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郭新瑞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0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郭新瑞简介

(阅读:851 次)

郭新瑞,生于七十年代,山西寿阳人,现居太原。山西文学院签约作家。

郭新瑞的诗

(18 首)

梨园往事

奁箱通往秘密时光
梅花吹开刀光剑影
用兰花指弹破羞赧的荔枝
弹破海岛冰轮,然后
随着春天,使眼角的胭脂漫漶
水墨色渐渐让你展开时光的画卷
轻佻的眼神便越过盈盈一脉
不是说花朵,也不说银枪
一柄折扇轻轻拂过饥饿
撷萃英华,徒有漫山遍野的芳香
脚踝跨过六爻,跨过飞旋的幻梦
你在倒悬的漆黑银幕中分辨寂静
最微弱的罄声里涌出汪洋
青烟缭绕中随楚歌逝散
有时你用一柄弯锄葬掉缤纷
葬掉花田错爱
有时你翻过春风,步入沉香亭
有时纵横捭阖,有时韬光养晦
有时……,有时……。
一枝牡丹的重力,一朵海棠的凋零
无辜的翎羽便在三万里河山中空空摇摆


绝唱

这是悲伤的天空,阴晴不定
即使仰天长啸,也不会交出更多阳光
万物站到老,孤独到死
在赞美中复苏,写下历史
风云变幻,波诡云谲
而惊醒我的是你给天空系上死结
天空在沉沦,在咳嗽中腐烂地长眠
经历无数次电闪雷鸣依然应约腐烂地长眠
我独自活着,独自把地球踏入太空
四面寂静,震耳欲聋的寂静 
钢筋砼使荒野更荒芜
抬头使电梯升高,高处是一无所有的荒芜
你的客人扔掉了客厅肮脏的云朵
也是在高处,攀越中长出阴森的过敏
给荒野留下童年的伤痕
给荒野绣上眉毛,系上红缨
远方的历史吹开神话,史诗般的神话
上帝只需一根指头,荒野就留住更多灰尘
风在酷热中冷冷地吹
也许会有其他神话,也许世界从此绝迹
风还会吹来风,吹来雨雪冰雹
泥泞强迫暗示童年,但自从你走后
童年就丢失了比喻,四处都是深秋的山水画
风雨中打下补丁,被冰雹玷污
被琳琅满目占据,被甜蜜冲出露珠
一些夏季被扭曲,下着漫天大雪
花朵标出背叛的色泽,回避不同人的眼神
无论寒冷还是炎热,都反复描绘
直到宣纸无法承重
世界被蕨类植物统治,后来陆续来了灌木、乔木
它们既有圣经,又有土地
落拓的帝王呵气成梦,伸手一指千里郁郁葱葱
有谁的翱翔能绕过破败和衰老?
炼金师的坩埚把时间不停地沸腾
但不会倒流,尤其是从你走后
洪水,泥石流,岩浆,大火
我心里盛放的绿意全成灰烬
一些阴郁在明天持续燃烧
我捧着燃烧颤抖,在燃烧中逃过词语
这是个燃烧的世界,同时也被燃烧熄灭
走了,你终究要走
带走热吻一样的诗句和印记
我也将离开,诗的祭坛流出死水
有人铭记颓废,照亮别人的颓废
扶着墙呕吐愤怒,呕吐胆汁一样的灰烬
抱头痛哭和被揭穿的噩梦
像泡软的面条,被谎言煮成糊浆
昨天他刚刚踏入人群,一片蜂拥的孤独将他杀死
一个人给哭泣的天空安上星星,他不再闪烁
一个人给伤痕累累的荒野敷上苔藓
他向世界宣布层林尽染 


