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谢湘南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4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谢湘南简介

(阅读:344 次)

谢湘南,1974年生于湖南。1993年抵达深圳打工并开始写诗,1997年参加诗刊社第14届“青春诗会”。诗集《零点的搬运工》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出版有长诗选集《过敏史》《谢湘南诗选》《深圳时间》等。曾获第七届广东省鲁迅文学奖、深圳青年文学奖等奖项。曾参与民间诗刊《外遇》《白诗歌》的编辑。诗作入选上百种当代诗歌选本。

谢湘南的诗

(16 首)

烟头的鸟望

我站在山腰
看山下
灯火如故
政治粉嫩如初

我站在山腰
被夜掩饰
在典雅与正确之间
抓草木之阄

我站在山腰
看一小时怀旧的车程
高速路上
泱泱湍流

我站在山腰
向往事投票
向一小杯悲伤
投去舌的绵密
缄默的绕指柔

我站在山腰
吸着无边的暗
吸着看不见的尘
吸着一口长吁
将星火掐没


流水默念着箴言

流水默念着箴言
锻刀的人
已从山中背出矿石

一个俗人
被天空的高远抓取
惊叹霞光的沐浴
睡了醒
醒了睡

片石的堆彻淹过胸口
这层层叠叠的爱
是梦中的证悟
名为扒皮的古堡
是鸟的菩提

我不像个赶路的僧人
一路都是缥缈的姻缘
彩虹第四次在空中闪现
山峰错落 人间摇晃
云雨之后
继续弯曲
继续起伏


在一套晰白的书的封皮上

谁会在早晨九点
走进一家书店呢

唯有我
我的身份在空气中飘荡了十年
我想起十年前,我曾走进过
这家店,与我接头的是
希梅内斯与埃利蒂斯
今天暗暗向我招手的是
阿尔托与蒂博代

在一套晰白的书的封皮上
他们如同两只
性感天鹅
向我发出
残酷戏剧的邀请

而店内有着轻缓的音乐
而我心里装着一飞机空旷

在这个城市里我认识很多人
但我不能与他们联系

我要对沉默守信
我要继续隐藏时间的滑梯


过敏史(节选)

1

在我的童年
我对汽车过敏,那是驶入我生命里
最初的眩晕。我呕吐,面对着
速度、起伏与一种气味的
交响。我害怕陷入人群
害怕被集体的狂热运输
我甚至害怕刹车,害怕到站
凶猛的刹车可以将我的胃
抛给一个痉挛的世界
而每一次到站
都是对身体具体部位的
一次更换。是对体内食物的
一次奉还。绿色变成灰色
伴随着胆汁与忧郁得要死的眼神
灰色又迅速变成红色——
那并不是一个村庄
对另一个村庄的覆盖,而是一场
又一场暴力的目睹。我对斗殴过敏
我对他人的鲜血过敏
我想象不到我对自己的鲜血
同样过敏。那时我已知道
拳头、杀猪刀与鸟铳
它们集结时,我躲在墙后
我们家没有更多的男人,而我父亲
身材矮小,徒有斯文。他不是别人的对手
我只能攥着自己的小拳头
在墙角咬牙
我一直对牙齿与牙齿的磕碰过敏
我对咀嚼动物与动物的咀嚼
同样过敏。我害怕听到尖叫,虽然我
内心一直有着尖叫的冲动
我知道或许有人跟我一样
对撕裂的声音过敏。我不发出声音
不使自己成为撕心裂肺的声音之源
我喜欢活在静默的世界
以至成年后我对话多的人
过敏。我对语言及其芒刺
有着无法回避的警觉
我对话语昂扬者的嘴皮过敏
吐沫的繁殖如果是刺激现世的药物
我对救治自己的药物过敏

2

在我的少年
我深陷无可救药的窥视
我对姐姐过敏
我对有着姐姐一样饱满乳房的所有女孩过敏
我尝试与黑夜的黑做朋友
我对着广袤的星空手淫
以至对一直停留在时间中的那口小南风过敏
我致命的症结全因乡间无边的南风的吹拂
那是搔痒至骨髓里的一种忧愁
风吹稻浪,坚硬的阴茎
抵达一本《红楼梦》的深处
无心上学的年纪丰收了处男的泪水
在乡间,我已学会离群索居
我呆在自己的木阁楼里
患上无人恋爱的女孩一样的厌世
我在土墙上练习书法
以至对汉字的浮尘过敏
我睡在比月光还遥远的电波里,收听敌台
对《漂洋过海来爱你》那样的靡靡之音痴迷
我没见过海浪,但已对涛声过敏
我渴望成为一名水手,去打捞海妖的歌唱
我驾驶自己的想象力,在梦中
与海妖欢爱。以至对夸张的裸体过敏
对想象力的边界脸红耳赤
我闻着自己鱼子般气息的精液
并以此篾视,令全村恐慌的族群战争
我爱上了与水蛭们完全不同的革命
夏天的正午在田头听蝉叫
以至对树梢上不可捕捉的光阴过敏
我从未惧怕过黝黑,但我害怕树叶的茂密
那茂密可能是一只蝉
嘶叫的全部因由
我也害怕浓烈得窒息的光照
它们使几个村人的死讯
寸步难行
一头甩动自己尾巴的水牛将远离顽皮
牛虻与水蛭在分享它的血液
它们紧紧的吸附试图延伸为水牛的血管
但这些很快膨胀起来的针头
像暗红的锈迹,在水牛的抖动中脱落与暴毙
犁铧滚动,而时间停滞
我油然而生的怜悯来自水牛
也来自牛虻与水蛭
这些烈日下的劳作,这些自在与贪婪
让我过敏。我将悲悯自己的命运
看着一辆又一辆收购生猪的车子开进村庄
我开始盼望自己是一头猪,被装入猪笼车
从此地奔往他乡


