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音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7 位诗人, 9657 首诗歌,总阅读 495399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王音简介

(阅读:743 次)

王音,1963年生于青岛,1987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音乐系。著有诗集《其实萨拉班德是一个悲伤的名字》、随笔集《青岛符号》、《青岛符号续集》等。影展《啤酒屋里的青岛》、《母亲》、《乡愁》等以及网上影展《青岛写真系列专题》等。

王音的诗

(18 首)

童年

我的童年
和夏天有关
和夏天的晚霞有关
和夏天晚霞中的红蜻蜓有关
和夏天晚霞中的那只红蜻蜓
有关
每当我哼起
每当我唱起
每当我拉起
每当我弹起
每当我吹起
都和这首日本童谣
《红蜻蜓》有关
3/4拍
降E调的
每分钟60拍
的徐缓速度
典型的宫调式曲调
典型的西洋大调式
二部和声配置
总共只有八小节
总共只有两个乐句
也就是说
四小节为一个乐句
全曲只有两个乐句
也就是说上下乐句
完美构成了一段体
的《红蜻蜓》
那一天
和那一天的那只红蜻蜓
不见了
永远地
不见了
再见
只是在初醒
的梦里


樱花

看了半辈子的
樱花
至今我仍不知
这樱花到底有几个花瓣
每年,我似乎只留意满地
的落英
一片一片的


我天生喜欢喝
酒,跟一帮喝酒的人喝
跟自己喝
也喜欢跟女人喝
跟一个喜欢
的女人喝,酒水酒水嘛
既然酒
是水做的,那女人
更是


呵,这美妙的蝉声

楼外一片声音
是只有夏天才有的那种声音
很像男女声在一个G音同度上的哼鸣
忽而又来了一个高八度的
呼应,简直就是一首两段体
的乐曲
不断地反复
八百六十四遍的反复

每当阳光进来的时候
我都看到了树叶微笑的影子
呵,这美妙的蝉声
倒叫我的寂寞
飞了起来


父亲终于见到了他的父亲

父亲九十三大寿
30天后的这个中午
没能挺过来
父亲的小儿子
从头到脚摸了个遍
除了双手有点余温
从头到脚
浑身上下
冰凉冰凉的
父亲走了
父亲走在了寻找他父亲的路上
父亲出生时
没有见过他的父亲
父亲是在人们为他
的父亲上三七坟时
才出生
父亲是个遗腹子
因此
父亲终生
脾气很大
自私
任性
高傲
因此父亲
这一生除了老地主
的孙子和逃台分子
的亲弟弟外
更多了一份
灾难的筹码
1946年的一个冬天
父亲的祖母漂亮地
上吊死了
抱着尸体
大哭的他
挺过来了
连夜从高密沙口子
逃到陈家屋子
再由陈家屋子
逃到胶州
再由胶州
逃到青岛
的父亲
在三反五反运动中
挺过来了
在反右中
挺过来了
在四清运动
中挺过来了
在文化大革命的
两次被抄家
两次被遣返
回乡中
都挺过来了
在47年后的
九十三大寿
中也挺过来了
而在九十三大寿
30天后
的腊月初二
1月21日【周三】
父亲没能
挺过来
2015年1月21日中午12点30分
【甲午年腊月初二中午12点30分】
父亲
终于没能挺过来
父亲死了
父亲真的
死了
父亲终于见到了他的父亲


一个动听的名字

我常常想起萨拉班德,尤其近一两年来,尤其在
梦中,一想起过去的她们我
就叫她们
萨拉班德,不管她们当年听没
听过萨拉班德,不管她们当年喜欢不
喜欢听萨拉班德
反正我一想起她们或
她们中的某个
她我都脱口而
叫,萨拉班德
我们十八年没见了
今天你见我的头一句话
竟是
萨拉班德真动听
萨拉班德真动听,我下意识地重复了
你的萨拉班德真动听
当你还没说是哪首萨拉班德真动听
而我也没来得及问是哪首萨拉班德真动听的时候
你就叫我几乎同时想起了
巴赫六首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之中的那三首
萨拉班德了
第一组曲的G大调的
第二组曲的d小调的
第五组曲的c小调的
萨拉班德尤其
是G大调的和d小调
的萨拉班德
你说d小调的最动听,为此看了多次伯格曼的电影
d小调的确实动听,为此我还专门写过乐评
我说,但你听,老罗在公元1989年柏林墙倒塌现场所拉的这首G大调的萨拉班德
萨拉班德,我们都十八年没见了
你还能回来见我
哪怕只是
这一面
我的
萨拉班德


王音的墓志铭

在葬礼上
一个女孩伏我肩上哭的好投入
她父亲昨天死了
昨天为了她
我去看过她父亲
她父亲咽气前
拉着她的手
说:“时间将治愈一切创伤,甚至包括那些不协和和弦留下的伤口”
【好像始终没有她母亲的影子】
梦醒了
我记住了这句话
同时我也记起了这句话
这句话
最早是出自那个老顽固
勋伯格
的口中


