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孔德云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49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孔德云简介

(阅读:404 次)

孔德云,笔名海河云鹰,1964年1月出生河北献县。天津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宁古塔作家》鉴约诗人。现居住天津。作品散见《天津文学》《诗人周刊》《中国文化报》等刊物,诗歌多次获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并入选多种选本。《天下诗网络》编辑部主任。《诗典》主编。《中国诗歌春晚公众平台》责任编辑。微信公众平台《德云诗苑》总编。中央电视台《行进中国.精彩故事》栏目组、中国天津国际电台、杭州电视台等多家电视台曾录制专题片。著有诗集《咸太阳》。

孔德云的诗

(10 首)

立冬

立冬来了
赴梅花的约

天涯不停马
赶紧通知
鸟声抬着花香放一放

打盹的柴火快快投入
炉火中
让立冬进门房

卸下肩扛的一捆雨声
抱着花露
酿成的一缸酒
围坐炉火下,互饮衷肠

让梅花
在心枝上绽放
让风儿
为梅裁件小红祆
钉上雪粒的一字扣
当心灯点亮

让短夜放在梦里
放在拾级而上的
足音里加长

拥着掌灯的梅花翻过立冬
让瓦后的寒
檐前的冰谢出梅蕊的钉芒......


会武功的月亮

一身轻装 纵入
波浪里
水面难觅半丝足迹

出神入化
不用弯刀
捅破相思泪流入天际


酸枣泪

老枣树倒下
小酸枣儿哭红了眼睛
任凭脸颊滑落两条滚烫的河流
怎么也冲不开枣树根下
那黄土紧闭的黑色大门

哭干的枣核
把目光酸裂
成枣枝的针尖
扎的我心疼


判刑

1

鱼儿,给自己宣判
一辈子囚禁大海
永不上岸

2

水路千条
那一条适合游
唯心
才能找到
不迷路的方向

3

鱼儿水里游
泪流多少不回头
游过的痕迹无影又无踪

4

水底游动千年
无意露面
竟掀起人世思潮盖顶

5

吐出空心泡泡的
小鱼儿
穿梭心河里

扬起浪花
最初的清纯和空灵……

6

躺在案板上 周围
冷冰冰的目光
没有一条河流给自己畅游......


土墙头

枝上金黄的
柿子
给土墙头点上了
腮红

绕枝嗡嗡的
蜜蜂
像吊脚树枝上的
顽皮
荡着秋千绳

一会向左闪
一会向右晃
一会向下降
一会向上升
完全不顾及柿子
蜇疼的脸庞

让我施起无形手
擒拿
没想到手还是
红肿起来
都怪把自己看得
太重
才沉泥坑中

如果看轻
自己
一定能拔出淤泥
与土墙头
并排走向原野的
丰收.....


黑海

一颗渔民下巴的黑痣
用手一摸
浪花露出洁白的牙齿

好像黑海
最初嫁来城里的妹子
笑成
一朵开花的太阳
笑成她的一个盐蛋蛋

黑海的月牙
赤裸着玉体
让风痴迷
将海面新婚的床单一抖
弥漫出
羞涩的徘红一片片.....


姐姐的玉米地

姐姐的玉米林
摇曳着我回归故里的念想
摇曳着姐姐的身姿走进玉米地
给我挑选多汁的嫩棒子

姐姐一弯腰
让脚下的土坷垃高出很多
让不知名的虫儿
站在高过人头的玉米穗子上
唱响十月的金秋
本以为高大的自己
突然变得十分渺小起来

请原谅我的不知天高地厚
请原谅我的鲁莽闯入
惊动了忙着结籽的花草们
我只想让姐姐
像认领粒粒诚实的玉米一样
认领弟弟回家

为了印证自己还是庄稼人
就用手机来拍照
脸上,一半是玉米
金黄的喜悦
一半是姐姐挥洒汗水的光芒

此刻,我掏空的身体
因为汗水的浇灌有了果实的重量
有了姐姐的阳光在玉米粒上
窜动诗心的火焰

借助火焰
我看到了姐姐内心涌动生命辉煌的芳香


父亲

东沙洼的坟头旁
有一棵枣树
我知道那是父亲躺久了想站起来望一望远方……


垂钓月亮

夕阳的余辉
被晚风捻成钓鱼的长线
甩远了河流的悠长
和凭栏远眺的目光

远远看到一根渔杆
伸手弯腰
正为河水悬丝诊脉
开出一枚月亮的药片
正好治疗河岸
双眼皮紧闭的惆怅

惆怅的河岸
想萌芽
使劲咬破冰封的
水皮
长出无数尾银鱼
无论顺水
还是逆水
都有浪花跳出水面鼓掌

看一轮皎洁
没有高高在上
让自己低入水里
与水交融
与浪花结队而行
趁浪花 挺起骨头
把举过头顶的
月亮 放进
畅想生命的河流汹涌

奔淌出 月光
鳞鳞闪闪的心声
把体内的灰色
和围观河岸的
黄黄绿绿 是非曲直
度出来 只留
清白
喂养淡泊明志的一生......


娘把花果种在画纸上

坡城村小如一粒红豆一米枣花一株草穗
它们种在心灵放大的爱里
种在俺娘留有时空的白纸上

我不知道
自己在娘90岁的眼中
我是哪一粒红枣,哪一株草穗
只知道有娘在,我的根就茁壮

就不会像浮萍,漂泊在河流之外
有娘画在,我身体里的蛐蛐
就会不停地歌唱月光露水
借它们的唇
把对坡城的爱饮得很深很亮

有娘画在,我身体里的蜗牛
就不会缩头
就会让头上两根触角的天线
不断探求出万物萌芽绿色的憧憬......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