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苏黎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0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苏黎简介

(阅读:224 次)

苏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人民文学》等刊物发表大量作品。出版散文集、诗集多部。作品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诗刊>六十年诗歌作品选》《中国最佳文学作品选·散文卷》等选本。参加过《诗刊》第二十四届青春诗会。

苏黎的诗

(17 首)

月光谣曲

月光,月光
门前马莲滩像一件没有收走的衣裳
 
我到场院旧草垛下等人
腕上的银镯也向远远处瞭望
 
风吹草屑
月光的脚步婆挲
 
光溜溜的石碾子
一场院落叶的寂寞
 
如果你来了
躲在哪棵白杨树的后面
 
如果你没有来
夜风为什么揪我的衣裳
 
月光,月光
一只秋虫的忧伤在不停的闪亮


岩画

石头缝里,长着一株
摇晃的咩叫
倒垂下来的一根藤条上,滴着
时间,和风声

蜷缩在岩臂上的一个洞穴
啃一块光影
断了辕条的木轱轳大车
停在过街楼

居于左侧
斜木杆上挂着一片生锈的声音
石板上栽花,长出一匹骆驼
还有一个拉骆驼的人

暮色浓到了脖子
我当那只乌鸦
脱下了黑色大氅
披在我的身上


西大滩落日

太阳完全隐没在西山里
橘黄色的晚霞映在祁连山上
祁连山披上了一件金色
袈裟,佛一样端坐

鹅卵石,枯草和光身子的白刺
也像镀上了薄薄的一层金
干净,光鲜,亮丽

夕阳熄灭,天边最后的一抹湛蓝
就像一泓明净、清澈的湖水
被渐渐漫下来的暮色
逐一饮尽

突然一股莫名的冲动
在我的血管里回旋,是激动,是热爱
抑或是对大自然的敬畏和虔诚
冲撞着我肋骨的篱笆

我要说出的是
虽然我对面的是一次冬日落日的盛典
但是,在我的内心深处——
夏日里又一个红日
喷薄欲出


月照黑河湾

黑河湾的水面上光斑闪烁
河岸上的骆驼刺开着小白花
 
燕子轻盈的身子
在河水上空翻飞,打着月亮的光电
捕捉蚊蝇
 
沿河的古道上,走过一匹骆驼
骆驼上驮着青稞或是大麦,突然的一声驼鸣
将河湾里打盹的野鸭
 
惊得,收起翅膀,一头扎进河水
向河水深处游去,河水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后
又迅速缝合
 
日日夜夜奔波腾的河水呀,千里万里
不知疲倦的赶路,从不懈怠
只有到了这河湾里,在这河水转向的地方
 
才能慢下来,歇口气,怀抱明月
怀抱葱葱郁郁的芦苇
才能耽于平静,耽于深思熟虑
 
我要用这皎洁的月光,打一幅纯银的耳环
在晚风吹过黑河水的时候
铃铛作响
 
我要用这清凉的黑河水,洗一个人的尘世
除却其生活中的沉渣淤泥、暗礁险滩
还我一个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月夜


乡村:麦草垛

庄稼已收割,一个个麦草垛
堆在空荡荡的打谷场上
这分明是一个个金黄色的谷仓呀
里面贮存着春花秋实
光亮的白天已过去
傍晚来临,夕阳橘色余辉映照
这一个个麦草垛,又像几团
锦绣的云
随着夜幕降落
暮霭正在一点点地吞噬着这些麦草垛
我在想,这么多麦草垛,一晚上
能不能喂饱黑夜这匹马


