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霍连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4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霍连军简介

(阅读:660 次)

霍连军,号墨龙、西山人。霍连军全国书画艺术馆馆长,著名作家艺术家,国内唯的一个七绝书画家,资深媒体人,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作协书协美协会员。早年以诗歌成名,参与过多部有影响力的小说创作及剧本影视拍摄,近年来实地参与创建策划多个文化产业艺术园区,多家集团顾问,邀请举办多个个人主题艺术巡展达四十多场次,获得国内二十多项大奖。

霍连军的诗

(15 首)

以布施的精神去爱(组诗)

我心中的恋人
无奈的分离和叶落一样
满地枯萎直到成为泥土
怎能不想起你
尤其夜里,想起你
我会泪流满面
仰望东方星空
长久的望着你休憩的方向
在我痛哭流涕泪流的时间
用幻灯片写下我们的故事
相识相知相爱相守相离

之一、那朵玫瑰花的帽子

那朵玫瑰花泛黄色的帽子
进入我画廊的时刻
让我记忆犹新
和我连像的面庞
抿嘴微笑的一弯月
苗条如仙女瘦消的身姿
让我遐想连篇

那天是朋友的邀约
本来的主角却成为配角
甚至连主角什么样子
都是模糊不知

之后的不断约会
我亲爱的人,不要说
你的一切我都懂得
聪明伶俐的我
因为爱情的到来
认识你,我却成为愚者
一次次做事一塌糊涂

你那玲珑曼妙的身体
和诗歌朗诵般的乐感
缠绵的让我无法脱身
我们犹如彩色一样的缠绕
是墨分五彩的绚丽交融
在我们美好的艺术世界里
犹如星空,难以自拔

亲爱的,我们不要问
不要说,一切都在思想里
在我们想象的艺术里
没有结果,可能痛苦
就让过去一切的欢乐
冰封在即将到来的大雪里
成为雕塑永久的屹立

我知道的,所有的感情
只有时间知道答案
我们的想法都是徒劳
与其那样,何如和以往一样
快快乐乐紧紧的拥抱
深深的亲吻和缠绵
直到雪花淹没了所有的路

之二、难以忘却的灵魂

亲爱的,自从遇见你的狂热
到我们分离的冰冷
相聚一起时间那么飞跃
分开却那般度日如年
以后想你的日子
就让酒水把我灌醉吧
哪怕一生一世
这样也好

痛苦往往来自内心深处
思念在夜深人静时这般浓烈
亲爱的,每个深夜
你是沉睡还是清醒
我们能否夜里思想的相约
穿越这个城市的时空
到达彼此心灵而对话
不知怎么,这个年龄
还犹如孩子一样把爱情珍贵
让我们如此痴恋呆傻

曾经拥有过的已经忘却
也以为对你可以忘却
时间可以治疗一切
怎知,时间治疗不了伤痛
并且会更加血流不止
分手时,你哭过
我这个男人也偷偷的哭了
尤其夜里只要想起你
忍不住的流泪

我们分开的风轻云淡
我们痛哭的撕心裂肺

之三、以布施的精神去爱

我曾经去过茫茫戈壁滩
听一个导演朋友说起传说
有一种爱情的植物
死后双双屹立于尘土中
千万年都不倒
即使倒了,千年也不腐
我们是否可以那样

亲爱的,我知道
我们的爱没有植物那么淳朴
更没有白雪那么高尚
我们可以以布施的心情
去布施我们的爱情
这样我们会平淡心灵
这样的精神会流传
哪怕未来的日子
我们都不会痴情怨恨
不会彼此有冰冷的词句

