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阿漫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0 位诗人, 9537 首诗歌,总阅读 489662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阿漫简介

(阅读:340 次)

阿漫,本名成菲。居江苏常州。常州市作协会员。《安徽诗人》栏目编辑。有作品散见网络与纸刊《作家天地》《山东诗歌》等。入选《江苏诗歌地理2018》《安徽诗人》《中国诗人档案》等。

阿漫的诗

(21 首)

上岸的鱼

记得,清兮沧浪水,水草丰茂
浊兮沧浪水,亦生菡萏,蛙鸣,与鸥鹭

那么,除却飞鸟的爱情
除却仰望一片比飞鸟的翅膀所覆盖的天空
更自由的居所,我

无法解读一条上岸的鱼。如同
看不清有人执意要奔赴
水,与火


玛瑙泉

香香糯糯,滑若凝脂
八公山豆腐的魔变物,告诉我
不去淮南,亦可探寻淮河岸边那汪
神秘的清泉

翎飞来的很早。那一日
带了故乡的“玛瑙泉”腐乳
我们相谈甚欢,日常,诗歌,书法
殷殷叮嘱——
离别,目送她一袭欧根纱长裙
进去地铁,下了楼梯。我伫立
回想她白色的帽子,棉袜,领口的素绣
眼眸,一株夏日水边千屈菜
的风姿。幻想

遥远的玛瑙泉之水色,或亦如
它养育的,这女子


丑狗

这古怪的随从
看着我进了阿姐的门
听我们在屋内用餐,去阳台上
赏楼下的风雨兰,莲荷,石斛,鼠尾草
称赞孩子,称赞红艳艳高高的木棉

它只端坐,等。
见我开门,狂吠!哦,别误会
它“凶恶”的语言是:
终于等到你——

我担忧这丑陋的家伙
它终不会如我,可以处理“等不到”
或更多的落空 


与猫看电影

我看《昆虫总动员》
它也看。偏着脑袋

法国的红蚂蚁,黑蚂蚁,瓢虫,与制片人
我,与猫
不同维度,不同国度的我们
既在各自不同的世界
又身处一室

蚂蚁们扛着饼干
我也扛着粮食,与生活的方糖
曲奇盒子滚下山坡,猫
往后挪着身体。
滚入低谷的是惊恐的众蚁
与车厢里孱弱而必须勇敢的我
 
而猫
一跃,上了沙发
继续观影


知了,未来

听说,栀子开了
只几朵,竟满屏奇香

香,原也是药
即便下着冷雨,将一个明晃晃的夏
下成秋天,冬天
开一些花,收拢一些芬芳
或亦可酿一隅小小的晴空

这一日
我愚钝,愁肠百结
出的门去,抬头观合欢
知了,未来。
满树
只摇着粉色的羽扇——


谷雨

从一片陡峭的梦境
还未弹开眼睫的凌晨苏醒
我带着“我”们涌进四月的幽秘之门
众雨,也涌进雨的深处
我们身披了又一层青绿的外衣

樱桃的红,香樟的香,稻谷的芽胚
一起在交付给自己脚下的土地
万物都是。一边生,一边掩埋悲苦与忧戚

如我,见天,或闻光
即须整装,并簪好发髻


SWAN

借路灯,看栾树在坠着细汁
而这里正坠落的那个词,更轻盈
像是绒羽。当疲惫的万千蚂蚁

自脚底向身体的上空攀爬,我竟僵直
如一棵树。背靠车身,双脚挺立。
伸向地下四面八方的,似同样有万千根须

疾病的春天,栾树的树干
正注射着一种白色针剂。我也自觉注射着
熟悉的曲子。蜿蜒的脉管,流淌着《SWAN》——

如丝绸,深蓝色的液体


黑天鹅

你能预估的无常
总是有限的。正如你无法预估火灾
地震,瘟疫,欢腾于三月的茶芽与桃花
一夜之间跌入雪的空谷一样

那,就止于想象。
回到一枚硬币的正面,或反面
安于它在一个维度的翻转与浮沉

像黑天鹅,有阳光的下午
即凌波微步,让黑,发出光亮
在偌大的水面上


阳光的味道

一阵贸然的雨,在黄昏
转瞬即湿了地,也湿了天
我会忽感心惊,怅然,或因浸淫于一场春天
的疾病太久了。恍惚忘却了这个季节的鸠鸟
春耕,另外一些无辜的人,以及所有
这些生命皆必须回头舔食的:
阳光的味道

那么,墓碑,坟茔,逝去的背影
我们郑重祭奠,然后,是否暂且合掌作别
将目光重新投向秧苗,海棠,苹果树
或年轻的木棉


惊蛰日记

明明记得,昨夜的疾走,暴走
以对抗麻木与冷风。一页已至今日辰光
那,就想一些温暖的事
譬如,屏前阳光正好
黄鹂停在枝上,花朵挤挤挨挨,推推搡搡
背负众多黑色星星的花大姐,为啃食露水
定会小心爬上明晨光明的草叶