深夜起来 吃一个苹果

整个房间里就我一个人在吃苹果
无所顾忌地
大口大口地嚼得很响
这声音有点夸张
发觉到这一点
我开始不自然起来
我放慢了嚼苹果的速度
小心不发出
声音
我盯着墙角
自己的影子
那影子
无比清晰
整个房间里就我一个人在吃苹果
无所顾忌地
大口大口地嚼得很响 


吃甘蔗

那些女孩子总爱站在那里
用一块钱买一根一尺长的甘蔗
她们看着卖甘蔗的人将甘蔗皮削掉
(那动作麻利得很)
她们将一枚镍币或两张皱巴巴的伍毛
递过去

她们接过甘蔗嚼起来
她们就站在那里
说起闲话
将嚼过的甘蔗渣吐在身边
她们说燕子昨天辞工了
“她爸给她找了个对象,叫她会呢”
“才不是,燕子说她再一家发廊找到一份
轻松活”
“不会的,燕子才不会呢”

在南方
可爱的打工妹像甘蔗一样
遍地生长
她们咀嚼自己
品尝一点甜味
然后将自己随意地
吐在路边


地盘

我家属于他的地盘
整个小区都属于他的地盘
每天他都会准时出现在小区门口
和小区门口的保安
坐个对面
“回收废品彩电冰箱洗衣机电脑电动车电线
纸皮报纸家具做钟点工搬家……”
他身边竖放着有这样字号的标牌
他安静地坐在一张破落了皮的椅子上
一坐就是一整天
有时和过路人搭搭话
有时会与同样衣着的人
打起扑克
有时也会消失,拿着一只打开来
比五个他自己的肚腩还要大的纤维袋
一杆瘦弱的秤,走进小区
将俘虏一样的废纸,昨日的新闻、课本、杂志
收进他的袋子

更多的时候他在那里剥电线
他的老婆他的孩子
也在那里剥电线
将电线的包皮剥去
将铜丝盘成一坨面

在相邻小区的门口
同样坐着个剥电线的人
坐着个整理纸皮的人
坐着个拆卸家具的人
有时他变成她,或他
他们操着不同的口音
他们排成不规则的一队
守着各自的地盘,等着
废品的召唤


再现

有时下班早,我跳下人肉罐头
7点的公共汽车,从公路的这边过往
那边。我走上一座
人行天桥。小贩们在售卖季节
吃的、穿的、用的、住的、学习的、娱乐的
室内的、室外的、床上的、床下的
这一切,在喧闹的暗影中
闪亮起来。如果城管不来,这3米宽,10多米长的
天桥,就是哈着热气的彩虹
自由的车流有相对的方向
它们在男男女女的胯下
将疾速运送

有时下班晚,12点钟,我跳下
拥挤的瞌睡,从公路的这边过往
那边。天桥上只有寒风在吹荡,桥下
穿行的汽车比寒风快。我走着,脚步也
加快了些。小贩们都不见了
热气腾腾的、半明半暗的面孔
都不见了。臭豆腐、水果、手机贴膜、充电器、衣服
皮包、鞋子、头饰、枕头、玩具、碟片……
这些魔箱中的话语,混杂着的潮润气味
都不见了。有汽车在桥下通过
装载着一个城市的颤抖
穿过我的脑海,那是颗巨大而渺小的子弹
它射向我,不可触及的
光亮处、黑暗处、柔软处


不要在孩子身上放置太多的糖果

不要在孩子身上放置太多的糖果
隐喻会发胖   汉字会发酵
未来会放出酸腐的气味

不要去捡拾落掉的树叶
不要去触摸不该触摸的东西
不要去碰响尘封的抽屉里
不要将心里的那一下咯噔
让别人发现

不要震颤   不要依附
也不要到乡下去   目击贫穷
 
不要东张西望 
不要打开天线
不要暴露    不要埋怨  
天上仁慈的发电站
会定时输送
我们需要的漆黑


注射室拉亮白昼的灯

独自前来打针的女子
心境一定凄婉
抱病的身体裹着往事
一段疼痛需要别样的液体
前来分解。透过落寞眼神
滴滴透明,从高悬的玻璃瓶中
注入血管。窗外歌声喧闹
低垂的夜幕在体内难言焦灼

