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徐盛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4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徐盛简介

(阅读:473 次)

徐盛,原名徐胜,生于六十年代末,安徽省巢湖市人,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诗作散见于《黄河文学》、《星星》、《诗刊》、《诗潮》、《诗歌月刊》、《安徽文学》、《安徽日报》、《新安晚报》等,并有作品选入《新时期二十年诗选》《中国诗歌选萃》等选本。

徐盛的诗

(16 首)

人,终于躺下了躯体。
而墓碑,却替逝世的人,站着。
碑上,放过祭祀的白菊花。
也有飞鸟小憩上头,落下的鸟粪

一张大白纸的讣告,结束了人匆匆一生
却凝固成,一块碑

碑,比天低
比地高。默默地望着我们

碑,就这样伫在生死的界线
一面向着生者;一面对着死者

“碑”同“悲”呀
悲有硬朗的身板

站立的骨头。百年后突起的土坟
将被荒草站满,早已与大地趋于平衡

只有碑,毅然立在风雪中
让人想起:这里曾躺下一个亡灵


萤火虫

只唤“萤火”。是我开始
对一种微小的敬意

一只带光的虫子
那火,并没有将之焰毁

一粒火种,种下一颗星星
星星闪烁的汁液,喂养着少年

微小的神奇,不是神话
一种叫微光粮食,已把一个人养大

一个带火的人,为了赶更长远的夜路
习惯把灯火,尽量捻小些

一个带火的人,白天埋头走在人群
晚上,就是一个提着灯笼飞舞的神灵


苦胆

一只鹰。停落在岩石上,仿佛
一个悲壮的英雄,签下的诺言

展翅欲飞的间歇,像一个抖动的十字架
把阴冷,抖落。这只苍鹰
再一次起飞,一个沉默
把下午,撕出一道闪电的伤口

已是黄昏了。一只孤独的鞋子
仍然在穹空中,踩来踩去
你踩到了什么?
又踩痛了什么?

暮色的天空,此时就像一面旧铜锣
鹰啊——这个棒槌,仍在
不停地敲打着

悬崖,听到几声“哐、哐——”响彻声
终于,耸了耸肩膀
颤动了些许

一个清晨,出现在
更高的山风上。一颗苦胆
高悬


滂沱

暴雨封锁了所有的道路
是谁?老泪纵横,一脸滂沱

是谁?看到暴雨的缝隙
一道闪电之中,一个人一闪而过

滂沱里,仿佛一个力士
在与自己,角力

滂沱。只是暂时迟缓了
一个人的身体,到达远方

一个人的灵魂,已提前
抵达——并树起了旗杆


不速之客

一只鸟。一位不速之客
在阳台上,叫了两声。把我
古典的幽径中唤出

抬头,看了看:不曾相识
这只棕鸟,像一位绅士。正慢悠悠地
用喙,梳理着扇开的翅膀

我动了动,想进一步看清
它警觉地发现了我,惊叫一声
砉地飞走了

从它慌张的眼神看出
不是它打扰了我,而是我
惊扰了它

似乎是我,成了一位不速之客
不然的话,它就会在阳台上,待上更长的
一段时光,欢快地再叫上三声


读史偶记

门,是墙上的一张嘴
窗户,是房屋的眼睛
在没有眼睛的年代
门,往往代替了窗户
有人进去了,就没有再出来

门,是墙上的一张嘴
窗户,是房屋的眼睛
在没有门的年代
窗户,往往代替了门
有人爬出来,就没有再进去


“羊哎——”

“羊  哎——”

是谁?把你抱走
把你的弯角
抛在天上

“羊  哎——”

是谁?还在挂着羊头
卖着狗肉;是谁?挂着狗头
卖着你的身子

“羊  哎——”

是谁?在异乡走了很远
找不到回家的路;是谁?在离别的
地方,站成望乡

“羊  哎——”

又是谁?把你放在大道的
一旁。那远方的人,叫你“故乡”
那故乡的人,喊你“远方”


