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马夫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5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马夫简介

(阅读:402 次)

马夫,原名马福水,河南省禹州市人,任许昌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诗歌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世界汉诗河南分会理事。80年代初开始创作,曾在《诗刊》《奔流》《绿风》《大河》等数十家刊物发表诗歌小说作品,作品多次获奖。出版诗集《春树无花》、《马夫诗选》和小说散文集《醒梦》;与人合著诗集《少年带着雷声远行》。

马夫的诗

(14 首)

走在深夜的马路上

深夜,我走在新区这条马路上
林立的高楼挤压我身影长长
马路下就葬埋着一条乡间小路
那是我曾经拉车走过的小路
路边开满了野花,长满了幻想

现在一座城的灯光压着它
压得它的脊骨咯吱咯吱作响
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哭
如蚁的汽车在它身上蠕动,川流不息
喧嚣声掩没了老宅拆迁时的呼喊
和父母无奈的嘟嘟囔囔

万吨高楼重压之下,你会疼吗
我只能轻轻地迈步
轻轻地,生怕哪一脚重了
就会踩痛父亲的目光


遥想色达

离开色达一年了
色达的红,仍在昼与夜、醒与梦中刺着

一山唱经声嗡嗡,滋长一山翠绿
一树,一草,匍匐着叩拜
叠压着每一个朝拜者的来生

雨在夕阳下停了
天湛蓝
色达东山之上
现出双环七彩的虹

虹是美丽的
七彩的欣悦,却锁不住空气的凝重
众僧徒姗姗走过,手中的转经筒不停地转
转动的命运
不知能否放过,你仍舞着的魂灵


谷鸟已经开始歌唱

黎明前的布谷鸟你在哪里歌唱
这夜色,这晨曦,这即将开花的阳光
穿这一片片金色的麦浪穿无限的想象
流浪的狂风漫过森林已在山巅吹响
爱人啊,我的爱已经开始播种
开始像蒲公英一般四处飞翔
布谷布谷,光棍好苦!
声声嘶竭,苦涩的泪水在干涸的土地上涓涓流淌
杜鹃啼血啼血,精卫填海夸父追日的心灵呼唤久违的远方
你在哪里?扇动的双翅穿越暗隧不停地思想
树绿了,草青了,收割的镰刀已经擦亮
丰收的枝头,却空空地呼唤追寻的时光
我在想雨想风,一场淋漓尽致的风雨
我也想月,想夜雾下山巅如女子般朦胧的月亮
麦子已经成熟,举着沉重的头颅
风在田野姿肆地奔跑,一遍一遍不停地飞扬
我渴望的眼神,不知能否舞动你空中伸展的翅膀
飘舞天云,泣血的啼鸣猛烈撞响我心痛的目光
归来啊!布谷布谷!
黎明的欢歌已经开始不停地反复吟唱
穿过夜色的树林,越过迷茫的晨曦
飞翔在一片开花的阳光


秋红钧

众人赏识之后
我仍在品评
那片云
那缕丝
那幻化的青黛
那羞染的浅红
那频频的欲说还休
那晶晶亮的眉眼含情

轻盈的舞动挑你心动
如柳的轻飏抚你心平
似霞的火红燃你沸腾
静气若水的蓝让你心静
她不是歌,是诗
是唐风款款而来
是宋韵落心无声

只要看了
就会美亮你的眼睛
只要赏了
就会染醉一地春风
谁说她来自泥与火的燃烧
分明是心与血的妙龄
含烟流云,韵翠画生
只一眼啊
活活地挖走了你的魂灵

如柳如黛的春色
如霞如云的秋红
读了,赏了,品了
便读不完一辈子的想
便赏不了一生的情
便品不尽一世的梦


我愿这样坐在山顶之上

秋天里,我愿这样坐在山顶之上
凉风从肩膀肆意掠过
脑袋空空,目无浏览
阳光穿透所有的过去
所有的记忆,痛苦或苦难幻化成岚
一缕一缕,冉冉飘向山巅
 
我愿这样坐在山顶之上
脚下的山峰卧龙蜿蜒。沉默不语
思绪的青草曼陀罗一般疯狂攀援
郁郁葱葱。风来了
孤独可以在风中摇头晃脑地歌唱
或者顺着睡意,爬满山坡
像凌霄花一般和你纠缠
 
我就愿意这样坐在山顶之上
美丽的少女情人般自由地躺在身旁
曼妙的身躯如藤蔓一样舒展
所有的泪水都倾诉在张开的拥抱
守望成林,浇灌成长
开一树灿灿秋棠,炫目惊艳
 
我愿什么都不做,只想
静静地在这山顶闭上双眼
风,阳光和漫山的红叶尽情地抚摸
喝几口山泉水,歌洒一地黄菊、秋英
时光轻轻地,熨平折皱的脸面
天空飘浮一朵朵白云
一场丝丝缕缕的秋雨
在雪地里溶化成泪,渗在石中
未来的春溪里,奔跑汩汩欢歌的山泉


