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艾蔻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9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艾蔻简介

(阅读:438 次)

艾蔻,中国作协会员。出版个人诗集《有的玩具生来就要被歌颂》《亮光歌舞团》。鲁迅文学院第31期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参加《诗刊》社第33届青春诗会。

艾蔻的诗

(15 首)

盖亚行星指南

雾霾中的银杏树
孑然而立,我透过窗户观察
灰蒙蒙之间
金黄色的叶子有何不同

手持矢车菊的火星生物
如果有人坚称他亲眼见过
那么你和他之间
必有一位悬浮于梦中

我每天吃饭
默默咀嚼着星球碎片
我每天路过它们
像路过另一个世界


父亲的年代

自行车,散装薄荷糖
载着小女儿
冲向居民楼的斜坡
无数次,车座下方的弹簧
捕获一双小手
尖叫,刹车的滋啦声
他不得不停下来,慢慢回忆

皮革气息混合着烟草味
信笺上滚动的墨水笔
某颗忧郁的、生死未卜的眼球
男人与外地中医
意外且仓促的相遇
两年零八个月
一百三十四封信

他在灯下整理答案
用右手倾诉
光线诡谲、模糊演绎史
红色起伏的山峰
一场超远距离的找瞄
一位投掷者带着耐心与侥幸

南方的冬季没有暖气
街上有压路机
沉郁的重低音,昼夜不停
只属于父亲的年代
茉莉花茶泡好了又不喝
屋子里氤氲着迟钝的香气


幻灯机

天鹅浮游于湖面
起飞之前
它搅碎了自己
水中的倒影

比利牛斯山南部
鬼兰蛰伏多年
山毛榉腐叶扮演魔法师
托出丝带般的根须

鸟类将自己带往古巴
五岁的小孩望着窗外发呆
他知道这世界
是个巨大旋转的球体


流产之歌

1.

门是墙的一部分,墙不是门 
每隔十五分钟开一次门 
重复三遍之后 
“坐下”开始充满仪式感 
重复五遍之后
“起立”丧失意义
期间,有人偷偷逃跑 
空椅子迅速合拢
“嘎”的一声

2.

流产也是生产 
终止是另一种意义的延续 
完成这次短暂战栗之后 
请双手合十,请端出各自的神 
向神倾诉向神求助向神宣誓 
女孩,祝你前程似锦  

3.

一个垃圾桶,医疗废弃物成堆 
一根导管,长年累月的负压 
一种女性身份,反复张开双腿 
一副皮囊之下,山河已然破碎 
嵌入腔体深处的弹道
先成为一部分肉身
再成为随机的灵魂

4.

所有风浪里长大的鱼 
和卵细胞时期的鱼
都惧怕五十年渔民的好手艺 
每放生一万条鱼
才能换得捕获其中之一
鱼,你不再顺流而下 
鱼,你是吃苦来到了人间

5.

剩余的,被垂直的铁锤砸下去 
铁锤高过头顶
人体烂醉如泥
杀戮!焚尸!屠城!撕毁!
正在进行的事让天空也变得多疑
注视都成了罪过 

6.

巨大的裹尸布从后方升起 
前线撤下的永远都是零部件 
这不是游戏,想象中的灵柩一再收缩 
可装的物品越来越小 
越来越相似 
直到,验明身份成为多余之举 
直到,任何一只手都不配打开
直到,任何一双眼睛都只能默哀
直到,任何一颗心脏都在不安中装睡

7.

让进去和请出来 
不是因果轮回没有先后顺序 
它们是,亲戚关系 
每个女人都经历流产 
正如每个男人都经历流产
包括每座寺庙
每座城池
每一盘残局

8.

到山上去,找到山洞 
到山洞里面去 
到山洞的最里面去 
铺一张床,躺在床上 
你这样做了,你就是这座山的王 
你马上就要死
你的族人却并不慌张 
三百年后
他们才会得知亡国的消息 

9.

小男孩把纸撕成碎片 
上面的字变成蚂蚁 
蚂蚁列队过街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马路沉到海底

10.

