少一面镜子
我要仔细观察自己
观察是要一双怎样的双眼
才可以随意控制不要泪水横流

我要仔细地擦拭
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
因为我对一切泥泞和尘土都怀着恨意
我在毁灭

可我仍然嫉妒我的出生
我要仔细看
我要怒目圆睁
我甚至还要愤怒地喊叫

我对着这面镜子
喊出我的希望和善良
喊出我的愁怨和所知的凶杀
我对着这面镜子

大方地告诉它我需要沼泽
那有水之地仍然可以被称作变形的大陆
可我只能颤抖
我是喊叫不出来的

我喊叫不出
我不知道清洗我的水纯净与否
不知道用它来清洗的肉体纯净与否
不知道寂静的黄昏光荣与否
不知道诗歌和人民光荣与否

我不知道我还可以如何去颤抖
我低下蠢蠢欲动的头颅
仔细地小心翼翼地
擦拭着自己


一九九九

用头抵住墙角
我的胡须便像疯草一样长
Childhood
我想到很多次面向湖泊的远眺
目光如同坚挺的阳具
一九九九年的五月末
我与痛苦之间的尺度
仅仅一个季节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