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文武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39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文武的诗

(21 首)

我为什么会买一块石头

在少林寺
我买了一块石头

只因大师说
这是唯一的
许愿后
不用还愿的石头

这让我顿觉轻松
仿佛真的放下了一块石头


仰望

故乡
在唇齿之间
在弹指之间
像烟上升
像水下降
透过车窗
我看见
一位老人
在鸟笼的阳台
仰望
与此同时
我居然
也坐直了身子
聚起了目光


谐趣诗选:由于个子矮,只看得到大腿

1、重庆印象
 
热的要死
冷的要命
奔腾的两江
偶尔也会
孵出
一两个鸟人
 
2、父亲是什么
 
这样的提问
不是很荒唐吗?
NO!
我做了三十多年的儿子
十多年的父亲
也不敢说
懂了
 
3、芳邻
 
由于她的丈夫服刑
我眼睁睁地看着
邻家姐姐
从芳邻
熬成荒邻
 
4、臆想
 
月亮哪儿去了
月亮跑哪儿去了
我敲锣打鼓地想
仿佛真的
出现了
天狗食月
 
5、废话
 
为什么人们都说
柿子要捡软的捏
我不清楚
但我知道
一定有它的道理
 
6、中元节后
 
中元节后
所有的鬼
都已送走
可心里的鬼
纹丝不动
 
7、洞房纪事
 
送走了吃酒的
安顿了打牌的
应付了闹房的
衣服都没脱
天就亮了
 
8、不要脸
 
当一个女人
骂另一个女人
臭不要脸时
我就喜欢
盯着她看
 
9、大腿
 
一双大腿
晃过去了
又一双大腿
晃过去了
没法子
由于个子矮
只看得到大腿
 
10、看月亮
 
看月亮
思故乡
 
我就只看月亮
不思故乡
 
况且你思不思故乡
关月亮鸟事
 
 11、表演
 
每次看到审判席上
痛哭流涕的官员
我就恶心
演了一辈子的戏
到这个份上
还他妈演
 
12、疯子
 
昨晚
一个疯子与一个疯子打架
跑过去一群疯子
自认为正常的我
忍住没去
结果,梦里还得去一趟


卖报的

街边卖报的男人
数年如一日的
贩卖新闻
而他自己几乎不可能
成为新闻

直到昨天傍晚
由于守护地盘
被另一个卖报的
乱刀砍死
鲜血染红了散落的报纸
并在次日晨报
占了一席之地


狗日的

狗日的粮食
狗日的足球
狗日的天气
狗日的地震
狗日的社会
狗日的老板
狗日的记者
狗日的孩子
…………
我们四川人
开口闭口
总是狗日的
好像跟狗有仇
这让我家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狗
非常不满
以至春天的早晨
总是不停地“汪,汪,汪汪……”的
抒情
这又惹得爱睡懒觉的父亲破口大骂
“狗日的,叫春啊!格老子爬!”
当我忍不住也想骂的时候
不得不提醒自己
狗是无辜的


墓地

父母介绍
预订的墓地
就像介绍
未来的家
说很多熟人、亲人
都在这儿
将来也不寂寞

由于预订得早
节约一些钱
他们有占了便宜的喜悦


黄昏之歌

黄昏是个好东西
忙碌一天的你
即使一无所获
也有了回家的理由
而这个理由
只有黄昏
可以给你


我的灵魂

我的灵魂
已不再纯净
更无法与婴儿
相提并论
虽然我的灵魂
常常趁夜深人静
跑出我的躯体
借月光沐浴
甚至跑回古朴的乡村
呼吸最初的清新
可仍然沾满灰尘
每当对视
总觉心虚
仿佛亏欠似的
以至睡梦中
常常惊醒


每个人心里都隐藏着一把愤怒的刀子

每个人心里都隐藏着一把愤怒的刀子
你看不出
但可以感知
你看过吞刀表演
也看过刀尖上跳舞
那些把戏足以让人把心提到嗓门
但只是把戏

每把刀子都是一出戏
并在黑夜里演绎
隐忍的人们
常常令人不寒而栗

只是我们很少看到刀的影子
但它在飞翔
当刀出鞘
定有





调令

母亲告诉我
父亲从某个小镇
调到另一个小镇
我瞪大了眼睛:
是不是把父亲
装进箩筐
蜘蛛般挂在电线上
而电线好高好高
好长好长
父亲会不会怕
会不会冷
会不会掉下来
这就是作为孩子的我
提着嗓门
对于调动的
全部想象
正如现在
我一直在想
如果有那么一根绳索
把我也吊起
该多好