你整夜排练剧本 
如何表达幸福
天亮了,所有的太阳都射出追光
朝向舞台正中央
你粉墨登场
工作人员撤下最后一件道具

11.

宣传单裹成喇叭的形状 
索性趴在柜子里,悬到鼻尖上 
钻进被窝钻进耳朵、肚脐眼
钻进声音里高喊:
它是无痛的人工的只需要三分钟的 
它是科学的认证的医学背景的 
它是第二天就可以上九天揽月 
第三天就可以下五洋捉鳖的
它是高高兴兴上班来平平安安回家去的
它是不计前嫌请继续掰扯的
它是好得了伤疤忘得掉痛的

12.

拔出萝卜,拽下插头 
撬出木头里的铁钉 
烧光墙上的仙女油画 
苍蝇善意盘旋 
沉醉于每具尸骨的降解细则 
兔子跪着,刨出新埋的种子 
还有些家伙擅长逃跑 
快速长出胳膊,或者退化为鱼 
划水,摆尾,大宴宾客 
扑通扑通地跳滋溜滋溜地去

13.

春天我们收割韭菜
夏天它们最繁华的时候 
我们都在旁边看热闹 
我们的未来 
并不比它们多一线生机


无题

你是第一个
打开星星盒子的人
所以,我的星星全归你
一千亿颗恒星
都围着你转
转完一圈
要两亿五千万年

两亿五千万年
是多少年
有多少奇怪的命运
又有多少种际遇

两亿五千万年
我只取其中一个傍晚
与你并肩前行
天慢慢亮了
空气也捂热了
轻巧的话语弥散在四周

两亿五千万年后
星星盒子被弃作饭盒
饭粒沾满银河汤汁
发出暗淡之光
我也将消失
在那漫长的片段里


棉花

当我们以为自己
已经穿好衣服的时候
棉花还长在地里
还不知道未来
有把斧头在等着它

意外发生在大雨之后
原本空虚的云朵
没能抵挡水的诱惑
纤维有了思想
垂下诚实的头颅

穿梭机是一种神奇
对于棉花来说
却是酷刑
纺织厂的姑娘越美丽
织出的布匹越狰狞
无数只棉花
被拽出无数条胳膊
哭喊敌不过机器轰鸣
骨头断裂的声音
也一并忽略

唯一的乐趣在于
棉花有了耳朵
它聆听过许多窃窃私语
其中,“大海”这个词
反复出现
令它想起前世
扑向大海的身体
像基石,也像拖拉机
棉花心想
我并非柔软之物
那些撕扯与碾压
不过是来自人类的幻觉

这可能是真的
我们才是棉花
蓬松的头发疯长
疼痛的器官逐日退化
小镇狭窄的街道
自行车与货车赛跑
掠过杂货店里打盹的狗
从地下室出来的女人
对着天光涂口红
刚一张嘴
就吐出了一团棉花
 
第一个巴掌是棉花
第二个是盛放它的玻璃杯
三者拥有同一种清脆
摁住杯底的按钮
人们就会走过来
被胶布绊倒
沦为蜘蛛网上的猎物
这样的网
所有的妈妈都会织
蜘蛛吓跑了
它害怕棉花一样的虫子

是的,棉花也是虫子
一个小东西
不需要直升机搬运
吹一口气就会飞起来
轻飘飘的感觉
渐渐诱惑了我们
我们也开始双脚离地
任由大风吹散
洒落在无边的田野


俯身的早春

嘿,安静男孩
藏着小心事男孩
嘴角和鼻尖有绒毛男孩
吃完一块饼干男孩
你为什么不高兴
嘿,男孩,坏脾气男孩
咬疼妈妈乳头男孩
认识所有小虫子男孩
坐在角落玩魔方一下午男孩
你为什么还不高兴
以后,你的力气会变大
起伏的胸腔气急败坏
你决定离我而去
做一个陌生人
以后,你登高望远
把帐篷穿在身上