亲爱的,如果那样
我愿意每日深夜为你祈祷
正如你家中佛的蒲团
深深的鞠躬和跪拜
那里有我的身影
来护佑你的快乐和幸福

亲爱的,甚至可以
愿意用我的生命来弥补
布施掉你的忧郁和哀怨


岁月

岁月
我们千万不要痛恨
我们是否
把他掰开





鲁迅

先生,你拍案而起的时候
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那些不敢站出来的伪君子
在你横眉冷对的时刻
将肮脏的灵魂藏进袖筒中
无论如何,你的笔是把匕首
深深的插入他们的心窝
多少年过去了,先生
你孺子牛的精神象片阳光
一直流动到今天
一直流在人们的心里
而你却忙碌地没有时间
掬一捧清水
洗掉你那日渐憔悴的面容
今夜,庭院内外烛光闪烁菊香四溢
我却成为燃落的烛泪和花瓣
面对您,我大声呼叫
先生,在谎言越来越盛行的今天
在道德和善良丢掉的今天
在肮脏漫漶的时代
除了你,又是谁人能再次愤怒地
拍案而起


井的遐想

一个奇大的句号
预示了生的信念
主宰了人间的欢乐与忧苦
井底清澈的水在阳光的抚摸下
如同破碎的镜片轻轻摇拽
繁星灿烂闪烁在汲水者的心田
井,在他们看来
这是一页不可探测的哲学
这是络绎不绝的汲水者汁液
是她,孕育了生命
滋养了呼吸和创造
不是有“井底之蛙”的故事吗?
在蛙的眼里,一方晴空支撑了
他一生的幻梦
井倒映并成为万物膜拜的真理


农人的眼睛

从你活泼的眼中
读到了春天到来的信息
灿烂的主题弥漫在乡间里
辉煌的成果点缀了整个世纪
荒凉的乡村热闹成风景
从你自信的眼睛中
读到了秋天的收获
理想和报负化作一道道电波
穿过茫茫时空
撼动了世界农村改革的进行曲
从你希望的眼睛中
读到了果实的含义
沉重昏睡的年代
在苏醒后辐射出绚丽的辉煌
点燃沸腾的热血
每时每刻都将卷起新的风暴


梦晨

是摇曳在深谷中
飘渺消散的迷雾
是驶入烟水中的
悠然行进的月亮船
是悬挂在树梢的
彤红跃动的珍珠
有梦的日子,真好
在理想的桌面上注满了微笑
敛去了往日颓废的残阳
在梦中游弋中
在游离的快乐中
徐徐回到宁静的港湾
为一个清晨明亮日子来临
默默地整装待发


秋歌(组诗)

1.红枫情

最先抵达秋天的
是你么,血色鲜红闪动
风渐渐走进了你的视线
在这季节收获之后
谁也无法再收获什么
只凄然地逃避现实
唯有你显示出热烈
延续一种火红的情愫
引燃凄凄重霜
你的形象在我的心头
染成红颜叹息
薄薄的一片
透明如金色的太阳
我从不敢像天下的情人那样浪漫
轻易向你偷寄出纷乱的相思
面对你问询
谁能与我同行
展示烈火般的正直不屈
我是一个青春独行者
水份尚未挤干的诗人画家
并时刻穿行在暴雨的舛途
涉过茫茫的蓝色海域
在希冀的祈祷声里
最终抵达深秋凄凉后的灿烂
在夜空中留存下一颗明星

2.雨梦

在秋天的夜里
户外雨脚一阵一阵走近
舞动成一种力量与柔和的步伐
在雨声中熟睡
纤柔之手颤颤伸来
一星诗意划亮床头
猛然醒来
轻轻注入诗意的天空中
我蓄满情思的水笔
在指尖羞怯得欲言又止
站在梦醒的堤岸
细数轻叩窗扉的泪珠
无声的世界惊扰了我
整洁的思绪纷飞似白絮般飘零
于忧伤的舞步中恋恋睡去
渴望白鸽落在明日的窗台
捎来一种悠久的期待
潇潇雨歇
在一个阳光发亮的日子
美梦成真

3.秋歌

绵绵雨季来临
落叶以颤抖的方式流浪
花朵容颜褪去
凉爽的风成为一种风景
雁群不在辽阔的秋空
精心写就美丽的十四行诗
歌者留下破碎的琴韵
回荡在北方幽幽的小院
诗人留下残缺的诗行
在山径仍苦苦觅意
秋天,你留下什么
是留下黄金的收获
还是书画家的澎湃情怀
来弥补一种季节的缺憾


