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木易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37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木易简介

(阅读:424 次)

木易,诗人,独立制片人。1978年8月生于四川会理,现居成都。参与创办《蜀社》、诗歌民刊《理想》。

木易的诗

(14 首)

我看不出雨和晴朗的悲伤有何不同

你的手表和家里的剩饭,未成年的孩子
刚填写完的工作计划,报销单
都交给大哥吧,还有你眼里余留的风景呢
水雾般急诊科,凌晨液态的手术室
弥散你气息的重症监护室,戴眼镜的护士
你从未谋面的那些脸、病人、值班医生
模糊于坚冰似的太平间,直至告别室
你一定很冷,但你也从小害怕火啊
和我一样,尽管你也曾迷恋烟,不愿意熄灭
的爱情,和你刚萌芽的人生规划都被我怀揣着
与挂号单、检验单、病危书、死亡证
放在一起,它们,都是纸,不是眼泪,你眸子里
有过的色彩,指头抚过的花草,让它们都落下吧
落下来,我有和你相同的血,父母给我们俩的
内脏里有黑夜也不曾冰冻的光,兄弟别恐惧
别怕,想当年的你,说走就走。我会带它们继续
前行,继续看,继续着苦,切开的头颅
和气管不会再痛了,这个世界原本没有痛
我的大脑存储着,你离开那天清晨困于眼角的雨
送你上路时,东郊殡仪馆四周醒来的晴


办公楼外速写

多么突然的阴天,言语曾在五颜六色中穿插
稠云与细雨汇集一体,窗外偌大的空旷
包裹无数深沉冷酷的高楼,横加于内心那
巨大漫长的空洞,袭击我片刻不停的脆弱
它们和我一样,初始的物质,从未曾停滞
生长,与毁灭的朦胧,熔炼于城市的春风
此时片刻的安静,身旁的手机没有响声
世界关闭了窗户,不再释放惯有的嘈杂
相信我,我曾经见过悲伤,像那老牛的眼睛
办公桌上摆放的茶杯和亲人的遗照,画面上
静止故乡的阳光,被切片的时空缓慢地
混入眼前窗外多边形的世界,对面书架上
整齐排列的书籍,被构建、屠戮的断代史
科技、商业、权术与哲学,都曾在窗外的虚空
展开。也终于将要返回


中年

意念在坚持,但我的身体抗拒着
我想重新点燃香烟,倒满杯子里的酒
我想重新爱上女人的身体,不再去理会
下滑的经济形势,收紧的政策
政府的税收,昨夜饭局上迟到的人
这些年加起来的回忆都是短暂的
像公司的应收账款,绵绵无绝
总会有一天我会忘记自己的模样
不再熟悉自己的身体和器官
把疼痛咽下自己专制的大脑
想到注定有一天要和这个世界道别
和妻儿老小道别,那时候我会不会再
喝最后一杯酒。峰哥说,过了四十岁就
不要再考虑年龄了,不用再想太多
说来也是,对于这人世间,我有没有来过
并不那么重要


太阳

你迎着放肆的波涛
白马,让海水稀释你的忧伤吧
黄昏在你身旁沉寂
夕阳低垂着空空的双手

波涛逆向你一往无前
白马,让世人忘记我们的遭遇吧
凌晨的朝霞再不会沉默
太阳隐藏着它虚伪的脸


风埋葬不平等条约
泥土宽恕了调皮的暴君
在朝鲜半岛
在巴格达
在整个沦陷区
野蛮和文明、对与错相互纠缠
地底,兵士们的遗骸
无法分辨胜利者或战败方
正义与邪恶
耻辱和荣耀同期,被时间
忽略


海滩速记

天边重重的乌云,那些巨人的大手
与点缀在画布右下角的岛屿同时在黄昏中
燃烧,沙滩上偶然聚集的人潮
洋溢上帝赐予的欢笑
大海,一次又一次伸出它的舌头
在那片暗淡的沙滩,匍匐前进的理想
被海水的玻璃粉碎
这画面没有注释,失去的永远
似潮水之中的羽毛,散落更深的大地
无限拉升的故土、故人,全都复活
昼夜不停地撞击我虚弱的,悲伤
乐观被遗忘挥霍,被一些
消息,撕破
好比我无法忘记珊瑚,彩色的天空被打开
然后,被逐步淡化的夜晚
再次伤害


