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全超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8366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全超简介

(阅读:177 次)

李全超,笔名又见血,祖籍甘肃陇南,94年属狗,网络工程师。

李全超的诗

(14 首)

我们,他

这几天使用的人称都是他
你可以把他当做我,路过法院设想到的判决
土地归他。你归尘

他损坏你的身体时,村里开始生火
一些人躲起来,谈及我们
努力撺掇某场病情

病情加重
北风很大
咽喉里住下了一位男性敌人

他给自己料理好后事
首先修好妻子的房子

还是要说回我——
我不打算在你的疼痛里活下去

给我你种的那片果树吧,求你
我见过你采摘时的样子
我不想每个冬天都只吃粮食


愉快

凌晨
查看天气预报
整理雨伞
过于安静
所以掰响手指
手指弯曲
像一座桥
像她乳房的侧面
哦,对了,她
她又取了新的名字
在昨天凌晨
雨冷成了雪的时候


一场雪

独自捂着雪花
怕它疼
一疼,就又是一场雪
许多人被遗忘在雪地里
这里人物众多,一件事换着法子疼
和遗忘
然而一场雪落到低,深不见你


一生

沏茶
煮饭
把一只猫养到死
再养一只


家里的猫死没死
我努力描述
母亲才记起来
说是在夏天消失了很久
直到第二个冬天我回来
猫的灵魂也没有给我托梦


回程记9

在火车上听到他有关于野人的传说
杂食,多梦
矿洞一般的眼睛
走路像穿了高跟鞋的情人在城市里
不断折叠自己
他还说,其实野人是一种植物
以孤独为食
他这么说会让我对这列火车车厢的连接处产生怀疑
就像我向朋友们描述她,是几块石头
是一群人,是整个地球时刻
后来他又重新举例
上一次野人跟踪他回家
遇见结婚的队伍
他冒充新郎,让野人骑走了他的那匹马
他结了婚后就搬进城市居住
生孩子,和以孤独为食
我会希望剩下的人类修建更多的庙宇
来解释他陈述的这一切
他最后告诉我这列火车起码要开到西安
他会在上一站下车
转车,去另一个地方
就算停止进化也毫不在乎
直到野人学会乘坐地铁
直到人类不再是地球最悲伤的动物


我是

田埂上有船搁浅
我是一只白鸟
喜欢单脚伫立

有时又觉得自己是艘船
在自己的帆里起居
与几只白鸟颠沛流离

田埂上有几个孩子
一直
朝我扔石头


前后

从她离开以后
我就把自己压得很低很低
包括脊椎,瞳孔,以及牙疼
或许是这几天,冬天更像冬天了
身体里的蛇歪歪扭扭
早上的云,傍晚的风
也开始呈现出色彩,形状
和叫声
从她离开以后
气候归气候
野菊花属于植物
而我固执的像一个掌门人
记忆的胡须
盘根错节


马的能力

往回走的时候
一匹马盯着我
我捂紧口袋
不让里面的妖怪出来

午夜淹没城市的时候
我盯着那匹马
好像时间再久一点
我就学会了吃草


病因

从餐厅出来
雨水开始变成绿色
好像我的身体是铜做的
每天都要生锈


我们之间隔着山河以及神明

亲爱的
今天我八点下班
带两件厂服回宿舍
亲爱的
我躺在床上
身上还挂着好多个人
他们用肥皂搓洗内衣,袜子,腋下的螺丝
他们的经验是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
衣物清洗两遍
但他们记性不好
他们做菜的时候不放盐
他们做爱的时候忘记方言
他们想让我尽快打开柜子
于是我把自己竖立起来

亲爱的
他们每天这样重复地做给我看
不像我们
我们之间隔着山河以及真正的神明


孤儿

亲爱的
你是我藏身已久的朋友
我们相见在梦里
你看起来像一个不屑于出手的刺客
出逃时
你被路边一车水果吸引
站在那里
像站在海里
直到小贩找零钱回来
你说你早已习惯了这座城市早出晚归的血缘关系
你说你觉得自己是
某种致命的动物
无家可归婚姻遥遥无期
常住的那家酒店离家不远
供应早餐


一部分

我的身子
心脏,生殖器。母亲怀孕二十六年

我的姐姐
最小的女儿梦到独角兽男人彻夜打牌

我的工厂
我有一万名工友和一位年轻的爱人

我的梦魇
白日也必须随身携带大圣的法器

我的秦岭
白豹子身负命案,与我潜逃,共享一枚子弹

我的神祇
他们在甘肃中庙乡
一年受一次香火


失去儿子的
母亲
疼得像分娩那天
又不像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