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路雅婷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498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路雅婷的诗

(25 首)

松林

那些桌布上的小松树
水杯压着五棵
吉法酯压着七棵
外卖餐盒下的我数不清
现在我拿起烟
让九棵松树重新挺拔
你坐在整个松林的最南端
专心挖耳朵
风把窗帘轻轻吹起
松林寂静
我把发梢的海飞丝气味
替你闻了又闻


小武

母亲正在成为我的情敌
这并不让我感到疑惑
我接受母亲是我的情敌
亦如她接受我不是她的女儿
我们抢夺父亲
让他现在的女人视我们为同盟
我的父亲将成为我的爱人
我会因爱我的父亲
而更加了解我的母亲
小武不吃姜
小武打篮球中锋
小武手风琴拉得真好
小武的母亲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当小武对着镜子轻抿口红的时候
我告诉我的父亲
我已经出发
在赶往弯道山公园南门的路上


连翘与迎春

你居住的镇子很小
从南边走到北边只消半个钟点
我用北方小镇的样子
覆盖你的南方
对准光
让两幅画在正中间的位置重叠
让你我同时收住脚
掏出烟,点燃
人们还不习惯出门
孩子们没在上学的路上
云自我们的身后双向汇集
雨说下就下
随后是雷声和闪
我将阳光下的两幅画迅速抽离
在你即将撑开伞的瞬间
花仍在路的两旁双倍生长
很少有人注意
路的左边是迎春
右边是连翘


裸睡的反义词是什么

上周一早晨醒来
发现自己脱得精光
想是夜里睡得死
在梦中脱的
今天早晨醒来
发现睡前脱得精光的
又一件件穿上
梦里我说去找你
出门当然不能光着
内衣不穿成套的
你也不介意
先前想是你说来找我
我才无所谓光着


一粒赤峰的瓜子

在沙发底下
捡到一粒赤峰的瓜子
我要把它带回故乡
从北京坐火车到赤峰
在那里将它安顿好
再从赤峰坐火车
回到北京
回来时
可以坐慢车 


再远一点
让我看见你
和你影子的全部
让雪下来
从影子开始覆盖
爱是蓬松,是冷
在这个城市
它至多没过你的脚
如果你想更多地
让雪进入身体
请伸出舌头
你会爱这样一个
形而上的我吗


芳芳美容美发

你这是一刀下去的
芳芳拨拉着我的头发说

用卷尺测量50厘米
用皮筋扎紧,攥住
沿着拇指和食指的边缘
一刀下去
放心
没人喊疼

那声音是有口感的
老醋蜇头

攥着一把头发
放进垃圾袋
又拿出来
放地上
整体不是很黑
也没有明显的白
一把头发
在地上扭动
带钳

一边接你的电话
一边看刚剪下的头发
自来卷没有变直
也不会更卷
一米长的时候
你不好交待
现在是半米长
好交待了吗

洗澡,脚重头轻
双十一购物狂欢节
买的七瓶750毫升洗发水
眼下相当于十四瓶
要时常邀请朋友
来家里洗头发才好
喂,宝宝贝
来找我洗个头吧

把剪下来的头发
单独放
单独带着它
进电梯,下楼
带它踩两周前的完好的雪
把它放进最北边的可回收桶中
给有需要的人
皮筋是新的

还得去一趟芳芳美容美发
小年了
在北方应该吃饺子
芳芳应该包了


从未叫过你,你
怕你跟那么多的你混淆
怕你在那么多的你中沉浮
你呀,你呀
似一叫就远了
其实我更怕
在叫你的一瞬间
我跟那么多的我混淆
我在那么多的我中沉浮
怕只要你一答应
我,就远了


固始鹅块

我们进门的时候
店子里的一家人
正围坐在一起吃饭
他们吃的很家常
你一言我一语地
听上去像是在争吵
大概是因为生意不好
孩子的学习成绩不佳
今天的天气也实在是冷
我们点了固始鹅块
男人去厨房忙活
隔着走廊继续高声
与店子里的妻子对话
女人正责怪男人
总是在孩子面前抽烟
责怪他虾子烧老了
责怪他没取今天的快递
男人憨憨的笑声
一阵阵地从走廊传来
我看着那个餐桌上
男人空缺出的位置
看着他跟前的那碗面
正呼呼地冒着热气


雨大得出奇
城市像被火烧一般
她想起她的衣服
已有一周不见阳光
也淋不到雨
生活满是这些
诉说不清的尴尬
她被困在了超市门口
蝉在雨里扑腾着
一个男孩拉着女孩
冲出去又冲回来
白色衣裙已污浊不堪
大特价的香草冰激凌
正在她的手中融化
生活满是这些
诉说不清的尴尬
她决定迈进雨中
也劝说自己脚步轻盈
她正在失去一个人
远不似这雨
大得出奇


我喜欢你

像童年时拔掉小鸟的羽毛
把蚯蚓一切两半
像撕裂蝴蝶的翅膀
敲碎蜗牛的壳
像把萤火虫
留到第二天的清晨
像...像...
我就是这样
喜欢着你


爱情

我们相遇在不久前
各自所结束的
一次性生活之后
如同花正在凋谢
我们也是
如同花还会再开
我们也是


水性

她偏爱,溺水而亡的人
她偏爱让那些不善言语的人
溺水而亡,至少三次
她让他们住在有水的地方
结冰又融化
她让他们,爱上水
在无人可爱之时
男人可以站在岸边手淫
女人,她让那个女人
穿着芭蕾舞鞋
在冰上起舞
她让他们爱上水
让水,给予他们
在水中的姿态
男人脸要朝下
双臂如展翅预备,女人
她让那个起舞的女人水性好
让她朝着大海的最深处游去
靠着天赋,一直游过去
不转身
并不再像上一次那样
与等在岸上的人
告别


