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孙建国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715 位诗人, 9621 首诗歌,总阅读 494628
新诗馆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个公益性诗歌平台,无力支付稿费,谢谢支持!

孙建国的诗

(19 首)

蔷薇和油菜花

最近几天
脑袋里长满蔷薇和油菜
偏居一隅
五月感觉就是蔷薇的季节
院子里
街道两边
一阵风过
满眼蔷薇晃动
昨天站在一树蔷薇下
听了十几首有关蔷薇的歌
从民国到现在
从中国到日韩。
带来更大震撼的是油菜
黄花开过
绿叶和种荚逐渐萎黄
在一天的黄昏
我采集收油菜籽
想起一桩禅宗公案
大意是说一个高僧
圆寂时对徒弟说
去糠得米了
便想起诸如业力轮回
做人好辛苦啊
一次开落就要近百年


息壤

有一天
打扫户外的
消防逃生通道
不小心就把
右手中指的
手指肚划破了
血滴落在聚集的尘土上
由鲜红而暗红
血流很旺
斑斑点点滴了不少
把它们收起来
装进一个空花盆
土在钢筋水泥的丛林
是稀缺之物
从那天起
我就不时会想起
息壤
这个上古的神物


匮乏

想象力
对我来说
是很匮乏的东西
一条黑狗
一条白狗
已经和他们玩了半天
还是不能把它们想象成
黑白双侠
黑白无常
黑虎和白虎
甚至都不能
想象成黑猫和白猫


黑白双侠

黑侠白天出动
白侠夜晚活动
因为那个时候
白天是黑的
黑夜是白的
后来坏人杀的差不多了
黑白就不再颠倒
黑白双侠就白天喝茶
听听音乐喝喝酒
能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了


好糊涂

前几天
失手打坏了玻璃锅
就换了一个砂锅熬粥
一样的米和水
今天的粥谷香更浓
米汤更粘
这让我很惊诧
便找出以前的视频
这次真有不同的感受
如果你能清楚的看到
外面的世界
身处煎熬
一定不会有心情
发挥出自己的精神
而古老的砂锅就好多了
习惯了看不见
还有气孔可以呼吸
于是就有了一锅好糊涂


只有雨声是真实的

雨一直下
从梦里下到清晨
梦里有一片蛙鸣
清晨有些鸟叫
夹杂在雨声中
以前是很喜欢雨天的
窗帘禁闭
自然而然的就是一场懒觉
如今却一次次醒来
心里有事
又羞于说出来
近里说
寿光已经连续淹了两年
远处三峡大坝种种传言
除了这些
还能想什么呢
这些又怎么好意思说出来
只有雨声
只有雨声是真实的


菜园里的想法

菜园里很多不速之客
黄老太慈悲为怀
一样的灌溉施肥
任老太荒年吃过野菜
知道哪些能吃
哪些不能吃
就把不能吃的拔了。
就这样
种的菜和野生的
都健康成长。
现在我负责浇水
和收割。
每次挥起屠刀的时候
都有些恻隐之心发现
好好的长这么久
一刀就割了。


除草或者其它

早上主要任务是除草
花盆里的草
花盆外的草
菜畦子里的
菜畦子外的
老妈背着手在一边监工

角落里两个木箱
枯黄的枝条
站立着互相穿插着
在他们下面
长出一层鲜绿的小苗
通过望闻问切
确定它们是罗勒
拿来剪刀,
理发一样的剪去枯枝。
老妈在一遍说:
那些细小的可以用手拔,
长这么细
根一定很浅。
她弯下腰,
用手轻轻的拔起几根。


喜鹊

徐家山的树林里, 有一棵槐树,
树上有一个喜鹊窝儿,
几乎每次傍晚爬山,
都能看到它们,
便给它们起名,
徐二和徐二家的。
其实我分不清哪个是徐二,
哪个是徐二家的。
不知他们是否能分清我们,
是张三或是李四。


乌鸦

我看不懂凡高,可能每个人眼里都有自己的凡高。但我知道凡高的画要用心去读,用灵魂聆听,用每一根神经的末梢去感触。凡高的无常给他自己也给我带来过恐慌,恐慌中我捉住了自己心里的那只乌鸦。感谢云寒雁语汇集一系列的乌鸦给我们学习,给我们机会放飞自己的乌鸦以

不要诅咒我是不祥的鸟儿,
我来自地狱,
是地狱不息的火焰。
我来自太阳,
是太阳到黑夜的卧底。

乌鸦飞进漆黑的夜,
舞动翅膀搅动黑夜的欲望。
黑夜的精灵为之颤抖,
奥!我的乌鸦!
象这夜的心灵,
象这夜的眼睛。

乌鸦穿过夜幕,
扇动不息的旋涡激荡升腾。
箭一样的乌鸦,
穿透白昼的苍白,
穿透所有的沉重。
大地涌起金黄的浪与之呼应!


