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唐湜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23 位诗人, 9754 首诗歌,总阅读 50052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赞赏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唐湜简介

(阅读:1615 次)

唐湜(1920年-2005年),原名唐扬和,出版的诗集有《骚动的城》、《飞扬的歌》和历史叙事诗《海陵王》等。九叶派在新时期创作产量最大的一位,在九叶诗派中的身份是双重的,不仅是诗人,而且是最重要的诗评家之一。

唐湜的诗

(15 首)

背剑者

一切的街,转向黎明
一切的窗,开向白日
声音起来又起来
手臂举起又举起
当黑夜掩起耳朵
宣判别人,就在他背后
时间吹起了审判的喇叭

舞蛇的臂给印上了
死的诅咒,蒙着耻辱的纹身人
拖起了犁,淮南幽暗的黄昏
列车翻转了身
哪里有笙管哭泣的吹奏?

我站在这里,这里是我的
岗哨,雾的光晕里有一幅
永恒的图画,江水壮阔地
向南方流去,渡头的腥红的
阳光、树影间,背剑的
复仇者兀然挺身,船桨
拨起了沉默的花朵


浪游

在春日的晴光下飘然浪游,
如一匹张着小翅膀的蛾虫,
才咬破了茧壳飞颰世界,
在无涯涘的空间茫然浮动;
过去了一次次爱慕,忧愁,
光与影在心上飘成片混沌, 
从不向哪一片水波照影,
只听取一个个春的邀请;
在雨后新翠的林皋徘徊,
携友伴跋涉过潺潺的溪泉,
我不爱在时日的长河里激起
哪一片水浪,哪一团晕眩!


敲叩

门外忽面有轻轻斩一叩,
是旧时的燕子归来,落衔泥
于我的门上,或是那淡去的
幻梦又来敲我闭上的心扉?
“峨眉山下,直是少人行!”
有谁在幽暗里哀哀地低唱,
西风在窗外吹弄着叶子,
如猫爪在我的心窝上呵痒;
呵,哪儿寻梦中的流光?
哪儿寻梦中的残山剩水?
就你,午夜的钟声能引我
去长长的旅,度梦中客岁!


如若

如若一个风雨的黄昏,
去你孤独的楼居,轻轻地
敲叩你心灵的门扉,敲开
你的沉默,你沉默的悱恻……
如若悄悄儿站在你面前,
望入你翠色的流漾的眼眸,
望入你摇曳的心瓣,凝视
你心儿上一片电波的奔流……
如若我打开那合上的书,
拿出片憔悴的染血的红叶,
你西郊秋旅归来给我的,
跟你看叶脉间紫血的凝结……
如若我把那春的企望,
奉献给你的灵思的欢谐,
如若我把那诗的交错,
奉献给你的迟暮的郁结……
我想,你许会放下你的笔,
打燃烧的诗里悄悄儿站起来,
来欢迎另一个燃烧的你,
把你的静默的心扉打开;
 
我想,你也许不会再望着
那案上凝结的《春》的流荡,
而有着黄昏的无限迷惘,
心儿里有一次永恒的摇漾!


茕茕的灯

你的足步踩上了沉默的泥土,
你的眼光进入了我更沉默的眼窗;
这世界上什么都太脆弱、飘忽,
就你的温柔那么坚定而顽强;
当你的光耀在我的眼前闪现,
一下就摧毁了我心儿里的倦怠;
我的灵魂里乃有了爱的饥渴,
放射出无比诗意的光彩!
这爱的启蒙,叫我长高了多少,
呵,但丁,你怎么写下自己的新生?
当天国、地狱在呼喊里一起消融,
我的心里是海湾里一盏茕茕的灯!


有赠

你闪烁的眸子叫我痛苦,
你棕色的皮肤叫我想到
林中的麋鹿,在奔驰中
忽儿停蹄,回眸作盈盈的笑;
想象你是一片火焰、一片波光,
原始的混沌里凝合着翠色的摇漾;
你在等着我野鹿的心在一起燃烧,
叫满天的霞光来照亮语言的荒凉;
我心儿上早没有了乡野的苦涩,
可不想再在幻想里流连光景;
有一天,我想,我会高举起两臂,
猛一掷,将生命化作片烈焰飞腾!


