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楚雨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080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楚雨简介

(阅读:503 次)

楚雨,70后、福建漳州人、毕业于闽南师范大学。诗人,独立艺术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国诗坛》责任编辑。《十诗人》编辑。获2012年度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百优奖。曾参与创建中国先锋艺术论坛门户网站。北京文艺网刊诗托邦实验版版主。【后天】十年中国70后先锋文化艺术大展编委。【中国二十一世纪画家女诗人典藏卷】荣誉主编。独立出版诗集《梨形世界》。

楚雨的诗

(19 首)

漳州的海

我在南福建的漳浦海边
见过这样的海

被火山岩浇融的滩涂岩崖
裸露出它们骇人的伤口
没有更多蓝色的抚慰
那些寄生的壳类寄居其上           
布下天罗地网
当阳光跳跃在这里的时候
我看见远处的蔚蓝也          
闪烁着星子的光芒


自由王国

或许我们某一天会想起
曾经旅行过的一些地方
我知道
一切都已成为过去
就像我们从来还未曾坠入爱河
我们仍愿意相信
自己赋予自己美丽的灵魂
带着它一起行走在广袤的大地上
宇宙对于此刻的我来说
就像等我回归的

一座小木屋,尽管这一切都那么

困难


弧光

在我个人的图书馆里游荡

那里 汇集着知识
埃及的尼罗河和
秘鲁的亚马逊河
中国的长江
北美的密西西比河
和俄罗斯的叶尼塞河
……
它们令人内心安静
它们对我说
这是命运——
爱与自由
它们如夜空上的星子
照亮我们前行
看那远山和天空的交融之处
那微微闪烁着的

弧光


黄金内核

请不要惊骇
海潮中升起月亮
它冷青的光晕
衬出透明的橘色
像草莓果酱那样好吃
这令人惊叹的作品
它的黄金内核
包裹着一层层压抑的黑灰
这是更高等级的灵魂
它孕育着精神核心
仿佛也在邀约同行者
它不仅仅是理想
关于它
人们一无所知
也无法抗拒


隐形博物馆

我们似乎想把博物馆遗忘
忘记它那因长久寂寞而
被禁锢的灵魂
它内置因痛苦而紧闭的心灵
关于它
我们更多的是从教科书中获悉
它在深渊的另一头
仍用双臂环绕着世界
它的额头依旧敞亮

请宽恕我们
时常缺席
并不知反省


时间旅行

凭着我们自身的天赋
继续凝望天空
凝望那些为我们带来幻想的事物
那个遥远的地方
就是召唤前行者去探寻
河流
起伏不定的山峦
连带被挥霍掉的青春
从睡梦中得以释放
开始一段无法抗拒的旅程
然而在那里
我要大声喊出你的名字
尽管对我来说
它纯属多余


