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坚毅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5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坚毅简介

(阅读:809 次)

李坚毅,1957年生,山西代县人,现居太原,曾任《山西青年报》总编,著有诗集《生命的变奏》,《走来走去》等。

李坚毅的诗

(14 首)

悬空寺

木石结盟于悬崖峭壁间
撑起一方壮观的寺院
孔子释迦牟尼老子端坐在
悬空的同一个寺庙里一千五百年
看朝代更换受朝阳膜拜

还有流云划出弧线的鸽子
踩着悬空栈道的众生
在汉字框定的国度里
日复一日把自己的灵魂
交付三面智慧的旗帜

只要血是热的梦里也在奔涌
奔涌的方向悄然界定
――在喜怒哀乐中穿云破雾
佛养心 道养行学养德
走蛇行之路求鹰的高度


过客

终日在爱恨情愁中行走于山于水
你都是过客炎日下寻找绿荫
雪夜里寄魂炉火采集悲欢消化是非
转身离开的不是无关紧要的风就是
不能落地的云比如此刻千里之外
反复念叨你的必是纠缠你一生的亲人


九龙壁

不敢说潜伏于壁上是代王愚顽的囚禁
吞云吐雾的琉璃
神现一个民族的图腾
栩栩如生

只是人间的炊烟四起赤日炎炎
玉米土豆青草龟裂的土地
铺天盖地的呐喊干渴而无助
风吹过没有闪电闪电
位移到800米地下黑色的煤炭
以河水的形式滚滚外流真正的
河流已断浪花翻涌在千里之外
震耳欲聋的不是雷声是
闹市里此起彼伏的流行歌曲

你们的家园定然不在
这定型600多年的壁上
壁前水池鲜活舞动的倒影
疑似山河的悲欢与祈愿里
向往的梦幻的
拨风弄雨 


秋日登崛围山

临水怀春的树叶
一片片黄了,又红了
起伏连绵的山坡
仿佛被晚年的张大千
挥手之间
泼上了浓墨重彩

摩肩接踵的登山者
拾阶而上
一如秋风里
杂色纷披的叶子
在早已命定的征途中
摇摆不定的喘息

这些怡然生姿的摇曳
这些跟风与追光
的蜷曲,伸展
衰与荣,爱与怨
诠释着尘世之上的轮回
也框定在山水之间


流水

选择了投入就默认了付出
风大,路远,谁又能避开结局?
活力抛洒江湖,影子留给大地
一次次改道中奔波不息


五等舱

栖身在许多人脚下身下
一样做梦一样舒展腰肢
空气是差了点位置是低了点
但多余的物体也让你的旅途
多了些味道

你不愿久居底层
哲人状攀上舱梯
挺立在甲板
直面海天无边的蔚蓝
你发现没有:人  都在鸟下

你还发现
遭遇狂风骇浪时
上层的摇摆更为剧烈
且没有拥挤的插科打诨
缓释无奈的晕眩

你尽可释然:身居五等舱
也一起前进
一同到达终点


在大昭寺

除了酥油  你还能添些什么
香火  金粉  还是俯仰皆备的虔诚
除了摸顶  你还需要点什么
平安  快乐  还是来生的事事如意
这是此生仅有的机会  在举世无双
至高无上的佛祖12岁等身像前
有什么不能说出  有什么不能放下
 
谁能一出生  就走到人类的尽头
洞悉世事  参悟沧桑  领略风情
等身丈量的长途  尘埃一路  又有谁
可以立地成佛  金碧辉煌  远离人间烟火
那个与众不同的高度  是不是天堂
佛光闪闪的雪域  频频仰望  不动声色
消化的  还是那些遇冷凝结的霜雪
 
浩渺悠远的苍穹  百年光华
亦如蜉蝣  我们拥有的  不过
一小截  爱恨纠结的日月


写给仓央嘉措

我不如你,你是活佛  我是一介布衣
你不如我,我行坐不更名  你用假名
如果你我同世  我会约你  大饮三百杯
不图解闷  只为我们相同的爱好  吟诗
放歌  邀月邀星  邀最最灿烂的阳光
用青稞酒酥油茶糌粑  或者杏花村汾酒
老陈醋调拌的黄瓜花生米  就着红粉知己
 
