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小安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37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小安简介

(阅读:515 次)

小安,1964年生,成都人,诗人,作家。非非主义诗人之一。出过诗集《种烟叶的女人》《等喝酒的人》《卖枇杷的没有仙人果》《小安的诗》,小说集《我们这儿是精神病院》。

小安的诗

(17 首)

收藏家

打开他的衣服
我们看见了宝贝
排列得整整齐齐
羊脂玉和田玉
大珠小珠
我们喝茶
说文化

收藏家
我们喜欢他
因为他收藏了小珠
小珠是一个女人


了不起的木匠

不修房子
不做柜子板凳
木匠来到村子里
给出嫁的王家姑娘
穿耳朵眼儿
给李家寡妇
穿悲伤的耳朵眼儿

他还做假牙假手
边做边唱小白菜呀

我父亲对兄弟说
我们打赌
木匠会给自己做一个老婆
也给她穿两个耳朵眼儿


扣子

把一枚扣子
放在一张白纸上
一张白纸就会变得生动起来

而且一张白纸
上面落满了雨点
即使不用扣子
它也会生动起来

整整一天
我使用白纸
扣子
以及雨点


种烟叶的女人

你在床和窗子之间
种了许多烟叶
(用水泥地板种出来的)
那种烟叶
又香又嫩

你一早出门去
抽着这种烟叶
我做饭时
也能闻到
那时
表明你要回家了
我手上的动作就更快

有时候
我也偷偷吸两口
(我太累了)
绕着那小块烟叶地走两圈
每次总是又舒服又习惯

除了种烟叶
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我知道在什么时候
打开窗子
通通风

想着你在一个什么地方
和别的女人们吸烟
并且谈论我的作坊
我感到很快活

我私下里打算
翻过年去换个地方
老种这种烟叶
也够腻味的

当然,在你面前
我还是很规矩的


石头去别人心里吧

谁有什么妙方
能搬走心里的
一块大石头
我搬了三百七十二天
它也不去别人心里


花花世界

桃花的后面是
杏花
是樱花

油菜花
随随便便就开了
然后是
所有的花


幻像

一个人和天空
和孤独战斗
和一个小孩的天真战斗

厉害的是
他低下了头
不忍心看一种忧伤


想高兴的事情

天上有个大月亮
窗外几树红梅
哗啦啦啦的声音开
喜庆  热情 高兴

我立于平地上
一百里外 那里也有一个我
再朝前看   换一两个方向
它移动了
那里并没有一个我


柳树精啊柳树精

柳树精啊柳树精
你可以下来了
经过柳树时
我念几遍
柳树精啊柳树精

花园里
有一个柳树精
在上面住着三十多年
两米外还有一个银杏精
三米左右是长满胡须的
榕树精

我要下班了
锁上大门
没有一丝声响
柳树精啊柳树精
你是个老婆子
我不高兴时就吹一口气
让你变形


大水洼

大水洼里住大人
小水洼里有小水洼
双脚不要踩
太阳不要出现
你们的情人来了
就像她这样
跳着走


春天

1

我走出家
走到一堆
荒草丛上
蒲公英铁线草
烂树叶
刨开看
里面发了密密麻麻的新芽

2

我走到河边
看河水里的草
游鱼 吟诗自嗨

怜一下又怨一下
哇哇叫和呜呜呜

打一个石头水漂
飘起三个四个
这种心情非常舒服

3

有六个人
走到我身旁
趁我不注意
系鞋带
抬起我就跑
抬到河的下游
坐下
欣赏春天


一株虞美人

一株虞美人
一株虞美人花
立在那里
比槐树和石墙高
是哪天长起来的
小安抬眼就能看见

看见了总要想
作为一株虞美人花
长的太高了
是不好的啊

可能会惨遭霜打
又纤细
又没有力气
可能会被路过的人
摸一下
热爱到死亡


大路上

大路上
碰到一个流浪汉
唱各种小曲
站着听了二十分钟
他还不停止
来了一只老虎
也站着听
北风吹完西风又吹
我听的饿了
拿出零食来吃
流浪汉问吃的什么
给他看一眼
叫红枣核桃
给老虎吃一个


一个人看月亮升起

一个人看月亮升起
静静的月亮就像那个人
他们彼此孤独
谁也不说一句话

时间流逝就像月亮在天上走动
它越走越远
直到天上干干净净


妹妹说

妹妹说 唉
妹妹还流泪
朴槿惠那天
太可怜了
家人不要她
闺蜜又搞成那样
弯腰道歉 看到黑皮鞋
周围净是男人
个子这么小以后
怎样 我们去
韩国 找她
喊她出来 朴槿慧
青城山 峨眉山上
天台山上欢乐谷上
做游侠


听声音

两万多种声音里
找出了下雨声
脚步声 开锁的声音
男声女声 猫走在墙头
边境上 士兵换岗时
微弱的笑声
老鹰飞过大雪山
喝完酒的人下半夜回家
躺在床上嚎叫
点火烧了房子 伤心


想象中,在房子中

屋子里的灯关好了
我才出门来的
走了很远
有一天长的时间
电灯还一直亮着
门也是开着
自然
有人走进去了

是个穷途末路的人
饥渴困顿
需要
大吃又大睡
是个化缘的人
进去逛一回
没找到我

但是
两个偷情的人
找到这么个去处
相对而坐着
安静又不好意思
拥抱在一起

一切去的和来的
一切在进行中
变着花样
妙啊妙啊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