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建宏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5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建宏简介

(阅读:906 次)

李建宏,苗族,湖北恩施州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诗》签约作家,深造于广西民院中文系,15次获全国大赛奖,获全国高校征文一等奖、《芒种》主办的“全国万家诗会”三等奖,《中国诗人》《当代诗人》联办的“全国诗歌征文大赛实力诗人奖”,2018年度《湖北日报》新闻奖,数百件散文、诗歌、寓言、评论作品见省、国家级报刊杂志,作品收入《南方诗人自选诗》《中国当代诗人优秀作品选》《中国当代诗人诗选》《中国散文诗年选》《诗歌中国年选2019》《中国网络诗歌年选》《中国现当代作家诗人大辞典》《中国最美爱情诗选》《中国民间短诗》《中国诗歌年鉴》等。

李建宏的诗

(14 首)

老屋檐下的燕窝

两只小燕子从北方飞回来
我留守南方的空房子
敞开桃花的心扉
穿上花衣的小燕子
衔来春泥筑土窝
这是乡间多项命题
小燕子以实名选填陋室
这一年春风又吹绿人家

小燕子叽叽喳喳地对话
弥补了门缝之间的空格
早出晚归的亮翅
不离不弃旧屋基

小燕子与空房子为邻
守望碎时光
去冬距今春并不那么遥远
相隔一个脑筋急转弯
昨天打工的玩具厂深陷泥潭
又梦见小燕子啾啾之声
念那乡下木房檐下的燕窝
故乡一壶陈坛老酒
潦草今霄的现代诗


拉犁人

月芽儿伤痕累累
啼血于古板的黑三角
拉犁人弹性的目光
如纤似绳
曲折地衡量生产力胎盘
倾斜的足迹
总是那么吃力锁紧牙根
一肩深沉地秋之素描
一肩摇晃地冬之暖色
潦草365里路
布谷鸟逍遥地翔南又游北
快要扭曲90度的背影
仍在赤条条拉着
肥硕的原始问号
老林深处的黄泥岗
凭什么疯狂蔓延
细腰的白苦竹


长势茂盛的故园

清江东流去
举起满盏红高粱
唠叨长寿话题
铺染火锅佐料
回首这片阳光耕耘的黄土地
远古博大的心声
饱含力度脚注新生事物
那恐龙化石的偌大骨盆
盛满绿肥的山山水水
我们以鹰的姿势在山头
火烫亮开圆圆民谣
我们以鱼的欢快在河道
踏实收割三月阳雀
天地用真晰回声
反复丈量拔节的心情
我们清醒地触摸到
长势茂盛的家园
正遍地冲涌热带风光


太阳石

坎坎地
去过黎明走进黄昏
荒林深处
你是块冷峻的石头

雄性火轮
旋转炙热的信念
滚烫的欲望终于突破
寂寞的黑色心胸
通红通红地燃烧
哦,太阳石
我的诗魂


秋咏

一只花蝴蝶
飞过窗口
羞涩而大胆
邀我跳快三步
实在力不从心
一杯陈年老酒
灌醉打滑的脚步
秋色浓浓的田野那边
高粱涨红脸如是说
这里风景独好


归去来兮蒲公英

长生野郊随心所欲
扎根躯体内核
清甜略带苦涩
绿叶频发
花枝乱颤
迷你风衣飘飘
自然从天而降
随意归隐百花丛中

移民村落入乡随俗
一隅之地心满意足
依旧含苞待放
花开又花落
几度偶遇采药者
一切顺其自然
一把灿烂降落伞
照例周游大江南北

寄居阳台凭借光合
免费享受白月光
趁势生长惯性
点亮灵性长明灯
一枝一叶尽展欢颜
根须长势疯狂
阳台之外
生命蓄势待发

归宿花钵释怀禅意
笑饮一瓢水
笑傲本草纲目
依然善待泥土
替患者负重前行
主人疲惫回家面壁
总以童谣相迎
化缘异乡的角落
一棵小小的蒲公英
胸怀故园之旅
也有老母亲


