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杜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09 位诗人, 9512 首诗歌,总阅读 48706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李杜简介

(阅读:600 次)

李杜,山西高平人,现居太原。中国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协副主席。出版诗集《生为弱者》、《众生之路》、《李杜诗歌精选》,诗学专著《游戏:有关情爱的16种吟诵方式》,读书随笔集《世界三》,学术专著《李清照集评注》。获山西省文学艺术奖铜奖和赵树理文学奖优秀编辑奖、优秀诗歌奖、优秀报告文学奖。

李杜的诗

(17 首)

哀歌二章

1、盲者

我没听清你在说些什么
却认定你所说的都是对的
因为爱你。爱
本身可能就是一个盲区

在温暖的时候想到太阳
风刮在脸上,则想起
一些忧怨的诗句
雪落无声,没有风

雪便像绒绒丝线。风起时
飞雪即如无数的锥子……因为爱而成为
盲者,只能凭触觉和想象感知命运

希拉穆仁,你的感受就是世界
你的想象就是命运
没什么好说的,爱你
 
2、迷失

我想在高楼林立的都市大声喊你
然而不敢,怕楼群颤抖
怕这薄如纸张的世界
撑不住这份情意

对面的影楼,正上演一部叫做《迷色》的片子
我却倾向于叫它“迷失”
迷失是一个学术命题,但主要地
还是每每发生的现实

希拉穆仁,尤其是对于我
对于像我这样缺乏方位感的人
可是想想那个方位感极强的叫做荒木的老头

我的心便渐渐平和下来。迷失
是尘世中青青的草叶
在或者不在。蝴蝶是梦,梦是蝴蝶


车行塬上

列车穿行在漫漫长夜
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无名小站的路灯倏忽钻进车里
让似睡非睡的行者以为是黎明的曙光