小儿啼哭,生命倔强
针头与屁股成为最尖锐的
一对矛盾。此声彼伏
漫延人间,而蔼蔼老妪闭目
放出慈祥。她的病
或是前世三生的渊源。她行走
在钟表扼腕的滴嗒之外
……电视荧屏,变幻翠绿
一场空难震惊室外雨声
而此间安然的灯光中仍有
起飞的蚊蚋。女子已
——悄然离去。


不添麻烦

电话中
父亲告诉我一件怪事
他的户口被注销了
这真不可思议
82岁的父亲虽然身体有各种病痛
托天公的福,活得还健康
他独自呆在乡下
只是春节时来到深圳
与我住上一段时间
他恋着乡下的安宁
不适城市的嚣闹
他从未想过移民
也未想过要迁户口
他自得其苦自得其乐地活着
活在我偶尔的电话问候的
另一端

可在前不久,他在祖国的花名册上消失了
他被死亡了
虽然连个死亡证明都没有
更没有亲属的确认

他悄无声息,对这个国家
已是个没有的人

我尽量往好的方面想
安慰父亲,可能是换二代身份证时
管理户籍的人没见你去办理
以为你不在了
你去查问一下
如果不补办登记,我去找他们
父亲回答,当时换身份证
他去照过相

好吧,我心里也暗自承认父亲说的
被灭门了。
过两天,再电话询问
父亲说户籍管理员答应补办
留了电话,叫他等消息
又过了两周,电话中
我问父亲户口的事如何了
他反而安慰我
“这事你不用操心了,他们会给我电话的。”
再过两周,我又问起
父亲还是这样回答

好吧,我明白父亲的意思
他是不愿让我费事
不想给我添麻烦
他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包括
这个国家


问佛

莲叶浮在水面
莲池映着山影
一滴雨追着另一滴雨
落下。像追着来世
送上此生

暮鼓敲响
雨成众生
我的面颊淌着欢喜与离散
佛,你确认
一切皆是梦幻吗
石头会感觉凉吗
我是顽石
是你让我滚烫地呆立吗
那潸然泪下的山峦
是我前世的情敌吗
天空又是何故
像移动硬盘
没有立场
盆景为何也假装镇定
假装不知道
空虚不能清空记忆
繁华不能掩藏黑漆

晨钟就要响起
时间的气管里处处问号
这语词的钩刺
为何总与我
相亲相近


木棉花影

再一次走进这家发廊
发觉洗头妹们
又换了一批
有两个还像未开的花苞
那样诱人

整条街的发廊
像一排木棉树,整齐地
立在公路两边
当夜色降临
暗红的灯火亮起
木棉花们争相吐出
凌乱的手指

很快,木棉花就谢了
整个城市的倒影
都泡在它肥大的裙子里
随着雨水
溢满街道

夏天接踵而至
几片叶子忍不住热闷
冒出头来
更多的叶子在木棉树的身体里
冒不出来

在夏夜
闪电频繁照耀
在木棉树下或它的叶脉上
快速显现,昔日
几只蚂蚁
觅食的道路


在南宋御街胡庆余堂偶遇排队抓药的人

我看见的是一些古代人出现在现代的场景
我看见的是一些现代人出现在古老的院落

他们经过望闻问切
经过垂柳桃花梧桐树
经过马头墙斗拱朱檐
经过可能的相思病、戍边的丈夫
经过电子屏幕,方寸的转换

丸、散、膏、丹、胶、露、油
乱了。一切都错杂了
皇帝出街,望气的人拥着南宋的街沿
每一位药都有了现代的名字
每一种病都是轻轻的绝症
用芳龄做药引
以碎片治碎片
你排队在一个叫做医保的窗口
你的痛是烙在胸口的马蹄声
你的痛是对手机铃声的幻听
你的痛是心被按了免提键
你的痛是用毕生的积蓄
换来一味活命的梦

能怪谁呢?连医生都救赎不了自己
连梅花都带着怨恨的眼神
连空气都写着咒语
连婴儿都怀上肥大的恐惧

你在人群中抄着心经
你走出一条大阳线
你活在微信里,你活在自拍照里
你戴着活泼的防毒面具
你想起戍边的武士
明月夜,刀光寒入骨
百姓们闯入御花园


力气与悲伤

做一个不需要牛奶的人
做一个不需要西红柿的人
做一个不形而上的人
做一个不用空虚的酒瓶蓄藏
悲伤的人
那么我为何还需要诗歌
我一天可以造三次爱
一年可以结五次婚
我有使不完的力气
一口气沿着湘江我翻过南岭

我有使不完的力气
在戈壁滩里,我与狼相遇
它有血红的眼睛,躲在太阳后面
那么我为何还需要诗歌
前夜。我接到天堂的书信
我流着长泪一夜未眠
我说∶父亲,我不能回去
我不能回去!


填海

大卡车将泥土和石块往海里倾倒
轰隆隆的声音传出很远
玉米地里
女人正掰着玉米棒子
黝红的脸庞映照天空,她不知道
天上的蓝色少了一块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