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大河原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25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大河原简介

(阅读:363 次)

大河原,本名刘永辉,1976年生,籍贯河南许昌,基督徒。作品散见《诗歌周刊》《新文学》《世界诗人》《香港文学》《凤凰湖》《潮头文学》《甘宁界》《巴蜀风文学》《中国诗歌学会》(“与喜欢的人一起读”栏目)《诗人样本》《国家诗人地理》《香柏雅歌》《发光的灯台》等媒体,部分译作也收存于诗生活网站个人翻译专栏。

大河原的诗

(16 首)

理想主义的叙事练习

◆豪气

江湖夜雨,围炉有熏熏的豪气
“军师,你怎么请动的阮氏兄弟?”
“谈谈理想,谈谈主义。”

◆娇啼

京城夜雨,被翻红浪穷寇娇啼
“小乙,你真是救国忧民的好弟弟!”
“嘿嘿,大事谐矣。”

◆落汤鸡

草堂夜雨,瑟瑟彷徨一窝落汤鸡
“安得广厦千万间?杰作啊,子美!”
朱门里,久久激赏着纸醉和金迷

◆生意

汪霞汪霞,看这院中的烟花,看这满城漆黑的夜色,多美啊!
窗外听房的小板凳们,默默离去
天刚亮,各家大少就进驻炮坊,做起了生意

◆春雨

小寨一夜听春雨,声声慢,声声急
“咱二孬,明天一定得把申请书交上去!”
“是啊,说不定将来也能做个书记……”
这一晚,福贵夫妇的心,辗转如席

◆扶几

七月里,雨打芭蕉,蝉噪低迷
迅哥儿满地卷册,蹙眉扶几:
“夫子,为什么?难道?究竟?”
夫子掀髯:“不要太理想主义!”


人世间

泪水,流过之后
还会滔滔

甜蜜
多像天上的星星
在眨眼睛

一棵草
在寒风中簌簌发抖
是他的宿命


1
今年少雪
少血

也多雪
多了无数的血

2

在人间纷纷扬扬

落在武汉
在中国
在地球的每一处
心脏

只有白

所有蒙上这白的建筑
如肃穆的幡
如无面人

3
人们在寻找雪

无数片雪正汹涌地
扑向街头
每一扇窗户
每一个
孔隙

谁是真正的雪
它是个谜

雪来自
产雪的地方

4
雪中有绝望
也有
炉火和红艳的玫
还有
顽童和疯子

一群人背起木头
在风雪中
筑起避难所和逃城
我们
举手同工


万马奔突,麋鹿悲鸣
在另一个
世界

无数的漩涡撕扯
黑暗
撕扯黎明
撕扯一颗颗心

撕扯洪流中的
小小家园


星空

星空总是那么神秘
我们不懂他的言语
神说:要有光
他比我们早早欢喜

此刻坐他手心里
忽有轻微妒忌
他们那么相近相亲
而我要苦守
那煎熬的日期


我要

我要把赞美写满雨夜
雨滴越来越响
哦,风儿暖暖,我们
一起抵达,祂的
心脏

我要让赞美四野飘荡
枯枝吹奏芬芳
哦,伊甸的夜晚
世界将世界遗忘


听见心跳
许多人
天空
大地
树叶
疼痛的河
极微
极大

听见寂静
蠕动
卑贱之尘
听见昏黄,虚无中的
一盏油灯

感谢神,赐我耳朵
感谢神
让我在垂死的我们中
听见生


夜行

风雨过后,月朗云清
秋虫四下欢鸣
举起手机欲留影
遗憾昏朦

燥热已褪去,偶遇夜露几星
落颈轻盈
家国天下,生死罪义
尽在恍惚中

路灯下,续看启示录
羔羊将再来
十四万四千童身者随行
歌声似众水,如雷鸣


这个秋天

有许多面孔
在树叶、在草丛、在天空
在飞驰的
空无中

暗河是眼泪
汹涌奔腾的河水
有时
来自那天空

浩渺的秋
静静在燃烧,仿佛
它是摩西的
黑莓树丛

呼喊
都在另一个
世界


石头

1
这世界有数不清的石头
你不妨
把它们拢在一起

只剩那么一颗
在宇宙的心脏里
怦怦跳动

2
这个雨夜
雨声与无数个雨夜
鼓点相同

打在冰冷的石头上
溅起无数碎片

有无数的悲伤和愤怒
掩在湿漉的黑衣里
默成正义

3
故老相传,有一枚石头
会唱歌
我们都是先知的门徒
用凤仙花和没药汁
日复一日
涂抹它

一枚枚石头砌成墙
倒了再砌,砌了又倒
无边的旷野
狂野的马蹄只带来
噩梦
没有歌声

等吧,继续等!
那一天
我们都成了石头里蹦出的孩子
赞美冲出
坚实的喉咙

4
兄长,我在石头上默默排队
姐妹,我在石头上默默准备

当世界跌倒的那一刻
我将甩掉诗歌
脱下温暖的外衣
与你们相会

谁让石头书写的文字
那么美


Uncle Tom

丸森町的小路上常有一位老人
用英文或日文跟你打招呼:
“你好,天国相见!”
哪怕一秒钟前他刚跟你这样相遇
 
他的背影,就是一架天梯


老弟兄的葬礼

又一枚果实落地,香气渗入土里
小小的果核
去享受另一个地方的风
阳光、雨露和蜜蜂的欢舞
撇下我们:陈述、沉思,低语


看不见

# 第一天

看不见——那一张张墨镜的脸
看不见——那一张张信誓旦旦的脸
看不见——那一张张沉痛的脸

它们睁大举世无双的天眼
却没有
从母亲而来的人眼

# 第二天

今夜,依旧看不见
一张向全国人民道歉的脸
一张为祖国花朵落泪的脸
一张痛悔哪怕一桩罪恶的脸

# 第三天

“打雷了!要变天!”一群打牌者
扛起猎枪,瞄准料峭的春寒
却总不见乌云下羊群被撕碎花朵被摧残
蛇鼠狼狐疯狂无厌的口涎

他们,忘记了自己的童年!


今夜

今夜,一把钥匙开了无数把锁
大家说,不要再沉默不要再像石头那样沉默
然而连教堂里都开始升国旗唱红歌有个和尚开讲座推广社会主义价值佛对外发言人最经常说的是这情况我不掌握有人就在今晚继续把军魂讴歌有人在各角落不停说消消火大街上挤满了嫖客而客厅里革命小酒照样喝……
我一个人在夜色里漫步
走啊走
偶尔有汽车从身边驶过


听到过鸟的笑吗
一下子
长空就碎了
砸在颤颤的枝头
落地

于是天蓝
树叶蓝
光滑的石柱蓝
琵琶里的水蓝

只有盘旋在头顶
的黑帽子
不动声色


无题


斜倚在在水里
枝杈的呼吸把鱼儿吓
得四处奔逃
我跃上黑鸟的背
柔柔暖暖
不知名字

晃动
人影都是下午的朋友
还有嗡嗡的小甲虫
和爬行的日头

来了就不要走吧
去的
带上我睡梦中的祝福
它刚刚发出嫩芽

清香遥遥从天空
递给眼睛
嗅着
嗅着
天便黑了
如那只飞走的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