然而有黎明却没有曙光
天空为厚厚的雾所包裹
这是一个极常见的日子
列车行驶在黄色的高原之上

是一个很高很大却又很穷的高原
是现实,可怜的现实
让我沮丧却又不敢放弃希望

路还长。希拉穆仁
需要或者也会有一双手拨开迷雾
让光亮照耀久远的梦想


平原上的坡地

我常常想到我是幸福的
土冻如铁的季节
御寒的大衣上仍沾满花的香气;我们
并不是平原的子民

可他仍毫无挑剔地接纳了我们
黄土的身体,水的情感
琥珀般的快乐,抑或
青石板状的忧郁

知恩图报,可他是如此辽阔如此富有
如果非要说他还有所缺,我想
那就只能是我们的爱了

这是黄昏浅浅的坡地
希拉穆仁,我在坡的上头
等你


缘起

那温柔的光芒照彻灵魂
一首被遗忘的歌
一个迷失已久的女人的声音

希拉穆仁
见到你是在那个夏天
在一个清凉的梦里

你青葱的百褶裙铺展开草原
风起叶脉
满世界荡漾着青草的韵律

那些蒙古包
在阳光下纯洁地开放
蓝天上白马群搧动翅膀
一匹青色的牝马眼含热泪

哦希拉穆仁
那马语深远一片爱心

梦很大。我们却如此相近
灵魂的呼吸
和灵魂的呼吸
和大地的呼吸,草叶的呼吸以及
马的呼吸、梦的呼吸
融为一体
 
第二天我便开始北上
像一个醉酒的汉子

那来自北方的大风使我激动
所有的痛苦都绽开芬芳
所有的日子
都走向你
希拉穆仁

一首失传的歌又流水般响起

那仲夏之梦
是一颗种子


古风

第三只眼就长在自己心上
使向善亦使我们懦弱
或许这只眼它就是一个风口
一次次吹散当圆的旧梦

这些年我们一身孤独爱河苦渡
眼见着苍老了青春的面容
希拉穆仁
我们该不该把这眼遮住
还有风生于堂就让它生
迎风拥立
就有千年不散的剪影


了悟

站立已久
在禹王站过的地方
黄河比我们所想象的
都要真实而辽阔

这辽阔,是一种苍茫的宁静
深不可测

当黄昏无边无际地漫过来
日溅河心
水花清凉地挂上前额
一种朦胧的感悟
便如同河鹰
抵住黄昏与风声
深深呼吸

那千百年来感动着我们的
是什么

黄河,先人都把你比作父母
我不
你是无有辈份的先哲

那积存万世的情感
被长风推涌而下
理性却停下来
沉而为沙
为岸边堆积的卵石

深刻而又沉重的
卵石
我无法拒绝诱惑

归来时,我捡了许多
又一枚枚点在路上
我读了很久
才读得那沉淀的理性
竟是关于时空和情感的悲歌

那积存万世的情感
被长风推涌而下
那深深感动我们的
还能是什么


老屋

今夜是世界上最长的夜晚
月色柔弱踱不进无窗的老屋
这样的时刻智力低下
居然因一管笔手足无措

秒针走动过去的脚步
周遭更加静寂
面对一方书案一页白纸
不知该写点什么

希拉穆仁
许多天两眼空空心内空空
生活在别处却看不见甚至想象不出

于是想在墙上画几扇窗户
可一举笔就一阵心痛
(多一个窗口是不是就多一个伤口)