走马

它的哀伤无人能懂
流向四月虚无的荆棘
旷野之外看见大片厄土

被噩梦惊醒的海鸥
它们蒙受巨大的伤害
与大海签下新约定
身体以外都是黑色忧患

那深渊
那风暴
说来就来

让人哀伤、警觉的是
那看不见的
隐身者和他略带沙哑的嗓音

看吧
星星坠落海上
它的叹息
也没人听到


饮白茶的不眠之夜

塔罗占卜者带来福音
魅力天狼
星辰自湖中升起
裸体女子把圣水倒入湖中与
草地上

它所隐喻的内部并不晦涩
对于写作者而言
夜空成为她的最爱

缪斯女神把塔罗牌铺开
纤细修长的手指将它翻动
没有人可以抗拒它

当星辰布阵入列时
风暴在低处翻滚 翻滚着
没有谁能预测
它带来什么
又带走了什么


淤青

豆浆机发动着马达
欲望在翻滚
啊,它们不曾臣服于谁

这富足的帝国
朝着每个过路的人
颁发勋章

在梦中
施过魔法的豆子
占据了花园里的
亭台楼阁和
它不可救药的
杀戮之心

那淤青
那死亡
深不可测啊


流霞

流霞如何存在
流霞本身无法亘古不变
镜子里的岁月
裸露着它完美的伤痕

那么
你们这些无知者
你们不肯承认错误
骑士举起剑
向感性致敬

没错
空想家死于一场变革
他走过长长的通道
他身后的门再次关闭

而流霞让我们的村子继续
活着
不屑于做任何
有损于它
声名的事


亲爱的火车

火车火车,你睡着了
我的上帝
好像这一切都是
为我而安排的

它正向哪里?
或是需要扭转身体
察看阴影中的河流和它
微弱的颤音
而我依然注视着直到
它和旷野上的
轻骑兵们一起埋下


萨瓦里

你一定在猜测萨瓦里,是的
是萨瓦里
它的海再次从灰烬走出来

它耸立云端
先知已被出卖
不必向路过的人布道
询问男性或女性的身份

画册里走出一九七六年的猫
萨瓦里的猫
露出它温柔的一面

时间为我
停留在萨瓦里

酒、红糖、被煎得焦黄的荷包蛋
它看见我
闽南语系的我
离萨瓦里特别遥远
深情

有谁会像我
信赖一个名字
不抱怀疑
把它保存下来

我们可以在月光照耀下的萨瓦里
跳舞

萨瓦里头上铅灰的静寂
它预言了活着的
和死去的

它们是如何趋向
幻想或称之为王的幻觉


一种关于荒原的幻想

当她移动脚步
整个空间瞬间充满生机
虚构的白猫从黑暗里
走出来
它以摄人心魄的姿态出现
对应真实的生活
隐秘的空间里
谜一样的女人代表什么
而春天,一跃就不见
赠予我们新面孔
这无垠
一种关于荒原的幻想
你可以怀疑它是否真实
却无法猜测我们
是否接近 


终于

它滴血的脸谱爬上台阶
微小的人物形象设定
钟声即将敲响
黄昏里的光笼罩着整个城市
它并没有忽略
每一个微小的人物或情节
暮光、微笑,男人们或女人们都给予于爱或尊重
这泥灰
请加入她们


龙虾

甜蜜的,死亡
之歌
让勇士去杀死龙虾吗
它不属于
任何人
在此处。它与
路过者交流
而我们的村子
在晚风中呼吸
我们的村子它佩戴绿翡翠
它不屑于
把古老的月献祭
后者起源于信仰
和它的苦难、孕育、幻化
死亡与复活
任何人都不允许
靠近它
龙虾
它乃王的骑士
这一切
没有什么好
惊奇的


世界比我想像的来得忧伤

荒野垂下孤独者漫游的身影
连鸟儿和兽迹都不复存在
这时世界和他一样孤独

想想也不是什么坏事啊  在暮色中
有谁比他和上帝来得更亲近

那多年来积蓄在体内的爱与力量
一经唤醒  没人会知道
一切又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世界完美如初  就像这个时候的黄昏
让人怀疑它的美并不断在脑海中
寻找瞬间与它擦肩而过的美好回忆


当上帝的手垂下时…

他黑色的眼睛正凝视着这一片土地
深邃的夜空把蓝色的光影投下
请别吵醒它们  那沉睡中的河流和梦

古老的城墙上空升起一轮圆月
银色的月光笼罩着大地(麦田?)和
它的守望者  似乎只有这样才不觉得冷

琴弦上颤动的音符让天空显得无限辽远
那不可抗拒的力量正在黑暗中生长
而此时  漫游者正准备从他的城出发 

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这里或者那里
属于人类灵魂深处的挣扎与恐惧


在月光铺满整个大地的时辰里…

亲爱的  沉睡的人在梦境中漫游
穿过月光下的栗子林来到这里
梦境与现实的边界  如此模糊不清

上帝曾把火苗的密语传送到他耳边
而今他只想在月下闻风起舞
或是像那远航的舵手仰望头上的天空

万物安静入眠   
那么世界的尽头呢
却又让人如此无法预知它的未来   

他们称之为诗的   是不是蝴蝶煽动羽翼时
若隐若现的美或者是那被风无意间
撩动心事的栗子叶

或许它就是那一片空白的海(画布?)
他们称之为海  除此之外  他并不需要
更多关于它的美的诠释


风景中的小插曲

谁不渴望 
在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
可以拥有自己的一座小房子

楼梯散发出原木的气息
厨房炖肉的香味弥漫整个屋子
窗台或小院里有鸟儿在觅实

冬天的雪夜里  可以温一壶米酒
缓解紧绷的神经 
在炉边上捧一卷泛黄的诗集
我要你用富有磁性的声音为我诵读

木炭在炉子里燃烧得正旺
我喜欢它所散发出的热气   对窗外的冷风
连同爱情我们都保持某种敬畏之心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