南方的岸

南方的岸
在梦中总是很美很美
带着咸味的海水
轻轻掠过被海风吹拂起长发的额头
吻了又吻

南方的岸
岸边的椰子树笑容可掬
俯下身来
更是笑的弯了腰
目视着我们滑稽的动作

南方的岸
总有一位美女张望
在真实的牵手中
和海水一样情窦漫开
晴空和大海边
印证了一个爱情的传说


炊烟

是一种温柔的呼唤
是一阵轻风吹动而舞姿翩翩
袅袅般将灰白的衣裙抛散开来
是一缕悠久的思念
世上没有一柄利剑
可以把你一刀两断
是一条长长的飘带
一头系住记忆的隧道
一头在眼前飘展
是万千雨丝在召唤
把无端的闲愁
渲染作迷茫一片
散发着新米的清香
醺醉天边蓝色的云片
迢迢天河
传来大地母亲的呼唤
在那黄昏星闪烁的下面
升起故园的怀念


家园(组诗)

我的归宿

我,这个孤单流浪的诗者
在秋天的尽头守望
我的梦回归于
没有鲜花和麦芒的北方
我终究是北方的风筝
沿着一年又一年清风喧响的方向
飘渺间走进幻想的故乡
这个热烈的冬季
爱情向我发出了邀请
给我带来梦幻的月亮
呵,拥抱整个冬季的感觉真好
我再也没有冰冷的惆怅
每一首诗都写进了爱人的心窝
写进那豪放的酒碗之中
让雪花在簇拥中飘落下来
使纵情生长的诗意 潇潇洒洒
排演成一出爱的乐章
我的心在雪地行走
融化了盛开的洁白
散发着诱人的芳香
北方没有椰树
没有秦淮和雨巷
而我的爱人,你是
你是那圣洁的小溪
清粼粼地向我展开了柔肠
看,那苍郁浩瀚的森林
充满着青春的神往
那难忘肥沃的土地
抓一把泥土都有血液和汗水交响
那是片处处勃发着生机的风光

生命的诞生

当憧憬已不再是梦幻
当庄周梦蝶的呼唤成为真实的怀想
生活,象平静海域托起的白帆
幻想不只是在梦中
这时,我发现家园似大写的雁阵
托起了我整个梦想的春光
禅悟生活的静与动
在黄昏时闪烁的篝火间
在白色的产房
我们种植的花朵就是开放
我背靠静立的风景
在颤抖的呼吸中感知缤纷的喜悦
头顶一夜星光
在心里总牵挂的这扇门窗外
我的心早已在白云间翱翔
在领略天体的飘逸和粗狂
夜幕撩起面纱的刹那
我听到一支嘹亮的短歌
我的孩子,你的啼哭声
照亮了家族的欣悦
那是一支唱不完的生命之歌

家园

到处流浪
终于有了久泊的港湾
爱人和孩子,我的上帝
为了你们更好的生活
面对家园
我不知道如何去爱
用自己深情的眼睛望着你们
仅仅表达着一些少时的关怀
我们简陋的小巢
给我那般的沉重
我唯有以阳光雄性的色彩
将你们和家园笼罩
要让你们在三月阳光的抚慰中生活
此时的我,在睡梦中才会更香甜
小小的家园啊
使我刻骨的铭想
当北风的凛冽收敛了容颜
绿色驶过冰河的壮丽
我的爱人和孩子
请你们相信,在我的努力下
很亮的蓓蕾就会在远处绽放
在北方的家园
我的爱人和孩子
我永远是你们的执着的守护者
生命和爱不再苍白
让沉默如斯的父母和家族
让所有的朋友和亲人们
看到贫穷家的搬迁
听到楼房电梯的声响
看到花园般飞舞的广场
他们羡慕而笑容满面
来倾听我们欢笑的涛声


