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邵燕祥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0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邵燕祥简介

(阅读:1828 次)

邵燕祥(1933年6月10日- 2020年8月1日),祖籍浙江萧山,1933年生于北平,当代诗人。1948年北平中法大学肄业,1949年至1957年曾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编辑、记者。1978年至1994年先后任《诗刊》编辑部主任、副主编。1980至90年代,曾先后当选中国作协理事、主席团委员。著有诗集《到远方去》《在远方》《迟开的花》《邵燕祥抒情长诗集》等。他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比较集中的杂文散文创作,先后出版《忧乐百篇》《当代杂文选萃·邵燕祥之卷》《邵燕祥文抄》(三卷本),以及人生实录系列《沉船》《人生败笔》《找灵魂》等。

邵燕祥的诗

(12 首)

无题

还是那个太阳,忙碌的太阳!
一天二十四小时照 着地球——
不许鸟儿乱啄,这青青的苹果
慢慢转红了,在初秋;
在初秋的阳光下,我发现大地走向成熟,
发现了自己,发现了众多的朋友
……
枝头悬挂 着半熟的苹果,
有什么东西成熟在我心头?还是那支歌,还是那歌喉,
闪光的歌声像一匹闪光的薄绸——
缭绕着庄严的竖琴,柔韧的手指,
钢琴、电吉他, 锦瑟与箜篌;
歌声流过,像日光和月光
流过我的心,你的明眸,
它曾触亮我忧愁中的欢乐,
让它融化你欢乐中的忧愁。还是那颗心,还是那双手,
心和心 相印,手与手相求——
我的心迷恋着,迷恋着生活,
我的手召唤着,召唤着朋友;
生活啊,朋友啊,再不要背叛我!
恩情还没报答,爱也还没爱够!
在天 空,就一起歌唱着飞翔!歌唱!
在大地,就一起自由地奔走!自由!


生命

只有不化的积雪
没有不散的浮云那千秋的积雪
在雪线之上冻结人说石林更长久
出现在海水干涸的时候时间过去了二亿七千万年
从来一丝也没有动弹多少皱纹是风雨所侵凌
不露一丝哀乐的表情从来不吃人间的烟火
沧桑冷暖,一句话 也不说与其化为石林而不朽
不如化为一朵浪花随着大海翻腾放声随着海浪喧哗
投身阳光向长天蒸发化为云,化为雨
化为不灭的种子渗进大地


沉默的芭蕉

芭蕉
你为什么沉默
伫立在我窗前
枝叶离披
神态矜持而淡漠

从前你不是这样的
在李清照的中庭
在曹雪芹的院落
你舒卷有余情
绿蜡上晴光如泼

近黄昏,风雨乍起
敲打着竹篱瓦舍
有约不来
谁与我相伴
一直到酒酣耳热

呵,沉默的芭蕉
要谈心请拿我当朋友
要争论请拿我当对手
在这边乡风雨夜
打破费尔巴哈式的寂寞

芭蕉啊我的朋友
你终于开口
款款地把幽思陈说
灯火也眨着眼晴
一边听,一边思索

芭蕉,芭蕉
且让我暖了搁冷的酒
凭窗斟给你喝
夜雨不停话不断
孤独,不是生活


当我成为背影时

当我成为背影时
不必动情 不必心惊
只须悄悄地挥一挥手
如送一片云 一阵风
如送落日不再升起
如送不知何往的流星
人人都将成为背影
天地间一切都是过程

当我成为背影时
不要惜别 不要依恋
只须无言地目送一瞬
望断那长路伸向天边
望断那隐去的孤帆远影
望断那明灭的灯火阑珊
所有的盛宴曲终人散
告别时何须相约再见

当我成为背影时
不用忧伤 不用叹息
请看我步履如此从容
不用问我到哪里去
不用问早年青春如梦
不用问路上雨雪霏霏
难忘的有一天也会忘记

日月长照 而人生如寄
当我连背影也匆匆消逝
遗忘吧 一切不值得悲哀
岁月的尘埃 落下又飞起
童心不再 青春不再
欢乐与揪心的时光不再
希望与失望的交织不再
不再回首叮咛:勿忘我
那歌儿 那花朵 都不会重来