苞谷进城

是一阵阵
摸不透性格的风
把你青衣逐层剥夺
爬上长满胡须的山坡
走出向阳的苞谷林
猛一趔趄
跌进冒烟的钢铁鱼群

老城向你招招手
面对麻辣火锅
你忍不住第二次成熟

在老城
那些握惯方向的手
比你想象更肥硕
红得发紫的指甲
使劲掐你原始的命脉
残存的一线余温
在黄牌之后颤栗
——红灯禁止通行
面对城市语言
你无话可说

万粒归心
一丝不挂的噪音
使你的脚步打滑
归去来兮是个过程
你听见村头那棵歪脖槐树
轻轻地呼唤你的乳名


一只小鸟飞入窗口

晴朗的天空飘着五月雨
一只小小叫什么的鸟
神色惊慌地驻足窗口
小鸟双翅扑闪闪
试探未来的陌生

我静坐在办公椅上打旽
睡意朦胧共呜小鸟入户
动作接下来简单朴素
我起身打开另一扇窗口
放飞屋里空气

小鸟栖息窗台
偏起小脑袋观察生存哲学
新生事物的运动或静止
我模仿古人学讲鸟语
欲让小鸟入室须知

小鸟停留在我的空间
选填扎窝的邻居
我能佐证的序幕
多想进化成另一只小鸟


面对蚂蚁的修行

蚂蚁极限远征
一种生命力创造活动
委实难以诗歌深奥表达
合理存在哲学
或者美学内涵

风吹雨打
蚂蚁以细小独特方式
触摸生物链条断层
蚂蚁从远古走近风雨
坎坷川流不息

冰雪融化
蚂蚁习惯一直奔跑
有时像一个没伞的孩子
活跃于大陆板块
遍布每个角落

我们穿越乡村高速公路
挤过城市地铁轻轨
高空瞧见蚂蚁转移的背影
动作井然有序

正午阳光灿烂
我们酣睡的窗外
蚂蚁挥汗如雨
举起超越体重数倍的过冬品
暖冬计划是蚂蚁创作的力量

原始进化之旅
我们曾像一只恐龙威猛
蚂蚁远不可及
翻阅人类观察日记
蚂蚁遭遇水火
争先抱团排险
黄金时间延续生机


小巷医讯

小巷满肚的风流韵事
一经草药浸泡
手术刀赤脚跳将出来
把夜歌的黑猫
从头至尾解剖得
大汗淋漓
一面妙手回春旗
飘飘扬杨地喂养
老花镜祖传的灵光
来两剂黄莲吧
婉约得中气不足
事物并非就此终审
在夜光的另一面
三三两两走穴的碎银
高蹈迷你的时装潮
几株单薄的小草
喧嚣黄昏的柏油路
不小心被长舌头烫伤
而正襟危坐的老郎中
此刻心事重重地清脉
虽然拈断了第六十根胡须
生意竟也如此兴隆


逆旅

一切顺其自然
第一声啼哭赤裸裸地
遗传清规戒律
来世坎坷小心
趋向原型的日子
交给色斑霜诊所
有支歌刚吐芽儿
便由麻醉灵针灸了
而心肌梗塞如初
不治之症让去痛片走开
索性借副太阳镜
哪怕串串门或闻闻风
经历又长又臭的一程
总算读到了
桃花三月小鹿的回眸
总算读到了
收割月牙儿的牧羊曲
这时候不便说什么
面部突然黑红黑红起来
某种前所未尝的流光
腾飘过窄窄的赤脚板
妹妹你大胆往前走
江南红高粱如是说


等待的猫

披一张画皮
睡意朦胧地感知
一尾正午的鱼
那鱼呢
在明与暗的交界处干死

观赏者
嗅出你的气色纯正
未曾力透纸背

线条贯穿某种结局
点与面的交臂
使我意象里尔克之豹
目光所触中心
怪圈果戈理魂灵


山寺晚钟

山寺的年纪太花白
晚钟的两声残喘
招引无数男女香客
膜拜一轮幽光
月亮跟着旋转
那朵西天云的莲花
开满南朝四百八十寺
踏破芒鞋
人归何处
不分远道近道
寒山一丝惨淡的回顾
静坐已久的神秘大佛
冷冷金口不开


小镇

小镇皱皱巴巴
生长爷爷花白胡须
生长奶奶黑色 棒槌
小镇老到耳背时
总爱疲惫地躺于青石板上
唠叨从前如何如何
据说曾经辉煌一阵
吹刮出个未名秀才
和他褪色的福字绣金匾
小镇一直在腹泻
清瘦得无力踮起脚尖
古栈道长拖着变黄了辫子
再次缠绕得歪脖老树叫娘
彻夜不绝的呻吟
惊醒了捉迷藏的后生崽
漫游辞海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