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江汉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44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江汉简介

(阅读:291 次)

江汉,生于1964年,武汉市人。1987年自《诗歌报月刊》等杂志发表诗歌,曾获《诗神》95·诗神杯“一等奖”,《诗神》97·诗神杯“探索诗奖”及《飞天》、《文学港》等刊诗赛“优秀奖”近三十个。著有诗集2部、散文集2部。电视连续剧《铜草花》。

江汉的诗

(9 首)

邂逅

打开一平米的喜悦
我感到了轻微地颤栗。我把自己
平生第一次拥有过的恋人,礼貌地领进
心中的红房子,甚至关闭了
所有路途中赶来的电话

没有一阵风吹过
没有一片云飘过
只有男人的一点点淫荡
只有女人的一点点羞涩

爱情的眼睛目睹了饱满、沉淀。爱情的耳朵
谛听到了婚姻之外的咳嗽,一声,两声
爱情的思想,也具有了卷土重来的品质
神情专注地看你。现在的你,真的像你
你的一丛黑发,如墨。为我所有的黑夜
点睛


爱着

月晕的晚上,星子睁开一只梦眼
照耀出走的女人,从小径的旅行开始
走上爬满鲜花的陷阱,甚至滑落了草帽

爱情,泊在星光里,寻找着门径
晚风裹着伤口,吹醒开花的肉体

等待一场毁灭,遍及洁白的肌肤
甚至心中汩汩流淌的诗句。我们
拥抱着。宽恕着。融合着。爱着

爱情叫个什么?上帝。或者地狱
怀抱清凉的女人,我走向陈年的
白醪


圆满

若干年前,大雪纷飞
我出生在第五医院

若干年后,大雨倾盆
我不知道
到我离开世界的时候
五医院是否还会收留我

如果收留,雨
可以下得大一点,猛一点
或者落雪密一点,厚一点
在弥留之际
我算是完成了一桩心愿

干净地出生
艰辛地成长
破碎地苍老,我
想不起我是谁
从原点,到原点
我用一生,划好一个圆

这个圆,谕示着什么
想必大家一定是知道的


一种疼痛

我遭遇的爱情,几近于圆形、三角形、锥形
或者方形、多边形。就是呈现不出一种
“心”形。别问我是谁
乌云早已向我暗示了一些意义,然后下雨

爱情的嫁衣,在雨水中漂泊,血一样地
疼。飘向我走进雨季的站台
站台上人走影空。孤独存在的只是站台
和在外埠夜雨中,一双破碎的眼睛


吊脚楼里人家

男人,女人
用五谷、药材装饰田土
用网罾、棹歌打点河流
用竹梆、木叶提炼月色

过这座山,爬那条河
肩背竹篓的男人行色匆匆
如果赶走夜路
山会愈走愈矮,月会愈走愈大
仰头看星月,低头看流水
心上就印出一片山岭的寒意

以星子引火,把夜雾煮成浓茶
梦想流水、灯火、烟花、雾霭
痴情的女子
抿着嘴唇,咬紧花头巾
披着寒霜,唱着一首首山歌
叹五更,或者:思郎调

夜月,挤在逼仄的山岩之上
像一叶小小的弯镰,而大地洁白
立着十分饱满的吊脚楼里人家


草原

风,牵着风
走上地头,把夏天吹远
翻个跟着,搅乱草地的心事
最后挑起草原尽头的雪峰、峡谷

爬上小路
车辙和马蹄痕迹,交错伸向远方
我的鞭儿甩得溜圆
忽上忽下,炸出一轮轮的花儿

青青草原
托举我的生命之重
一瓣瓣红,又一片片绿
迎着黄的风、蓝的天
我赶着马车,穿越苍茫的草场
尔后,又在牧草中出现、消失


坐在夜色里

坐在房间弥漫的夜色里
静静怀想。思绪
打着补丁,雪片一样
纷纷扬扬,漂漂落落

内心,是片废墟
荒野、寒水、余烬
以及时间的睡眠等词句
在那里沉聚、交合

笛卡尔的壁炉,卡夫卡的地穴
梭罗的瓦尔登湖,海德格尔的黑森林
成为心中的圣境、暗示
而雪,落了下来
我能分辩,十二种清香
定格在书房二十四点的钟声里

那里有大音吗
那里有大象吗
那里,能向世界言说
心灵的天籁吗

白色之鸟,该用怎样的言词来表达
才能把我单薄、厚满的日子
串在一起。一一潜入
新的日子,旧的日子
黯然,而又辉煌
破碎,而又精致


乡村爱情

田野上,码着很多的草垛
每个草垛,都立着个月亮

月色,白,而亮
一对男女,踩过
无边的月影,手牵手地走

做一个草窝
就成了个家
男人不再是男人,女人
也不再是女人

女人眼里,玉米抽穗
男人眼里,高粱扬花
男人、女人心中
豆荚爆响的故事,一茬,一茬
比春天深,比秋天浅

哎嘿——
哎嗬——
哎吔——

嘿嘿。月亮升起来
哈哈。身影伏下去

乡村爱情,野生的形态
与丰硕的草垛一模一样


月影里的小镇

嘀嗒,嘀嗒。月光
滑入山崖,沾进草寮,挂上城头
化作一团团、一缕缕、一朵朵月影

镇子的轮廓、气氛
就分外地明朗、分外地潮湿了

那谁,在这个时候,总会移动双脚
朝着小镇上的某个地方走去
脚步把他带到他想去的地方

镇是小镇,街是老街
如果那谁的耳朵再灵性一些
往风的深处听
也许还能听见远古的磨镰声、舂米声
河边上水车的咕噜声。那些音、韵
会在月影里传得很空,很远

月光,照着镇子里所有的道路
照过盐庄、碾坊、布店、酒肆
照过一段古墙、一口古井
那谁的魂儿,就融进这月影里的小镇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