访刘离居士

坐下来,烧开一壶茶
外面的喧嚣就被关闭在茶水之外
他拿起茶壶下的竹垫问我看到了什么
他说那不仅仅只是垫子,还有露水和风
他十八岁开始参禅
讲到修行,把过程说得像人的一生那样短暂
他开公司,助学生,弘扬国学
我们所有需要寻找的道理都在尘世间
尽管许多道理总是相互平行
它们井水不犯河水
世间的人像草木一样宿命般活着
每个匆匆而过的人毫无怨言的热爱世界
那村庄的渺渺炊烟和城市的灯红酒绿
有着同样的冷,这世上太多文字被天空改写
我们不是唯一怀疑这个世界的人
我们谈老庄,谈禅,我不懂禅
我只看见满大街行走着衣着光鲜的乞丐
赶路的人,他们的眼睛为我带来更远处的风景
有人从北方归来,对我说:
这个城市的人都没有见过雪


大会

压弯身体的悲愤车轮
在黑暗中呼吸、前行
生铁透穿粘稠的血液
昼光释放花朵的滚烫

他们都低着头保持一贯沉默
再低一点,再低一点
蜷缩双腿

会议即将开始
主席台上的人们始终张着嘴
不发一言


白马之死

时间的白马,破窗而入
人们在天亮前苟延残喘
死去的白马,跃然入纸
自由的馅饼,诱人的甜蜜

远方的青草遥不可及,梦想
收紧层层铁轨
阳光灼伤我的手指
马蹄在黯然的水泥路面摩擦出的血迹
新鲜、明亮!


开往北方的火车

卸下了思考
专心于一趟旅程
雨后,窗外的一切事物
都很新鲜
绿是真的
树和草看上去都是真的
山川和河流被清洗得很干净

绿皮的列车一路向北
从热带途经亚热带
到可以预知的北方
北方,已不是近代史可以表达
火车匀速
我在字里行间找不到任何证据
证明我曾去过,某些地方
留恋过某些人
在乎过某些水果

水果的香味在她体内
多余的都是不舍
火车匀速,而我思绪迟钝
我想离开和到达的
并不是地名
而是,一些相关或类似


右派

我的死 不明不白
尽管 我用一生跟自己划清界限
我死后的尸体被解剖
医学院的实习生将我一分为三
我的三分之一是右派
三分之一是左派
还有三分之一是 不明不白

我的双手被紧绑
右边站着大猩猩
左边站着的是你
人群中,我无惧
无惧失去
无惧失去一切
包括尊严
我无惧疼痛
却无比害怕 变得和人群一样
麻木

满街的白纸黑字
好似 爷爷坟前未曾燃尽的纸
爷爷的坟早已找不到了
但想到爷爷我原谅了你
也原谅了大猩猩
却唯一不能原谅我自己
我穷极一生
只为背叛自己


诗人

诗人应该逃避
目中无人并逃避责任
应该暴露自己的弱点
而保留底牌
后果不堪设想

诗人会在天空和大地
铺满白纸
在白纸上吃喝拉撒
写毛笔字或画画
打麻将的时候谨慎出牌
在一段文字的最后
写上自己的名字
并注明
每个人转身而去的背影


断交

逃避了劫难的人们总会欢欣鼓舞
我的祖国
我只在三十八岁这年与你断交
为了一个不算漂亮的姑娘
是的 断交
姑娘 我这一生目空一切却害怕麻木
五十年之后
我已老迈而你年轻依旧
再也记不清你来自朝鲜还是韩国


夜的舞者(节选)

夜的舞者(之一)

她试图冲破无边的暗夜,
她的美无法被破解、传播和转载。
在夜里她打开自己的身体,
向着周围的黑色无限延伸。
暗淡的星光洒向大地的舞台,
死难者的骨头在泥土里低语,
黑暗中有亿万双眼睛同时睁开。
那些张开的手都指向渴望,
被遗忘的生灵在每夜的噩梦中醒来。
她舞动的身体,
让所有的动词失去意义,
让所有的定义退回历史,
她是夜的舞者。

夜的舞者(之二) 