致青春

一定在离别的枝头 
通往青春尽头的春蕾 
铺满秋天的眠床发出呼喊 
有你,一阵风的重量 
懵懂的书信随风咆哮 
他们散发出阵阵寒意 
(从长长的来路逆回到幸运的瞳仁 
时光在门外,一层一层地包围) 
向暗夜分离出多余的汁液 
而星宿早早坠落,坠落于你的喉舌 
你的四周是震耳欲聋的宁静 
有时有喋喋不休的污染 
黑色水面。渐渐,向内心留下灰渍 
袅袅炊烟,遐思深处悬挂着你的温婉 
不一定暗淡,我们共同荒芜 
在灰蒙蒙的废墟下贴上帝国 
…… 
一切都无法控制 
像原野深藏着青草的秘密 
一些事物郁郁葱葱 
…… 
神秘,像天空通往麻雀内脏的密道 
他们给春天筑巢,他们奉献稚嫩的鸣叫 
为疲倦叹息,一个人拘禁着思念 
一个人向内心发起战争 
(摇摇欲坠的旌旗吹出锈迹) 
你把春天抹在唇上,细致地垂下柳叶 
你嬉戏河流,你使两岸飞奔 
纵然你使源头写下局促的诗句 
也不够抒情…… 
有人翻遍书橱,像一头赌输犄角的公羊 
把一生的青草虚度 
他们轻轻呼唤,味蕾再次翻出酸涩 
“我们曾在梦中牵手,我们。 
一整夜的白发,恋火烧遍荒野” 
——只需一根指头,你的脉搏就打开天空 
像虫蚁的翅鞘,向另一次焚烧发出颤栗的命令


馈赠

……但是,他们又一次听到
分别时湿漉漉的吻痕
轰隆隆的阴雨天赠与你
舍弃不完的黑色棉絮
有数不尽的唾弃……但是,
泪流满面的暴雨终将像
风一般飞向弹头的前方
还有飞鸟,在急促的心跳之后
因谎言而屈从的镇定……
但是,小河倒映的记忆赠与你
瑟瑟发抖的明天,一个又一个的明天
也不算太糟糕,仅仅是肤色生锈
他们给期待的春天涂满微笑


亲贤北街

再次假装亲密无间
再次跨入因热爱缭绕
而弥漫于车窗的暧昧氛围
整个街道因你反复生动
因为灯火辉煌,因为绚烂
仿佛一次次拒绝都惶恐不安地
纳入叹息,他像一个孤儿
在左右摇摆中失去
雄心勃勃的力量,在被即将取缔的
热情世界里割舍更多
腐朽的随机概率,仿佛
什么都未发生,绚烂的灯火
一闪一闪,期间的律动
埋葬多少狂躁不安的夜晚
还有,在车流中奔跑的亲贤北街
在战火纷飞中倒下的亲密愿望
因为苍老,因为整夜失眠
变得平淡无奇,像失去作用的微笑
在美丽的街道里一一熄灭


静夜思

绝不在安静的霓虹中找到铂金
绝不在落叶的隐痛中汲取
类胡萝卜素,呼啸而来的水果商
在反复呐喊的瞬间计算秋日温度
你的手伸向更远,比赤裸的树枝
更像思念,这是明明灭灭的城市
公园的建设比撒谎还容易
请不要相信,当年的泪水比碘盐
廉价,更何况当年我买不起铂金
一寸一寸的铂金,烂漫的晚霞
灰飞烟灭,我们的誓言多么廉价
金黄色的晚霞像泡沫,多像泡沫
在一场风起云涌的吹捧中五光十色
你,在伤口缝合的瞬间高不可攀


不同

她看不到不同,但渴望不同
梦境的铜墙铁壁,被描摹成
花花世界,像儿时的故乡
在负殇中,她走向虚无
像蜥蜴,在想象中孕育
一颗智齿的疼痛使她渺小
如瓢虫的斑点
飞翔的弧线中偶遇分叉的舌尖
从此获得觉知,倾听到欲望
道义在变,饿莩四野的春天
满足她惊人的暗喻
四周高呼后现代主义
她的眼睑关闭了囚笼的烈焰
乌云密布的黎明,像刺刀陷入棉絮
谎言中她依然相信
一伸手就触摸到生机盎然的未知


给你

有人仙逝,留给大地悲伤
有人失眠,月色撩人
磷面在摩擦的蓝光中吐出火焰
不是我,十里春风交出黑蝴蝶
不一而同投下祝福
这是最美的时光,带来最美的一天
我们拒绝思念对方,尽管只是一秒
远方飘雪了,宛如醡浆的清香
这使我们渴望春天,为一个人的哭泣
渴望春天,渴望更多的月色汇成河流
在春天的河床上泛滥成灾

我无意隐藏中年的虚荣
尤其是挥霍无度的春天
蓝色花朵也没有出口
哪里是出口?
箭矢的呼啸击碎耳膜之冷
谁向我倾诉死亡?像一次诗歌之吻
别在仲裁委门前讨论悲悯的公平
你只是一朵桃花,为某人碾断积雪
 