为你而活

为你,我勇敢活着
我想愿意活成一朵莲
出淤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
 
为你,我情愿
在春夏秋冬的嬗变中
轮回为一朵莲花
只是为了你而活
我执着地成就这一抹秀色
而你是那莲中的小荷
 
我知道,前世的你
那么喜欢吟诵粉荷
为了却我们前世的
这段情缘
你我都想脱胎成
清波上的婷婷婀娜
而事实却如猛兽洪波
 
你呀,让我如何快乐
你不断托梦给我
让我已亲吻了你的魂魄
我努力是为你而活
 
我知道你好落寞
我让蛙儿为你欢歌
我知道你好孤独
我让蜻蜓频送秋波
 
我为你而活
痴痴凝望动车
辨认着来往游客
我苦苦等你
从日出到日落
如同我第一次在车站
徘徊又徘徊
等待又等待
望眼欲穿到你现身

你孤芳自赏,其实
我更孤独和落寞
我为你能欢笑摇曳
我为我们的事业奔波
你不要只热恋我的才华
不要忽视我骨子里的高洁
 
我的一腔相思
怎能化成你的芬芳脉脉
你可知道,我这支荷
在我清丽的粉蕊上
和我疲倦的额头间
已有泪光不断闪烁
 
你到底何时来探望我
就让你也轮回为一枝荷
来苦苦的等我
让你饱受苦苦地期盼
最后我还是会赴约
 
你何时来抚慰我啊
我已思念欲绝
我在春天来临的绝望里
幻想着相见时刻


爱在江南烟雨里

你是江南水乡的女子
水淋淋的展开
现在我走在这里
我在江南的烟雨里
寻你觅你
一步步发现
发现我真正的初恋
原来是你

在这诗意的烟雨中
希望把你一层层剥离
剥离掉障目的纱衣
只想把你的身体看得清晰
在灵与肉的喘息中把你描绘
描绘成心中的江南女子

我踏遍青街石巷
看见柳弱风拂
这个花娇雨丝时节
不由得怅惘叹息
早年相爱而姻缘痛失
我现在又来了
我寻你相思的泪滴

相思的泪滴啊
融入缥缈的雨衣
飘落你额头的发丝
你我曾期待
我们两颗心泪藏有灵犀
情牵千里,诗情天下
在我吟你唱欢快的旋律中
长相厮守
相拥入眠

如今我们再次相遇
不许你含着哀怨的叹息
叹息那是过去
那了无踪迹的过去
如今我寻觅到你
只恨时间都去哪里

我沿着你甜美的气息
走过横塘柳堤
寻遍桃花十里
接近离岸的尽头
仍见青山隐隐
绿水悠悠
这里是我们欢笑的处女地

今天,你是否
是否如烟雨一样缠绵
一如从前那般缠绵
缠绵而痴痴地等我
等荒了岁月
等白了青丝

此刻,我就站在你面前
终究在这无边的雨幕里
没有擦肩,相对笑谈
一任雨丝莹亮你我的发丝
那暖暖的爱在流淌
一如这江南雨的缠绵

这次我们不能错过
渴望我们彼此都心切
心切地去寻觅彼此
来不及去看身边的风景
和电影场景一样闪闪而过
忧伤却罗曼蒂克

回望岁月
我们虽然有些白发
你我再不能等待
我们必须相挽欢笑
逍遥快乐天下


永恒的爱恋

时间凝固了我
事业凝固了我
就像这北方的冬天
我走在这样白色的夜里
才羞愧地想起你
问询自己你在哪里

冬风早已冷却了你的消息
牵挂変成了一地的相思
隆冬远方的雾
是不是你飘扬的青丝
怎样才进入我的梦里

窗前的梅子
仿佛又开了一季
要不怎么美的像你
我捡拎起的花瓣
又在我的手掌中哭泣
只因这花瓣里
都是你的伤心
我的泪痕

冬雪凝固了你的消息
我的心长久地萧瑟在风里
瑟缩冰冷而刺骨
多少个沉醉的日子
能够唤醒梦
却唤醒不了你我的心
好想好想
用冬雪的冰凌来邮寄
我的心语
可寻遍冬天的颜色
也找不到你的声音
分离已经久远
我的心随雪花
飘零满地

