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林旭埜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50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林旭埜简介

(阅读:747 次)

林旭埜,60后,原籍广东揭阳,现居广州。著有诗集《孤山放鹤》、诗合集《我的天涯》。

林旭埜的诗

(17 首)

鼠年说鼠组诗

1、小老鼠上灯台

灯台上摆着金灯银灯水晶灯
灯盏里注满了豆油菜油橄榄油
还有价格猛涨的猪油

倾力打造登台盛典的
白猫黑猫们
翘首等待着,金鼠的君临

蹑手蹑脚的小老鼠,跳上灯台
挨个舔了舔每盏灯里的油
挺着肚子说:怎么缺了猫油? 

2、耗子啮书

一群老鼠围着扔在地上的一堆书
拼命啃咬
其中一只说:快吃快吃
尽量多吃点,肚子里多点墨水
不然,一会全被人焚了

3、小白鼠

从实验室逃出的小白鼠
在老鼠洞口
转了几圈
硬着头皮,钻了进去
立刻被洞里的老鼠撵了出来

小白鼠到煤场滚了几滚
浑身变得又灰又黑之后
又钻进老鼠洞
惊讶地发现,老鼠们身上
都粘上了白粉

4、一颗老鼠屎

鼠年第一天,牛往猪的食槽里
扔下一颗老鼠屎
猪望了望老鼠,瞄了瞄昂着头的牛说
这汤真香

牛年第一天,牛往猪的食槽里
又扔下一颗老鼠屎
猪望了望昂着头的牛,瞄了瞄老鼠说
这汤凉了

5、鼠民公仆

几只硕鼠在一张报纸上
爬来爬去
寻找一些高尚的词语,为自己正名
一只说:“公仆”这个词不错啊
另一只说:加上“人民“”俩字吧
另一只說:找死啊!别把人类惹恼了
就叫鼠民公仆吧

6、人间鼠道

后门改为正门之后 
原小区正门通道,日渐荒废
先是一只老鼠,大摇大摆出来探路
接着一队老鼠,不紧不慢地出入
后来,一群又一群的老鼠
目中无人地嘻戏起来
高处楼层的几只宠物猫 
不知何时开始,居高临下地 
跟地上的老鼠们,不停眉来眼去

7、无名鼠辈

俺的小脑壳,戴不了金冠
俺的小眼睛,架不上金丝眼镜

俺的小尾巴,从不往上翘
俺还是那颗,容易吓破的小小鼠胆

别叫俺金鼠、银鼠、飞天鼠
俺只是小小的无名鼠辈

俺继续悄悄地
建立数十倍于人类的,老鼠队伍

8、看门人

到手的满屋子谷粒玉米粒
金灿灿的
两只硕鼠,却为之发愁

母鼠说:雇只猫吧?
公鼠说:猫都成宠物了,请只狗吧?
母鼠说:狗拿耗子,早被骂惨了

公鼠说:只能装老鼠夹子了
母鼠说:那机关套路,谁还没摸透?

9、雪中鼠

雪飘个不停
浩瀚之白,吞没了其他色彩
雪地上前行的小鼠
是一团孤单的,滚动的黑

它不断抖落
强加于自身之白
留于雪地的小小足迹
是白的


神时代

时空中神曲回旋
神灯高挂,萤火虫亦喷洒着光芒

左一个男神,右一个女神
中间似乎还有非男非女神

人间已是天阙
我却拙于操控那些打了鸡血的颂词

扛着放大镜,望远镜
我在众神中费力指认凡人与鬼影

我肯定也是神的一种,只不知
会被归于瘟神,还是贴错的门神


圈养

流水被圈养,开始发出臭味
圈养的草木,被修剪成同等短长
 
鹦鹉学起了主人的音腔
宠物狗,嘲笑四处觅食的流浪犬
 
土地被海水圈养成孤岛
孤岛上的人,或为囚徒,或称王
 
我忽而梦见,自己是个独立独行之人
我的脑袋,提着身体认路
 
忽而梦见,自己的思想被圈养
我的四肢和身体,扛着脑袋狂奔
 
这种梦,反复出现
我的梦,是否也被某种事物圈养?


