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梁生灵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75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梁生灵简介

(阅读:1172 次)

梁生灵,曾用笔名:梁氏诗行,1958年生于广西南宁市,自由写作者,有诗集《一枚钉子前进》等多部。

梁生灵的诗

(15 首)

走在北方都市

冬季一切都不抬头
在南方之北,北方之中
很多月光以发芽的形式孤单行走
路途铺在广袤的地图上
至少有过一场雪的灌溉

街道让路面慢下来
风以路的方向改变着方位
岁月得以隐身,很多叶子埋名其中
身份渐渐无据可考
而一切似曾相识,风去风来

让一座都市安顿下来
很多阳光像上班似的搬家
它们彼此陌生又相互隐身于彼此
感受的温暖如心跳柔软
若消失时的短暂一亮


夜色

夜色赶往黎明
小时候,也奔向我的边疆
夜色总是先于我的梦醒来
每每听到夜色的脚步
我陶醉在梦中

喜欢夜色起于童年
在夜色的庇护下天安宁
世间的嘈杂消失了
看不到了人间眼里的血火
夜色让我心里有了希望

夜色纯洁得只有纯洁
黑与白经灵魂过滤的精华
多么轻盈,夜色升起
打开翅膀我可以飞翔
远离人间灯火


小雪

小雪,可以想起一个人
大小的小,雪白的雪
小而细再雪而轻,不及苍白
有些文字附着淡淡的记忆
不是人名,却似是人影

如果是人名,你会遗忘
无关的季节中一些细微的事物
有一场细雨被轻风一吹,小草绿
花朵开,与初夏捉起迷藏
把湿漉漉的头戴在身上

很多时候,一个节气不期而至
与你相遇而且仿佛又相知
在它身上你可以阅读到一些文字
顺着这些文字走过去
常常内心小叫,如梦初醒


再登泰山

泰山打开门:了了事
你小子何又重来
是了了事,却有余气有余生
需一场细雨润肌肤
要雨后一波云海养眼

过路又齐鲁
圆柏青翠柳飞扬
至圣的柏冠高万仞
得道的柳枝升仙风
望泰山不见泰山

山下入世山上出
仰看山峰云天垂降
只是灵魂轻
俯视城廓不见蝼蚁
皆因心已空


游王家大院

大门洞开,额头有等级
赤裸着,我额前一片灵光
直视着进入,不戴衣冠
荷花垂下,有幸头上此花开
我已不在而可以在

不是皇宫胜似皇宫
学而优则仕?或是小坊商铺
是官是民?是血是汗?吁——
豪宅千百间岂止雕梁画栋
还需一腔豪情一腔清水

来生,我将不问来路
只一心教月亮识字读书
只一心在阳光上挂满事业
只一心奋力种植百菜
让自家子孙远走高飞


壶口西

看见或看不见,阳光的水
从天上汇集、飘落、发光
泥土以黄色活着,活成千古
流动的生命提起河床
抬高岩石,让星月有岸

可是东岸不见岸,一艘大船
宇宙中昂着头,乘风破浪
时间被抛掉,沉沦成一片苍茫
你看见河流看不见水
你看到人世看不到人

我以期待站立,以坚信守望
等待一个人的出现,来日的新我
带来一个自我的岸,为他人所不见
啊,那里有恒古的天籁
那里有无限的天光


我来自季节的低处
活在季节的低处
低处没有岁月
没有岁月高处那么漫长
只有短暂的四天

只是短暂地忙活这四天
把春天的低处烧暖
把夏天的低处吹凉
把秋天的低处加温
把冬天的低处照亮

如此短暂得走不出短暂
短暂得来不及感动一滴泪水
我看见过牛羊眼睛的湿润
见过水从水的眼睛流出
但水没有眼泪


八月十五去青海湖

青海的翅膀上看天空,有风
青草的眼睛里看天空,有云
白天应该有阳光,夜晚有月亮
没有,白天没有,期待夜晚有
青草仰着脖子累得眼汪汪

水是青草的父亲,高原的神灵
手无刀剑,却上天入地
吐出灵魂喂养高原的青草
青海湖是父亲日常朝觐的圣地
灵魂生长的天堂

我们从天空看不见青海湖
青草可以,在朗朗的晴天
这里,水以灵魂显身
而我们纵有千万次靠近青海湖
却认不出水灵魂的身影


宿命

这只老羊已把心事遗落在了草场
迷茫是它眼睛逐渐加深的白内障
它低头,像要在冰上的脚印把心事找回
比它庞大的爬犁营生已牢牢套住脖颈
冰花挂满眼眶,赤脚,微微打颤

几千里外的南方,回到许多年前
心事早早在一个刚成长的少儿身上丢失
他在牛尾巴下寻找,人没牛屁股高
田地的泥里、山水的雨中翻个底朝天
从中只是走出一个瘦弱的农家少年