稀疏的冷月下
夜色冰凉
我想走近你
我知道你在那里
那个温暖如春的海边
我们在共同的天幕下
或想念或忘却

月儿是弯弯的灯影
遮掩了万千愁绪
将愁绪散成了满天的繁星
忽明忽暗
那一座断桥路
却走不完相恋的的一世
那一厢西厢月
有着我写给你曾经的残诗
但我们能否找回旧时

那时我们都在那里
在海的怀抱里
看山水漸渐远离
无数的波纹浪起
荡漾了你我的背影
让我的情紧扣你的心
那时刻多么美妙
在这个孤独的冬夜
有着我永恒的爱恋


故乡的燕

很小时候,北方故乡
我家老屋屋檐下的脊梁
杂草葱葱的窝
便是燕子的家

隆冬哪里了
难道真是南方度假
早春时节回来了
我仔细看各家门首
都有或大或小的窝
只有穷人的家才为它们
打开一扇扇亮亮的窗

我们欢呼雀跃
欢迎远方的归客
它们大多结伴而至
叽叽喳喳,在归途里
便已结成佳姻

儿时的我们仰望着
父辈们告诉我们
这是我们的亲人
不许轻易去打扰

我们看着它们飞来飞去
它们满怀惊喜
选好自家宅址
便各自奔忙起来
欢叫着共筑
它们的爱巢渐渐丰满

看它们来往匆忙
家人的眼里
也盛满了许多欢笑

渐渐丰满的窝
不几日便筑起
温暖美观
开始了它们甜蜜的生活

一段时日
那巢里响起
稚嫩的乐音
巢边散落和开满
一排乳黄色的花蕾绽放
新生命终于诞生

家燕忙碌起来
在日月里穿梭不息
在风雨中忙着哺育
只为新燕快快长大

我们大院的大人孩子
也喜欢听那童音
每每走过
都要快乐地张望
脸上笑开了花

辛劳养活了茁壮的儿女
它们一个个长成父母的俏样
先在家边逗留嬉戏
几日便欢呼打闹着
飞进广阔的自由天地里去

时光如云飞逝
如今我在这热闹纷繁的城里
已生活三十余年
许久也未见过它们的影子
人类都紧闭了门户
燕子也远离了城市
我们去哪里寻找快乐

我时刻在寻找它们
难道真是成为遥远的记忆
我无处寻它们的痕迹
好喜欢那串串清脆的燕语呢喃
如今只能在
故乡的梦里响起 


清明雨

每每想起清明
祭祖的白色雨季
总是细雨
如针尖样刺激着心胸
那雨不大,却心灵瓢泼

思念如潮,逆流成河
清明不用再造梦境
一种久违思念的痛
思念的”牵桂”将距离拉近

雨中的风哀伤地舞蹈
用温柔把一朵朵绿色绣上枯枝
北方的花被绿色举过肩头
和亲人一样盼望着……

三三两两的人们提着“省亲”的包裹
或是各种食品,或是鲜花
我和他们一样面对坟茔
我的历代祖父母们
和最影响我性格的父亲
你们的世界是否也春暖花开春风依旧

细雨中摆放一些祭品
点燃香,迎风而立
鞠躬磕头和地下亲人说话
一任清明雨和泪打湿衣裤
做出样子让儿女们看
告诉他们照此样子
一辈辈传下去

锄掉坟头的杂草
添几锹新土覆盖
一盘水饺,二两白酒
亲爱的父亲,你活着是家族的泰山
地下依然如故
儿子寄一捆钱币与您
由您安排所有地下的亲人
在天堂微笑的生活

一柱香一磕头
儿孙们齐刷刷跪就
您的嘱咐再次涌上心头
清明雨中冰冷的墓碑
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
已成永久的记忆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