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刘焱红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4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刘焱红简介

(阅读:928 次)

刘焱红,1959年4月生于内蒙古,祖籍辽宁。有作品发表在台湾《创世纪》诗杂志、《中外文学》(国立台湾大学外文系主办)。

刘焱红的诗

(16 首)

痛快地撒尿

写不了绚烂的诗
就写首烂诗哇

过节过节
不要让节过了自己

屈子的节屈子已过
出生入死到出死入生

天地间
我们过过自己的节

憋了一夜的尿
我得起来把它撒出去


迎面而來的數字:4

這個阿拉伯數字
如此古老,又如此鋒利
如此抽象,又如此具象

象祭奠的花圈,香火點燃
然後,留下灼剩的骨架
桌面與字面上,空無一人
六月風吹過骨架使冷更冷

像一次越野的低低的標旗
拐彎的腳步,紛至沓來
四散而去,留下一個地標
指引日曆的方向

像一柄志存高遠的書簽
這最後的抒情與閱讀
夾在一部古書里不再翻頁


风,经过我眼前

整整一个白天
有力的风,经过我眼前

表面的黄沙不再安份
那飞升的欲望,旋即膨胀

绿树与花草随风而去或者
紧握根本,意志坚固

低低行进的流水皮肤起皱
或浪花起舞,或惊涛拍岸

我不知道的事是白云
是否被轻浮的黄沙,触碰

我不知道的事是根本
怎样抓住土地,不肯松手

我不知道的事是大河之水
怎样表面应付,内心守恒

我不知道该怎样为这风
命名一个符合象征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
风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原本透明的风
拖泥,带水……


罗马

全人类的罗马
大剧情的罗马
演员渐次退场
观众纷至沓来愈久弥香

这曾经驯服的石头
这来自地上的
要接收那来自天上的
人类用石头连接永恒

万神比肩相依为命
渐次坍塌的石头
这石头散失的剧情
这有头有尾的大叙事
牵挂人类
七座山丘天主落座

恶与善那么近
神与魔那么近
甚至世俗与信仰
都离得那么近
近似有白天有黑夜
开花的人类
珍爱自身举心向上

石头与骨头
大脑与激情
兽性与神性
肉体与灵魂
凯撒与上帝
在这里
人类的情性被石头加固
有开头也有结果和未来

教堂的钟声
一针一线不紧不慢
把石头剧情装订成册
深情的人类遍布大地
石头开花    石头开花


新年啊,老同学!