后来便想画羽毛
画一双翅膀的渴望
然而飞翔长空或者独坐斗室
想来都是一样的孤独


舟之梦

那艘大船又缓缓驶来。希拉穆仁
这是一个久远地、重复了无数次的梦
你站在海岸上
雾就坐在你的身旁

船靠岸的时候
雾站起来
他拉了拉你的手
就像太行山拉着它简陋的村庄

雾说:天使来了
天使来照看你们这些孩子
可惜每一次的船上都空空荡荡

若干年过去了我回到村庄。山对我说
上帝是让你们照顾天使的,可是直到现在
你们仍没有能力完成上帝的愿望


苦旅

伴水而行的日子擦肩而过
我们别无选择走进这荒漠
阳关远逝
绿洲难觅
我们只能以梦为水以沙为河

希拉穆仁,这些天
我的心情干燥到极点
我为灵性的龟裂柔肠寸断
为正午无边的黑暗无泪而哭
我说不清为什么非要这样
我们梦寐以求
和苦苦追寻的又是什么

尘世混沌
一层沙摊在另一层上
一种干渴摞着另一种干渴


走在海上或哀歌六章



大海重又回到梦里。无梦的
冬夜。六月的海
苦涩的情欲的海水
希拉穆仁

你用水与我说话
你让我走在海上
让我在泳装点点的大海上
走成诗人

打捞自由元素的
诗人;抱着白虎
涉水的诗人

便都在这大海之上
落日入水
溅起一片短暂的光辉



这是我所不能忍受的。天才  
却短命的光辉
就像昨夜的昙花瞬开骤息
是我所不能忍受的

残酷的美
偏是因于高尚和纯粹  
流水朝圣一路波折
海的语言却浑浊而暧昧

希拉穆仁
那跃出海面的小小的花朵
是怎样被恶风捅碎

高傲的海燕
又是怎样的气候里
折断了双翅

三 

希拉穆仁  
涌入大海的河流众多 
涌入大海的河流着爱  
也淌着仇恨

然而你却不能复仇只能歌唱 
然而贝壳的耳朵灌满泥沙  
听不见你歌唱的声音 
我呼叫的声音

昨夜里神对我说希拉穆仁
你的心,是世界上最大的心
但是脆弱,但是稚嫩

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涌入大海的河流众多,你却不能
从大海走向所有的河流



因而迷惘是必然的。疼痛 
是必然的  
羁旅在海上,徘徊  
在远古幽暗的森林
 
昏鸦。老树。枯藤
光屁股的猴子翻云覆雨  
孔雀开屏
丛林胀满不祥的气息

也有老虎。也有蛇。也有豹子
它们看我却恭恭敬敬
想必是把我当成了同类

可是希拉穆仁
只有你知道我是多么脆弱
是多么迷恋纯粹却又虚幻的美



大海陡然升起。善良的人们说
那个叫做诗人的人  
这下可完了
而我依旧在海的上面伫立

海已成为天。很高很高的
我就在这绝对的蓝色里兀自徘徊
其实我并不眷恋这样的色彩这样的高度
我是如此怀念诚实的土地

然而六月的诗人。六月的妹子
偏偏就走失在六月的海里
希拉穆仁

这真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让我走在海上
让我充满感伤也充满慈悲



夜很深了。我仍在海上
无梦的冬夜
六月的海
我把水做的汉字挂在天上

这是泳装换作睡衣的时刻
是我走在海上的时刻
我的梦境开阔起来
已足够容纳海市的苦涩和忧伤

希拉穆仁
月光是老树的落叶
一片一片静泊在水上

六月的大海
击碎所有你的幻象
你却因沉睡而完成了六月的死亡


语言与花

我将永远对精通多种语言的人充满敬意
因为终其一生,我只懂两门语言
希拉穆仁,一门是汉语
一门是鸟语

鸟语花香。一个用了数千年的汉词
是说鸟的声音散发着花的香气?还是说
懂得鸟语的人
势必也懂得花的香味

青春的花。老迈的花
晴天的、雨天的、白天的
或者夜间的香味

显然有着细微甚或是巨大的差异
在这个夜晚我回味它们
却只是想起它们的颜色,它们的样子


丑枣树

洪水卷走道路
把脚印
变成船
送到远远的漂泊里

家园顿然失去意义

没有归期
再没有什么
可以滋养你的爱心
按说有只陋船也足够了
可我总还是要想起家园
就像有无数片苇叶
青青地
缠裹自己

我们为什么不能说说家园
 
家园的枣树很丑
家园的枣树
长满血色的果子
果熟的时候我便伤感
想大哭一场
抹平所有的苇地

我们为什么不能说说家园
我们为什么不能流泪

水天一色
艳绿的浮萍
覆盖着丑枣树洁白的身体


走西口

苍凉的歌声平地而起
当脚步踏上这饥渴之路
这老歌
便成为啼血的子规

行不得。行不得呀哥哥
一个人
怎么能敌不住一棵麦穗

可是那些先人
那些被饥渴弄昏了头脑的汉子
依然一茬一茬从这条路上出走
为一填充胃囊的荞麦
荒芜了自己的妹子

妹子妹子
如今我也走上这路了
走上去
才触到数千年深埋的忧郁
偌大的视野里空空荡荡
就一棵草。一棵草
在脚步响起时微微颤抖
有谁知道
那就是我饥渴的爱心和灵魂

灵魂是一只巨大的胃呵希拉穆仁
五千年酸甜苦辣
五千年歌起歌落
五千年的黄土黄土
没有一汪水

那些被饥渴弄昏了头脑的汉子
终究都倒下去了
成为这路上无可辨认的一些碎石

一马马的平川
暸不见个人
一马马的平川,妹子呀
暸不见个人


慈航

只有你才使我突发奇想
希拉穆仁
你是冬日的火
盛夏的水
是空落落的天地间疼我的人

你叫风一吹
白云便跃出草丛
你让水一流
世界便安定下来
我们就站在宁静的中心
看你的羊群
从身前走过

这时候太阳从左边升起。月亮
从右边落下
鸽子在上
羊群在下
青青的草叶上挂着露水

希拉穆仁
我知道那就是你的慈爱
你的喜泪
一滴沾唇人心爽利
胜过远古的那场洪水

希拉穆仁  希拉穆仁
你就是慈爱,你就是方舟
你就是水
我们就在你的慈爱里生息
以你的慈爱说话
和你的慈爱说话
你的爱充塞时空
还有不能被时空包容的部分


天恩

我们能不能因为困顿就抱怨上苍
你说
一个流浪得精疲力竭的歌手
究竟该唱些什么?该怎样歌唱

希拉穆仁,希拉穆仁
我沐浴着你的阳光
我在你赐予的竹杖上钻几个孔
并摘下骏马的流苏系于其上
 
我试着吹吹
竹子响了。流苏迎风飞舞
宛如大东北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我把它叫做羌笛
希拉穆仁
我向上苍和众生打开空空的心房


思想的手

思想的手在大脑里。思想的手
每每触痛灵魂
我已习惯于这深度的疼痛
就像寒夜习惯了灼热的星辰

然而现在夜色深重。彗星掠过
划出一道丑陋的音声
这音声撕裂你升腾的欲念
使你突然间体悟到高处的寒意

况且通往天堂的门关闭已久
只有地狱永远大睁着空洞的眼睛
那是思想者最终的通道
一条路常常是源自于一种宿命

我知道既是命定便无法回避。拒绝思想
却依旧被那只手触动


青鬃马

是个夏天。生命中绝无仅有的
夏天。希拉穆仁
你柔和而又圣洁的微笑
拨响我迟钝的心弦

经历了太多的风雨
这心弦已然是斑斑锈迹
我原以为它早已精疲力竭
可是那一刻它居然响了

低沉、紧促、有些嘶哑却异常有力
以致让我都手足无措
我看天,天那样高,那样地蓝

一望无际的草原,所有的青草都在跳舞
骏马的长鬃
把风染成一片青色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