这深沉的黑色让欲望像光一样无处
躲藏
夜里,你的身体类似于水
死掉的歌词随啤酒流入心跳
你抚摸着跃动的  光
苍白的时光无力见证奇迹
你无法确定这是最后的夜
偶尔的伤猝不及防
触碰了骨头里的刺
让此刻的音乐、节拍
及你和舞伴的舞步
略为凌乱
 
夜的舞者(之三)

古老的兽欲在偌大的城市上空盘旋。
就在今夜,所有想象被想象替代。
舞者们需要更为神圣的指引。

死去的巫师在预言中复活。
所有与爱相关的事物被杀死,
舞者在水中清醒,站上血迹斑斑的舞台。

那是上古传说中才有的情节,
那是历史教科书所描绘的场面,舞吧!舞吧!
舞吧!黑暗之中有一股力量,蠢蠢欲动。

夜的舞者(之五)

想成为一只蝶
死亡不是唯一的可能
你可以舞蹈
那是一生之中最为空旷的时刻
离明天最近的时刻
比起你的美来说更美的
是遗憾和错过
你松开抓紧夜晚的手
也松开了夜的全部
月光下燃起的焰火来自
原始部落留下的记忆
月亮之下你裸露秘密和伤口
火是唯一存在的背景
你终于像一只蝶
翩翩起舞

夜的舞者(之七) 

无垠的蛮荒之地
舞者同时召集天使和魔鬼
建立政权并与之合作和对抗
直到最后一幕
 
新的剧本在无数的舞台上演
唤醒更为庞大的生灵
人们用手臂、嘴唇、牙齿、头颅
用血和回忆舞蹈
 
用尽一切撕开无边的暗夜
那一层纸一样的夜啊
在瞬间燃烧并
死掉

夜的舞者(之十)
 
所有门窗都被关上
天空之门、大地之门、自由之门
白天正在成为黑夜
阳光、星光和月光暂时死去
只有顺从的文字活了下来
 
在无边的暗夜
舞者们用身体诠释死亡
用身体舞动古老的
修辞和比喻

夜的舞者(之十一)

闪电和雷雨在天明前打破想象
在所有灰暗地带
她张开身上的器官
用回忆舞蹈,用舞蹈回忆
伸开的每根手指
指向更深的黑夜

她的长腿在舞池中衍生为带刺的花
舞姿沾染着田野里植物的忧郁
天生带着一种伤害
黑夜里她的红唇让我想起村庄
那个停在悬崖上的
贫苦的村庄

夜的舞者(之十四)

浴火中她完成了分娩,
一块烧得通红的铁在火中舞蹈。
那些姿势进入了你的心,燃烧。
她会在天亮前醒来,在燃烧之后醒来。
醒来吧,你将看到另一个世界,
一个只有裸体和自由的世界,
像你想象的美好一样美好的世界,
在天亮
之后。

夜的舞者(之十五) 

黄昏,
她稍显冰凉的手触及寨子的神经。
她的目光里,
整个山寨在寂静中燃烧。

她用舞感动一片山脉和自由的植物,
空气中那些花们开了又谢了。
在她情犊初开的心里,
间隔着多余的夏天燃烧起来。

夜晚。
舞会还会继续,火光映衬这晚忘情的舞。
风会贪婪的亲吻湖面。
她拥抱风,拥抱在这个夜晚凉下来的
火。

夜的舞者(之十六)

你掌管着的风开始发芽
大地于是盛开会跳舞的蝴蝶们

你与热爱舞蹈的燕子们一起在天上收集阳光
在水面自由飞行

夜晚来临时
盛大的舞会即将开始

舞者们穿着各式各样的春天
来自天空的歌声清洗民众的耳朵、心肺
 
这个夜晚
请最后一个将我熄灭

夜的舞者(之十八)

下一刻,夜晚开始接受她的身体
风终于妥协,夜幕下的都市
将容纳你最初的美

让失去四肢的乞讨者继续歌唱吧
让流浪者继续流浪
让匆匆的人流、车流都流入滚滚红尘

下一刻,城市即将失去繁华
她熄灭人世间朦胧的灯火
点亮了黑暗中跳舞的女人

夜的舞者(之十九) 

月光抚摸过的水面
一望无垠
像她的眼睛清澈无比

她划过水面时
脚步轻盈
带走夜晚,风和真相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