我不能像想像  一个至情至性的人
能够仅仅苟活于一种信念  或者生死之外
的闲事  云都是浮云  气也是空气
氧多氧少  全凭自我调节  高原或平原
有什么关系  一心向善就足矣
假如此生有幸  在青山绿水白云间
自在出入  何必拘泥于  比空气还虚的名利


心语

能不能召唤所有的雨  随意而下
清凉而温润  别那么暴烈  淹没家园
像经年的玉  比玉贴心  舒缓有序
和谐天与地  偶然纠结的烦躁
能不能收服所有的风  郁闷时
轻盈流动  别那么狂放  扬沙断枝
像白云擦拭蓝天  比白云更透明
婴儿般的笑容  宛若羊群  游走在
水草丰盈的广袤原野  能不能
像一只鸟  划出随意的弧线  置身空旷
不必为  寒冬腊月的果腹发愁
能不能做一棵树  和树下的草
坚守一方绿色的风情  能不能
像一只猎豹  勇猛而迅捷  却不必为猎物
左右奔突  顾忌鬣狗的围堵争抢
每每羡慕鱼的自在  却不想成为别人的
风景  甚至美餐  羡慕珠穆朗玛峰
清雅的孤高  又不愿荒凉在雪线之下
一任高度缺氧的灵魂  长期零封
向往岸礁石不言不语的隐忍  又无法
不食人间烟火  常年累月地独守风雨
酷似一只宠物猫  渴望野性的奔跑
却恋恋不舍  被豢养的舒适悠闲
雄性的果敢与机智  就这样迷失在
心猿意马的多岔路口  融化于汪洋
大海般的惰性  能不能挥刀破脓
挖去带血的毒根  只为了继续赶路
可以是蜜蜂  一生一世  为了一个目标
可以是蚂蚁  分分秒秒的搬运都留下坚定
可以是西西费斯  可以是昙花  蜉蝣
可以是振翅一亮的萤火虫  甚至流星  
自虚空来  灵魂深处来  直下苍穹
即使穿透一次  也闪射夺人魂魄的光亮
始于决绝  终于燃烧  为黑暗激活
热能不计长短  骏马的快乐
属于风驰电掣的征程  一路草色青青
一路浪花相送  彼岸如果
悬挂在  一洗征尘的中年  那时
真正的冬日莅临  桃花暗孕  鸟巢虚待
去留都是归尘  风弹古筝  雨颂佛经
把玩斜阳晚钟  云走雾散处
霜与雪  款款地落满头顶


好时光鲜脆饱满——写给M.z

纤手抚弦  燕子剪开蓝天
你一袭白衣  在轻轻拂过的天风里
旋起了心之舞  窖藏多年的红紫蓝黄
从冰河雪原里绽放出快乐
香雪  绿草  发光的丝竹  伴随
晶莹的露珠  唱响鲜艳的思念——
窒息你半生的恋歌  蝶飞蜂舞
秋虫哼起绵绵密密的小雨  你轻甩水袖
把24个节气  玩转的活色生香
好时光鲜脆饱满  压弯了挺拔的枝干

只是,只是夜深人静时,你还失眠吗?一别经年
顽固的寒霜  还在侵袭着嫩红的黎明吗?
那么 跨上那匹神圣的骏马 
来高原吧  就着秋风  把那条大河倒入你我的杯中


不管天空有没有流云

不管天空有没有流云  总有绿叶
在五月的果园里驻守红尘
总有泉水暗涌  在暮春的原野上
清洗岁月深处的红肿  饱含忧伤的
血液百转千回  只为梦魂牵绕

低哑的歌声串起孤独  梦粘起曙色
抱日出门  揽月入怀
一地山河上花红草绿  蜻蜓戏水
沧桑交予大漠  沙粒还给沙滩
饱满的果实托付远飞的大雁

朗朗星空下  就着诗歌
高举月亮之碗——


车过雁门

车过雁门  向晚的红云又一次
压低了天空  只是不见了昨日
秋风和阳光合染的金黄杨树叶
金红枫叶  酱紫梨树叶  密麻麻
铺在山坡上  色彩斑斓的时间  

一夜秋风  吹走了多少事物
空空枝杈上  凸显的鸟巢
孤悬一握温暖  烧荒之火
就着无法排遣的忧伤  欢快在
塞北  暮色低垂的旷野

不见牛羊  枯草飞扬起
浸入骨髓的荒凉  这一刻
冬日如此之近  衰败如此之近
为什么  你不改初衷  一次又一次
由南向北  又由北向南


错乱的季节(组诗)

秋:夹着烟蒂独步黄昏的诗人

高远的天  满地落叶
这就是北方的秋
农家的谷子款款入仓
城市
你收获了什么?

