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张精锐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48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张精锐简介

(阅读:555 次)

张精锐,诗人,批评者。生于1962年,现居金昌。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报》《飞天》《青海湖》等纸媒和互联网,并被多个选本收录。曾获中国当代大学生首届诗歌大赛奖。

张精锐的诗

(16 首)

思想

上楼的时候
六个人搬运冰箱
吭哧吭哧
步履维艰
这么大的冰箱
用来装什么呢
冷冽的思想或许合适
温热的情感就不然了

你躺到床上
身体停着
思想有时候动
有时候不动
此时你望着天花板
要把一些思想理顺
捆扎起来
运到楼顶上晒晒太阳

你用思想的力量
搬运它们
三楼四楼五楼
每上一层
思想就少一点
还没有到达六楼
它们全都溜回来了
接着你穿好衣服
系紧鞋带
戴上帽子和围巾
带领这些思想往上爬
楼顶有风
它们瞬间没了踪影
于是下楼
直达楼底
走出单元门
它们也没有回来

两棵树
一些花
新的思想把你俘虏


乌鸦和喜鹊

她说一个好消息
一个坏消息
先听哪个
当然是坏消息
常常是坏消息
没坏到哪儿去
好消息也不见得好
真的好消息来临
她已喜上眉梢
真的坏消息
她已经哭了
乌鸦是不祥的
喜鹊受人爱戴
只因传递的消息
有什么道理呢
你过往的经验
也没有佐证
照祖母的说法
喜鹊叫要来人
中性不少
来人可能好
也可能坏
好人可能带坏消息
坏人也可能有好消息
饥荒年月来人
还要借米借面
为准备一顿饭发愁
乌鸦总比喜鹊多
人类也没有
绝望到哪儿去


大野地

设想你是一只
勤劳的蜜蜂
这么多花儿
多么美啊
你忍不住赞叹
这样的季节
这样的大野地
没有林妹妹
没有十二钗
淘气的野丫头
嗤嗤地笑闹着
聚拢又散开
发辫乱甩


阴阳界

人死如灯灭
当真如此
那不过是进入了
暂时省油模式
随时可重新点燃
几千年
人们先后走过
苍茫的大地和时间
你们都是复燃的灯
如果生命
真是这样轮转的
那又何必悲伤呢
如果真有阴阳两界
你们烧的纸钱
他们收到了吗
为什么没有回复
如果不只有这两界
你们该收到
来自他界的礼物
梦中的先哲
面容模糊
战争之后
饥馑之后
瘟疫之后
摩肩接踵的死
蜂涌而去的亡灵
不一定很有秩序
会发生踩踏的吧
会有失足
从桥上跌落的吧
怎么没见
中道而返者
一脸忧戚
或者喜悦


回忆或者七十年代

邻居家的第五个女儿
在家里分工刷锅和扫地
很少看见她
因为没有裤子
穿一件红底白花的褂子
夏天掏出里边的羊毛
冬天再絮进去
夏天干净
红是红白是白
冬天前襟结一个黑亮的壳
她站在南墙根的太阳下
拿块冰在上面磨
黑水滴下去
颜色露出来
然后贴着墙蹲下
等太阳晒干
有点俊俏的脸
黑眉毛下的大眼睛
就给笼在一小片雾里


雨中的提琴

大雨如注
你给困在一间旅舍里
四天了
没有要停的意思
你忧心忡忡
这天下午
你望着窗外
深厚的雨幕
一把提琴奏响
悠远的情思
穿透雨幕
德尔德拉的纪念曲
循声望去
四楼的天台上
长发少女黑裙曳地
看不清她的脸
但你似乎望见了
弦上震颤的水珠


窗外的枣树
剩几片叶子
枝上竟挂满果实
由饱满到干瘪
一场一场大风
会摇落一些
另一些会更紧地
抓住树枝
直到新叶长出
花开过
新果由青变红
它们混迹其中
像宿儒
几个前朝遗老


忌日

一个
愁容满面的人
离开了我们
已经八十三年了
八十三岁的人
幸福地死去
七十三岁的人
幸福地死去
六十三岁的人
幸福地死去
五十三岁的人
幸福地死去
四十三岁的人
幸福地死去
三十三岁的人
幸福地死去
二十三岁的人
幸福地死去
十三岁的人
幸福地死去
三岁的人
……
他说:救救孩子