卸下

卸下包裹,卸下衣服   
卸下头上的帽子
足下的草鞋
让清澈的沧浪水
濯洗发肤
让我轻松如月光下摇曳的狗尾草
卸下肩膀,卸下胳膊
卸下手足
让我不再劳作,不再犯罪
更无须日行千里夜行八百
卸下眼睛,无视罪恶
卸下嘴巴,远离谎言
卸下耳朵,聆听内心
最好把我大卸八块
摆放在鹰隼盘绕的山岗
或者深埋故土
最后烧掉我的毛发
粉碎我的白骨
让带血的灰烬
熔化苦苦等待的黑云
下一场雨,酣畅淋漓


闲聊录

窗外
雨打芭蕉
一打就是半天
几个妇女
呆在办公室
一聊也是一下午
内容不外乎
婚姻,家庭
以及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儿
间或一两声轻笑
就这样
让我的耳朵
无辜了一下午
而我想听的
一句也没听到 


对精神病人的一次采访

当年在报社
接了一次采访任务
择录如下:
“你是谁?”
“你是谁?”
“你为什么杀人?”
“你为什么杀人?”
“……?”
“……?”
病态式回答
让我越来越激动
当我手足无措
他突然傻傻一笑
居然让我有一丝慌乱
“13号!”
“到!”
“吃药!”
“好!”
医生简短的招呼
与病号响亮的回答
让洁白的病房
有了异样的感觉
当我离开
13号一脸天真的问
“你是几号?”
多年来
竟成了我心里
最大的问号?


不要逼我

爸妈,请不要逼我
儿子既不能光耀门楣
亦不能在您们脸上开出花朵
老婆,请不要逼我
老公不该拉来比较
十头公牛的争斗有一有九
孩子,请不要逼我
爸爸不可拿来攀比
人除了肌肉,还有骨头
兄弟,请不要逼我
虽说四海之内皆兄弟
可刀子总是扎在兄弟的心口
老板,请不要逼我
离开了我你什么也不是
毕竟,世界是由无数个我组成
世界,请不要逼我
不要逼我
不要逼我哭,不要逼我笑
我只想真实的活着
狗一般真实的活着


母亲

母亲是地主家的小姐
母亲是黑五类的余孽
母亲是田野上的农妇
母亲是城市里的民工
母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
母亲是我疼痛的源头
母亲是一切——
但绝不是祖国
绝不
顶多算一块补丁
在国家版图背阴的一角
低泣……


叹气

对于叹气的人
父亲深恶痛绝
叹气,是败家之兆
所以,不能叹
只能吞。吞下苦果。悲伤。冤枉。
甚至吞下铁。吞下钢。
去支撑胃,支撑脊梁。
几十年来,父亲靠吞
逃过饥荒。躲过文革。挺过下岗。
并带领他的弟兄
卑微、倔强的活着
所以,绝不能叹
哪怕弓起的腰身夕阳般悲壮
吞咽的声音古井般回响
……


观音

取下你的光圈
你才是姐姐
你才听得见我在喊你
绝望的喊你
可取下你的光圈
你又能干嘛
顶多陪我一起哭
那无助的哭泣声啊
真像我姐姐
我可怜的姐姐
你还是带上光圈走吧
让我一个人
坐在黄昏
肥大的屁股上
哭泣


两个枕头

说瞌睡遇到枕头
不如直接说
我遇到你
爱情其实特别简单
简单的就像你我
人到中年
仍然抱着各自的枕头
失眠


干净

故乡的天空
干净得没有一丝儿云彩
偶尔掠过的鸟影
都像洗过一样
这是儿时的印象
现在,这样的感觉
越来越清晰
故乡的天空
真的特别干净
空洞洞的
什么也没有


幺公

幺公经常在月光下歌唱
为此,村里的狗
常常帮腔
几颗星子的夜空
倍感凄凉
狗死了一批又一批
人老了一茬又一茬
可幺公还在
还是那个模样儿
经常在月光下歌唱
尽管听歌的姑娘
大多成了故人
尽管他的声音
近乎呜咽
尽管他的坟头
长满了青草


新人

隔壁天天吵架的
老王两口儿
男的于去年八月
成了别人的新郎
女的也在几天前
成了别人的新娘
今天碰巧一起看孩子
见面瞬间
居然都羞涩的笑了笑
那场景
像极了
当年他俩第一次见面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