褪尽燥热——
无人光顾的地摊多么无奈
天空有鸟飞过
落下叶子的树干多么清冷
夹着烟蒂独步黄昏的诗人多么疲惫
只有秋雨  淅淅沥沥

褪尽燥热——
强化生命的晨练依然可敬
劳务市场上万头攒动
等待被领走的命运依然无助
夜半无人交谈
骤起的电话铃后陌生的声音依然恐惧
只有秋雨  淅淅沥沥

淅淅沥沥  在北方
天空的泽被总这样迟暮
总这样让大地感动
感动,又茫然失序

冬:一阵灵魂的颤栗来自骨缝

欲雪的天空久久阴沉
铅灰色云团,为冬眠的生物
垂下挽幛……
猝不及防的大气流
扫荡着煤灰碎纸屑
黄土蔽日……

一阵灵魂的颤栗来自骨缝
北方,你这捉摸不定的冬日
就这样,反复调侃着芸芸众生

这正是本质:你的天空阴沉
天空在你的头脑里,就
加深着某种颜色。阴影
悬坠在每一条道路。寒风
在你流畅的笔尖下
呼啸而出

这时你只能在蒙霜的窗口瞭望
瞭望。你无处可去
你钟情的雪野久久未至
土地板着铁的面孔  铁的坚硬
铁的封杀一切的冷酷

这时你孕育了孤独
孤独。聚在充满暖气的餐桌上
侃了彻夜  视野里空空荡荡
你的胸腔蜕化成酒桶
种种膨胀的欲望
摇晃着出出进进

随后的日子你欲哭无声
无声。无眠
在死亡的预约下,你无力消化
日日的满桌
山珍海味
歌声笑语
生活的河道上冰山堆起

春:一个人独坐阳台

春风吹过城市
擦干一块块蒙霜的玻璃
霜化的情绪,在
水泥钢筋的森林里渐渐空灵
攀援  翔动

翔动  在这样的天气
擦皮鞋的补车胎的卖菜的
齐集街头
比他们更醒目的
是糖葫芦  一串串小铃
渐次点亮城市

翔动  在这样的天气
孩子们涌向广场  刹那间
满城飞起了花花绿绿
各怀心事的人们
行色匆匆

翔动  在这样的天气
你一个人独坐阳台
摊开层层叠叠的心
让溢满激情的城市
缓缓进入

春风这个一别经年的老友
就这么摘掉你的苦笑
除去倦意的你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苍白的死神
已无力拖住你
属于自己的脚步

夏:在大街上。在杂乱的市声里

太阳挂在天空
挂在懒洋洋的塔吊上
蝉叫声不停分秒
喊出城市的燥热
——植根于土地的城市
正在燥热里疯长

招贴广告挤满了墙角电杆
打假浪潮中的物价漂浮不定
摇摆机高钙素的传销者,鼓动
如簧之舌,从至亲好友的存折上
席卷金钱
股票大厅的一行行红绿数字
涂抹着男男女女的嬉笑怒骂

酒店里私情与政策碰杯
洗脚屋的药液浸泡着原则
歌厅的霓虹灯昂首街头
唇红乳丰的外省女青年
软语温存  投怀送抱
——青春期的城市不堪燥热
夜夜无眠

同样燥热的诗人来回奔走
在大街上  在杂乱的市声里
发现了一个细节——
去年耸起的几幛高楼
至今也无血无肉
没穿上漂亮的外套


空心树

扎根的那一刻
栋梁梦
已交付扩展的圆

强悍的季风
从各个角度扭来弯去
贫瘠的地域如墙
圈定疯长的心事

年来岁去
庞大的树冠终于撑起了雄壮
依然是群鸟栖息野狗纳凉
冷落了
上下扫描的日光月光

拳拳中
伟岸的身躯
枯竭成无数叠垒的空心圆

只是在惯性的指使下
一次次
误入季节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