北京之行

一个没有雾的北京
是不真实的
少了神秘
少了不可琢磨的东西
生存的动机浮在面上
数不清的人
汇集在各个路口
从哪里来
又去往何处
这样终极的追问
难不倒任何人
他们衣着靓丽
神气十足
也有的迷茫和疲顿
像给打垮了一样
你想告诉他们
到后方去
祖国幅员辽阔
战略有纵深
经得起一两次撤退
当然你不是来看这些的
如果非要找个理由
给此行命名
那么
潘家园浏览假古董
并且配了一副眼镜


暗树林

初秋的夜,很静
整座城怕都睡着了
月亮升到高处
有云,所以不太亮
星星都躲起来了
像那些相恋的人
白日里鲜艳的花
此刻只是暗黑一片
水在里面泛着光
再远处是更深的黑
倘若不知道
那是一片林子
你就被那黑给淹没了
你去过那林子
其中的一棵树
是你栽种的
后来还去过
已不能认出
树林又延伸了
更宽,更长
就像你站在队伍里
等待向黑暗出发
队伍越来越长
不断有新人加入
你不知道自己
处在什么位置
只是这个想法
吓了你一跳


办公室咖啡

小方是我的同事
一个活泼的孩子
像落进盘子的一粒咖啡豆
许久才停止自己的笑声
咖啡是一种植物
生长在热带地区
而此时,小付接了一个很长的电话
候鸟一定在一个什么地方躲雨
还有那些蝴蝶
不知去了哪里
我坐在北温带偏北的秋天里
昏昏欲睡
雨,那些奔跑的水滴
刚刚停止脚步
天依然阴沉
喝了咖啡的我想写首诗
像被雨打湿的窗外的树木,和
还在使劲儿绿着的草地
我能理解它们的努力
我想告诉远在他乡的
亲人和朋友
出门要带上雨伞
困了就喝杯咖啡
早晨要多穿衣服
尽量不走夜路
转过墙角和秋天
要多加小心


观河塔

过往的风
将你送入秋天
送进忘却的某一时刻
苍凉和悲壮
衰弱成一声叹息
如你登上这座
名为观河的塔
上气不接下气
夕阳低矮着黄昏的屋顶
比河面更为宽广的风
吹远故乡
裹住河的伤口
和你的寒冷


春日即景

广场上劳作的身影
有十几个
他们被称作园丁
培土
施肥
把在上个季节夭折的灌木
挖出来
换成新的
那些新起用的家伙
经过严格挑选
身高
肤色和姿态
都和幸存者一致
然而看上去
总有那么一点儿不舒服
就像奸细
被安插在队伍中间


并非回忆

你必须进山
父亲遗嘱里的那件宝贝
天亮前必须取回
大哥我守住家门
粮食被鬼子抢走一半
一半藏在后花园里
一口井干了许多年了
另一口总汲起血水
镇子上流行瘟疫
死去的人一一复活
泥墙上全长绿叶
竹子朽在去年的风里
父亲半夜里起身劈柴
长须飘成青色的火焰
竹林寺的钟声里
栖息一只硕大的老鼠
不吃粮食
可粮食
让鬼子抢走了
父亲卧病在床
床被他劈碎
烧了
这一切
都与那件宝贝有关
它究竟藏在哪里呢
父亲临终也没有提起


荒原的路

在荒原上走路
有时候自己就成了路
荒原反过来走你
它慢吞吞地踱进瞳孔
在你心的小站上
略微停顿一下
然后走向四肢
整个的你都荒凉了
像秋后的某片叶子




以致很长时间
荒原无路可走


那种时候

几十只开花的鞋
在路上先后凋零
无数村庄和码头
先后凋零

大风过后那棵树就驼背了
许多鸟纷纷飞走
匆匆收割一大把胡须
大雪就覆盖了田野

检点秋雨打湿的行装
许多日子得以重现
在岁月悠悠的河边

月光很好
月光很好的今夜
你华发如银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