石菩萨

我低了低头
避开门框上的蛛网,踏进庙里
 
并排而坐的两尊菩萨
近看,是两块不经雕琢的石头
 
神似形不似的神明,似乎不被待见
看不到香火的痕迹
 
我朝他们作了作揖
对石头,也对菩萨
 
夜幕降临时,石菩萨
是否也会互相道个安,作个揖 


解说高尔基生平

在高尔基博物馆里
解说员滔滔不绝
讲了一个钟头
从高尔基的童年、青年到中年
唯独不讲他的晚年

在斯大林赠予的豪华别墅里
高尔基渡过了最后五年
解说员讲了十来分钟
没有解释,为何晚年
高尔基称呼斯大林为主人


三条狗

进入喜马拉雅山一个小村
迎面而来的三条狗
朝我们吠了几声
我轻轻拍了拍其中一条
另两条,疑虑地盯着我的手
 
擦身而过的男女老少
有的微笑,有的挥手
三条狗,迎前跑后 
时不时,蹭一蹭我的裤管
 
走出村子,我回头看了看
摇着尾巴送行的狗
想起一些,摇着尾巴
随后反咬你一口之人
想起另一些,终身盯梢他人的狗


鬼上身

能被鬼上身之人
基本都是有底蕴的
 
譬如,颠倒黑白、巧取豪夺者
譬如,玩弄权位的宦官
譬如,一本正经的君子
 
请人捉鬼者,也是
捉鬼的神棍巫婆,也是
 
披头散发的精神病患者
更可能是
这个癫狂世界的正常人


跨年

回望,前行
总在这一天,不断打碎自己
又重新拼接自己

我们终是粗砺人世间的
一块瓦片,被无形之手捏住
在时间的河面,打着水漂

我已安于沉入水底
不在意,激起几朵浪花
不在乎,在水面漂飞出多远

可以被流沙,裹挟向前
也可以为蹚水的脚,垫高半寸
或令水位,微微地,上涨一点


午夜街头

无人乘坐的黑色车辆
疾驰而过,融入无尽的黑暗

我左一个倾斜,右一个踉跄
仿佛一个鬼撞过来,另一个鬼闪过去

和白日里一样,午夜里
我依然在装模作样

心里有鬼的我,其实
挺想撞见一个鬼,见识鬼的真模实样


短诗一组

1、英吉利海峡

一切的分离,皆为天意
譬如,因这分离
英伦三岛,远离了纳粹的铁蹄

如果是你,对我发动战争
我的诺曼底海滩
拟不设防线,任由你策马奋蹄

还有另一种,攻城掠地之计
就是,以你之眼泪
填满我身体的海峡,只需一滴

2、微生物菌群

原谅我,至今依然
倒不空私心杂念
原谅我,数不清的细微欲望
仍在体内发酵、繁衍

它们,与数量庞大的
微生物菌群一样,囚禁于体内
调控着肌体健康和行为模式 
调控着情绪的,阴晴圆缺

我小心翼翼地
阻止它们大规模逃逸而出
在体外
释放内毒素、外毒素

3、纸上春秋

以蝉翼般的薄,折叠数千载历史的厚
用烟云般的轻,承托万里山河的重

前页的秦时月,照彻后页的汉时关
上卷的长城烽火,烧不焦下卷的后庭花

笔墨落处,闻马蹄声四起
指尖翻动時,见波涛涌动

一张脱胎于草木的纸,何曾想到
一段暗哑的前世,抒写了灿烂繁复的今生 


僵尸

眼眶空洞,脸庞煞白
直挺挺地往上蹦,向前跳
僵尸之僵
在于外表,也在于动作

桃木剑令其动
镇尸符使其止
控制僵尸
也只需僵化的三板斧

造僵尸的活人
眼珠转个不停,脸色变幻莫测
弯腰屈膝,进退自如
在僵尸眼里,估计也是僵化模式


死胡同

我时常拐进一些
死胡同
走到尽头
只好往回走
却看到另一些人往里走
我怀疑自己
变成了
误导他人的路标


神时代

时空中,神曲回旋,神灯高挂
萤火虫亦喷洒着光芒

左一个男神,右一个女神
神在圣殿之外大肆繁衍

人间已是天阙
我拙于操控打了鸡血的颂词

扛着放大镜,望远镜
在众神中,我费力指认凡人与鬼影

我肯定也是神的一种
是被归于瘟神,还是贴错的门神? 


校服

莫非所有的校服
都是一个人设计的
穿校服的孩子们
离远一点
就认不出是男是女
凑到跟前
你才看得清哪个是自家孩子

而讲台的每个人
善于把世界剪裁得一模一样
套在学生身上
所以你会发现
走出校门的每个人
眼皮上,都有等同距离的针脚
嘴巴上,扣着形状相同的扣子


老花眼

眼皮地下的文字
跳跃不定,佩戴
凹镜还是凸镜?
人到中年
混乱了远和近

灯下黑
身边人
明与暗之间
有一道灰色地带
无法抑或无意厘清

一群雀鸟
平时鼓噪不停
一旦高飞远走
却又怀恋旧巢的
简陋与温情

山间云
令攀爬者迷失
在观景人眼里
是一朵朵
美丽的风景

天空看不清
雾霾笼罩的地球
有谁能为
日月这双眼
配置一副老花眼镜


皱纹

深不见底
令半生泥沙俱沉
却又浅得因一滴泪
一滴汗水而泛滥

浩浩长河
起伏于方寸间
穿越懵懂与沧桑
纵以余生泅渡
也无从回溯青春之源

心事,无需起起落落
时光是个魔术师
在额头开凿岁月河道之时
也悄然填平了内心的
沟沟壑壑,抚平波涛
抚平汹涌的迷惘


踢皮球

他们说我不懂规则之外的规则
所以,在球场里
我总拿不到球
还常常被当成皮球,踢出场外
百无聊赖的我
只能练习着
对着不讲规则、善于变形的影子
踢过来,踢过去
却无法把影子
踢离自己的肉体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