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陇上犁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581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陇上犁简介

(阅读:1564 次)

陇上犁,本名魏智慧,甘肃西和人,警察。1988年起在《飞天》《星星》《绿洲》《诗刊》《诗潮》《诗歌报》月刊等报刊发表诗、诗评论,著有诗集《每每有雪降临》《尘世的幸福》《练量记》,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全国公安文联会员。

陇上犁的诗

(12 首)

面对某一根骨头

面对某一根骨头
你的年轻
忽然似夕阳般悲壮
还有河曲马
在不安地抖动鬃毛
草原,草原
游牧的笛声
似流水,弯弯曲曲
总是吹不直
牧人的一生
坎坎坷坷
当他们不再坎坷的时候
便留下白骨
太阳一般耀眼
你的目光辨不清
某一根骨头的指向
人生的很多事情
就像草原一样
平平常常而又简简单单
如同你正面对的某一根骨头


寻觅古迹

寻觅古迹
你徒步山冈
想象马嘶的模样
曾经的古战场
现在已麦苗青青
武士的后裔
唱歌或者耕种
俨然失去慓悍之相
他们铁红的脸庞
如半坡烧红的陶罐
他们的房屋
瘦骨嶙峋
你如同面对七八十岁的老翁
那些古迹
在他们眼里格外抽象
他们从不在上面走动
想念祖先的时候
便跪下磕头
烧一沓子纸钱,点一柱
只有外地的游人
在他们祖宗的脚印上
抽烟,喝酒
或着凌空指指划划
游人走了之后
古迹复归宁静
他们便也吃饭睡觉
忘了先民的荣耀
就像白天忘了晚上的星星一样


牛滚坡

要看好戏长板坡
要吃好肉牛滚坡
牛啊
你怎么四蹄不踩稳
就滚坡了

吃蒹草的牛
耕种五谷的牛
常常大声
哞叫的牛
是农民的命根子
牛儿滚坡
农人便如割了脖子
大颗的泪如雨滴滚落

而牛肉也得吃
常常一年不见荤味的人
在牛肉中
尝到了青草的味道


天空与河流

西部的天空
与西部的河流一样
终年很少流一次痛快的泪
他们总是对视着
以无云无水的胸怀
较量各自的空虚
你的人生经历
也便是这样——
许多芨芨草一样的女孩
让你流了不少泪
让你活着有不少牵挂
而当你一旦离开西部的天空
去流浪时
她们便委身于
没有水的某一条河流

第二天
便是飘雪的冬天了
天空与河流一样空白
原野上的草也便衰黄
一如有病的女人
——你知道它们已经开败

明白这些的时候
你正面对西部的天空
久久无语
飒飒作响的衰草
让你深思自己
某一次机会的错过
愧对天空与河流


寂寞

把身影丢在地上
渐渐从长变短  一个点
一声叹息
砸在静静的正午
仿佛一枚落叶不受风的依托
在地上翻了个身

三十年的寂寞啊
就是心中还有澎湃的隐私


江山美人

江山
是千年的江山
英雄的骨殖
深埋土中
却被打了许多洞
更有考古者
细数根根肋骨

我不是英雄
不敢染指江山
我更爱美人
怀抱美人
像握着一朵花
慢慢凋零的过程
耗尽我的一生


通感

料峭的春分中
一棵杏树
开了一朵杏花
 
我望了一眼
就知道
她感觉到了春天


种白云

我想把老人山租下
种白云
一些鸟鸣
一些雨珠
还有上窜下跳的小松鼠
是一些意外的收获

无论收成好坏
租期肯定比我的一生
还长


秋日怀人

我已在石峡多年
说这话的时候,我不由得红了脸
那些山峦,长着树木与草,栖息着飞鸟
偶尔虚怀若谷,云雾与大雪也填不满胸怀
亘古耸立,溪水淙淙,在四季有不同的颜值

我像蚱蜢一样生活其间,偶尔歌唱
仿佛怀想心上放不下的那人
你看,山上的树叶在我的瞅望下都红了
你看,你还在我的眼睑外一个劲地漂亮

白雪覆盖我白白的想法
你也白白地美了一生


佛像前的一些纸钱

唐时,麦积山籍籍无名
寓居的杜甫称为《山寺》
至于香火是否兴盛,诗中语焉不详
于今,路虽是柏油,仍蜿蜒曲折
茂林修竹隐藏着阵阵鸟语花香
高大的佛紧贴石壁千年
看尽人世沧桑的表演
在佛龛脚下,一些纸币
世俗的人用金钱嘲弄了世界
又以自己龌龊的私欲在嘲弄着佛
称作麦积山多好
一垛麦子,养育着千龛万佛
佛不言不语,眼也不眨一下
虽然朝拜的人各怀鬼胎
终会落得籍籍无名


在石峡

在石峡我看见的山  
亘古耸立没有什么改变  
只是一些树一些草  
绿了又黄黄了又枯  
像一些过世的人  
走入一片片厚土中不再出来
 
这些年,我看着对面山坡上的树  
山不长高树也没怎么长大  
惟有河谷的风吹着  
呼呼地吹过四季  
一些姑娘长大成人  
像春天的花朵被人摘走 


火车与你

风在铁轨上行走
一路吹开花朵
火车风一样远去
转眼没有踪影
望不见铁路尽头
你已远在天边

远方的风景很美
天边的你也很美
我把火车恨了两分钟
铁路是两行冰冷的泪
我把它依然热爱着
它还将把你载回来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