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龚盖雄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1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龚盖雄简介

(阅读:381 次)

龚盖雄,四川眉山人。居住乐山佛岸。当代先锋诗人,文学评论家。大学教授。对创生成新诗学哲学创始人。1988年加盟非非主义。诗歌代表作有组诗《小康社会的花朵》《绝望诗前的火炬》《诸子百家检讨书》,长诗《品茶之诗》《庄子之歌》《诗歌的飞行》等,评论代表作有《非非主义与汉语原创写作》《在变构中展开的当代先锋诗学》《中国女性文学与陈小蘩的诗歌》《从诗歌先锋到文化先锋》等。2013年出版理论专著《人类的三生信仰》。

龚盖雄的诗

(14 首)

临近六月

临近六月
那些天上闪烁的星星
那些人
那些投身大地的阴影
那些寒意
那些亘古而来的叹息
临近六月
临近飞雪的


一个孤独的我走在江边仿佛与几千年前的屈原同行

但是我没有《离骚》的句子。没有《天问》的雷霆
没有投水自杀的冲动
没有获得楚怀王的恩宠、冷落、污名与流放的虚无

临近六月。
唯有这时辰的轮回,复印诗人的脚步
而歌声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歌声


爱者反之动

你的疏离,因为亲切太久。
你的回避,因为爱恋太深。

你的决绝,你的冷酷,都是保护我不受伤害。

如此丰满的尘埃,没有寸土为我拥有。
如此辽阔的美艳,没有寸色为我点燃。

如此兵刀乱世,没有时间为我流血流泪。
如此荒谬,没有精神哲学为我谢罪。

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狂风刮过——

我人生的经典
居然一片空白。

我婴儿的舌头,居然一片奶气。
我灵魂的干净,居然是你恩赐。

你给我安排了许多替身演员替我百无禁忌,穿越善善恶恶的恐怖乡愁——

无得无失。不来不往
为爱我,你的一切决定恰到好处。

使我如此这般走过地狱的封锁线
还记得你仰卧大地的眉头舒展了
满天星斗


卡夫卡

四十一岁去世的卡夫卡
生前得过任何文学诗歌奖吗?
生前有任何女孩坚持给他写情书吗?
生前有美好的人民的父亲吗?
生前作品到处发表吗?开过研讨会吗?
有作协组织供养宣传吗?
写一个字画一幅画得高额财富吗?
被领袖接见吗?

没有。都没有。因此
他真的就是唯一人类的精神弃子
而不是人民的儿子。所以他才是

世界公认的
真格的大师。


仓颉对世界的检讨书

我发明了象形的语言文字,真的是一个
天大的错误。鸟有鸟脚爪
兽有兽气味。万物的蚂蚁也有蚂蚁
不可告人的集体行动通知书

为什么要给万物分门别类,取个名字
为什么要惊动鬼神哭泣个够?
这是我,不可收回的冲动啊

看看这些逃脱命名的星星和太空
灵魂和良心永远不能真实地告诉
人类知道了什么就会破坏什么
神的诅咒,谁又能懂?

我检讨。我不知道有一些文字
把另一些文字杀死,杀伤,杀戮
我不知道手足相残是如此普通
我不知道,一些字要成为禁言的禁区

一些字要垄断专宠的上位。一些字不断流血的伤口
要成为诗。我更不知道
一个人字,永远也写不正直
一个一字,永远也摆不平一的痛苦

一个不断写字,把字写一辈子成为书法家
却难以写出一部人类真理之书的民族
就这样把文明的原罪让我忏悔啊!


陈寅恪的绝世情书

乱发纠结人憔悴。
日暮黄昏雨。
每一滴
滴穿我
命运古典的眼睛。

士大夫何必如此鞠躬?
如此不再。不再一次
为三千年天命崩溃,哭泣。

我留下:女儿们手把古筝
弹奏我的柳如是。


读过古今谁还在长歌当哭

就这样我看见
在秋风中流泪的诗人
一滴穿透了黄河,一滴穿透了长江

只有孩子拉着妈妈的手
叫——妈妈别哭


渴望

我渴望我未来的死,如此安宁了前世的生——

而无法写出一滴泪水的诗
已经冲破了永恒禁言的眼睛


临近观世音菩萨的大海我看见

临近观世音菩萨的大海我看见

生死相许,只为情
情在自由,在眼睛


秋风五章

1

而秋天的善恶都会结出果实。
秋雨不是谣言
也像谣言落下大地

几滴有恩。几滴有泪。几滴有毒。几滴有血? 