天生的相仿,这只老羊与我的早年
行走于寒冬,不穿鞋子不穿保暖衣裳
心事有别尽头各异,身不由己何其相似
我坐不坐上爬犁,它都无法到达尽头
它再老我再小,命运一样不怜悯



问历史老人

河西之西,登上嘉峪关眺望
祁连山,收藏地理的铁、彩玉
站着的历史森林坐着的历史老人
俯瞰苍凉大地吐出的古老咽喉
那一个定心丸与一枚眼中钉

嘉峪关,曾经卡住太阳
穿过风沙刀光剑影刺伤老人的眼
击破雷霆金戈铁马震盲老人的耳
疆界分明,连绵千年的城墙
不能破解腥风血雨长年的围困

嘉峪关,如今托起月亮
月明风清之中可见到丝绸流动
城墙内外,谁是我?谁是敌
祁连山历史老人头上的一线雪光
照见我内心深处的一丝冰凉


胡杨林

胡杨林,蓝天下阳光与水共生的精髓
比阳光明亮一亿里,如无光再无光
比水净洁一万年,如无水再无水
胡杨林,一种不明亮之中的明亮之明亮
胡杨林,一种不流动之中的流动之流动

胡杨林,黄色之上的黄色,色之上色
如情爱之粹,色字上的正大光明之光明
银婚,就是从胡杨林相拥到月亮
金婚,就是从胡杨林亲吻到太阳
钻石婚,是从胡杨林华发交织到蓝天

胡杨林,太阳的故乡,太阳的血脉
宇宙中唯一不是人间却有血温暖的圣境
只有梦游可以抵达,理想都不能
看见胡杨林,是梦中之幸,胡杨林
拥有胡杨林,是三生之福,胡杨林


看渔查干湖

看查干湖冬捕是缓解疼痛的方式
用人类智慧之网捕获自由低调的鱼群
阳光下冰面上鱼群呈现生命极限的温度
可以测量人无以言表疼痛的幸福感
从鱼安详的神态寻找人归宿的宽慰

我看见厚厚的冰层下面在发生变化
太阳以掘进的力量向上奋力打光
强光带着冷器射向我,疼从脚往上走
我感觉脚裸了,渐渐地裸至全身
仿佛光滑的月亮疼痛而满足

查干湖之渔其实是灵魂的冬捕
人的灵魂被太阳的灵魂与冰的灵魂夹住
在中间,只有热死、冷死或者不死
而鱼的灵魂则游离其外,不屑于
灵魂不死,不屑于与残喘的人为伍


在青藏高原

唯有飞鹰提示着我与天空的距离
那些传说与故事让我深信
是高原人的灵魂让人更靠近了天空
高处,飘动的经幡、诵读的经文
是我此生来世难以企及的高度

可是我的心依然在高原上盘桓
不经意捧起那些银器抚摸那些玛瑙
圣洁便轻轻地拂去身心的尘埃
请上一枚天珠,戴着一条哈达
低矮的人生仿佛也在悄然地升高

我仰起头,天空深深地吻着我
这是一种飞翔的永久记忆
当我在高原上追寻命名中的遐想
总是以火车爬行的姿势行走
像小草吸吮羊的奶香一样虔诚


西子

西子,苏杭秀发滋养灵气的面容
超凡脱俗,淑女之上有处子
我来过,一次不敢靠近,二次离开
悄悄地不敢回头,怕事不过三
怕有人看见,我身离开心徘徊

有一个灵魂在仰望,西子高过蓝天
阳光妆台,照见粉色与丝绸透明
薄织轻罗沐无色清香,谁醉?谁不醉
那心的微澜纵而不逝,微澜入心
风很静,雨无影,足以湿润眼睛

西子,一望而神宁,再想而情怡
天堂有名,可否盛得人间仙气
我再来,不怕与阳光乘仙风
阴阳之间。为下一辈子的邂逅
我用尽这辈子的祈祷,洗净凡身


重阳有风

这是一个人的山峰,一个人在登高
山不孤独,谁孤独
饮酒、祭神,金菊的杯盏高高在上
浇于胸中,照于额头,神醉于人
看到了黄昏却不曾辨出烟火

世俗很小,没有了车水马龙的喧嚣
青草无言消失,石头缄默无语
人一个,山一座,山高出一个人头
风声装来了一个世界的寂静
有一个世界的模样瞬间眼前降临

风来山不动,风不是一个人
问世间事,山如何开口
说出腿疾再说出气喘,山有几只手
不如说说前程,头顶蓝蓝神天
尘世茫茫身尚在而心已远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