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山西雁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41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山西雁简介

(阅读:289 次)

山西雁,原名王志彦,1970年出生,山西屯留人。已在《诗刊》、《星星》、《诗歌报月刊》、《诗选刊》、《诗潮》、《绿风》、《扬子江诗刊》、《北京文学》、《中国诗歌》、《中国诗人》、《山西文学》、《黄河》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百万字,曾获得《人民文学》《诗刊》及“第三届李白杯一等奖”(湖北省作协)“第三届中国曹植杯一等奖”(诗歌月刊杂志社)等全国文学奖项200余项,诗作入选《世界现当代经典诗选》、《中国诗歌精选300首》、《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中国诗歌年鉴》《中国新诗年鉴》《山西文学年度诗歌卷》《中国散文诗年选》《新世纪好诗选》《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散文诗精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2018年度诗歌年鉴》等100余种选本,出版诗集《低处的火焰》、《雁行书》、《像虚词掉进大海》等。

山西雁的诗

(18 首)

诗学

万物奔走,悬空的事物目瞪口呆
陷在秩序中的诗学,被瓷器和隐喻围观

四季显得凌乱无序,一些寡淡的人
在水面凿开隐秘的悲悯,并附上风一样的低语

诗学就此诞生。太多的词语已在月光下走散
人世空旷,大地慈悲。他们总能找到还在虚掩的门


古城

青砖在年代之唇中是单薄的,它的肉身
虽然磨掉了时间的一颗牙齿,落日的战栗
依然划过飞鸟的妄想,留下了伤口

就像飞檐和鸟鸣的统一,同时把静谧的果核
移向苍茫,而所有游走在城墙上的风韵和宗教
面对旧时代的乳房,都来不及悲伤


事物之窥

看苍天,云朵悠闲,群星与夜鹰擦出的火花
像放大的拳头,暗藏了虚无的暴力
一切天象,仿佛一场梦境,影乱行散又光芒四射
却又与我们那么遥远,甚至,不知不觉中
让我们进退两难,是放下手中的刀斧
还是把一万匹野马带回东山

看大地,草木卑微,山花宽容又仁慈
蚂蚁随时上树看望远方的亲戚,南阳坡上
放羊的李二棍,五十岁仍然圣洁的像个婴儿
也有亲人和邻里,抽出自己的骨头
斗殴、结仇或者结队上访,半斤白酒后
内心装满千山万水,再抽出一根骨头
去圣城,去荒岛,或者去乡镇孤儿院
为国家画出另一个太平洋

人永远比真理接近真相,你看见的事物
是另一种真相,但不是另一种真理


回乡记

一条公路忙碌着,又东又北
浊漳河爬上来再爬下去,南阳坡小镇孤独又远

牛羊在青草中恣意,灰喜鹊在树上伺候着亲人
遥远的炊烟上坐着父亲母亲,若日月齐眉

人间四月天,春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它超出自然法则,要走过每一位心存故乡的人

有几棵树朝不同的方向眺望,白云翻山越岭
狭窄的水泥路依稀残存着少年的傲慢和偏见

再过旧桥,十年一别,南阳坡空有黄金的光芒
乡邻稀少,马车无马,少年陌生又沉寂

只是村外溪水从容,老槐树没有虚度时光
它的乳房,与相邻的小芳暗地里一直叫着劲

推柴门进院,仿佛我又回到了尘世
落日获得了分量,月光找到了终点


故乡遇雪

尘世如危崖,白雪似伤痕
而且,故乡的自省与主张,根本不用
这苍白来转折和铺叙

炊烟并不陌生,在无法平衡的黑白中
麻雀学着雪花的模样,与一条河流自救
枝条追赶的物体,从光线的内部
回到大地的咽喉

美学从此溃败,直到人间悲苦
滑出这呆板的空白,其余的惊艳和绝句
不过是小镇一袋旱烟中,早已
熄灭的灰烬

年年都来祭祀的雪花,在父亲
锁定的频道中,甩发、走边、提枪
把一个朽枯的江山,重新赶进了
追忆的卷轴


秋水疾

在秋天消失的一棵树,有着顺从之骨
满山乱石,犹如满腹苍凉涌动
被颠覆的往往是声势浩大的人影

雨水给了河山无数马匹,也给了
深渊中的尘世一架梯子。危崖、青云
终有因循,一些人悲悯,愤世
永不见天日,另一些从废墟中传来的声音
相信遗失很久的事物,已被风
轻轻吹拂


