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胡权权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427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胡权权简介

(阅读:303 次)

胡权权,江苏昆山人。1985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扬子江》、《诗歌月刊》、《江南诗》、《绿风》、《作品》、《时代文学》等刊物。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中国当代爱情诗选》、《中国诗歌年度排行榜》、《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等多个选本,偶有获奖,出版诗集《蓝月光》。《锦溪》主编。

胡权权的诗

(19 首)

春风

顺着那些败草和脱去叶子的灌木
可以望见运河从身边流过去,远远的
一直到天边
 
两岸,沟渠纵横。油菜、小麦、豆苗
在田间相安无事,它们勤于生长
只要春风如期吹来
 
天空下,大地流淌绚丽的色彩
像穿红戴绿的村姑,毫不掩饰的
把自己醉倒
 
陆家湾村,在寒风撤退后
屋顶上升起的炊烟温暖得像一场淡紫色的梦
风轻轻将它吹散


干了

兄弟,知道你有许多无奈难于言说
压在胸口多年,羞愧堵塞住了你语言的决口
干了,兄弟!血管膨胀了就会通畅
 
兄弟,知道你还有许多承诺没能兑现
比如对父母、对妻儿、对邻居、对乡亲
干了,兄弟!已经努力了,还会有什么抱怨
 
兄弟,知道你还有许多愿望
想去一一落实,尽管有的不着边际,有的无从下手
干了,兄弟!只要还活着,就永不放弃


边沿

行走天空的骏马
匍匐草原的蚂蚁
弯曲的河道是颠簸的马路
马帮的身影就是飘忽不定的风
他们都在各自前行
目光打探。夜色中亮起的星星
泪水,顺着兴奋的峡谷
流淌,流淌


行走

在土地庙
喊一个人的名字回家
我们把双膝跪在地上,把头低下来
神灵挥一挥手,原谅世间
犯下的罪孽。再挥一挥手,给一个活过的人
让出一条道。从此,顺风顺水
逢凶化吉到天堂

我们不敢怠慢。烧香、磕头
沿来时路回转,过桥撒钱遇河放炮
给拦路的小鬼、要债的冤家一点小惠
俗世里用过的手段,再用一用
小心翼翼,我们放轻脚步
转过村口的老槐树
我们还要按村里老规矩点香鸣炮
告诉乡亲、邻里,陆家湾村
活着时的家,死去了
还是家


