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肖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1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肖虎简介

(阅读:1670 次)

肖虎,笔名愚人码头。江西新余人。

肖虎的诗

(12 首)

星期

星期一

凌晨的,灯
隐去了影子
一声被抛进空气的味道
像合上的琴键
每一声的咳嗽,都是有组织的
每双眼睛盯着绿色的叶子
每阵风都拎着新衣裳,裹紧着
崭新的太阳。

星期二

阳光是炽热的,借着风
一次次远行。它流连在皱褶的湖面
回到岸边,照射在树叶上
做好准备的迎上,一些被选中的词语
作为听者,我是幸福的。

星期三

向着光亮那方
我昂起了下巴

左边的樱花开了
右边的黄葛树还在落着叶

此刻,我低下头
看着地上的影子

好像只有风
一直在喊着春天的名字

星期四

风停了下来,阳光是躁动的
柳树,桃树,椿树
——“没有一点词句的声响”
落地的影子,像缓慢移动的拉杆箱
只有那支鸟鸣声在枝条上
从未离去

星期五

热闹远去了,串在树上的耳朵
慢慢静了下来。

落着落着,悬在头顶的太阳
变成了一条金色的项链

风继续循着,钟声传得越来越远
所有的鸟鸣声都有着落

星期六

郊外,风乍起
词句散落在脸上

桃花,樱花,杜鹃
携众鸟而来

我们注视着
就像家里的电视和灯,开着

星期日

我一直看着它,云朵悬于天际
点燃着千百遍的献祭:
心中的悲鸣完整无缺。
看见焰火越过群山,漫游者开始醒来
一个名字,一个声音,
这声音不再是朦胧的,也不是疑惑的
是持久的生命力
我们抬头望着,倾听着

那一瞬间,在决定的吼声里
像青草翻滚着,在讲述着风的缄词
光轻叩着它的额头,像纹身一样
贴紧它的嘴唇和肌肤。
我们正慢慢走出昨夜的那一面墙
庇护下的沉默,被沉积的叹息打断

“我们交换着黑暗的词”
鸟鸣掏空了耳底的锈迹和斑驳
每一声都附上了潮水的喘息
满载而来


看得见的黑暗

火焰的声音,压低了
烈焰般的一团,象是献给
黑暗的供品,是宽恕
是唇角溢出的笑容
更像是一个惊慌失措地逃窜

一阵吹得不熟练的风,打颤着身体
黑魆魆的包围着,象一团白云
被围攻,纷乱地剩下灰烬
没有颤音,没有回声
 
昏暗的眼睛,颤着倦意
象蜷曲的树叶,轻投出去
抖落着身上的尘土
星星被乌云圈住了眼睛
蹒跚而行。时而清晰
时而模糊

咒语在黑暗中被解开
灵魂一跃而起,誓言与诺言
发出阵阵怒号,身躯被吹低
紧锁的沉默里,我更象一个隐喻


流水向上

流水向上。想到皮囊
面孔,和新装——
河水流动,皱褶了映衬的脸孔
平静下来,如一面镜子
面具下的面目,趾高气昂
光垂下,象数字,树枝
唇边游荡的文字,盛开
再盘旋,而上


三章诗



山上之火,在流动
暖色调,段落式的爬下去
没有炊烟

二 

房子,船只,和人
坐好。朝向它
等着微风轻轻吹过,将它
提上膝盖

三 

蹲在地上的草,舒展开来
黄杨树,将斗篷扔下
呼吸声,在周围挤得满满的


二月

窗外:微风,在荡漾
他们的叹息声在消退

“一切都会过去的,”他们说
分别和重逢是并存的

就像亮起的灯
激起的烟尘,风一去
是一阵树叶的击掌声


落日

消失的黄金,停在玫瑰上
白天里的目光,敞开成
一场盛大筵席,像写在夜的
身体上的星星
有离开的,也有留下的
而我希望,地上所有的白色
都有一枚晶瓣在眨眼


南方

草木宁静。街道上的风声
不是来赞美的
云攀附而上,下了
诅咒

趴着的水,忘记了奔腾
忘记了咆哮,忘记了澎湃和汹涌
用手舀取着
只剩下一遍滚烫的哀鸣


远方

夜间灯的围裙,在颤抖
我听见:她在呼喊、喘息
呻吟。拧紧的腰带,瞬间释怀
像魔术师手里浮出的玫瑰
静悄悄

一只猫目睹了这一切
所有的白与黑
所有的颠倒与是非
所有的过去与此刻,都回到
它的眼睛里


午后,正在这片天空后

树上挂着的谎言,被不守规矩的风
恣成几瓣,故事掉落在地面
肉身在镜子里浓缩,直直而下的声音
顺着跳动的脉搏,将碰撞出的皱褶
掷向天空。
滑入湖边的影子,不是一个隐喻
更像一个承诺


此音,非彼音

宫殿内,催促的脚步声
与风融合为一,但比猫儿更轻

夜空插上了一枚咧嘴,与阴影融合为一
一起一落,星星被撞下了水

码头的另一边。鬼魂无声无息地
藏起来,掩饰更多的罪行


寂静在墙之外

黑暗把月亮放进水里,再提起
倾斜的影子摇曳多姿,漾起的涟漪
像叠起的皱褶,透着清白的微笑


别处

山岚下,屋角隅陈列了各种武器
秋天作黄色,拂起衣裙的凉风
复推到远地。云从南方开来
缀在枝头上的果子,拉起了弯弓
烟雾包裹着希望
———蓝色的。像藏在农户衣袖里
烘烤的小火笼,瑟瑟作响的叶子
在行路。而我
忘记了寻路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