而我只能记住现在
阳光从双层玻璃透过来
你的脸上默默长出了彩虹


核桃园

核桃园里,我看见的
尽是些蟋蟀
因我戴了别人的帽子
核桃全都藏了起来
它们在暗处告诫:
明媚动人皆须归于自然

我,两手空空
在园子里走来走去
闻闻别人
再闻闻自己
风吹过,我就记住风吹的感觉
和虫子们聊聊天
我就缩小了人类的野心


事物发展一般规律

这一幕看不出是哪里
逆向停靠的汽车
局部故障的霓虹灯
现在中国的街头和梦境
随处都是类似的场景

热爱干净的人
十分在意体味的人
放弃了亲近念头
暗自把时间调快了一些
她对未来有所期待,三步并作两步
就算落空也会难以忘怀

活着时遇到的一切
要么静静欣赏
要么用心用力捕捉
好看的东西,有趣的危险,美味的食物
听起来就不错的旅行
事情总会继续
直到它们结束为止
她走过的路并不太多
却常常体验沧桑
像深夜剧场里
偷偷拉开幕布的人

不属于彼此,最终
构成了事物的迷人之处


一次演习

历史的每一次年轻
都必然回到土地
从虫子的触须开始
重新出发

马匹返回地面重新吃草
女兵就地躺下重新小憩
同伴走过来
重新为她搭上白云

太行山下,泥土重新翻滚
再重新静止。与脸会师
与鼻腔、迷彩服、战靴会师
我们都是泥

练习受伤,练习死亡
练习每个部位的包扎
每块骨头
每一种可能的伤

趴下来,重新聆听
大地的教诲
我们融化在一起
发出多少怒吼
就收回多少赞美


住在大桥下

趴那里不动的是只狗
也可能是块狗皮
他趴着
带着狗的嫌疑
他趴着不动
有时朝对岸望去
芦苇摇头摆尾
装成许多浪荡子聚在一起

看见芦苇动
他也想动
他来到这里
仿佛他第一次来到这里


挂衣

衣服挂在那里
除了坏掉的纽扣
只剩羚羊
腾跃的瞬间
衣服自然低垂
陈旧、松弛
如今它终于有了闲暇
可以跟朋友谈起
曾经有个人
穿过它
走在路上时
总爱想象自己
漫步草原的样子


望春风

春天的风吹拂在水面上
它相信,所有的事物
终会退回水中,它吹过了水
也就吹过了整个世界

春风中,没有什么不是向水而亡的
它离生如此之近                    
还有落花,还有垂柳
还有数不清的男女
站在水边,被风倾斜


鸟人

奶奶在天上飞
飞了很久
她很满意自己
如今可以飞着旅行
她也很满意
不能飞,只能驼着背
走路的过去
拄着拐,颤巍巍
越走越慢的样子
她也照样满意
奶奶说她早知道
我会是个女娃
那时候她就买了针线
绣荷花,绣青蛙
我说我知道得要晚一些
等我长大一点
穿上了衣服
才能认出来自己
奶奶说那也没关系
早一些
晚一些
她都满意
奶奶说她一直飞
可能会遇到她的同类
和可亲的人


杀手也有小时候

一起故意纵火致三死两伤
编辑把照片附在页尾
读完文字描述
就会看见那张黑白脸
一个通缉犯
面无表情,易于辨认
也提醒路人保持距离
他年纪轻轻
已活成令人警惕的光景
他的妈妈对着摄像机
比划出婴儿的样子
一遍一遍地重复
他是个早产儿,生下来还不到五斤
1989年早产的他
正驾驶一辆黑色小车
连夜赶路
他不知道去哪里
书上说地球是圆的
可眼前黢黑
只有满脑子火光
火把他的脸也烧化了一些
眼睛与鼻沟的连线由虚到实
要是再多烧一阵
就会顺势流进嘴巴
1989年冬天他不到五斤
如今长大了许多
正驾驶一辆黑色小车
也不知道在哪里
他决定就这样连夜赶路
沿途遇见什么就欣赏什么吧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