此刻需要节哀,谁会给突如其来的冬天
留下更多准备,过去越来越远
比现在明亮……


新生活

一生浇灭多少沸水
他才使春天平静下来
可以轻轻剥开
希望、幻觉,一不小心诉说的梦
在梦中路过坟墓
无法寻找又必须归去
童年是一脉同源的路标
他将在起点和终点之间反复磨擦
直到世界剩下震耳欲聋的寂寞

在寂寞的纸上书写情欲
临摹绚烂花朵,渴望从一而终
像脚印挽留沙漠,相片挽留美人
但整个世界无所适从
虚弱的羽翼试图为时代驱魔
失败从来都不意外
只是难过,像一只离开母亲的小鸟
一声哭泣便回到阳光明媚的故土
带着失恋的品质,伤感的微笑
……
依然比领结彬彬有礼
他给流星附上虚伪的愿望

对着一棵蒲公英做滔滔不绝地假设
遍地的黄花朵统治着历史
给风插上琳琅满目的彩翎
只有风认识他的过往
他的将来循着惯性,依旧陌生


远方

你在远方,你递给远方太多时间
猝不及防的蓬勃,苦难、饥饿
戛然而止,远方太美,太远
在你的远方,在注满消亡的睡梦里
万物腐烂的睡梦里
流下失重的盐水,远方升起花朵
芬芳簇拥着你渐渐冰冷
你逃离的印记没有气息
从此这个正午藏匿了你所有的时间
你正在蒸发,谶语带着垮塌的泡沫
流过你一生的河流

我在特殊节日诉说虚弱
学着舍弃,在舍弃中唱出挽歌
你的远方更加遥远
隔着肃穆,隔着生死
整个人类都看不到的明亮
被你的正午照耀到黑暗的远方


角色

手指飘舞,比光线、琴键
未翻开的书本轻巧
另一端的屏幕,毫锥飞出海礁
钛白色飞浪伸向愤怒情绪
留下无尽留白,像你的空空思念
被焚烧后,火星缭绕的灰烬
并非无价,而是,警灯和你的指尖
同时指出滴血的蔻丹。
病床的藩篱深处,你的两颊泛起
至多十年,某一次相拥,或者是
由于羞怯而喃喃自语的红斑
“我曾拥有明媚年华,文档中敲击
我和你之间,留下一个空格?”
站在留白之前,极光环伺
虚无世界遥辽的空格,筋竭力疲的空格
溺水般热烈中揪出飞泄的呻吟
前程似锦——苍老地反转指尖
只为挽起垂下的红袖,蔻丹染了钛白
尾指跌出兰花香味。缓缓转身
“我的隐秘索求无度,像黑洞。”



土豆,土豆

在我黑暗的腹脏内部,从未停止
对一颗土豆的销溶。当我面对
一阵虚假的抒情,像轻柔春风拂面
却有开放不完的厌倦。
不是生长,就不会有上帝保佑的龙葵素
不仅仅是裸露,让美满活着的人
分享到倾覆,大地在飞驰。
不经雨水,我们就泥泞
从唤醒地热到黑昼中疯长
从坚实的板结到突围时的颤慄
我在轻描淡写的挖掘中,听到
春风来临时更深的埋葬。


请给干渴的眠床系上波涛
在失眠者默许的阴冷大火中
一次次剥落殆尽的人呵
却有多少挥发不尽的汪洋
请顺流而下。阴魂不散的雨水
给吟唱者滔滔不绝的前奏
像独角戏,沿途反悔的剧务
谢绝落幕。请痴人远离梦想
在泥土湿润的深渊,春风催动
生锈的根茎,除了蒲公英
她给大地营造飞翔的虚影


我们在黑暗中蕴藏

不要纠缠《合同法》和藤本植物,我
早已无法忍受,黑暗抚摸你的万千星辉
(我不忍独享,万千种颜色应该填满你的憧憬
伸出虚弱的手,榆叶梅看到玫红
还有碧桃,垂丝海棠,满山的紫皮李
它们料峭,惊讶,说不该说的宋词)
在窘迫中绕过管制,绕过考试车辆
为你乏力的身体燃起袅袅祈祷
比水陆画更压抑,比周柏更悠长
拥抱着水母,有人涂抹龙胆紫
被疯狂地惦记,随后疯狂地沉沦
用反复无常的心交换一闪即逝的相遇
草痕寂寂,竹影婆娑,被季节遮挡的层林尽染
我们在黑暗中蕴藏,共同呼吸黑暗
我们像黑暗一样,渴望被纸包住
被奋力扔向外太空。(阳光比喻灿烂
古寺比喻誓言,香吻比喻堕落)
春天腐朽更多时间,我们会制造童年
制造新的亲密姿态,在睡梦中完成埋葬
像烟雾般喃喃自语,丰饶的睡眠缭绕四散
像失败的女王踏碎金鱼宫殿
唯有倒影,来自你的许诺
给予地狱更深的蓝。
你是一座虚弱的刀山火海
每一次咳嗽都有不同的天象