汹涌

一朵蘑菇一样的清水
从石缝里探出头来
翻涌出一匹潺潺丝绸,打湿了
凹凸不平的碧绿时光
每一寸流淌
都是崭新的
 
这来自地下的汹涌,足够拥有
毁灭与重生的力量
在乱石、山冈间穿梭,占据一切
可以隐匿的草地、树林
把飞禽走兽繁衍的羽毛,飘零的
树叶当作寄出付给
季节的零钱
 
远方,苍山如幕
溪水碧蓝,草木葱郁
日复一日轮回岁月,未曾增减
滔滔不绝的恩赐
仿佛春风一直徐徐地吹拂
滋润万物


偶然

我怀疑,树枝不是给鸟雀准备的
青草不是给牛羊准备的
洞穴不是给蝼蚁准备的
蜘蛛网不是给蚊蝇准备的
江湖不是给行走的侠客准备的

树枝有时空着,有时有鸟雀作巢
青草在旷野里疯长,并不关心牛羊
洞穴里也有蛇蝎出没
蜘蛛布下的丝网只是它喜爱的一种游戏
江湖险恶,常被强盗霸占


樱花,樱花

花朵有点小,挤在一起
就爱抢风头

这个季节,人与草木都不寂寞
花开花的,人找人的

那些看风景的人
也跟着风到处转游


小鸟,在树枝上

模仿树木长出来的叶子,小鸟
在枝桠上
抖动一下羽毛
拍打几下翅膀
像风中翻飞的树叶
啾啾啾的,突然叫出声来
它惊慌,一棵树不动声色地
与另一棵树保持距离

模仿树梢掠过的风,小鸟
在树枝上跳来跳去
每跳跃一次,树枝就要摇晃几下
像风吹过树梢,
一下子又飞到了地上,像风
吹落在地


雨珠帘

一滴水追着一滴水
一滴水推着一滴水
一滴水跌倒
在另一滴水的后面
它们一滴一滴跟着倒下去

它们没能一滴一滴堆起来
而是一滴一滴坍塌了
它们每坍塌一次都会发出
哗哗的声音
向四面扩散

风吹着它们,把它们吹得
弯弯扭扭像一根根
曲线从天空里挂下来
更像一根根水晶的琴弦,它们
和大地一起弹奏
十面埋伏


椰树林

听见海鸟啾啾,听到海螺呜呜,在黄昏
椰树林安静得只剩下它们站立的身影

海风吹来,哗哗,扬起宽阔的树叶
像张开一只只巨大的翅膀

海浪迅速向堤岸扑来,带着遥远的狂吼
椰树林像一群惊恐的鸵鸟

凌乱的羽毛在空中翻飞,脚尖踩着波涛
它们把大海当作沙漠练习奔跑


缝隙

一条小鱼要出远门
沿江河入大海
它并没有顾忌各种簖闸、渔网

一只小鸟要出远门
它忌惮猎人的枪口和孩子们的弹弓
尽管天空和风都很辽阔

小猫从不出远门,传说
它有九条命
它还会爬树,翻墙溜窗走狗洞

狼有自己的领地
一旦走出去,就是一匹孤狼
它狭小的命在缝隙里逃亡


小河淌水

小河往东或者往西流
其实是一样的
小河转不过弯
固执地朝入海口奔

入海口远在他乡
与小河没有一毛关系
它却念念不忘,夜以继日的
送去全部的柔情

小河也有回流的时候
一回流就后悔
清澈见底的内心,立刻
像布满了雾霾一样浑浊


喜鹊

喜鹊停止了喧闹
它的叫声在树顶上堆成一个粗糙的鸟巢

树下的农舍
烟囱里正抽出薄薄的炊烟,缭绕着
在天空里散开

仿佛昨夜
申小雅白色的衣裙从门缝里抽去,散落的脚印
在小院里开成寂静的春光

喜鹊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灵巧的身子和清脆的叫声。摇晃的树顶
拒绝回答


水边

水边,秋风走进了自己的倒影
碎裂的波纹摇晃
那些飘荡于江湖之上的事物,仿佛唯有颠簸
才能抵达远方

水边,夕阳与衰草对峙
让弯下腰的锋芒披上了金光,鸥鸟擦过头顶
闪电与乌云在高远处呼啸
等待一场雪败下阵来

水边,请允许远方赶来的星光
给昏暗的小屋点亮灯盏
允许小河不动声色
给村庄安上一条带皱纹的长尾巴


红棉袄

梅雨天过后,我想起
母亲总要从橱柜里翻出许多衣服
晒一晒,除虫防霉
明亮的场院里,一件红棉袄特别眩眼
每年,它都会在这个时候亮一次相
仿佛一朵红蔷薇
在春天里开放

一件红棉袄
是母亲结婚时的盛装
不舍得再穿了,她唯一好看的衣裳
此时,在场院里翻晒的
还有父亲迎娶她时的幸福时光
我时常会想象母亲年轻时
穿红棉袄的模样


风吹土堆

风吹那些土堆,土堆上的草叶刻画风向
风还会吹进泥土里,泥土膨胀成大地的乳房

远去的牧童带走了稻香与村笛
深陷泥土的脚印借助风的力量发芽,抽穗
炊烟涂抹草色的天空
小路布满起伏的鸡鸣,拐进村庄
高一声低一声

这些在土堆里摸爬滚打的人,手捧泥土像孩子
捧着母亲的乳房,风吹动他们的头发
满脸的尘土等着鲜花
等着自己把自己放进青草铺满的土堆
慢慢变成黑色的汁液


喜欢

一个人的时候,她喜欢数数
天上的星星、远处的树木
飞过的鸟雀
有时,她会随手抓起一把豆子
放在桌上数
数着数着
她会把一颗颗豆子摆排成一个人
的名字,有时
她会故意把它们摆放成东倒西歪的样子
仿佛他的身体
醉倒在她怀里


路口

她裹一方蓝底小白花的头巾
在吹南风的村口
仿佛一面粉嫩、含羞的旗子飘扬
绕池塘的小道,腰间散发
栀子花的芳香
 
桃红的胭脂让一场细雨
化开凸起的树影
几滴水珠就可以喂饱
缭绕的香火。那个卖花的姑娘
不时抬头、遥望

那是他必经的路口
薄雾如纱,目光像一道闪电
掠过起伏的青草
风使劲扯动
反反复复的树影,和那小白花的头巾


竹篱笆

挡不住风雨,竹篱笆在故乡
只能围住一片月光
一根一根竹子搀扶起一个
发光的家

青菜、豆苗、果树,已及鸡鸭猫狗
都有了自己的地盘
篱墙之内
是它们温暖的祖国

我的梦中常有月光,人影晃动
他们是久未谋面的父母、孩子、邻居
看不清他们的脸,他们也手挽着手
篱笆一样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