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齐延年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49 首诗歌,总阅读 490033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齐延年简介

(阅读:408 次)

齐延年,1966年生,山西原平人。高级工程师,山西省作协会员,太原诗词协会会员。著有诗集《营建吟草》、《踏歌吟泓》、《滴水微澜》、《低处的灯盏》四部,文集《一亩三分地》一部。

齐延年的诗

(14 首)

剥玉米

松软的黄土地
把它的骨骼长给了玉米棒
玉米老了
金黄的牙齿抱满全身

八十八岁的祖母
坐在草编的坐墩上
手中捧着一根玉米棒
一粒一粒往下剥
每剥一粒 
都牵动她那没一颗牙站岗的嘴咧一下

几十年前 她也是一株玉米
健壮 皮实
而岁月偷偷地
已把她的一生一粒一粒的剥去

我陪着她剥了一会
玉米粒不停从手中滚落
像一颗颗眼泪
扑簌扑簌掉下


霜降

一阵阵风把天空压的低了又低
他蹲在地头 把棉袄往紧裹了又裹
像是给那些霜打的白菜做御寒的提醒

白菜不懂他此时的心思
更不懂和节气一样寒冷的市场
只知道夏日里迎着他的汗水
使劲地长

霜降到来后
他的心上就落上了霜
虽说地里的东西贱
但他不明白
白菜已低于白菜价
仍难给满地的孩子找到出路

一个时辰后
他站了起来,迎风打了个趔趄
天气预报说
一股冷空气正在加速赶来的路上


烤土豆

我赶到时
空地上已是一堆灰烬
一颗颗外壳烤焦的土豆
全身瞪着黑眼珠
直勾勾的与我相认

它们没嫌我白
就在这旷野上解开黑袍
露出微黄的心肠
给我热乎乎的问候

味道咋样?再来一颗?
当年的小伙伴---今天已年过半百的他
一双黑手又将几颗递给我

几颗土豆下肚
我黑手黑脸黑嘴
打起了儿时的那种饱嗝

一阵山风吹过
即将最后消失的几缕烟雾向我袭来
呛得我满眼泪水
擦也擦不掉 
擦也擦不完


阳光

对面新盖大楼的玻璃幕墙
把太阳光反射进了我的办公室
多年阴暗的屋内洒满了辗转来的阳光

而月亮千万年忠诚地反射阳光

而在我的眼中
你是那样温暖
多年来也在一直为我传递阳光


如今我也成了你

已经穿的很多了
你还要问冷不冷?
已经吃撑了
你还眼睛直直的盯着我说
再吃点 再吃点

我没成功,没出人头地
你说,这就好 平凡、平安
我掉泪了
你也掉着泪水劝我
没什么,这算啥?
一切都会过去
一切都会好起来
你只问我累不累

今天孩子一句 你烦不烦?
说的我幡然醒悟
尽管他说的随意
但我知道
如今我也成了你


丢手绢

丢丢
丢手绢

这块手绢
一丢就是几十年
我等
等你在尘世中回过头来


《瓦尔登湖》,我不敢轻易打开的

我怕19世纪中叶的光芒
与今天的光芒狭路相逢
雾霾肆虐 我们已看不清周围的世界
甚至也不认识自己
我怕污染了这纯洁的湖。这圣洁的水。

让我先把手机从书边拿开
沐浴更衣焚香静心

这样我还是怕
怕被尘世锲入杂质的心
冲撞了一个隐者
170多年前的静思与彻悟


冰殇

这些年我们不谈冰了
总在燥热中想心事
有谁会晶莹地碎给人看呢

我们不谈冰
连坚硬、光洁、透彻、刚烈
这些词也一并舍弃了

我们只如搅浑的水一样活着


谁在叩门

那敲门声时断时续
在夜深人静时
在我孤寂独处时

打开门,却不见人影
没开门,人却走了进来

我常以行者弯曲手指
向世界作出叩门状
我也常在臆想一个个敲门的人

在没人的地方
在没门的地方
也常常会响起
哒哒 哒哒
的敲门声


驶向春天的火车

有一列火车,就要出发
将从我的心底驶出

逶迤的绿蛇
短促的汽笛
轰隆隆的启动
还有它裹挟的春风
你看到听到感觉到了吗?

快来搭乘吧
让我们翻山越岭过河
这没有目的地的火车
只在大地的娇艳花朵上
穿行 奔驰


端午后记

(一)

怀惴一块巨石
冲开了汩罗江底的天
楚国的月
碎成了江上的波浪

(二)

你把自己埋在江底
一切水面成了你的墓碑
二千年来
粽子、龙舟一直为你加深着碑文

(三)





你不重
忧患重啊
忧患不重
怀抱的祖国重呵

(四)

我不知道是该
赞美汩罗江还是诅咒汩罗江
我不知道是否要向你学习
一旦忧患加身


在南京总统府旧址遇一只猫

闲庭信步,气度非凡
金色的夕阳下花纹亮丽
如披着虎皮
尾巴摇了几下
恰似城头变幻大王旗
 
钻入树丛
两爪踩到了天王宴上盘子的碎瓷
两爪压在了民国浅浅的印辙上


归还

把绿叶还给春天
把果实还给花朵
把生机勃勃还给根
还给大地

把一根白发还给青春
把青春还给孩童
把我还给父母
还给他们的期盼

把婚姻还给爱情
把爱情还给两个素不相识的人
把秋雨还给春雷
还给闪电中的颤栗

把羽毛还给鸟的翅膀
把翅膀还给天空 
把天空还给白云
还给彩虹

把盐还给一滴泪
把泪还给大海
把大海还给辽阔
还给波涛汹涌


坐索道的人

长长的索道如刀
在葳蕤的植被中割岀了大山的骨头
这长长的伤痕
坐在揽车里听钢铁和机械的吱吜声
感觉这刀还在向山体的深处继续切割

我们不忘初心 志在登顶
谈笑间被轿箱从山底吞进从山顶吐出
全然不顾索道下山体上袒露的磨难
我们冥玩不化 无动于衷
岀奇镇静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