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梁积林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49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梁积林简介

(阅读:719 次)

梁积林,甘肃省山丹县人。参加过《诗刊》社第二十一届“青春诗会”和第九届“青春回眸”诗会。首届“甘肃诗歌八骏”。甘肃省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张掖市首届百名优秀人才。作品被选入《中国诗歌精选》《中国诗歌排行榜》《现代诗300首笺注》《感动大学生的100首诗歌》《中国<星星>五十年诗选》《诗刊50周年诗选》《诗刊60周年诗选》《中国当代诗歌导读》《中国诗歌精粹》等数十种选本。作品及评介在《高中生学习试题研究》和《中学语文》上刊载。著有《河西大地》《西北偏北》《部落》《文学陇军八骏金品典藏•诗歌卷•梁积林的诗》《神的花园》《河西走廊诗篇》(长诗)等多部诗集和短篇小说集《寻找道尔基》。长诗《河西走廊诗篇》被选入“一带一路”作品百部精品图书,并通过馆配途径到全国中小学图书馆。获《诗刊》优秀诗集奖、《飞天》十年文学奖、《绿风》诗歌奖、《诗探索》春泥诗歌奖、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甘肃省“敦煌文艺奖”、第十七届黎巴嫩国际文学奖、首届方志敏文学奖、“中华宝石文学奖”等多种奖项。作品被翻译成英、韩、阿拉伯等多种文字。

梁积林的诗

(17 首)

一声鸟鸣,如同一把铜锁里的簧动
开我言语
开我天空
开我血管里的一个库存

我的河流高高在上
我的星辰
滴水成冰

每一次劈柴,都是一次航行
每一个新词
都是一次修复
取出火焰
取出嘴唇
取出月牙的锚和黎明


所有的雨

想起白塔,想起芦苇荡里的那架
蹲着一只候鸟的水车
似乎,所有的雨,都是它运过来的
天空里挂满了流血的眼睛
和祈符
我不要闪电,不要光弧
只要一声鸟鸣
像一只陶罐被一个远古的人,轻轻地
敲击了一声