祁连山中

暮色下,一个尧熬尔人
系好了牛的鼻系后
又扣牢了羊圈的栅门
 
搅杆。奶桶
声声黑而沉闷的狗嘤
 
月牙,镶在天窗上
星星,是一群唧唧喳喳的小鸟
夜色,迈着沙沙的脚步
 
酥油灯花下,对饮奶茶
你扑闪着的黑眼睛
就像丛林中的一对鹿鸣


惆怅

再大的风也吹不灭我身体里的
那盏惆怅
再黑的夜里,也醒着
 
铁匠打铁
铁匠的炉火是冬月里
盛满安慰的酒樽
与落日对酌
 
站久了的马匹
像一个烽墩。一转身
就像开启了的一扇
旧城门,探出马头
 
惆怅如鼎
如祁连雪峰那么高远
如小溪水那么悠长
那匹马,站久了就成了城堡
 
我挤着黑夜
擎着我的惆怅
走进了我
小小的故乡


十四行:清晨

一群小鸟,草地的纽扣
 
拒绝张望
远处的雪山,摇曳了一夜的灯盏
拒绝说出
河流的波纹,多少个嘴唇翕动,而又
默默不语
 
坐在一个小山冈上
听不远处村庄里的狗叫、牛哞,和一声
长长的
马嘶
 
打开天空的栅栏
云朵的羊群飞翔
而后,我替时间承担了
些许份量


司晨

沿峡谷而行。在峰回的一个折弯处
石壁陡立。
有一个石匠已凿出了一个成型的狮子。
 
金毛卷发。铜铃声声。怒目而视。单等
剔除连接唇间的最后一击。放出
震撼山岳的一吼。喊出东方拂晓之日出。
 
旁侧的溪水边
母马饮水。胯下哺乳着一匹枣红的马驹
它看人的一双眼睛,清澈的能溢出水。
 
而对面灌木丛茂密的山腰间
有一条顺坡而下的小径,像蜿蜒的蟒蛇
又像是一个云游僧远去后,一路
 
遁下的后尘。
当……当……是钟山寺那边传来的
几响钟声。


七月,山丹的天空下

马场草原,油菜花四处飘香
没踝的青草,向天际铺展
播撒牛羊
放逐云朵
 
一匹匹山丹马,是被太阳的金丝线
锈上去的,屁股上还闪着亮光
有一个人,双腿盘坐
远远观望
 
一些马在吃草
一些马在渡步
一些马吃饱了,支棱着耳朵听风
一些马眯眼,打瞌睡
 
一匹枣红马的后面,跟着一匹小马驹
它一弯脖子,就把嘴伸进了母马的肚下
吮吸了几口奶水,就
尥蹶子撒欢去了
 
不远处,一匹公马在撒尿
顺风传来的是
淡淡的青草的气味
和着温热的泥土的馨香
 
更远处,两匹马交颈搂脖
搂成了一幅好窗花,我要带回去
贴在我的窗玻璃上
让它生动如初
 
那人一直盘腿而坐
他,多么像另一匹马,一匹单个儿的马
一匹会思考的马
一匹戴眼镜的马
 
一只草原鹞鹰,唳叫着
在天空划了一道赤褐色的弧线
它的声音被空旷放大了好几倍
寂静被传得很远很远
 
他没有动,依然盘腿而坐
他的目光,高于马头
低于鹰翅
低于人间的生活
 
他正以一匹马的目光远眺——
青海长云,祁连雪山


夕照丹霞

要用多少丝线
才能编织出如此绚烂的峡谷
 
要用多少金色的时光
才能描绘出如此辉煌的河山
 
当炊烟飘上村庄上空的时候
你含羞的脸,隐藏进了落日的余晖
 
你像个头戴红盖巾的新娘一样
被一线天光牵入了洞房
 
我像一个茫然的陶罐
立于时间之外


早春

翅膀扇动——几朵梨花,欲飞
枝条摇晃
 
一头驴像是被放逐了似的
在坎儿河边自在地啃食
 
一个水漩涡里
飘着几枚枯叶,沉沉浮浮
 
地埂上,一只草原鹞子
噙走了最后一小块夕光
 
卸了农具的父亲,用缠着布条的手指
给骡子梳着汗湿的皮毛


日出焉支山

晨雾,如同一件薄衫一样
笼罩着眼前的风景
如同蒙娜丽莎的微笑
含蓄而又神秘
 
如同一种心情
没有波涛,也不澎湃
一复一日,将它沉淀成一种
顽疾
 
晨曦升起,薄雾隐退
缩进了树木,缩进深山
直至抵达岩石
 
钟山寺的钟声响起
红日喷薄而出
如同脱兔
如同琥珀
 
第一缕阳光照在寺顶
绿琉璃瓦闪着金光
第二缕阳光,穿过大殿
跪拜在佛的膝下
 
第三缕阳光在木栈道的山路上
隅隅独行
第四缕阳光照在溪水边的小鹿身上
它迷惘的双眼
住着一个未知的世间


莫高窟

你可以像诗人莱蒙托夫一样
在他的高加索里窃取过去
而不惊动这里的一块岩石——
石头早已坐化成佛
 
你也可以像音乐之父巴赫
不去触动管风琴,就可以
窃取这里的三两个琶音
点亮佛像前的一盏灯
 
你也可以借毕加索浪漫的风格
画几个飞天女的雍容华贵
描摩洞窟里的千张面孔
而不惊动一个打坐念经的和尚
 
抑或你就做一回你自己
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
在这个时间的纬度上

窃取海洋,而不搅动水面
佛一样安祥而平静


黑河源

一墩墩红柳,插于根系的陶罐
斑驳的阳光,白银晃动
 
如果从哪个柳墩里探出一个牦牛头
犀利的犄角,闪电与闪电的对结
 
一只蜥蜴舔着发咸的空气
藏人的腰里摇曳着一把带鞘的刀子
 
请跪下;请用镶满紫外线的脸
舀水喝
 
谁能把岩石上的一道裂隙像滕条一样
抽下来,缠在腰间
 
水中央里停泊的一只水鸟,啄下一根羽毛
辨认风向和时间


天祝之夜

夜幕降临,带走一天余热的时候
也把奔波了一天的我的疲惫带走了
 
东山上升起的一轮明月
毛藏额前佩戴的一块玉:干净,温润
 
篝火点燃的时候
黑夜,是一块炭,被引燃了
 
尘世的人呀,请把内心的伤心事放一放
请围着篝火唱歌跳舞吧
 
一杯青稞酒足以解忧
一曲锅庄舞足以忘愁
 
高举起,格桑梅朵的杯盏
饮下这一碗碗深情的目光吧
 
当狗吠声,熄灭在一堆灰烬旁边时
毛藏河打起了均匀的鼾声
 
夜越来越深,山越坐越沉稳
河上那座独木桥,载着谁的相思在晃动?


跌老鸹河边

河边上,一块岩石,风化了
就像是时光,在剥着一只豹子的皮——
斑驳陆离
 
河那边有一个硎柴的人
他的后背上拥有一个国度
汗渍的疆域,里面住着草屑和尘埃
 
秋色,尽染两岸的草木
河水消瘦,清澈见底
露出一排排波痕的肋骨
 
几只老鸹,蹲在树上
哇哇叫着
 
白蝴蝶,黄蝴蝶
在河滩里铺展开了翅膀,在秋阳下
晾晒着丝绸的衣裳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