W.勃莱克

你,吹着芦管的诗人啊,
能在一粒沙里见到个宇宙,
你天真的手掌可握住了不朽!
“多好 啊”,你说你自己
在美好的夏天成了爱的王子
不怕日子在悄悄展翅;
谁拿百合花作你的头髪,
谁又拿酡红的蔷薇作你的面颊,
你跨进了多好、多美的果园啊!
是太阳点燃了你心儿里的歌,
你幻想的轻翅上满是五月的水露,
有金色的欢乐在诗的行列里旋舞;
我们要跟着你吹天真的芦管,
跟着你见到的天使,在云彩上
歌唱我们心弦上颤动的梦幻!


奇幻的夜

静谧的童话样奇幻的夜,
云雾里出现了一弯新月,
照耀着叶芽上一颗颗珍珠,
新嫩的枝条上一串串流苏;
照耀着东山上一片片翠浪,
叫东山下的小湖流漾着银光;
呵,我听到湖水在低语,
呼唤水底下睡去的小银鱼;
呵,我听到花朵在吐蕊,
吐出片光艳的希望、智慧!
我披着衣服,去林间散步,
去倾听生命的颤动、欢呼;
呵,一片片小翠叶在倾听,
一株株小植物在静静地倾听,
在倾听那飞扬的大风之歌,
向四化进军的号角之歌!
呵,植物们要啜吸水泉,
为了生命在阳光下长得欢!
呵,毛竹在茁长着小臂膀,
采集月亮漏下去的光芒,
为了要编个银色的密网,
去捕捉天宇上最璀璨的星光,
给欢快的明天、熠熠的早晨,
给生命树初放的每一朵花铃!


晨星摇曳

浓荫里隐约有晨星摇曳,
你的眼眸在我是幽暗里的灯;
杯中浅去,你的两靥微酡,
可更醉的是我迷茫的心;
听不见时间的足音一声声响起,
看不见欢乐褪色,季节有更浓郁的美,
眼色的交融里,生命闪出了一片雾,
你的跟我的,大千为一切成熟欢呼; 
当潮水在月光的招引下涌起,
静默中有渐成形的意象展开,
万壑千潭,照不出它的幻影,
恍如一天云彩,打远方翠峦上飞来!
收不住足步,留不住真淳,
光与影相映相辉以俱去;
夏天轻惦着脚尖步向静寥的秋郊,
更大的闪耀里,我的凝思向崇高飞举!


遗忘

我曾爱童年的天地如花,
我曾爱遥远的幻想的金车,
现在我蜕去这一切幻美的皮壳,
都由于你的天真的吸引,你的力量;
行动才是坚实的生命,
美丽的思想等于生活的无力,
我不愿学孱弱的尼采,大声叫器
要征服别人,却征服不了冰冷的自己;
要摧毁那时间带来的
在我们之间天天加厚的墙壁,
跃到丰富的郊原,
我将倚身于蟠结的大树:
叶脉隐现于我的手掌,
我的心也伸入沉默的土地,
于是你如藤蔓缠绕了我
阳光下水泉脉脉,
一切溶入辽阔的遗忘!


给方其

我们相遇于各自的
不幸里,我们的镣铐
响起了我们的孤寂,
我们的亲切的日子
多么奇异,屈辱作了
我们坚实的土地;
每天二十四小时都面对
自己,面对高大的墙,
你的心是我的自私的,
镜子,映出了山、水,
过去了的、快要来的
白日,与更坚决有力的黑夜;
从手的把握里传递
温柔,沉默时自己包容了
更大的世界,尊敬一节
真诚的献身,你流了泪,
从刑讯身里悲痛地回来,
为什么人不能更坚定勇敢?
牺牲的不应该是我,
你恨你自己的眼睛与嘴,
因为这一切泄露了你的
空幻的聪明,你于是
沉默在暴风雨的高塔,
呼吸重洋外来的知识的
力量,也感受更多时代的
卑湿的气温,你贪婪地
打开虔诚的心,为种植
一切顽强的生命,你,
奔走在一切未来的
新节日,给清晨点燃了
小小的亲切的火焰……
现在,太阳下奇异地
失去了你的影子,你又
接受了一次沉默的旅行!