50路公交车

黑,连马路上的积雪也被碾压得发黑 
在一个迟暮的冬天 
摸着挤上一趟黑黢黢的50路公交车 
驶向泥泞而春天的诗歌研讨班   

黑车厢挤满了人 
各自心怀鬼胎 
有买豆腐的弟弟 
他中午也许吃了闭门羹 
有从麻将馆输了钱的赌徒 
失望的黑光笼罩了他的额头 
有孩子考试总是倒数第一的父亲 
对此他也无可奈何 
有左右为难的懦弱者,有失恋的热恋人 
有被沉得住气暗恋的人 
有思绪空洞深邃的思考者   

到达目的地下车 
这些人都随他一起下车 
并且在白茫茫的雪地里 
四散消失于狂奔的犀牛群中


圈子

一伸脚就能踏入这个圈子 
起初是安静的流水声和血淋淋的虚构 
把夜晚流淌成粉红色和橙黄色的呻吟 
嘴巴里含着猎豹,这时 
空空敞开的大门走出透明的少女 
她们带着创伤的名字 
带着耳语和微弱的关节疼痛 
时间的大树下,酸涩的梦境里 
在酒精焚烧和齿轮吵杂的脑海中 
做空谷滴水的舞蹈 
大海咆哮,初冬的天空发出轰隆隆的誓言 
多么完美啊,漂浮的房间和真理 
这只是瞬间,闭一下眼就抵达的耄耋时代 
我要奉献出心脏,一个鲜活的、冷峻的 
被山岗的疾风一吹就跳动的泡沫 
在佛光照耀不到的青葱丛林里 
时间在外面流逝,青发在外面流逝 
请空悬手腕,请一字一句地蒸馏 
从潺潺的空寂中流走的无辜墨汁 
一生的春天从冷冰冰的亲吻开始 
向安静的公主再次付出代价昂贵的虚构 
一伸脚就能踏入这个圈子


下元夜

摊开苦涩苍白的宣纸,我的下元夜
不需要深陷,这样的釉色在傍晚时分次第斑驳
电话里寻找到咳嗽和琴声,百叶窗旋转出温暖
忧郁盛开的小径弯曲到天鹅的颈部
长发飘飘,山楂果和你的黑眸子
秋天注定悲伤和杳无音讯
窗厨的誓言飘摇不定,试着拥抱
荡漾里翻出草灰和芒硝,一场巨大的顽石
命运的一隅看到红色的天空和债务
看到雪花和卑微的山脉,宁静
像一幅灰色轮廓的山水画
轻轻掠过,你的身影像一尾鱼
曾经和正在经历的珊瑚和蓝藻
透过水面,整夜的月华孤独不安地流浪
端起这杯摇晃的星辰,这株少年的山楂树
被卑微地借喻,既不高尚,也不荣耀
而夏日的阴影洇湿了青苔,你像雨中的芦花
反复摇曳一昼夜的烛火,一昼夜的微霭
沥青黑恰似你的眠床,山楂红是你的梦
梦中滑过你手指的琴弦可曾听见
有些滑腻,向晚的墙壁,从荷叶滚落悬崖的露珠
你穿过街道和斑马线,安然而专注地进入我的喉舌
此刻,岁月正离开,风环伺着果实
孩子盘踞了睡意的岛屿,月亮清冷地哭


姐姐琴

琴声,剑匣曾看见的光芒
琴声,月光曾听到的猫

一路摇晃,牧牛吞吐阳光的荒原
忘不了,幼齿说出的喘息
无辜的窗花泄露炎热的慢溯
你给过我何种锦缎让我热泪盈眶

夜晚一直吞噬夜晚
你的冬手套在我春天的清晨开花
青春的暴雨里滑落姐姐琴
阳光的杏花阴默默暗示

姐姐呵姐姐,我的那场梦一直等在窗棂
月光不肯入睡,琴声不肯入睡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