所有的雨,都被黎明的梦冻结
所有的雪,都被死亡
还洁白


弥勒

湖上有一叶舟,有一对来生
夜里下雨了
给佛带来了些许能了却和不能了却的事情

飞翔的虎
还有一些乱云飞渡。所有的世界,不过是
一页,晾晒的经书


阿拉善盟,蒙古高原的上空
一只鹰的翅膀上究竟能驮动多大的寂静
它盘旋,它俯冲,它踅乎
突然就唳了一声

一个人的思念也不过如此
一个人的伤心也不过如此
一个人的遁世也不过如此

一匹走出沙漠的双峰驼
昂首,孤傲,挟带着我身体里的冷峻
看鹰
看一粒太阳的舍利

巴特尔,或者就是那个叫布仁孟和的牧人
我喜欢什么来着——

从左旗到右旗
五百多公里的距离
就是那个有六十八度酒一样烈的人名字
琪琪格,红
红琪琪格

鹰像太阳,太阳
像鹰


夜宿华藏寺

风,赶着一群群羊群似的雪雾
爬乌鞘岭。那边
就是河西走廊……

……下半夜了,老店铺里
有两个碰杯的藏人,还没有把一盏灯光
干光

屋脊上又跳下了一声响。而
檐角上挂着的那块
月亮,被风吹得
响了一个晚上


马场雪

一匹奔跑的马,溅起的雪浪中
每一个蹄花
都像是昨夜失踪了的梦里
月牙儿怎么回炉到了一次初恋的,初吻

连风暴也失踪了
只有皱褶的祁连山,像一块漂洗过的布衾
搭起了一场
洁白的
新婚

万马的目光相触,不啻
一群牦牛在雪地里烧下的一个胎记
裹紧头巾的牧马女
骑着铮琮的三弦
似千里,似万里,似一幅遥远的迁徙图

长长的地平线
牵引着
一只旋鹰的风筝


弱水谣

月光下我像一把二胡,静默的音乐
在风中摇曳
二月的丫头们坐着自制的冰车
二月是门槛
那三月就是门扇
从冰窟窿里取水的人
像是一架生锈的辘轳
哼哼咛咛

我去了,那是七个孔的土地
七眼井就像我想你的七日
弱水边
马车夫卸下皮车
卸下马匹
双手从地底下挖出两颗
皴裂的洋芋


月出祁连

月出祁连,鹿鸣山涧。
一行勒勒车穿行于逶迤的峡谷之中。
一颗流星,肯定是坐在高岸上的
那个养鹿的人烟锅里磕出的灰烬。

惊起的一只夜鸟,从一棵树上飞到了另一棵树上,仿佛
一个老汉把腰间的烟袋,传换着,别在了
另一个老汉的腰上。

这隼鹘。
犹如一柄黑钢钢的板斧。
硎去了一截夜的旧枝。


夹店铺

夹店铺。三二个人影
在晃动
晃动的还有,断垣:
没有被风沙割尽头颅的
哪朝哪代的夯声和号子
   
有人牵驴
到山那边的罗汉井子
驮水去
   
夹店铺,离城三十里
孤零零的旧门楼
像一个骑着土黄骡子的儒士
摇摇晃晃地去
看落日的皇榜呢


河流

那儿再放置一个你多好
那儿再放置一个我多好
肩并肩
一人放出五枚手指的小鱼
喂养我们的河流

一只蜜蜂从我的肩上飞到你的肩上
像个顽皮的孩子
把两页门扇不停地摇晃
 
就这样,让我们坐成一双时间的旧鞋子
让秋秋去吧
让老老去吧
让头顶的流云流去吧


旷野上。一只鸟从我的头顶飞过

大片的葵花已收割完毕。没有马
只有一丝风骑着一把二胡驰骋在西域
再大的旷野也是一块田地
再小的心也是一个国度
羊的眼睛其实是两枚图钉;它吃草;它咩叫
把自己钉在了深秋的这个早晨
阿尔的太阳,好像敦煌
一声鸟鸣飞过我的头顶,仿佛颤音
一句话也像是一次反弹琵琶
一片竹柳,也像是
另一个国家
每一片云彩都是一个飘动的经幡
每一个葵盘都是一柄金黄的灯盏

时间啊,当的一下,仿佛生命中不可或缺的
又一声颤音


山中:正午的神

那是一排排羊圈,那是一个凿水的人
一排排神的脚印在深山中
羊咳嗽,羊搭蓬
一只黄鹰扑住了一只小鸟似乎一次部落之争。那么
那些塔塔儿人呢;那些蔑儿乞人呢;那些畏吾儿人呢
大片的丹霞丘陵,仿若驻扎了很久的蒙古大营
我突然就想起了你,想起了当世的一句低语
像是那只看我的羊突然撩起的眼皮
其实是正午的神,给了我
一个小小的偷觑


秋雨:中元节

弱水河畔,一坨一坨的藏红花
血一样从地下渗出来
肯定的,除了爱
还有忧伤
还有已收割了的麦茬地的苍凉
那只不停咩叫的小羊
是父亲每天早晨从家里牵出,一石头一石头
砸着铁桩,縻在那里,而忘了牵走的
父亲已去了那个世界五年了
梦里却还问这问那,还递给我一支他一直抽的
黑兰州和一杯炀帝御液——
那是山丹一个老厂生产的——
原来那厂生产老牌散酒和醋——十八岁时他在那里当过会计
——这似乎成了父亲一生的荣耀
每每说起,他都会提到
他那时的早餐,是散酒泡馍
那匹马,我说的是那匹跛足的
是我和父亲从军马场买回的,屁股上拓着“5”号的
退役军马,它已经三易其主,但依然
还在我们村子
只是,老得只剩一张马皮
搭在了村头的墙上
新泉水库以下
一个女人在烧着纸钱
星星点点的烟火
布满了大地
分叉的掏金河道里
一辆挖沙机,被细雨一直洗涮
缄默啊, 缄默如
二零一二年
那个大雪封门晚夕


西域图

我的大月氏呀
我的小月氏
我的羌
一只党项的羊

三匹西域的大宛马
在茫茫戈壁
看起来
比落日
还荒凉


敦煌的月牙

小小的,薄薄的
我不想把你比成针鼻
也不想把你比成一根白玉发簪
但我突然想趴在一个人的肩头痛哭
突然想在一个人的耳边说一声
等了千年的一个爱字

说是一排马的牙齿也行
说是一匹儿马抬起后蹄踢在天庭额头上的一个印痕也行
此刻,我想把你说成羌,说成乌孙
说成一个人的小月氏
再把你说成一只党项的羊
或者就是西夏王国里递过来的一张
指纹的传书

其实,它就是敦煌的月牙
就是能让我思念和哭泣的爱人的肩头一样的月牙
就是一把飞天女反弹的,琵琶


扁都口

我是从俄博草原过来的
这是八月。扁都口,祁连山的一个谷口
岩壁上雕着石佛,沟道里走着山羊
星星坡那面的草地上
空旷啊,除了几朵粉团花像牛头骨
一样,被风吹的摇晃;
我看到的是
一个蹲踞的牧羊人
把那么大的时光
往他小小的烟锅里,安装


献诗

白唇鹿。草坪。
隔间屋里的猎人。
我教你劈柴。我教你汲水。
放飞的老鹰落在了你的手掌里。
小木屋的墙上写着几个旧体字。
我把它翻译成了新私语。
一辆火车去了乌鲁木齐。一辆火车去了青海。
覆满苔藓的礁岩上。
铸着一尊青铜。

白唇鹿。河流上的帆帜。
小白银。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