此刻,百虫未出
却亦勿需质疑,那藏在草木深处的
一声巨响


在乡间

冬天的太阳
照在田垄上,屋瓦上
照在菜上
照在鸡,鸭,鸟雀的背上
照在瘦弱的小河
乱石堆
也照在老太太疼痛的腰背
和拐杖上


镜中

铺开纸页,想起一座山,一座座山
顺着山的脉络,想起汩汩水流
连同眼波,以及眼波交汇
转而又目击的闪电,飞鸟,树与花的漾动

一切动与不动的物与相里
还有我的劳作——
我在歌唱,我在吟诵
我在凝看一只艰难爬行的虫
我在行走,奔跑,或停歇,栖于一盘食物上
精细地咀嚼,流连,寻味。所有这些
足可照见我的心。而我

无时无刻不置身
镜中


我的身上有一些虫洞

水波不断折叠,洒着灯火的金粉
不停舔食的,是脚下的木栈桥 
一片伸入水中的巨大舌头

狗在脚边,吻它的小伤

“今天,我的身上有一些虫洞……”
这样抒写,或劳作,皆为自我医治的一种
友说我在婆娑诗语。一边写
躬身从那些洞中穿出-----

有人坐在水边哭泣
有人咿咿呀呀投入着唱曲
我与夜空,倾听,皆保持静默


爱上城市一角的这片水域

这一刻,我走近它。轻无声息

这只木制长椅,初次接纳我的困乏之身时,并不知
它所在的这一整片水域,自那时始所给予我的一朵安宁

我愿将自己时常交给这样的水光,如同交给母亲
这个城市,我是寄居者

霓虹迷离,想繁华与寂静, 独乐与众乐,生死,昼夜。
爱与被爱,聪明与傻,哪一端更凝聚一个人的智慧与福泽?

我又思乡了。水波闻言,只不语。观照一颗心
渐渐爱上这城市的一角, 这片灯火玲珑的水域

月,小小的镰,夜空之上,俯瞰自己
我看月,也看面前这面巨大的镜子


看月的人

黑的眼眸溶进黑
打马放出自由。而自由
又放出舞步,感伤,和歌吟

驿站,城市的灯火尚远
我们就在近旁飞出一片黑蝴蝶
与群山,树,花朵,共同剪辑成影

任某一刻,一纵情
它陡然镶了月色的金边
迷了看月的人


麦子熟了

我在水边听鸟
幻觉有布谷盘旋
那场景未是水,是金色的涛浪

他们说,麦子熟了
我眼含了泪水

细嗅手边的杏儿,李儿,桃儿
那街边的合欢花们
这些麦子的姊妹啊

常年穿梭于城市的丛林,日渐木讷
日历,瓜果,花树,在助我辨认季节
究竟是个农人,我惊觉

谷物的消息
竟为我心最深沉的荡漾


如果

如果,一定要说出
这暮春里,此刻又湿又黑的冷雨夜
谁让我终究又归于了宁静

我算上一棵树,树下拎回的兔子
被强迫症的我追着剪光了毛,在这一刻
终于安稳酣睡了的狗。除此之外

我要算上罗伯特·柏莱,这位深度意象派诗人
他宽阔,辽远,坚硬,也柔软。一时间
以青草,树木,鸟儿和岩石
说服了我


夜半

你从栾树的叶梢上下来
穿过窗棂,下到了我的梦里

我要叫你天使
无月,仅借微光
也终于慈悲了我的眺望

我找不到你,睡前
不枉问过窗前的新绿



书写空白

除却反复浮出脑海的
有人正在死去的消息
一时无法搜索出一个有生命
活力的语词。年味渐浓的夜晚
枯槁刺心

无眠这灰暗与窒息的空白

迅速挖空一个生命的一生
一场恶疾。看不见黑手
白色天花板的白,天使的白衣的白
正凝成一个人在最后一次飞翔
的云朵。死亡的雪花
纷纷坠落


栽种小儿女

做完买卖
我一直在栽种那些铜钱草
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理顺根茎
如接生刚从母体分娩的婴儿

从野地折回的一路
我已然又做了母亲
明晨,我将看见他们新的样子

入睡的前页
我已探访了他们的小梦


离开火炉

离开火炉
在这小寒开始的冬天的夜晚
的某一刻。站在风熙熙的过道的
充电器边,我急于读完安德拉德的一组诗
无关乎狂热
我确信触目的别致及清新
抵得上初绽的梅,或正欲拱出的
新朵的新。以及一切滋滋的崭新貌相
的声音,及运动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