新年真好
雪夜真好
南方女子立在北方雪野

那件红毛衣真好
染着桂花香
三十年了我们没放下

一份傲慢和一对酒窝
一点也不相称
眼睛和文字相称
凌厉而不确定

飘扬的旗帜和铁轨不相称
轰隆隆把我们迷散了
心灵找不到心灵
目光碰不到目光了

就这样
青春落实在生命里了
矜持里有爱
也有回味深长下来

新年真的新了
阳光铺展在大地上
旧时光象一张油腻薄纸
一直就随在身旁影子似的
贴地而行


探监

这幢楼多像一桩公案
我爬了一次
只一次
就不再想进去了

只是你留在那里面
我才又一次出入
繁华与荣耀
反锁的房间啊

从前的草原上
青青像诗经的句子
头骨在野
风经过脑壳呜呜地响

我们裸身奔跑
摹拟骏马羊群和苍狼
想起这些
我就想起了真情

我推门而进
又推门而出
这一连串的动作
无声无息

两扇门合上
像没人进出时的样子
两扇门只是夹了夹风
一切  不动声色


就是叶子

最后一片叶子
捂住根本的伤口
保守自己
和属于叶的故事

最后一片叶子
歇息在自身里
在自己的高度
停止向上 眺望前方

一片叶子
令天空低垂
一片叶子
眺望另一片


叙事

蚊子在我们身上结下果实
痒痒的    还会品味多久呢

花朵在大地上探头
张望老秋天
感到秋风打了一个寒颤
明晨的石头定会凝满露水

相机握在各自手上
通过它    想握住对方

小桥的水流下
一尾鱼看见另一尾
它们不说话    只游着

茅舍小桥流水古木
还有奥运
我们都没怎么在意
我们假装在意它们

好像几天前
就站在植物园南门口了
一转眼我们就走出了西门
并且迎面撞到夕阳

我们摸了摸各自的相机
天黑之前
我们回到了各自的家
不久就下雨了
想到那些花和鱼
它们会躲到哪里呢


大雪无声

1

大雪纷扬
四野茫茫

它们将覆盖
您用过的身体

2

仰面朝天雪花
稀释泪水中的盐

这自天而降的雪花
亲切动人

立尽苍茫
追认慰籍的仪式
……

3

这被严冬反复清理的旷野
如祭献的台面

雪花纷扬
落着儿女的思念

4

身体如伞
您撑开过我们的天空
今日终被收起

我看到
伞面贴紧伞骨
我看到
您离别时的目光
依依不舍

5

曾经的植物
已收起知觉
原野上留下枯枝
被风吹响

风在雪上吹响枯枝

是您血肉的丰碑
立在落雪的旷野

6

深入夜晚
众星因为寒冷
将在我面前发光

这被白昼深埋的宝剑
寒星在昨寒光在今

众星在天
被我想成品质
它们将
指引大地的方向

7

肉体怀揣愿望
大地深藏麦粒和花籽
它们以安静的方式
听命

下一个季节来到
我将独自领受
那圣言的花朵
和麦穗重新结实的丰腴

而您将独自穿越
所有季节的季节
从这白雪茫茫的镜像出发

8

风停了
哽咽的呼吸没能停下
您放弃的时空
我们仍将面对
并且回忆从前

雪覆盖大地
也覆盖了您的身体
看到阳光照在雪上
看到冬日的阳光只有光
没有暖
它所具有的人文含义
此刻
和泪挂在眼睫上祈祷

9

这雾水冰结的雪花
棱角分明
一朵又一朵的雪花
在物事之外成形
它们自天降下
保守静默
委身在大地上

而我的思念热血尚温
我无法更加贴近它们


梨花盛开

梨花盛开的时候
我被劫持
在被劫持的路上
我看到梨花盛开

这些囚禁已久的闺女
一夜之间素面朝天

她们的目光
深藏在蕊中
含而不露
冰肌玉骨    意味深长

梨花盛开的时候
黎明盛开
一马路一马路的人
连同我被劫持进钟点

钟点由来已久
钟点不怀好意
他们精心设计课表
被机器识别和鼓励
人脑发条被越拧越紧
邪恶在利用

而梨花盛开梨花盛开
梨花盛开的时候
香气袭人
浅粉花蕊口吐甜蜜
她们简单而富足
庄严又神秘

谁在沉吟
“梨花梨花
“课间集合……”


月光如水

月光如水
注入少女肌肤
这自上而下的水流
新鲜而动人
少女河床
美眸盼兮波光粼粼

女美已远
使我失去机会
眼睛埋进肉里
被利益损坏
看不见纯净的流水了

少女与诗歌水土保持
人类庄稼
五谷丰登
我于此岸拨动那水声


空,如此深情

流水们随河流走了
湖,你愈加静谧空旷
幽深的水域
蓄满白日蓝色的忧郁
月光下你如此克制

湖,月的光触及着
你每一寸肌肤
月光不说话
它静静地来还将静静地去
而此刻月就在你的上方偏西
 
看到你的心底荡漾着她
湖,月的光在我右侧空地上
像一张白纸的卷角未著文字
而我看得清楚
整个世界只有你睁大眼睛
与月光安静地交流

湖,月亮克制了烈日
湖,今夜我和你要怀孕月光


今夜, 我立在风中

姥姥
今夜我在风中  想你
 
您的大爱我来不及回报
乡里来人说您已病得厉害
年届九十的人了
您还不让告诉我
怕影响我身体和工作
 
姥姥
我该把写作时抽的烟省下
为您积攒一件新衣服穿
有数的几身衣服穿了一辈子
洗时您还舍不得用肥皂洗衣粉
 
姥姥
我是您宠爱大的
冬天里您和我们一起居住
您的大襟藏着我的温馨
我们的冷
是您用辛劳驱赶的
您冰裂的双手
为我们拾捡柴禾和羊粪
小学初中的每个早晨
您把我从被窝里唤醒
递给我您已烘暖的腰子
 