当汹涌的潮水退去,
沙滩才能呈献光耀的排贝,
诗如果可以在生活的土壤里伸根,
它应该出现在生活的胜利里;
果实是为了花的落去,
闪烁的白日之后才能有夜晚的含蓄,
如果人能生活在日夜的边际,
薄光里将有一个新的和凝;
看一天晴和,平野垂地而尽,
灰色的鸽笛渐近、渐近,
呵,苦难里我祈求一片雷火,
炼焦这一个我,又烧焦那一个我:
圆周重合,三角楔入,
在自己之外又欢迎另一个自己!


米尔顿

米尔顿,诗人里人诗人,
欧罗巴璀璨的歌诗星座上
一颗最澄明、辉煌的星辰!
在楼上渐近黄昏的朦胧里
打开你孪生的《欢乐》与《沉思》,
我仿佛回到了少年无邪的时日;
像是有一声声出猎的号角,
鸽笛样从黎明的光熹里响起,
在我的耳唇边悄悄儿萦回;
像是有一只只蝙蝠在回廊间
幽深的薄暗里扑着肉翅飞翔,
引我穿入了片深邃的意象;
我也渐渐进入了你的十四行,
听你呼唤坚定的克伦威尔去搏斗,
举起双拳把自由的仇敌狠狠地揍;
呵,你紫丁香似的诗那么芳香,
你光耀的散文又那么雄恣奔放,
给弑君者头上戴上了圣者的光芒;
我似乎更伴着你去郊野散步,
看你构思你雄伟的《乐园》诗章,
你瞎了的眼眸可比黄昏更明亮;
你就像那瞎眼的力士,你的参孙,
要拿你的笔,你有力的凝思似弓弦,
拉倒寻欢作乐的非利士人的宫殿!


骚动的城

洋油箱,孩子们拖着你,
正如拖着锋利的犁,
犁过大街,犁过城市的心脏,
犁在人民的肩背上;
罢市,喧嚣的呼喊起来了!
罢 工,城市的高大的建筑撼动了!
黄昏的夜,街灯熄灭了,
城市的眼睛熄灭了,
城市的脉膊停止了,
鬼影似的人们潮水般
涌过来,
        拥过去,
一阵风扫灭了城市的浮光;
野狼似的卷风滚滚而来,
店铺的门窗----嗅寻着黄金的
城市的鼻子随着闭上了,
一切香与色----城市的诱惑,
都给风吹散了;
在戏院里喝彩的绅士淑女,
猫似的溜走了,
只把那尴尬脸的白鼻头小丑,
穿着三不像的五色衣裳,
剩在黑暗的空台上!
物价从烟突里奔出,
像黑烟一样望天上飞,
洋油箱的声音
播下了不灭的种子,
这城市永远不会平静;
呵,骚动的城,混乱的城,
生活的犁拖着每个人的足步
向城市的腹心奔去!


偷穗头的姑娘

泥土是你的皮肤,
麦刺是你的头发,
你的手是枯死的树枝,
掌心里满是树皮的皱纹;   
你匆匆穿过阡陌,
像老鼠一样跳过麦田,
你的眼里映着黄昏的太阳,
瞳仁里满是信心的光辉;
你像母鸡样搜索割过的麦田,
一粒粒拾起嵌在泥里的麦粒,
你的耳朵贴在地上,
候田岸上的足音过去,
偷偷地跑向麦田,摘下穗头,
藏到怀里,藏着满心的喜悦,
风吹着你飘动的头巾,
像是夜在轻轻儿吹哨!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