立秋

外面的天气还是酷暑
时光却已走到了立秋
梧桐的年华开始飘落了吗
一片一片
田野的青纱帐默默无语
是否已经开始成熟
捻断鬓角的白发
把韶华紧紧地捂在胸口
池塘中的荷花婷婷
蜻蜓飞来,飞走
任一阵阵凉雨,打湿淡然的心头

从春天走来,孤独地
站在这盛衰的街口
我不回望
也无法抹平
走过的每一道折皱
青春啊美丽啊所有的芳华
让你静静地带走
任天空映照
一湾河水独自的漂流

只渴望风,渴望秋天的所有
秋高气爽,满天星斗
渴望中秋园月的清辉
撒满每一朵盛开的期求
渴望晒场上,晒满金色的谷穗
渴望农人的笑脸
笑成一朵向日的葵花
在所有苦难的皱折里
贮满丰收的深秋


繁叶

你站在那里,簇拥着天空
有的摇曳,有的无语
有的静止不动
因为位置不同
阳光无法拥抱伸延的每条叶脉
细雨也无法打湿所有的痛
即使大风姿肆袭来
任你在枝头随意而歌
我也只能躲在幽深之处
静静地倾听

无意繁华
无意峥嵘
一生从未灿烂
只为守护那片风雨
任残叶在风中满世界聒噪
那颗植根在菩提树下的佛心
从不会喧哗噪动
让雨袭来吧
我会匍伏在一缕阳光之上
默默地投下一片荫凉
蔽护烈日下,那屑微彳亍的独行
既然花朵注定无法开放
不如让魂灵寂寂地享受绿荫
让秋天的每一片飘落
都在空中祈祷天安
泥化在自然的尘埃之中


大风

大风颷来时我的心突然暴涨
大风袭来时我的心开始悲伤

从西天涌来
从北天涌来
从四面八方
山为之撼动
水为之鸣响
树木放浪地舞动
生命发疯地成长
飞沙走石,推雨作浪
是风暴,是海啸
借助天力,开始张牙舞爪的狂

卷起八月无边无际的茅
卷起刑天操舞干戚的想
卷起尘沙弥漫的不安躁动
卷起黑云压城的滾滚雷响

金戈铁马,军号嘹亮
戈壁沙海,血涌残阳
天高万丈波涌动
摧枯拉朽云飞扬
八尺男儿阳刚起
披荆斩棘任疯狂

霓裳。突然的霓裳
霓裳开始飘舞
当一切开始沉寂的时候
我的树,我土地上残损的掌
开始暗暗地抽泣,哀伤

风吹起了什么
风卷走了什么
小溪的水还在潺潺地流吗
那双深情挚爱的双眸
是否还在远方明亮

大风颷来时我的心突然暴涨
大风袭来时我的心开始悲伤


无题

只想有一场盛大的拥抱
紧紧地
握你温热的手
望你明亮的眼
紧紧地拥抱

我已孤独百年
期待已经衰老
忽然春天来了
来了
鲜花,歌声,微笑
风的飘带
缠满了腰

这世界终究死去
只有情爱不老
懂你
心与心相会
魂灵和魂灵手牵着手
在盛大的春天里
紧紧地拥抱


围壁

眼前明明什么都没有
四周却处处弥漫窒息

前方明明有许多条路
脚步却怎么也迈不出去

可以随意地胡抡乱侃
口舌只能牢牢地紧闭

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心却时时丈量距离

满街绽放鲜花和笑脸
悲哀躲在胸中偷偷哭泣

三千万丈的壮志豪气
都无奈在时光里空虚

一拳冲出的宣泄愤懑
打在棉堆上软弱无力

啊!哇!所有的呼喊
都痛化为生命的多余


歌唱

把所有的美声都倾泻予太阳
哪怕这泥泞的土地
野草长满疯狂

容不得对黑色的一丝诅咒
挽歌的音符还未敲出
天使就关闭了阳光


清明,死与生和我说话

在淋落的雨滴中
每一个坟头都卧在这里
和我说话
贫穷和疾病
静静地失埋在这里
不能表达
飞落的纸钱成灰
飘绕在叔婶爷娘的记忆里
喊我
喊一起长大的庄稼

外面的桃花正艳
虚夸着还在湿冷的春天
在我目及村庄飘起的炊烟里
村长窃窃对我说
仍有几十个光棍
在光棍着


河道

失却了水
鹅卵石张大了嘴
干涸地拥挤在一起
如濒死的鱼相濡以沫

没有了泪水
静静地月光一片
直立的枯草
努力地回想汹涌的河流
像波浪一样颤抖

没了命的河道
不会流泪
和站在岸边的我一样
木楞发呆
心绞般地疼痛着
失声地呐喊


狗日的计生

大嫂是个妇产医生
最近得了不治之症

嫂子人长的好
为人也好
那双纤纤细手
迎接多少生命诞生

可我为什么得了这病
嫂子喃喃不休地说
一辈子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啊
怎会有这样的报应?

大哥最近刚信了佛
安慰她说:
怎么会没有啊
想想当年计划生育
你人流了多少条人命

大嫂流泪了
我也流泪了
狠狠地朝心上踢了一脚:
狗日的计生!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