青海

这是一个高寒的地方
又是一个紫外线强烈照射的地方

一个干旱而渴望云霓的地方
一个孕育了大河与长江的地方

一个满身历史创伤的地方
一个肌腱有如青铜的地方

一个山鹰折断翅膀的地方
一个骏马放蹄奔驰的地方

一个亿万年前的珊瑚成为化石的地方
一个千百年来的血泪沉淀为盐矿的地方

一个囚禁罪犯的地方
一个流放无辜的地方

一个磨砺你为宝剑的地方
一个摈弃你如废铁的地方

一个诈称有过亩产小麦八千八百斤的地方
一个确实看到小麦亩产二千斤的地方

一个饥饿夺去无数生命的地方
一个新生婴儿茁壮成长的地方

一个海市蜃楼出现又幻灭的地方
一个日月山日月双照的地方

一个在酥油灯下五体投地的地方
一个为理想与科学而献身的地方

一个望不到边的荒漠贫瘠的地方
一个隐匿着万千珍宝的地方

一个埋藏着先人遗产的地方
一个吸引着后人目光的地方

一个老死流刑犯的地方
一个呼唤开发者的地方

一个使弱者望而却步的地方
一个向强者捧献高山雪莲的地方

一个过去与未来相会的地方
一个沉寂与喧哗交响的地方

一个在往事的废墟上悲歌往事的地方
一个在希望的基地上铸造希望的地方

青——海——啊!


云南驿怀古

我是历史,奔跑在古驿道上
多少星霜。天天践着晨霜上路,
直跑到西山山影落在东山上。
清冷的星斗筛进马槽,
秦时明月汉时关,历尽兴亡。

奔跑过多少烽台堠望,
驿站荒凉。荆棘蔓草
长满了当日的迷宫阿房。
我叩问人民;秦赢政
怕不如一曲民歌寿命长。

驿道上,也曾有鲜荔枝飞驰而往,
红尘飞扬。百姓长年陷身于水火,
而华清池四季温汤。
李隆基,我不忍呼你为淫棍,
你早年曾是个有为的君王。

永远是如此行色仓皇,
漏夜奔忙。说什么关山难越悲失路,
负重致远的才是民族的脊梁。
从来草野高于庙堂,
莽苍苍,一万里关山风起云扬。


倔强

从地狱出来,
便不再有恐惧,
如摈绝了天堂
也便永远不回去。

——要这一股
倔强戏。


记忆

记忆说:
我是盐。
别怨我
撒在你的伤口上,
让你痛苦。

把我和痛苦一起咽下去——
我要化入你的血,
我要化入你的汗,
我要让你
比一切痛苦更有力。


陌上桑

感谢你给我
嫩嫩的桑叶
我咀嚼陌上的阳光
清明的丝丝雨

为了你作茧自缚
为了你蹈火赴汤
一丝一缕闪耀着
清明雨,陌上的阳光

生命后的生命,随你
走向世界外的世界
千里万里丝绸路
回头望陌上的桑叶


善良的心啊

善良的心啊
你要拥抱一切人吗?


会以拥抱你的手
猝然掐紧你的咽喉
登时把窒息的你
掷翻在地


《五十弦》第五首

阴郁的日子
下雪的日子
没有酒是寂寞的
没有碳是寒冷的

你从冰封的路上来
雪天的炭
而我是尘封的酒

你温我 热我 煮我
以你的火点燃我的火
我不忍见你焚烧成灰
你不忍见我横流一醉

窗上冰花如刻
斗室却如春 微醺着
感激与安慰


断句

走在
秋天的田野上
我问老托尔斯泰:

一切
成熟了的
都必须低垂着头么?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