我的诗观

把诗歌
铸成利剑
刺向自己的心脏。
听,滴答、滴答,
那如泉水一样的声音
如果不能给人们带来
一丝清凉和感动。
我终于明白,
我是这黑暗
和麻木的一部分,
只有唤醒自己
才能唤醒他人。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而这时
诗歌化作
我行走在黑暗中
微弱的心跳。


老灵魂

越古老的灵魂
来到这个世上越感到新奇
新奇的每天看天看地
追风追月
听花听鸟
征歌逐色游戏人间
然而事情终有例外
每当有大的事情发生
我都能远远的看到听到
在那一刻警觉警醒
千万年迷茫的轮回
总有那么一刻
铭记在灵魂的深处
让你清晰的明白
在劫难逃却又无能为力
我知道为了摆脱这轮回之苦
我需要更彻底的消灭自己
把肉体更反复的碾压磋磨
黑发和白骨都变成泥土
在大地上找不到一点痕迹
我深知自己的过去
深知自己与涅槃无缘
天上地下
已经没有烈火可以把我融化
即便是自己变成喷发的火山
也会生成新的岩石
等风销雨蚀
消解成泥土
掩埋陪伴
献身上帝的生命。


地摊印象

在县城的二十几年
遍地都是地摊
熟悉的没有风景
印象中一片模糊
九五年到了济南住在佛山苑
有地摊
没有撵着摆摊主满街跑的城管
傍晚下班回家
有时在南门桥买只花
晚饭后一家三口经常到银座商城逛逛
银座的南面有座烂尾楼
楼前的路灯下
有一个摆地摊的老太太
雪白的头发
苍白的皱纹
乌黑的眼睛平静的像王府池子
摊上摆的都是老旧的东西
鞋垫针线塑料扣等等等等
几乎没有现代生活能用的东西
什么样的儿女能让自己的母亲如此这般
我们商量着买一件东西
多给她一些钱
一包钢针两块钱
给她十块
追着你找回八块
于是有时是一个小镜子
有时是一个塑料扣
给她正好的钱
她说声谢谢。
2004年来了青岛
有一次从云霄路一家饭店出来
又见老太太摆摊在路边
还是那些老旧的东西
给她十块钱买一个小镜子
她颤巍巍的站起来
佝偻着身子
执意拉着你要找八块钱
我当时有些微醉
随手发了一个微博
告诉来云霄吃饭的朋友们
都来照顾一下老人的生意。
十几二十几年过去了,
我想起那一个或是两个老人
就怀疑
她们会不会是观音菩萨
化妆成老太太
到世上
来敲开我们的悲悯心。


死亡体验

摆一天地摊
回家歪在床上
说不出哪里不舒服
哪里也不舒服
一整天了
也没有到池子里看看
就强打精神点开
群里静悄悄的
下午三点十五以后
就没有人说话
发一个美图进去
四五分钟没有反应
这难道是被封了
头轰的一下
灵魂出窍
在一米的高度
看着自己的尸体
横在那里
眉毛胡子都在
眼睛依然睁着
像两个黑洞
面皮还有光泽
有风吹过来
衣服还在动
那胳臂那腿
以前的动作
只能放慢镜头
却不再受自己的支配
说过的话唱过的歌还在空中飘荡
嘴却怎么也张不开
恐惧和痛苦
乌云般翻滚
大海样起伏
想哭却张不开嘴
发不出声
我就这样死去吗?
留下这样的尸骸
留下这样的世界。


光头地摊难产记

天热了,
主要是想地摊形象突出
有个明显的标志物

我决定自己剃个秃子
前半部分有镜子
后面的部分
只能靠手感
万一摸着光溜溜
看着有深浅怎么办?
剃完让谁先检查一下呢
有一次帮朋友剃头
在后脑勺
给他留了一个五角星


摆早摊的来了

早起的人占好摊位
天不亮就来到这里
整理自己的东西
准备迎接顾客
需要理清的东西首先是欲望
食欲 情(性)欲、享乐欲、物欲、名欲、生欲、占有(控制)欲、出类拔萃欲
还可以归纳为
活动欲、占有欲、权力欲、亲近欲、好胜欲、成就欲、被认可欲和信仰欲
这都是最畅销的商品
这是推己及人得出的结论
很难理的泾渭分明
所以这货摊显得不太整齐
避孕套放在哪里举棋不定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顾客聚拢过来了
一切都变得这么简单
明码标价
你要什么就卖给你什么


青砖

喜欢方正厚重
的青砖
不断的收集
在有生之年
如果积攒多了
就盖座房子
给人们遮风挡雨
如果不够多
就把它的六面都写上字
让每一块
都成为一个宫殿


空灵的诗

我像云一样的飘零舞蹈
我去擦亮每一颗星星
我深入白雪下的麦田
探听草根的私语
我去看望熟睡的美女
把亲吻送进她的梦里
捧起她面颊的红润
渲染早晨的太阳
我随着晨风周游
把露珠洒向老人的眼睛
把蝴蝶领向花朵
花朵开遍清澈的小溪
小溪和玩耍的孩子笑成一片
要把孩子们的笑声告诉小鸟
小鸟的歌声像是说梦
把小鸟的梦酿成美酒
把美酒
供奉给勇士
勇士打磨我的白骨成剑
怒目圆睁
守护着我们的家园
你看
我终于可以写一首空灵的诗


三个苹果

(一)

午后,
女主人把洗好的
苹果放进玻璃盘儿
阳光透着宽大的窗子照着他们
他们注定要经过
一个明媚的午后
和一个漫长的黑夜
固执的男主人
认定水果要上午吃。

(二)

他们被叫做苹果或是蛇果
这与他们无关
他们产自另一个大陆
优中选优有着不俗的血统
这都与他们无关
他们与自己相关的只有自己
在阳光下有颜色
在黑夜里有清香
男主人嗅着清香
睡梦中梦见原始大地
花开了花谢了
果子熟了果子落了
小鸟衔着种子飞向远方

(三)

清晨的阳光更加明媚
男主人拿起一只苹果
白陶瓷一样的牙齿陷入
点燃触觉和味觉
……
吃剩的果核飞向垃圾桶的刹那
男人被思绪击中
这些种子与传宗接代无关
他在拿起一个
想起伊甸园
在拿起一个
他决定吃掉三个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吾国怪现状”公号
这里不光有诗,还有世界,放眼看世界,才能知情伪,我们主译欧美社会、文化、技术等专题文章!