而秋雨不息地隆重 ——
在湖泊所我看见
杜甫比秋风
更加提前
老了

2

而疯狂大睡的人
伸了个精神抑郁症
舒服的懒腰

春也秋也与他无关
他光着脚来 光着脚去

他说。他又说——

无聊。
他一脚把所有上上下下的需要
蹬翻

3

这时有人宣布
世界离纳粹只有五天

有人宣布
艺术家大都自以为是
只有企业家了不起

有人宣布
不要信谣言传谣言

有人宣布什么?
而秋风萧瑟的时代毕竟到了

秋风毕竟老了

掀不起大浪的秋风
掀起大睡人的被子又怎样?

大睡的人不是装睡——
他一翻身
抖掉所有耳朵中古往今来的秋风
又睡过去了

4

谁还记得沉船?撞车?那一只饥渴的碗?那一片屠杀的年代?睡过去的
 
身体咣当咣当
胃里收缩了几下

孔子陈蔡饿饭的味儿也出来了吗?
睡过去了的不是头上的苍穹和心中的
沧桑吗?

星空晃过
哲学家文学家历史家宗教家的脸
唯独没有一个政治家的脸闪烁
这就是不中用不重要的诗人
秋风怀抱

他睡了。他老了。他把语言还给语言
把谣言还给谣言。他把独立还给独立
把生命还给生命。

他第一次
不再管什么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再愁什么不尽长江滚滚来

不再硬着身子骨儿
去语言阅兵式的锤炼。去文章憎命达的苦逼。

去百年多病独登台,参加提名领奖参加牛逼哄哄的炫耀
非非。他说。他又说——

他只把干旱还给干旱。把雨水还给雨水。
把秋风还给秋风——风咋起的源头

有人修楼。有人跳楼。有人
把腐败还给腐败
把清新还给清新
把自己还给自己

从不参加排名
这也许就是诗人中的诗人

5

在梦中
他发明了流行古希腊古罗马古巴比伦和现代中国的
火锅底料

捕捉全部人类
吃货垂涎三尺

众妙之门 妙不可言
他摸一摸自己的舌头还活着
就像老子对孔子吐出舌头刹那
酒杯对酒杯吐出舌头刹那

一切话就说完了

活舌头!活舌头
他嘟咙了几句

但是他睡了。在一切秋风之上
舌头也睡了。

仿佛听到一声爆炸。又一声爆炸
语言扔掉耳朵也跟着诗人睡过去了


初恋第一日

我们被爱情催泪弹爆炸的眼睛
终于痊愈——然而世界之大

已经容不下我们手拉手的自由
奔向原来的故乡


夜别断桥

1


结晶我们眼眸
最后的天空

2

你来时月早圆过了。而爱
似乎才苏醒
赶不上水
无声流去

3

一弯断桥
躬身如猫
看着我们离别的夜如惊慌的老鼠
忽然消失了


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闪电从天空出轨
笔直地插向大地变成人类
熊熊燃烧的精神之树
结满雷声般的智慧果
垂直落下来打中

万物齐声高喊——

没有想到!没有想到!这么多的智慧变成一把刀杀向人类自己!

人类呢?人类呢?
一个人走出来看不见全人类。
一个人走出来宣布解放全人类。

一个人呢?一个人呢?
全人类居然看不见一个人。

所有语言齐声歌唱:
这就是爱!

这就是空无一物
想不到爱情无法偿还的爱情债。

上帝啊!
想不到你被删除的

一盘
很大的棋,挥动救星的手臂——

想不到亡灵拥挤天堂的大地,想不到活人堆里走过了这么多

亡灵的骨头粉碎
夯进人类未来美丽的墓碑。

想不到还有这样一首诗
阅读所有近视眼镜后面
的眼睛

却早就没有了泪水
没有了什么幸存者。

绝望还没有走向绝望本真的门庭,
先锋还没有进入先锋源头

语词唇齿音
关闭精神自闭综合症的大门

我们的欢乐是星辰大海,蚂蚁王国
初级阶段的幼儿园。


枕睡大地的爱情


吹过去。

我爱你。你的头
枕睡在我的怀里。

我的头。我的身体。
枕睡在大地——总有不被垄断的秘密

属于我们爱的领地。属于我们睡下去的
空旷想象力的中央。

一瞬投入的心爱之身
可以普渡多少众生的灵魂?

还有故乡的风啊
吹吧。


爱不知道年龄也不知道性别更不知道谁是谁

就这样爱着。在你的体内有我的灵肉的呼吸。
在我的体内有你心跳的节奏和全部感觉

奇幻漂流的波浪
席卷我大江东去的鱼群

我爱你的时刻
上帝始料不及

飞走的夏娃亚当和众神翅膀中的烟云

我们做爱的身体
就是人类体验一切的
沙场秋点兵。

你怀孕善恶的基因,装备了整个世界
未来故事的发明

(也准备好了——催泪的眼睛——乐极生悲)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