中途

一头骡子。装载了
一板车。慢吞吞,想拉到彼岸

中途。很多东西
就已丢失,不了了之。我也
开始了放下

——不要把心
丢下

彼岸,不需要
那么多的东西。一颗心能够
到达,就好


和一棵树坐了一个下午

和一棵树
坐了一个下午。我独自说了
大半天,还唱了一首蓝色的歌儿
就像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没有
插过一句话,却分担着
我的悲欢

和一棵树,坐了
一个下午。树
如我的妻子
           
一棵树
只是静静地倾听着。其间
有一只鸟飞落枝头
增加了倾听的分量;几缕风
吹过,几片叶子落下
风若梳子,梳落了一个人
几根黑白头发;有两只蚂蚁
一前一后,把树当作梯子向上攀爬

我靠在树下,昂起头颅
望着:她只是静静地开放着
一朵又一朵广玉兰,始终
笑而不答


火车;火车

一列火车。头部已经扎进
暮晚。长长身子,仍然在阳光明媚的下午
慢慢行驶。一列火车。多像那个人
身着时代的时尚,新潮。脑袋里的
思想,却老锈如远古的驿站

一列火车。车头已经驶入黎明
长长的身子,依旧在深夜隧道里,缓缓地
爬坡。一列火车。多像那个人
头脑里装满了今天新鲜的空气,肉体
却深陷在旧日子里,不能自拔


纯粹的思想者

他的内心,垒满了大小的石头
自由的风,已渐渐在窒息

只有把石头,从躯体里
搬弄出来,他才能走快些

一个纯粹的思想者。一直
这么思想着,却一直没有行动

走走,停停
他,慢了下来——越来越慢

终于,成了一块停下来
阻挡人们视线的,沉思的石像


外婆

低着头,领着一把剪子
走路。或从边缘走向
中心,或从中心走向边缘
总是游刃有余

民间,折叠又展开
民间,在一张张大红的纸上
生动地走着,一种朴素
鲜活得久远

用空,把实留下。用无
把有留下。剪出了反面,也就
剪出了正面。也许,你并不知道这些
但你,却做到了

一把乡间的好剪子走了,走了
阴界,带走一把
世上,留下一把

错乱。


那些人

那些人。没有
走向更远,只是
走得更深

有一条路,总是来回
反复地走着
就像从晨,走向晚
又从晚,走向晨

仿佛从生,走向死
又从死,走向生
把单调,走成孤独
把寂寞,走成宁静

一些人。在那一条路上
愈走愈深。以至看不见他们的
背影了

或许,深陷在路中
他们被路,吞噬。埋葬
用不了多久,荒草就
站满了路,像不曾有人走过一样

将一条路
走到底。最终,把路
走穿——

那些人。没有
走得更远。只是
走向更深


露珠史

一滴露珠,也有历史

虽然它的一生过程
是如此地短暂。在阳光里
眨眼间就消失了。但在一个过路蚂蚁的
眼里,一滴站在草叶边沿的露珠
就是一个站在悬崖边徘徊的人
是一个巨大走动的感叹号——生与死
的确是一个重大问题

当你没有看到一滴露珠
它曾存在过。在你没有来到之前就消失了
当你看到了它的瞬间,一滴露珠
短暂的一生,就落在你的空白上

就落在你的心上,无声地
存活了下来


静物

一只杯子,死了
我为它,伤心过
一只杯子,没有摔碎
就死了。 它——溢满了
再也无法盛下别的了

一只杯子,在桌子一边
站着。杯底落满
尘埃。在空荡中,冷冷地看着
一切

那个盛着半杯玫瑰花茶的杯子,多么
安详。仿佛一个孕育的少妇,腆着
小小的肚子

一种生长的喜悦,在空中
慢慢弥散


肖像

那人,靠着墙
在笑

风,吹过来
那人的脸,被风
吹折,在笑

风,吹落那张脸
在地上。一会儿,正面
一会儿,反面

那人,忽尔
仰着脸,笑。忽尔
掩着脸,笑

雨,打在脸上
那人,在雨水里
潮湿着笑

雨,越来越大
打破了那张脸

那人,乃在破碎里
在笑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