境界

“倾听寂静,于是你听到了整个世界”

阿巴多常对他的乐队说
他的弱

再弱并不是
弱的没有声音了
我以为
他强调
的弱,其实
其实就是
弱而不虚
嘘……
弱,弱,再弱
要弱到他妈的
此处无声胜有声
我想
我理解阿巴多要求乐队的
是什么
我总以为他时常要的
这三个ppp
在他阿巴多心中
要远强于表面上
气势汹汹的
那三个fff 


病房布鲁斯

我的身体你知道
我的身体我自己
更知道
不论白天黑夜
不论春夏秋冬

A说,血糖高没什么
B说,血压高没什么
C说,血脂高没什么
三高哪个高都挺要命的
那个护士说
三高哪个高都真要命的
这个医生今晚说

此刻,我说
要悲伤
不要绝望


黎明前,昏黄是一种希望

是亮,换了后
确实亮
但亮的
太白
白的像医院病床上的
床单,白的更像一首冷爵士

不要这么
白,这么亮
即便我的眼些许昏花
即便那个灯泡上有点灰尘有点油烟甚至有那么一点点苍蝇屎或蚊子血
我依旧还要换回
那个灯泡
不为别的

只为在黑夜中的那片温暖
的光亮


间奏曲

1,

触键时
指头缝里往往会冒出
叫卖声和
一缕
朝霞
大多时候
我都会毫不犹豫地

下去


2,

翻开巴赫的平均律第一首
古诺的
《圣母颂》
顿时在我的嘴中
哼出

3,

一想起女儿
就弹起《摇篮曲》
一弹起《摇篮曲》
首先就是勃拉姆斯的
那首F大调的
当然她一直
也很喜欢舒伯特的那首
降A大调的
《摇篮曲》

4,

学生走后
一般我都弹弹
半音阶
然后起来
伸伸


5,

每当听到某些
不幸的消息
我常常都下意识地
在一团乱麻的和声中
弹奏一些
什么

6,

偶尔记起从前的那些
黄昏
我的手指都会
焕发青春在
无论是八十八个键的,四十一个键的,或是小小的
三十二个键的
琴上
犹如她们曾经的身体

7,

其实还有另一种
情况
不比自己演奏
缺少魔力
比如起身去
接一个电话
去回一条短信
或去
微博上瞅
一眼
甚至去

一趟
洗手间


秋天的空镜头

一阵风
眼前窜起了几点黄
随后,三五个松针就
一声不吭地
沉落了
下来
在桌上,在膝上,在椅子上
和在地上
而鱼鳞般
的酒杯,依然金光闪闪,和里面的啤酒一样
除此之外,我的镜头也
只跟空气串通一气
什么也没看见


春天的消息同样是残酷的

春天的消息同样是残酷的
我看到的花儿都谢了
你听,窗外的风声正紧得很哟


黑色钢琴

卧室里的钢琴
是黑色的
而厅里的钢琴
有棕色的
也有黑色的
(黑色的是电钢琴)
虽然我喜欢黑色的
虽然我
在厅里呆的时间更长
但我还是
更喜欢那台
卧室里的
黑色钢琴


四间自杀的大瓦房

四间自杀的大瓦房
自杀的四间大瓦房
这是两个烟台美眉和
一个青岛老男人
在前天烟台车站
的大街上 
共同说起的话题
迎面走过的一个半老徐娘听见了
右边马路沿儿上
一个算卦的老头也听见了
一间给她  一间给你  一间给我
另一间
作为我们三个狗男女共同的
大瓦房
有一天
这间大瓦房
突然自杀了
哎呀 下一个该自杀的
是哪一间


夹边沟祭

很久以前
我牢牢记住了夹皮沟
那是威虎山上的夹皮沟
不久以前我记住了夹岭沟
记住夹岭沟是因为它与
夹皮沟发音很相近
也是不久以前我又
牢牢地记住了这
夹边沟,这叫我无以言表
的夹边沟,1957的夹边沟
1957年甘肃荒凉的夹边沟
2017年王音心中的夹边沟
2057的夹边沟
3057的夹边沟
人们永永远远

夹边沟


巴赫

Bach,在德语词典里
是小溪
的意思
是音乐家族的姓氏
Bach在音乐词典里
是音乐家族的姓氏
是音乐之父的意思
Bach在我的
词典里,就是大海
而Bach在我女儿
王子君的词典里
BACH他
就是
上帝


夏日最后的玫瑰

这首古老的
爱尔兰民谣
我一直唱
一直弹
一直吹,不过
我哼唱时一般在降E调上
吹奏时也常常在降E上
但我弹钢琴时
却在F调上
甚至最终在升F上
结束,夏日最后的玫瑰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