怅然书

当落叶在大地的困倦中离开了枝头
当两个曾经相爱的人从此在别离中相忘

当故乡的炊烟成为浪子取暖的外衣
当你信奉的真理在骨髓中有了歧义

当倾覆的鸟巢被饥饿的流浪狗撕扯出最初的鲜血
当父亲在留守村里把汗水和泪水流在孙子的课本上

这是灰茫茫的尘世,大风即将来临
怅然中,我不可能给你花开的暗示

正如我耗尽一生,也无法将一个“爱”字
在火焰中拆解成一堆刀斧


缺席

立秋后,更多的黄昏
抛弃雷霆,散落在事物眷顾之外

暮色齐身,我听到细雨中走出囚徒的声音
更远处,星辰缺席了长河倦意中的一次苏醒

长夜如寄,我等待囚徒敲门
等他把撕裂的灵魂举过头顶

一切似乎都将成真,我的祖国
那个泣不成声屈从于赞美的身影

多像天使,在显现之前
就镜中抽身,胎死腹中


沸水之上

我们要吞噬多少诟病
才能剥离出枯木承让出的一线光明
给这些光净身,加冕,捋下虚空的部分
能剥离出多少温谦和良知
现在,我们谦谦恍若君子
除去这身最终腐烂的皮囊
能留下多少母亲子宫淌出的血
还给羸弱的她,佝偻的大地
迷失的事物太多,在最后的
沸水之上,多少人能淘洗出一丝
来自心灵的愧疚


备忘录

车过太行山,小雪在心
群峰闪退,村庄浮上又沉下

河水闭门拒客,野兔误入空山
一只秃鹫在等仇人

风雪打脸,凉薄似病
想起家中母亲,心远不过如此

丁酉冬月,天地入棺
一生已无故乡可跪


纯银

朝代中冷艳的音韵
落魄为器皿、嫁妆和神龛上
游离的虚无

假若你捕捉到光的踪迹
同时也将看到金属的族谱


暴雨篇

正午刚过,庄禾葱茏如虹
土拔鼠在地心听到了一声声崩溃的雷声

有人从身体里拔出了钉子
有人遇到荒谬又原路返回

尘埃之唇瞬间被悲伤撬开
恍惚的雨从地上跃起,困境侧身而过

暴雨过后,街道如前言
洪水像错乱的内文,依然突兀


一只燕子

它剪断了冬天的脐带
为一场残雪带来新的修辞

江山遍醒,一览无余
它的飞翔提升了早霞剩余的部分

它甚至把血液给了泥土
把爱分享到每一缕春风

它细细的喉咙咳出的故乡
给乡愁盛了一碗暖心的燕窝


寒露

人到中年,已开始厌倦于美学的夸张
那些虚构的花蕾逐渐在酒器中浑浊

万物共享的宿命,露水也不例外
它沿着暮色抵达,黎明是它的深渊

这多像把眼泪抹在刀刃上的勇士
他敞开襟怀,从不隐蔽时间的鞭痕


秋殇

从盘秀北路往南,到西大街顶头左拐
就是一座收容所。几个人在秋风里搭建梯子
把云端当做了自己的故乡

生活就是刮骨疗伤,在无辜中获得刺痛
他们的目光中堆满佛晓的色彩
周身挂满流浪的余晖

求生是一场梦,生活是另一场梦
教科书中的天空那么蓝,像他们出生的时辰
愧对一切有关幸福的象征

复杂的命运最终都会隐匿于时间的尽头
命运黯淡,但愿能照亮这首诗的最后一行
生命之殇,透着灰烬般死寂的威严


十二月

小城继续在噪声中被改建
临时安装的铁皮护栏,像一个大号的口罩
在雾霾中唯唯诺诺。张氏羊汤馆
和卖鲫鱼的女人,不见了踪影

十字路口已失去十字架的意义
红绿灯像明星吸毒后脸上戴的墨镜
被拉土车碾碎。偶尔的鞭炮声
绝望地庆祝着又一棵老槐树被连根挖起

走散的狗早已找不到家门
憔悴如枯枝的绛河在垃圾堆里捡拾着早餐
我想忘记这心灰意冷的一幕
偏偏这些文字又不妥协

“是的,最好笃信事实
笃信她简陋的标尺” ①
大自然的天籁之声正被意淫
“五环之歌”为这个早晨出示了证据

(①为布罗茨基《孤独》中句子)


花园

在身体里建一座花园
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要把内心的阴影置换成树荫
让纷纭的鸟鸣有一个可供挥霍的时空

把喉咙里堆积的假山,赋以流水
在明月的回忆中使其复活

长椅斑驳,分手的人重新相见
清风要吹拂着这尘埃的浅薄

一只蝴蝶即将醒来
溪流边熟悉的琴声,要找到它回旋的背影

那潸然悲伤的落日
正在告别裂隙遍布的人间

“花园只是你留下来的微笑”
草木的心情是花园的另一种情绪


仰望者

我们已习惯于在浮尘中
低下头,走进相似的空间
给自己的灵魂寻找牌位

“一株植物的立场最终明朗时
事物就有了确定性”
它或许看透了人间的颓废和落日般的心情
一株向日葵坚持仰望
继续把心灵的黄金举过头顶
给人间带来短暂的指引

“不要看它筋疲力尽低头时的样子”
那是一次灵感被挥霍,并留下
偏执的孤独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