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建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3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王建兴的诗

(12 首)

在草木的表情上居住下来

用瓦罐提水,用一粒露珠的颤
栗存放的桃花。看洁白的羊群稀少
疼枣红马绝迹。用明月的马蹄轻拂
绿水青山,用麻雀的窃窃私语
摇醒飄晃的炊烟,打开兄弟的柴门
安详的蝴蝶,装饰了春天的花纹
田里的鸣虫,依然有空旷的回声
陌生人,都是我们的亲戚


母亲的劈柴

身住高楼  不动草木烟火多年
但母亲依旧积习难改  还是把干
净的劈柴装进蛇皮袋里  先送
进城来  再搬回乡下  我劝
过母亲  但她的耳朵背了
记性已经很差  有时候

弱不禁风的母亲  胆怯得像
个小孩  动不动就给我们指认
她的身体  那眼神  像在提醒  
我们  她的身体里  已经空空
荡荡  除了铺天盖地的白发  
除了这把白花花的老骨头


奶奶的预言

我不相信匈奴人的预言
因为我不相信神秘的占卜
我不相信吉普赛人的预言
那不过是迷茫的读心术而已

祖传的眼神里深藏狡黠
稠密的皱纹里布满机关
一张嘴就露出闪电的豁口
像黑暗的光。像死灰复燃的爱


在一场从未有过的葬礼里

一个病人因为脑溢血死了,一个老人
也因为脑溢血死了,他们死的很突然也
很正常。但这是在疫情防控的时刻啊
亡人的葬礼立马就成了一桩严肃的公事
村上的干部和驻村帮扶工作队的队员
既是打赢全村疫情防控阻击战的责任
人,也是办好亡人葬礼的责任人
回不了村的儿女亲人,都打开手机
的视屏,打开热乎乎的泪水,在一场
从未有过的葬礼里,看着一支带着口
罩的队伍,替他们,送走了逝去的亲人


在一支疯疯癫癫的队伍里

在庚子年五一的假期里,在老家的
村子里,在淡淡的疫情的背景里
摘野菜,卖野菜的女人娃娃们
一个一个,像着了魔,发了疯了
我的妻子,在我的弟媳妇的引诱
下,加入了这支疯疯癫癫的队伍
在空旷的田野里,她们像疯狂生长
的野菜,像冲出笼子的鸟儿,很快
就忘记了遥远的忧伤,很快就忘记
了心头的缺憾。乐此不惫的妻子
也终于返老还童,也终于陶醉其中


麦牛、麦牛

雨水农业的两个胎记
一个颗粒归仓
一个目光执拗
一个摇尾吃草
一个口吐金黄

烟熏火燎的一对夫妻
一个用浪花翻涌泥土
一个用草垛拥抱清香
一个有最硬的骨头
一个有幸福的芒刺

一群不离不弃的亲人
像诗行,像一束神性的光


草木鱼

黄花地丁,婆婆丁、华花郎。这些
蒲公英的别名,随风飘到新的地方
在田里,在村子里,在一堆老汉
摆开的龙门阵里,总有些人,有
些事,有些欠缺的表达,滑得像鱼
一样,哧溜一声,一溜烟就不见了
树稍上的鸟儿和一阵风儿,草丛
中扭头跑掉的一群锦鸡或长耳兔们
也哧溜一声,一溜烟似的都不见了
但桃花如海,杏花如海,升出地面
的草木是鱼儿跳出了大海。飞扬
的瓦屋,沉睡的镰刀,一支迎亲
的队伍,依旧在岁月的海面上滑翔


在田里谋生的鱼

春天的犁铧翻涌。大海
的浪花翻涌。春天的光
线,远比大海还要辽阔
在三月,在田里,在一场
场雨水里,鱼儿的眼睛一
直绿着。古老的粮食,无
边的青藤,一直在水面喘息。
在大梦里,在逗留在瓦屋的片
刻里,隆隆的辗轧声和打鼓声
蜂雀的飞翔声,猫叫声和风哨
声,一直在那辽阔的泥土上翻涌


在锄禾日当午的田里

在田里,禾草的叶子酷似鱼鳞
锄禾人。挥舞异常猛烈的光芒
在田里。在将来的果实里
杂草和禾苗分离。鱼儿的
泡沫涌出海面。有的抱
紧浪头。有的潜入水底
在田里。在锄禾日当午的田里
汗水的心愿,可任由燃烧的热量烘烤


村烟

总是缠在黄狗的尾巴上
甩也甩不掉的  就是村烟

总是绕在父亲的头顶上
抹也抹不下的  就是村烟

总是粘在母亲的衣襟上
拍也拍不净的  就是村烟

总是浮在梦里  飘在画里  
摇也摇不醒的  就是村烟


两座山的之间
一些背手上路的人
用沉默的一生  领回了沟   
 
山对山的坡梁
托着几个住得很好的村庄
用平静的心事  守住了沟

一条小河  拐过去了   
拐过来了  淌出了沟 
 
半只月亮   
倚在左边的山顶
倚在右边的山顶  注视着沟  


村头的大树

稳稳的大树杈上  一定有好多
好多鸟窝吧  叽叽喳喳的鸟
儿  一定是它开出的花

活蹦乱跳的小松鼠  请你在树
洞里安个家吧  陌生的过路人  
请你在宽敞的树荫下歇歇脚吧

不管在塬上  在梁上  在沟畔
在高高的山顶上  只要有人在这棵
树下歇脚  庄里就一定会来个亲戚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