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弥赛亚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5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弥赛亚简介

(阅读:356 次)

弥赛亚,原名胡查,1973年生于四川广安。获“榕树下”现代诗歌奖、第二届界限诗歌奖、第五届或者诗歌奖、第二届中国诗歌突围年度奖。作品散见于各刊物,入选各类选集。出版诗集《太平广记》(2005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那春天》(2018 长江文艺出版社)。自印诗集《空。是》、《野史趣》。

弥赛亚的诗

(20 首)

自然会有办法的

去年埋下的种子
现在还没有发芽。
别人家的花在开,别人家的棺材。
周围那么黑,看不见也无妨。
不用担心盲人、瞎马、悬崖,
船到桥头,自然会有办法。

我说的那些事并没有发生。
种子还在果实里,棺木还是一棵树。
一切形同虚设。
不必猜测生命去往何处。
雪落高山,霜降平原。
大海怎么办?伟大的自然会有办法的。


在另一个时候喜欢

从来就没有什么赞美
赞美的都是虚无
 
时间不会是一条向前的直线
它在全世界同时滴落
 
人们隔着墙摸雨
摸到的是光阴的灰烬
 
我喜欢自己处在另一个时候
像我喜欢你
 
你还是那么干净
像水中的一块石头
 
在水中而不是在空气里
多好啊!是因为,而不是所以


寻光记

请你为爱做一盏灯笼,
在须发皆白的雪夜。
你不必提它走远的路,
且于近旁圈一地光。
你不必接受远方的邀请,
故国山川,终究被眼瞒。

请你为爱凿一口井,在地底
觅得一两粒火星。
你亦不必认定此生庸碌,
细火虽融雪,到底意难平。


片瓦遮头记

你有多久没坐过一列闷罐车了
你有没有看见
屋顶的瓦缝有棵草长了出来
当旧屋翻新,当慢车开来
爱过的人向你招手
就像窗户已关上,蜂窝煤还燃着
锅里的水就要烧开

所以别再逃了
哪有什么永恒之地
檐雨落了整夜,幸有片瓦遮头
我以为忘记了的都不曾发生
埋下的都是腐朽的丝绸
好吧,我承认地底会长出新的东西
这死神的馈赠
像我们扫墓归来,在路旁挖出的春笋


静水深流记

浪花永远奔腾在水面
而河流深处
藏着一个死寂的废墟
大雾弥漫,鱼虾默默迁移
桥的另一端不知伸向哪里
在碎玻璃中,廉价的水结成冰
有时化为失忆的雪
健忘的霜、低于云端的雨
我猜,它们都是来自同一片水域
小时候,我们折过那么多纸船
却从没有真正让它们航行过
汪洋中没有一条真正的船
只有无数只
乘树叶过河的蚂蚁


有损

切掉白菜的根部
砍开牲畜的头骨
他们是切和砍

削一筐土豆直到手软
劈木柴直到冬天到来
他们是削和劈

还有剔和剜,剐和剁
一把刀,在世间消磨着铁
铁又消磨着锈

原来的东西变成现在的
不明白的事还有很多
再见吧,但不要再见得太快

别离无期,怨憎有时
爱恨自有分寸
先是舍不得,然后是求不得

我们有共同的蒙昧之心
薄雾遮着月亮
空穴来风,置若罔闻


定风波

很少有东西
能像天空那样,完整而空虚
自我满足的时辰
东南西北,忽然吹来了风

偶然迟到的雨,轻轻敲打着竹叶
鱼浮于水,人浮于世
谁也不会是永远的漂泊者
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上
樵子遇见了和尚


半生过半

梨树开白花,大地响春雷
我的前半生
交给了更早的早春
有的人守着一块墓碑
有的人私底下
打开锦囊,多活了一回

一片青草地,现在还没枯黄
所有的事物都安于现状
生命仿佛是多余的
仿佛雨伞打开,然后又收拢来
雷声已经停息
我们走到草地上
春光明媚,世间美好
没有谁比谁死得更早