属性

雪总不来
炎炎的夏日
她还在盯着,盯着
那些埋在深冬的雪
回来,与此刻的她
——中和
相对的事物互为抵消
失去各自的属性
雪,站在那儿
看她的身体重新运转
一些斑驳的属性
正簌簌地落着
如此刻的蝉
有时候是
有时候不是


龙凤木

我们一致认为秋天
是适合忍耐的
我说我还惦记着
家里的龙凤木
喜阴是喜阴
但仍要每半个月
浇一次水
且不能浇透
你说龙凤木确实
需要我的照料
我们走过那段夜路
你先送我从梦中
回到现实
再送我回家


一个身体的下陷方式

每天他都在沙发里
感受她的身体
一点与他的不同
来自尾椎骨的位置
通常这个关节的活动范围
女性的比男性的要大
尤其是在怀孕期间
他确定,她没有怀孕
她只是身体里有一块铁
在她没有离开以前
他的温度始终没能到达
1538摄氏度,熔化它
在她离开以后
也不能


沙漠

四年没有开口说话的人
在沙漠中步履不停
鹰的企图单一
在他加速行进的同时
驻足,收翅
四年没有开口说话的人
丧失了部分听力
再也没有被喊过的名字
一路,被鹰衔着
不予归还的身份从此丧失
那是与丧失水源的沙漠
相爱的结果,照例
他在这里生,也要
在这里死,如鹰
在沙漠中行走的四年
他绝口不提


地震

我没有拒绝你来看我
没有拒绝你
赖在我的房间不走
你的表情还是老样子
我知道在那表情的背后
你所看到的已不再是我
我是任何一个
可以容纳你的隧道
在你极速前行的黑暗中
你不在乎前途的光明
而我却无比在意
平白多出一个孩子
在意那孩子长得像你
我们总是这样在意着
彼此并不在意的事
你在我的身体里
迟迟不肯离去,地震了
碎石子从屋顶簌簌落下
即便刚刚是在梦里
我也没有原谅你


掌上明珠

我梦见,我不是我
我是一颗被父亲
拿在手中的珍珠
走在下班路上的父亲
手里突然多出一颗
不大不小的珍珠
父亲停住脚步
迅速朝右看
又迅速朝左
他看了看脚下
又往天上看
父亲带我拐到一棵树下
我在他干燥的掌心中
旋转
父亲对着我呵气
用袖口把我模糊的地方
反反复复地擦干净
父亲将我举高,举远
对着树缝间的阳光
看我,看我
父亲频繁移动脚步
对着更大的
树缝间的阳光
看我,看我
直到我开始
一闪一闪


妈妈,从我的卧室走出来吧

妈妈,从我的卧室走出来吧
只要两三步,掀开帘子
你就能看见我——你的女儿
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写诗
妈妈,如果你依然不想与我对视
你可以从帘子的缝隙里看我
让我看见你那双笔直的腿
让我对你的上半身充满迷惑
让你不费一丁点儿的力气
就能飞进我的诗里
是飞呀,妈妈,是飞呀
从我的卧室走出来,好吗
就像我一样,每天的每天
自然而然地


你的船就停在
我幼儿园的旁边
放学后我不想回家
我去你的船上找你
人们往来于路上
你的身体卖力地前倾
又朝后仰,载着我
你的桨一直握在
你空空的手心
我坐在你的船里
更加不想回家
我还要看你钓鱼
看你跟那些叶子对话
我要趁你不留神
藏起你的桨


迷走神经

我还没有想好怎么称呼你
隔着厚厚的衣服
我会尽力把我的脖子
与你的拧在一起
从我身上的气味开始
我一定会与你提到娜娜
昨天她从杭州出发
来到我的镇子上
我们一起吃了火锅
聊到了我们都曾爱过的人
你带着昨天的气味来
会与我提到谁?
坐在815路公交车上
我的迷走神经开始兴奋
这让我一阵阵眩晕
让我无法再持续想你
你会喷洒香水吗
在里面,还是在外面


一颗银色的小石子

我要我的句子
是银色的
一颗小石子般
我要将它佩戴在
我的身上
我要让它维持在
36摄氏度
让它的气息
是柠檬马鞭草
即便洗澡时
我也不会摘下
从今年算起
直到明年,后年
一颗银色的小石子
将慢慢被氧化
到那个时候
我就要我的句子
是黑色的


暗藏光带

我知道我得去开门
得从我的卧室走出去
在我走到客厅之前
我要掀开画满松树的帘子
它正对着一副折叠衣架
晾着我上周洗的衣服
我得从那里转弯
我的裤子会碰到我的腿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我的大门在我厨房的右侧
我打开厨房的暗藏光带
不开位于客厅的那盏
在他对我说用餐愉快之前
我得率先对他说声抱歉
我知道我已经耽搁了太久
在我最熟悉的路线上


雪还没有落下来

此刻我朝窗外看
看不清夜色中
是不是真的有雪
我只是觉得
今天比往常要冷
我穿了很厚的衣服
挽着你,时不时
调整我的步伐
与你的保持一致
路旁仍有几株月季
还保留着花苞
只是颜色淡,垂着头
神威大厦就快要封顶
有人在悬空的钢架上
正与我们同步前行
我们没有买到
我想喝的酒
在我们来时的路上
我确定,雪
还没有落下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