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刘西英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49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刘西英简介

(阅读:484 次)

刘西英,山东省昌乐县人,现居延安,曾任延安日报记者部、副刊部主任。陕西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解放军文艺》《诗选刊》《星星》《诗歌月刊》《延河》《芒种》等。曾获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奖”,《诗选刊》年度优秀诗人奖,《延河》最受读者欢迎奖,第二届“中国十佳当代潜力诗人”奖。著有诗集《爱的馈赠》《无名花草》《无爱的诗歌》。编有中英文版的《中国百位诗人写延安》等。

刘西英的诗

(17 首)

刷鞋记

黑鞋被白色弄脏了
白鞋被黑色弄脏了

对于黑鞋,我刷去白色
是还它本黑

对于白鞋,我刷去黑色
是还他清白

其实,黑白难分的世界
受伤的往往不是黑白本身

而是像我一样
试图用刷子去还原黑白的人


被盖上楼房了

种庄稼的地方,被盖上楼房了
建菜园的地方,被盖上楼房了
留绿地的地方,被盖上楼房了
修花园的地方,被盖上楼房了

还有
本来该建广场的地方
本来该留通道的地方
本来该建学校的地方
本来该修厕所的地方
都被盖上楼房了

这疯狂的世界
疯狂的欲望
疯狂的利益
疯狂的楼房

如果我们挡不住这世界的疯狂
就让我们挡住那疯狂的欲望
如果我们挡不住这利益的疯狂
就让我们挡住那疯狂的楼房

可是,假如我们什么也挡不住
那就等楼房倒掉
把我们砸伤


太和庙抽签

没有钱
我有心

先生说——
不行

于是我懂了——
没有钱的心
一律不诚


我把每天当成临刑前的日子

你看,天又阴了
人间的戾气与天上的雾霾
连在一起
一副让人窒息的样子
多少年了
我一直搞不懂
这种以天自居的东西
本来已经够高够大够上了
但他为什么总还时不时地
给人们耍脾气

若只是阴晴不定倒也罢了
它还常常携着雷电
以及狂风暴雨
向人们发动攻击
让人间变得恐惧无比
那些被苍天庇护
又被苍天祸害的生灵呀
如我,因为不知道哪一天会死
所以只有把每一天都当成
临刑前的日子  


