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成果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36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成果简介

(阅读:219 次)

成果,写诗,绘画。作品散见于国内及国外各著名文学刊物杂志。部分优秀作品翻译成英文入选各种选本。出版有诗集《文字,内心挽留下来的光亮》。鲁迅文学院第二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

成果的诗

(10 首)

被命运领着走的…

羊欢快地奔跑在无尽的草原,
嬉戏在屠夫们的监视下。
它没有防患于未然的本领,
也不知道时间的意义。
它只知道如果能像人一样
活着,自由自在
没有桎梏。

我的幸运是羊无法比过的,
至少,我知道厄运到来之前,
我会提前预测死的可能性,及方式
尽管如此,我也不会为畏惧压倒。

我和羊依然是遵从命运的人,
被命运领着走的人。

乐而不忘忧,
忧则偷着乐。
这生存的常态的乐观,
会成为一种别致的欺骗吗?


春风吹

再把风推一推就靠近海了。
都说春天的风多得像海上的浪。

风吹着效仿海鸥的人类说,
浪吧,浪过不惊人的挑战,
浪过时间之伤。

人间越来越小,
海越浪越高,高过天际。

风的烙印带着
海水的诺言私奔了,
这冷冻的潮水哟,
风一吹,它就涨潮,升腾了。


我们将一切终止

一具躯体还未腐烂,
一根朽了半截时光的骨头,
一滴泪水流过时间的哀愁,
此时,我们不谈论枯萎、不谈论死亡,
不谈论爱情、不谈论善良与丑恶,
我们只细数万物身上的裂痕。
我们甘心情愿,
我们千疮百孔,
我们默默承受,
我们终止一切,由不得自己。


我们是不完整的生活现场

它们还活着,每个时分都颤动在我神经的末梢。
它们会疼痛地显露出风云一般的情感。
它们照耀着诗人精神的乌托邦。
我们的心灵时时不完整的出现在生活的现场。
不知那些所谓的悲伤、忧愁、困苦及忐忑
是否承载得起一具躯体的重量?
人性深处的银针嵌入我们的肉体一针见血,
抑或体无完肤......


夏天像一朵剥离花瓣的脸

夏天像一朵剥离花瓣的脸。

五月的海,
船,正在一只温柔的胳膊上
镇静地升起风帆。

阳光,一只金色的小鸟
飞到海边,
它要啄一潮海水,
喂过青草!

夏天,海水依然冰凉,
那孤寂、摇荡的水面上,
热气正在慢慢升腾……

大地正悄悄露出它粗犷的轮廓。


向日葵

向日葵
这,金灿灿的
不死的太阳——

向日葵
你把梵高叫醒吧,
他需要在阿尔勒的麦田里孕育阳光,
他要把孕育好的阳光,
带回村庄。
他要把它枯干的身体插进,美妙的花瓶。
他需要一次彻底的死亡,
(是否,这样才能挽回死去的太阳)
然后,把枪声投向瓦兹河。

向日葵,
这十一幅,或更多幅,
火焰熊熊的,华丽金灿灿的,
不死的
——太阳!


银杏树

万物皆有所属。
我是一个相对静止的人。
喜欢和漏下的剩余之物一起沉默,像无数
飘零的杏叶。降一枚,再降一枚
降到生活的最根部,洋洋洒洒只是一闪而过,
不去紧追时间和飞鸟的步伐,只弯下腰杆
捡拾一枚枚无尘之叶。
细细数来:一些已栽入沃土,
一些已飘向到死的距离。


沼泽地

多年以后,我难以断定你 是否
依然如我所见到的
那片充满幻想的海洋。

一只奔跑的幽灵被谁抛弃?
在梦中我见过你——
见过你穿过我脆弱的心房。

其实,这一切是多么的艰难,
荒凉的沼泽地
——被遗忘的干枯可怜的死亡。

夜蓝色的逆流……
那闪闪发光的,可是太阳眼里的沼泽?


灵魂在生锈的时间里慢慢苏醒

在一朵花上看见春天的不朽,
直到雪从残缺的雕像融化,
此刻,还是画一枚秋天的树叶吧,
它会引来夏天的凉风。

万物回到生命的最初,
“活着就是胜利,呼吸就是胜利,存在就是胜利”。

有一些事物像丝绒般慢慢飘散,
远离或者逼近。

与撒谎者对话,
灵魂在生锈的时间里慢慢苏醒。

每一道流动的光晕多像我虚度的时光,
我所描述的这一切已空无一物,
剩下来的,命中注定我绕不开这条路。


纸上的路

这数不清的轮回,我是最后的一朵野花,
时光的侵泡使我疏离了人群,
谁听得见一个人在屋里写诗内心的疼痛,
乌鸦停在树上会惊动所有的鸟群吗?
可乌鸦却说它是孤独欢快的幽灵。

春色中,一只鸟的呻吟是那样的与众不同,
我要和一朵雏菊争春,
和过去的旧时光一起忏悔,
今生做牛为奴,
为干枯的土地献词,
苍山出现奇迹,
草原上的风铃叮叮当当摇过半世的祈祷,
我再别无所求,
唯有更深的夜,使我安宁。

命运有时很小心眼,
我全部的心思,
被拙乱的思想打住:
我们不说爱好不好,
我有一颗野心,
我害怕,它跑着跑着就停了。

每一次呱呱坠地的声音都是善良的,
它不是悲歌的开始,
我想抢在时间的前面默念幸福,
幸福就开成了花。

斑驳脱屑的岁月仿佛在不曾觉察的隐秘中老去,
有时候静静坐下来想想,
我渐渐地懂得了死亡书上的证词。

我知道我从哪里来,
奔跑,故乡不在远方,
我的城市有我中年的碎语,
那些像鱼群一样穿过我的心脏,
我也慢不下来。

生活让我眩晕,
可我的意志没有消减,
内心变得悲凉,这并不是生活的本意。
但是,人人都是一块石头、一把沙土有故事。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