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安遇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20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安遇的诗

(17 首)

辣椒挂在墙上

辣椒挂在墙上
是永远的灯笼

桌子团结我们坐下来
用牙齿
分析一顿晚餐的硬度

一百年加一百年
只要你一口咬定

这是我们的接受方式
也是我们喜欢的方式

餐桌的主持,母亲
表情幸福

而辣椒
总是催人泪下


晚期风景

有一片森林在我的无人区。
我说不出那些树的名字。
我站成它们中一员。
一棵什么树。
寂静。
斑驳。热烈。我不悲伤秋天从我开始。


她在我的午睡里眨眼睛

她在我的午睡里
眨眼睛

她在我的空气中
快乐舞蹈

喜欢她说不的样子

她不知道她那么小
学龄前那么小
五千年前那么小

她不知道她有多美
我知道
看她流泪
也是美的


老科恩还在写诗

后来,老科恩的统治就只是一个少女了
今天早上
餐厅的女侍者叫了他一声
亲爱的
老科恩一高兴
又写了一首


石马乡·罗都复庄园

像当年的老地主在疾风暴雨的革命面前,以沉默抗衡
而内心完全败落

从它厚重的大门跨进去,你可以读到一个家族的一百个答案
和一千个问题

麻条石地基,老式的土墙房子,昔日黄土帝国的光荣与罪恶
现在所有的问题都没了

老地主的子孙在革命者的队伍中行走,回过头来
近看是这样,远看还是这样


不知道是秋天了

不知道是秋天了,这不是什么事
现在的事一件接着一件,你看先是春天来了
我们不知道春天来了,后来一转身一抬头
被更短的裙子吓一跳,还没明白过来又是夏天了
这也不是什么事,因为我们正在忙着赶往今天发生的事
好事坏事,请柬和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来,想躲是躲不开的
你看现在又是秋天了,我们不知道是秋天了
空旷的屋子只剩下我和你争吵不休
有收获的人,他们早走了


空镜子

旧词一样的镜子
我的忘川
 
我经常摔镜子
我只能生自己的气

但它只是语言的断裂
词还在

犹如国破家亡
细看,还有一寸山河

故乡失守
还有爹在,娘在

爱你的女人
还是女人

我说,你呀
你呀

一个字一个字去捡
破镜子也是镜子

不怕今天
看见明天的大火和灰烬


我的马头呢我的琴呢

二月细草穿沙。三月小清新。四月短裙子。五
月错乱你跟着错乱。六月迫不及待。哎草原是
她的也是你的吗。七月依然孤独。八月去了青
海九月翻过天山。哎草原的呜咽是她的也是你
的吗。小蹄子呀。


罗家湾

那些人得到城里一点消息,丢下锄头就走了
他们走得快,把黑围裙和土豆筐,也忘在土里了

没有半点犹豫,他们除了身份,什么也没带走
除了老房子,门神,什么也没留下

剩下这些,山叫青山,云叫白云,静如汉语的
童年


河边场

以水为邻,到后坡的土地庙烧柱香
就是一次登高了

他们一生在低处行走
总是在寻找支点晾晒鞋子和思想
互相指责,讨论生活

再往上走,再往上走
他们有时会在一个酒杯的高度叫喊,流泪
团结得像兄弟,看见失散的兄弟


望五里

出小镇场口,就是水磨河,过高家桥
上左边小路,翻坡就是罗家湾了

这是一个古老的地域名:望五里
在一条土公路的延长线上,移动着一个人影

那个人走得太慢了,慢得像我的祖辈,我的父母
在望五里走完一生,最后也是这样,缓慢的,渺小的

那个人走得真慢啊,慢得像我,永远在回家路上
移动一步,已是百年

慢得像春天的风,像久远的颂词和谎言
在大地吹拂


地下铁

退后一步,再退后一步,靠边
在时间的悬崖上,你就是一间移动的老房子
她的肉身压痛了你的本分,肋骨,和善良
还要回过头来狠狠挖你一眼
让你速朽


杨家桥

水过三秋说的什么意思。
告别的人儿走得不远呐。
谁在风中复述有些伤心事。
榆树叶哗哗哗响停不下来。
石头桥上歇一石头。
我在水中看见你。


哑吧哑巴你过来

哑巴哑巴你过来
我俩合个影

就在围墙下边吧
石头围墙好

石头在这里只是石头
好风景不在这里那里

在你不打手势
我把嘴闭上


桃花

那就是桃花呀,她就要守不住她
小小的身子了

我在雨水中,分明听见她的叫喊了

但是现在我不能说,但是现在我想说
我要拉着她的手,去春天的泥泞里奔跑

多好啊,当她回到老房子的屋檐下
当我站在月光的碎片里

那就是桃花呀,一声小小的惊叫
困住了我


我在日常秩序中

就是坐在他们中间默不作声那个人
可是,刚才,有一阵

在幸福生活研讨会现场
我离开了我

我离开我,又有什么拦得住
我看他们不能,刀子
不能
地平线也不能


谢谢你,谢谢你

我留不了你一会儿
在早餐桌上
在川流不息的事件中
你不是一个句号
窗外一树梨花
让雨水有了更多的停留
那不是你
而我总是和他们在一起,他们,他们,他们
他们在说些什么
现在好了
我回到我心里
我把门关上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