养花记

一天三洒水
怕它们渴着

三天一施肥
怕它们饿着

在我们那里
在我居住的十八层高楼上
所有从我阳台前走过的人
都会说我的花养得好

我知道,他们知其然
不知其所以然

在人对人已经冷漠的年代
我对那些花
都还特别好


昨日黄花

如果不能让一朵花
永远在枝头烂漫
让那个要等的人
前来欣赏

那就把它采下来
晒干,然后做成菜吧
让那个要等的人
前来品尝

可是,我真担心
三秋太久,一日也太久
你来时
黄花菜都凉了


索尔仁尼琴如是说

用所谓平等的口号
粉饰着森严的官僚体制

用所谓法治的手段
维护着残暴的专制统治

你说出了假话,就暴露了真相
你掩盖了事实,就暴露了本质

你可以封住我的嘴
你可以夺走我的笔

你不承认我是你的公民
我就不承认你是我的阶级

——为什么我敢于独自面对
因为我有一个人未泯的良知


粮画随想

如果说五谷杂粮
也有七情六欲
那么,它一定不是在泥土里
而是在一块画布上

我们的祖先
只擅长刀耕火种
不擅长表达感情

当那些零散的谷粒
被一双双巧手
在画布上定型

五谷的喜怒哀乐
才油然而生


荔枝随想

若想柔情似水
是不是要生在南方
生在这种多雨多水的地方

土地为柔情所化
是红色的
比如茂名
水果为柔情所化
也是红色的
比如荔枝

但是,对于荔枝这种
软软甜甜的东西
我总在想
它是不是更适合女人
而非壮士


故乡

年少时不知道什么是故乡
离开时
总以为已经把最好的东西
都装进了行囊
 
可是长大后才发现
最贵重的东西
都没有带走

那散落了一地的
不只是跳跳棋的棋子
还有再也聚不拢的爹娘


哑巴陶工

将土制成坯的过程
就是让陶出于土而
高于土的过程

形态各异的坯
一定比千差万别的词语
更难掌握

栩栩如生的陶
一定比一张脸
更善于表情

对于泥土,我坚信
他一定比一个农夫
更懂

对于江山,我坚信
他一定比一个帝王
更英明


榆树母亲

有人说
陕北旮旮旯旯里
那些开着朴实花朵的
洋槐树
就是陕北的女人
可我觉得
我的母亲并不比
槐花美丽
倒是小时候
母亲在榆树上采榆钱
给我们吃的情景
常常让我觉得
她更像一棵榆树
不仅给子女奉献了所有的
榆钱 
最困难的时候
她甚至扳倒自己
剥下树皮让我们充饥
就如同最寒冷的日子
她在我们身上
披上她的棉衣
温暖了我们
却冻坏了自己


只为好人活着

真的不想再与他们计较了
那些欺骗了我的善良
沾污了我的纯洁
背叛了我的忠诚的人

如果真有上帝
请给爱功名者功名
请赐爱利禄者利禄

当一腔热血一败涂地
一心付出却一无所获

就让我回到世界的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吧
哪怕遍体鳞伤,也真心地为他们祈祷

让贫穷者富有,哪怕他们没有灵魂
让贪婪者如愿,哪怕他们没有底线

而我,从今以后
假如是一树繁花,就只为春天开着
假如是一片绿草,就只为大地长着
 
假如我是一个好人
就只为好人活着


家乡的山桃花

那一大片一大片盛开的山桃花
曾是母亲最关注的
别看她不识字,每年春天
她却能凭着自己的感觉
在一方纸上
准确地标出它们的位置

这是母亲独创的地图
也是夏天采摘时
我们参照的图纸
母亲不知道什么是导航
但靠它引路,我们从未闪失

那是一些困难的日子
家里一年的零用
差不多全靠大山的恩赐
体弱的母亲因为上不了山
所以总是显得比我们还急

一年一度烂漫的山桃花
曾带给我们无限的欢喜
母亲通过山桃花预知年景
在年复一年的期盼中
用指头掰完了所有清贫的日子

母亲去世后
我们把她埋在了山下
希望她仍能看到年年的花事
但是因为没有了母亲的指引
我们再也找不到丰收的位置


卑微的家族没有家谱

听父亲说,他的父亲是从
山西迁到山东的
至于细节如何
我不曾细问
他也不曾细讲
于是,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
一个家族的演变史
慢慢被无休无止的贫穷所代替
最终随着一位老人的离去
变成了一个无解的谜

作为一个在异乡长大的人
我一直把山东当作故乡
祖籍这个原本神圣的东西
对我来说
只是一个模糊的记忆

以至于,若干年后
当我试图去弄清这个谜底时
我才发现
英雄可以不问出处
平民根本没有出处
卑微的家族没有家谱


望黄河

天地有愁
愁成天下黄河
九十九道弯

人间有怨
怨做一河黄水
一流流过五千年

若有鬼神
请把九曲黄河
一把拉成一条线

若有圣人
请让一河黄水
一朝变得碧浪翻


我本有一个古老的故乡

我本有一个古老的故乡
那是圣人出生的地方
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
记录了先辈无上的荣光 

我本有一个传奇的故乡
那是好汉聚居的地方
一部水浒传,一百单八将
树起多少英雄的形象

我本有一个美丽的故乡
那是红高粱生长的地方
抗日的爷爷,传奇的奶奶
是他们的鲜血染红了高粱

我本有一个诗意的故乡
那是风筝飘飞的地方
小小的风筝,长长的线绳
多少次把我的思绪牵向远方

我本有一个平坦的故乡
那是牵魂萦梦的地方
虽然现在我离它很远
但生我的故乡终生难忘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