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沙马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1 位诗人, 9556 首诗歌,总阅读 491454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沙马简介

(阅读:362 次)

沙马,当代诗人。现居安徽省安庆。诗歌入选各类选本及《英文诗刊》等并获奖。代表作长诗《理智之年》、《个人史》。著有诗集《零界》、《沙马诗歌选》、《泡沫时代》、《解读沙马》、《某些词的到来》、《一个文本·虚妄之年》。

沙马的诗

(17 首)

远景

春天刚到,我弯下身子匍匐在地,要是
能听到蚂蚁的呼吸声就能
听到宇宙的呼吸声

可有人告知我:一百只蚂蚁
的悲伤,也不等于一只大象的悲伤


来世的事物

即使我的来世是一只鸟,也要
说一声谢谢!即使这
只鸟没有小松鼠那么快乐
也要说一声谢谢
对于今世做人的辛苦和
绝望,同样要说一声:谢谢?
 
此刻的风声太大,我不能
有太多的幻念
一道来自南方的闪电下
显现出我的残骸。我想如果
来世的事物有着
母亲一般的微笑,该多好


趋向

我私自携带一朵火焰
进入你们的
深渊,我也理解了
那些“在梦中盗取火药的人”

但不是为了虚妄的一天。相对于
我们看到的东西
“所有的辩证法都在说着
另外一件事”

但不是为了真理,(真理不
一定就是令人高兴的事)
我利用了你们最后
的花朵,引诱了黑暗中的闪电


雨衣

父亲死后,他的一件雨衣还笔直的
挂在客厅的墙上
现在,墙上出现了人的痕迹

客人们来了,都好奇的朝这件
雨衣看了着,然后
眨眨眼,笑笑,也不说什么

有一天,我想将这件雨衣取下来
折叠好放进储藏室
母亲说,就挂在那儿,这家伙喜欢热闹

很多年过去了,雨衣还挂在墙上
斑斑驳驳的样子
像是一个疲惫不堪的灵魂


拆迁

房子要拆了,房子里的女人
在嘀咕着不好的
日子,嘀咕着不好的往事

我说要不了几天,推土机就要
开到这儿,把房子
铲平,我们就要去一个新的地方

她说,这有什么两样吗?人是
什么样子,不管到了
哪儿,生活就是什么样子
 
这个时候,我走了出去,坐在
门外一块冰冷的
石头上,一口接着一口抽烟


那穿过骨头的风

穿过骨头的风在闪电里奔跑,在
火焰里奔跑。而身后
的事物,是经不起遗忘的
 
我几乎是以一种彻底离开的姿势
回避了他们。几乎是
用虚假的笑容,冒犯了死者

一秒钟的心,在一分钟里“咔擦”一声
破碎了。我再也拿不出
完整的事物,摆在父亲的墓前


影子

我的影子投射到一朵花上
花衰败了。我的影子
投到一只鸟儿上,鸟儿飞走了

我空空的站在那儿,伸出
双手,想逮住
影子,一把掐死它

这时一个老人走来,他
告诉我:别这样
一个人的影子,比一个人还漫长 


写照

父亲死的时候一直没有找到合法下葬
的土地,但我不相信父亲
的死亡是对不起祖国的死亡。走遍了
江淮地带也没有一个人向我
招手,没有一个人接近我的悲伤
在以后漫长的日子里
我一直没有将亡父的照片扩大成遗像


在过去的日子里

在过去的日子里我失败过很多次
再失败下去就不好意思
做一个人了,为了不再失败
我整天警惕自己,防范自己,扼杀自己
将自己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
的样子。现在我想通了
如果还要失败,那就继续失败
下去吧,所有的失败
也许会累出一个新的胜利


关于独孤

独孤里有哲学,有
鳄鱼,有意
淫,有千山万水。

我把独孤披在
身上,四处游魂。

疲倦了,就坐在独孤里
阅读,抽烟。火光
一闪一闪,骨灰一节一节。


挽歌之五

哥哥临死前对他的妻子说
他走后,不要带着
孩子去墓地看他
世界太大,路上的风
太乱留不住悲伤的
他的妻子说:女人的世界
是一个感性空间,
女人的风可以吹开花朵
我会在一个好天气
带着孩子以春游的方式来
你的墓地看看。如果
孩子在路上捡到
一朵花,就顺便插到你的坟头上


只有一个

我只有一个
脑袋,只
有一个。

世界上的人
都只有
一个。

这样的事说
多了,也
只有一个。

那么,蜗牛
也只有
一个。猩猩也

只有一个,伟大
的苏格拉底
也只有一个。

我是诗人,总想
用两个脑袋
对付一个真理


做人

做人的花样很多
我不打算
一定要做个什么人。

活着,是一个
扯淡,死了
也是一个扯淡。

老了,我也许会
对着镜子里
的自己,喊一声父亲。


汉语里,我一贫如洗

有人叫我为黄河写一首诗
有人叫我为孔子
写一首诗,有人叫我
为从皖河古道上消失的人们
写一首诗。有人叫我
还有人叫我为
漂泊的孤魂野鬼写一首诗
我想了很多年
常常冒出一身的冷汗
还是没写出一个字
在汉语里,我一贫如洗


训练出一个新的灵魂

为何我那绝处逢生的孩子
总是和我背道而驰
为何我那黑云压城的父亲
总是想做城里的国王
为何我那风轻云淡的老师
容易迷失于风吹草动

因为汉语的多重性,我两眼
迷茫。为了新生活
我开始学习死亡的知识
学习学习轮回的技艺
在辞海的最后一页
努力训练出一个新的灵魂


宿命的交易所

我的妻子已经过了女性热气
腾腾的年龄,她以
赤裸裸的形态,擦过风
擦过意念,擦过虚无
把一颗皱巴巴的果子紧紧捏在
手里,等待孩子归来
那空无一人的路上走来的
却是荒凉的老师,他
以守夜人的身份告诫我们
谁想为冬天储存更多
的食物,谁就有更深的孤独
谁在物质里有更多的
幻想,谁就有更深的陷井
为此她魂不守舍,惴惴不安
只能将自己枯萎的躯体
交给宿命的交易所
来赎回我们被抵押多年的债务


狮子

一只年老的狮子在
自己的王国里
走着,走着就倒了下去

阳光下,它倒下去的
身体,依然
闪烁出逼人的光

很长时间,没有什么
敢接近它的
影子,它的死亡

我几乎找不到一个词
能够接近它
王一样孤傲的心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