猜火车

我有一根树枝
请来燕子搭窝
我有一块废铁
磨成刀子杀人
我有一节车厢
装满人民开往天堂

你说七月的桥那么漫长
你说闪电的时候青蛙很安静
你说死去的人留在原地
永远年轻

我有一捆大麻
请你尝一口
我有一个小秘密
不会告诉你
这是不是最后一个朝代
你来猜一猜


阴郁鹅

三头鹅,站在地板上向昏暗靠拢
它们静静地伸长颈项,好像离你很近
兄弟,你为什么也一言不发
莫非是异物入喉,天将大旱
你看春天的瓷器冰凉,春天有沉沦的倾向
草木空了,蝌蚪远去,天边飘走一朵云
鹅们很清楚,这季节干涸,会现出背影
眼前事如万古愁,欢娱抵不过一丛溪流


甜蜜蜜

宝贝,你路过的桥头
现在开着庙会
你认识的流氓,还住在淡水河边
你热爱的玫瑰和美国
是他们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把你看到的再给我讲一遍,宝贝
他们的脏话和脏东西
甜蜜得都流油了
公路上,男孩们正在变成流氓
在我国的土壤里深深地扎下了根
国画里的松树
有一副宋代的阴郁面容
它刚刚为挂在窗台上的吊兰举行过葬礼


羊有齿

一条石头垒成的路,连接到
山顶的寺庙
两旁的蕨类植物
横向生长,越茂盛越悲哀
迟早成为动物的食粮
父性的阶梯,母性的草
浑浊的肉体,劣质的肥料
一头羊有一个锯齿状的人生
它的声音干干净净
又白又脆弱
象天边的云朵,终究变得粘稠
把它切碎、搅拌、摊开
这是我们的馅饼,也是它们的苦果


困惑的浪漫

我把他们说过的话
转述给你
电风扇摇头,你微笑不语
花园没必要对外开放

外面在下雨,水是恒温的
有的人倒退着腐烂。有的人
正要下楼梯
递减的幸福感
有的人走得更快一些,提前亮出了底牌
要是你出门你会
带走什么行李


一宿觉

把脚晾在被子外
炽热的冻疮
提醒我肉体尚未结束
通过污秽的火焰仍将继续行走

这并不容易
夜还长,梦已醒
溃疡的风
里面仍是风
人生辽阔,容我微微蜷脚


此为别

栅栏关住的水,锁孔里望见的春雷
一条漫长的海岸线
捆住的人民
无法摆动的钟摆,没有边界的花边

我的暮年和它们一样。我的现在
象虚妄的火焰与光晕
小雨里有无尽的涟漪和灰烬


那春天

午后的玻璃
闪耀着流水的光芒
那棉花,朝生暮死
那温暖的浆果
总是过早地柔软、腐烂
少年一觉醒来
早生华发
朋友啊,你有滚烫而痛苦的幻想
我有一件旧事
想与你分享


因式分解

在太阳底下
追着汽车闻尾气的孩子
拖着一条
长长的火焰的尾巴
越跑越远了
从树叶间漏下来的影子
有头发,有拇指,有细小的腿,有一种恍惚之美。


大马士革

蚂蚁在小亚细亚
搬运粮食
今年修道院的收成好
他在吃饱之后
开始祷告

中世纪的雨
下到傍晚
路潮湿,勋章骑士披上雨衣
骑自行车回家
帽子揭起来
现出首都,一座万籁俱寂的空城 


重耳

冬天的俄罗斯多么忧伤
我带上我的耳朵
一边念诗
一边逃亡

彼得,这个没落的
贵族名字
华丽而糜烂
仆人们在打扫房间
拣出一张张
腐朽的脸

回不去了,我的祖国
在一场鹅毛大雪里
眯着眼,半蹲着
长满羽毛


夜航船

一个和尚
乘船过河
艄公在掌舵

我在家,我在长头发
那是另一个朝代的事情
泥沙俱下

泥沙俱下,河流上升
渡口的阴影部分
保持平衡

他坐在船头,他吃素
隔着茫茫的水面
他与我对称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