记得爸爸不让我们多吃糖
您就偷偷从大红柜里取出一块
掖在袖口
等我放学回来偷偷递给我
妈妈不让我们玩水  怕出事
您说:“孩子动着没病。”
您顶着烈日陪我们玩
 
那时您的身子骨还好
每年为我们养口大猪
吃肉时您把最好的部分
挑拣出来留给我们
 
我一天天长大
也一天天远离了您
成家后总想接您过来住几天
好让外甥也能侍侯侍侯您
您说:“人家媳妇不喜欢
姥姥老了,说不上到哪一天。”
 
姥姥
今夜我在风中  想你
 
我儿时无意间说的话做的事
您至今记着
如数家珍地向邻居述说和炫耀
您常说我能有出息
我也想    准会有一天
能够挣来好多富裕钱
早晨  供您一杯加糖牛奶喝
 
姥姥
外甥让您温暖的大襟
包裹出太多的幻想
如今  正一个个经历破灭
健壮的青春因此过早被击倒
伤痛压迫心脏
我抓紧诗歌呼吸空气
来不及办的事实在太多
 
姥姥
我不再幻想用钱
回报您的大恩了
也许我该记住您的话
“救灵魂要紧,孩子!”
姥姥  外甥诚实依旧
仍在美丽地生活与写诗
只是灵魂无助
承受不起太重太多的后悔呀
 
姥姥
今夜  我独自一人
在风中  想你


你就是我梦中记下的名字:雪
你从高处降下圣乐
你拂在地上的裙幅
把眼睛引向高处
我的身子无视前方
淤泥已堵死听觉
我的嘴巴大张
向上呼吸你:雪

作为水
你曾在地上生活
你上升的高度
就是云的高度
好让我看见
你的根在天上
并使你洁白
我用凡人的嘴巴
只想和你说话
那只患病的手
握不住你呀:雪

语言已失血
死于凡人之手
我的轮子锈蚀
载不动石头和铁
季节碾过身子
我  无力逃离
泪水一次次风干思想
我  好与你对坐:雪

黎明在左  黄昏在右
是他们的飞逐之翼
而南山之上
你的乳房丰盈光洁
再次击中我的唇
赶在泥脚无力伸出之前
你以花的姿态赶赴圣宴
裙子拂地如舞
你再一次降临
并且委身我的脚下
我透明的杯子
盈满你全部芳香:雪

我的眼里只有你:雪
你看:粮仓已盖住
大风掀不起尘埃
光芒与我置身上方
泪水最后一次风干
我与你厮守:雪  雪  雪


醉归

从杯中走出来
街心演绎成树的干
它的枝伸向四个方向的夜
每条枝上缀满金色苹果
这是你来过的西北镇子
我们曾栖息在这条枝桠上
像两只羽翼未丰的鸟

走在回家的路上
发现许多东倒西歪的人
和东倒西歪的事情
这肯定与酒有关
譬如迎面骑车的男女
他瞅瞅她  她瞅瞅他
用平常少有的眼神
又譬如原本各自走着
后来并起肩来  再后来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屁股
她甜甜地向路面笑了笑

走在回家的路上
回望又是一道风景
大漠孤烟不再直
撒娇似地顺躺在马路上
霓虹灯轻注了些肉感
恍若远古的裸女
这是你来过的西北镇子
枝桠上空荡荡的
月光如水落满时光


冬天里

众林之山
枝干笔挺而锋利
是寂中最清晰的闪电

它们的根
与土地有关
土地与岩质有关

它们以静默的方式
保持这种联系并且
停止在叶片上行走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